扫码订阅

“我是一个清白的人,渴望家人、亲戚朋友能够相信我。”近日,一名叫春花(化名)的砀山女子来到本报,向记者哭诉自己的不幸遭遇,39岁的她因被堂嫂诬陷为妓女,而被家人赶出家门。为证明自己的清白,她两次到医院做处女膜鉴定。6年来,她一直在为自己的清白而奔波,并要求有关部门能将诬陷她的堂嫂绳之依法,可至今没有结果。


据春花介绍,2002年初,一直未婚的她经堂嫂介绍,到广州某塑胶制品厂做工。上班后,她对一名副主管动了心,虽然除工作以外两人没有多说过一句话,但他们的关系已被全厂公认。多次向春花借钱未果的堂嫂听说后,心理极不平衡。于是堂嫂就在厂里散布谣言说,春花在搞男女不正当关系,一时间春花成了众人皆知的“鸡婆”,为此春花被厂里开除了。当年年初,春花回了趟老家,但没有想到,家人对她的态度极其恶劣,不让她进家。原因是堂嫂向她家里及村里人添油加醋地说,她在广州做妓女,并且得了神经病。


面对家人的不信任,周围人歧视,春花生不如死。为证明自己的清白,她曾于2006年先后两次到医院进行处女膜鉴定,都否认了她有性生活史。她向当地公安部门报案,并举报堂嫂曾多次参与贩卖妇女,可当地公安部门却不予立案。


3月11日下午,记者联系砀山县葛集镇派出所何所长。据何所长介绍,因为春花是在广州被诬陷的,所以其应当到广州公安部门报案。关于春花举报堂嫂贩卖妇女一事,他们进行了查实,但都是在1990年以前的事,已超过时效,所以未予立案。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