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的时候,有个深圳工作的学兄C到他们上海这边的设计分院当院长,同来的还有他读研的一个海归师兄H。一次跟阿庆他们院合作项目,一来二去混熟了,其时他们在上海的分院除了一栋500平方米的三层办公楼和几个行政管理人员外,设计人员已是东失西散,各奔一方了。平常他们主要做方案,要做施工图时便找阿庆帮忙――阿庆做建筑,单位原来跟阿庆搭档的Z配结构,有一段时间一到礼拜五晚上,两人便坐火车到上海帮忙干活,星期天晚上再赶回去,成了标准的周末工程师。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年,两位师兄因与总院在利益分配上产生了矛盾,便有了单干的心思。

单干的第一步得招兵买马,阿庆跟Z都是注册工程师,又直当干之年,算是他们的重点动员对象。Z跟阿庆年龄相仿,也是因为人事任用上的一些原因,对原单位早已厌倦,经常混迹于上海、浙江等地“炒更”,早有跳槽的想法,自是一拍即合。阿庆的犹豫一方面出于老婆跟自己一个单位,干的是无足轻重的文书工作,另一方面相对于毫无压力的工作,自己的收入状况还说的过去;但去一个更高层次的团队,与一些同样热爱这项工作的人一起闯荡闯荡,打拼一番的念头也强力诱惑着阿庆,两难之际在Z的撺掇下,阿庆的老婆提出要亲自去上海看看。

一个星期四的晚上,一行三人乘火车到了上海与C和H见面,说是商谈其实更多的是H介绍他的组建公司的设想、发展规划。公司优势在于较强的人员配备:H有7年的海外职业建筑师经历,C有十多年的国内甲级设计院实际工作及技术管理经验,其它专业人员配备也基本是35岁左右的中坚分子;不利点是H远离国内设计市场多年、C这些年也主要在南方发展,到上海的时间较短,没有人脉储备――在我们国家目前承接项目主要靠关系的情况下,开始打开局面会存在一定的难度......这些阿庆他们当然也都清楚。“那么薪水你们是怎么考虑的呢?”H问。见阿庆跟Z都不愿表态,H继续说:“底薪XX你们看行不行?年底根据公司的发展情况会有一些奖金......如果你们有兴趣也可考虑参与一部分股份?”说实在话,这个薪金对阿庆跟Z毫无吸引力,还是阿庆的老婆率先打破沉默:“就不参股了,但这样的薪水对他们这样的技术骨干来说不算高,还有房租和税你们怎么考虑的?”

一直没讲话的C接过话头:“住房由公司提供,收入是税后收入,我们也知道这个薪水有点低,但公司刚开张,说实话我们心里也没底,希望你们能够体谅一下,如果公司发展起来你们的薪水肯定会涨!”由于大家为人处世彼此之间也有所了解,话说到这一步,薪水已演变成看不看好公司未来的问题。短暂的商议后,阿庆他们还是决定先出来干干再说,反正既然出来,就如船入大海,这个码头靠不上还有别的码头,这当然源于他们对自己实力的自信。

谈妥待遇后,一切就变得简单了,回去后阿庆直接找了W院长。编了个尽量冠冕堂皇的理由:“在一个没有竞争压力的单位干了这么多年,自己又比较懒散,不求上进,觉得技术、设计理念都落后潮流很多,想出去学习学习,见见世面,充充电……”。对于一个下定决心的人来说,一切的挽留都显得多余,包括那句“单位很快就要改制,象小解(阿庆的老婆)这样的岗位很容易下岗”的提醒!正是这句话激起了阿庆的犟脾气:“她不是因为我到这个单位来的.....当然真下岗了,我也能养的起!”

第二天,阿庆交上了自己的辞职信,两个星期后,辞职信自动生效,阿庆成了自由身!


本文内容于 2008-3-31 22:28:20 被yehe66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