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产品价格的普遍上涨,对陈宝全来说,本该是件好事,可在生产生活开支不断攀升的背景下,这位46岁的农民却高兴不起来。


过去几年,中国政府取消了农业税,增加了种粮补贴,粮食价格也节节上涨,陈宝全本想依靠种粮增收,可飞涨的农资价格,以及不断攀升的物价总水平,并没有让他如愿。


陈宝全的家位于中国东部的山东省平原县王杲铺镇甜水铺村,他给记者算了笔账:小麦亩产500公斤,按市价每公斤1.6元计算,一亩小麦收入800元,扣除化肥、灌溉等投入,不计人工,剩余500元左右。


“这(收入)和前两年相比,并没有多大变化。”他说,“粮价虽然每公斤涨了两毛钱,可农资价格飞涨,比如复合肥,现在每袋200元,比一年前涨了70元。”


而自去年年初以来不断上涨的物价,则大大削弱了农民的购买力。


他告诉记者:“家里种田每年收入有5000元,以前刚好够全家人1年的开销,而如今已经有些捉襟见肘了。”


受猪肉等食品价格上涨以及50年一遇冰雪天气影响,中国1月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7.1%,创下11年来单月新高。去年,CPI同比上涨4.8%,为1996年以来年度最高涨幅。


国务院总理温家宝5日在向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说,今年CPI的调控目标为4.8%左右,主要是由于去年物价上涨翘尾影响较大,推动价格上涨的因素较多,控制物价上涨的难度加大;又要考虑到居民、企业和社会各方面承受能力,努力避免物价涨幅过大。


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防止价格总水平快速上涨,是今年宏观调控的重大任务,要大力发展生产,抓好农资价格及涉农收费的监督检查,遏制生产资料尤其是农业生产资料价格的过快上涨等。


报告中的这番表述,让陈宝全减少了对未来物价过快增长的担忧。“相信政府在采用各种措施后,能够让物价上涨放缓下来。”他说。


为抑制物价上涨,中国自去年以来已11次上调存款准备金率,6次加息;并从今年1月15日起,宣布对粮油肉蛋奶等生活必需品启动临时价格干预措施。


中国农业经济学会理事、山东省社会科学院农村经济研究所所长秦庆武表示,如果农资价格上涨势头得不到有效遏制,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就会受到影响,他们就可能会选择离开土地,去寻找别的谋生途径,而届时农产品供应会更加紧张,物价上行压力会更大。


秦庆武认为,为提高亿万农民收入,缩小城乡收入差距,政府在增加涉农投入,改善涉农扶植政策的同时,还应努力稳定生产资料价格,谨防出现农产品价跌伤农,力争解决农民增收难。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1月31日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农产品价格应该保持在合理的水平,要让农民有利可图,愿意从事农业生产。

本文内容于 2008-3-11 23:24:52 被铁木辛哥元帅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