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人含泪挥别黑瞎子岛 为中国人腾地方

国产AK47 收藏 62 34748
导读:俄罗斯人含泪挥别黑瞎子岛 为中国人腾地方   根据中俄两国协定,从2008年开始,黑瞎子岛就要归还中国,那里的俄罗斯人满怀碉怅,或许还有一些新的希望。   “开路先锋”   “曙光”农场场长列昂尼德·佩图霍夫被哈巴罗夫斯克(中译名伯利)近郊的居民叫作“开路先锋”。除莫斯科的高官外,他是俄罗斯惟一能够将好奇的游客带到中国新边境地区的人。根据俄中两国的协定,从明年开始,阿穆尔河(即黑龙江)上举世闻名的大乌苏里岛和塔拉巴罗夫岛(中方统称黑瞎子岛)就要归属中国。其它俄罗斯同胞再也不能随便去

俄罗斯人含泪挥别黑瞎子岛 为中国人腾地方



根据中俄两国协定,从2008年开始,黑瞎子岛就要归还中国,那里的俄罗斯人满怀碉怅,或许还有一些新的希望。


“开路先锋”


“曙光”农场场长列昂尼德·佩图霍夫被哈巴罗夫斯克(中译名伯利)近郊的居民叫作“开路先锋”。除莫斯科的高官外,他是俄罗斯惟一能够将好奇的游客带到中国新边境地区的人。根据俄中两国的协定,从明年开始,阿穆尔河(即黑龙江)上举世闻名的大乌苏里岛和塔拉巴罗夫岛(中方统称黑瞎子岛)就要归属中国。其它俄罗斯同胞再也不能随便去那里了


在岛上渡河浮桥边的一些卡车司机,他们正将俄罗斯在大乌苏里岛上的最后一次收获的蔬菜运出去。一位上年纪的司机说,如果想到塔拉巴罗夫岛上去,只能找萨内奇(他们对列昂尼德·佩图霍夫的称呼),他的吉普所有边防军人都认识,畅通无阻。他提醒说:“您的车即使走荒野小路,碰上第一个值勤队就会被拦住。如今那个岛可是国外了


农场使用了几十年的田地和草场如今要归中国所有了,这让佩图霍夫很受刺激。根据俄中2004年10月签订的条约,中国获得了三百多平方公里的领土。每天下午3点,军方会打开远东地区最大的浮桥,暂时关闭阿穆尔河航道。车在浮桥上开得很快,绕过岗哨,略去了证件检查。佩图霍夫在这里果然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汽车行驶在崎岖不平的路上,佩图霍夫指着收割过的田地:“今年我们还在这里培育出了全边疆区最好的玉米。现在,这里都要给中国人了。谁会不难过呢?有时候想想都掉眼泪。”


大约半小时后,我们接近了新边界。俄罗斯边防军人几乎已将穿越“曙光”农场土地的足迹检查区设置完毕、暂时还没安装识别侵犯边界的电子报警信号系统,但这只是时间问题。


足迹检查区西南一侧的土地目前仍属于俄罗斯。但如果没有特别通行证,俄罗斯公民现在也不能到那边去。但坐着“开路先锋”的老旧日本吉普车,我们顺利地继续前行,进入别国的领土


尽管道路坑坑洼洼,但这真是个好地方。佩图霍夫介绍着:“这是莲花湖。要是在8月初来,就能看到难以描述的美景了。我们很多年都严守秘密,不告诉任何人有这样一个湖。”


湖边立着一块庄严的界碑,装饰着曲曲折折的奇怪汉字。它们的含义就是这些土地属于中国。夏天在新国界勘定之后,岛上立刻就出现了包括这块在内的11块刻有汉字的界碑。这些界碑连成一线,横贯大乌苏里岛。中国人用它们来标志永久。


现在,在大乌苏里岛划归中国的部分总共只剩了三个俄罗斯人。他们是附近村子的退休人员,负责看守农庄财产。再过几天,这些东西就得运到岛屿的俄罗斯部分去。他们不太情愿谈论岛屿的命运。维克托·波格罗姆斯基在大乌苏里岛和塔拉巴罗夫岛上工作了大半辈子。现在草场没有了,波格罗姆斯基要去找新工作,“曙光”农场也只能购买干草了。


塔拉巴罗夫岛完全空空如也:在夏天之前,这里就只有弗拉基米尔·奇斯托夫和雅罗斯拉夫·加别尔还住在自己家里。他们以前不曾办理土地所有权证,因此没得到任何补偿。他们去哪里了?邻居们无从知晓。


留在大乌苏里岛俄罗斯部分的居民的生活,看了就让人心酸。走到岸边一望,零星的几座五层楼,再远一些就是大片的私人田地、一所9年制学校、一个医疗点、两个小商店。人们称这里的居民是“鼠疫人”,因为他们的栖身之地在上世纪20年代是掩埋病畜的地方。当地居民曾经在附近内河军队的基地上工作,现在他们穿过宽阔的阿穆尔河前往哈巴罗夫斯克去谋生。春秋时节,如果河面的冰层太薄,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就得中断。每年快到这时候,当地居民就成箱成袋地购买食品囤积起来。


面包倒是早就能自己烘烤了。这里的五层楼缺乏必要的生活设施。刚一起风,就断电了。没有澡堂。没法洗澡。对岸的中国车水马龙,霓虹灯闪烁耀眼,商品琳琅满目,城市充满了朝气。


标志建筑


“曙光”农庄原来的草场距圣维克托教堂只有几公里的距离。这座石砌小教堂建于上世纪90年代,造得很结实,成为标志性的建筑。由于测量错误,它差点就被毁掉了。原来,如果按照最初的划界方案,新边界正好将它一分为二,不得不将它拆除。后来,因为俄方保证将塔拉巴罗夫岛上的两个边防哨所完整地交予中方,教堂才被保留下来。


此外,俄罗斯必须放弃紧邻新边界的军事设施,例如位于大乌苏里岛上的一座要塞。它是上世纪70年代初,在著名的达曼斯基岛(珍宝岛)冲突之后兴建的。这场冲突在俄罗斯的欧洲部分大概只有专家才记得,但当地人不论老少都能如数家珍地把整个过程娓娓道来。


如今,驻守这座要塞的军人全撤走了。要塞区转归当地政府管理,一批哥萨克人在要塞人口处值班。他们的班长谢尔盖·贡恰罗夫自称是“要塞司令”。在他的辖区上生活着一百多人,他们都是为生活所迫才来到这里。老妇人奥莉加说:“以前我有套三居室的房子,用来抵债了,我就像流放一样到了这儿。这里经常断水断暖气,还无处洗澡,只能到岛外的亲戚那里去洗。”


虽然边境生活贫困而艰辛,贡恰罗夫却仍然心怀希望:“我们真切地盼望,岛屿正式划归中国管辖后,这里能变成最便捷的海关通道。”他考虑得很实际:官兵的营房可以供海关人员和边防军人居住,原来的医院和俱乐部可以做仓库。只不过在大乌苏里岛建设海关的计划暂时搁置下来。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经贸局长阿列克谢·莱温塔利日前表示,在塔拉巴罗夫岛和部分大乌苏里岛完全属于中国之后,也就是明年有关方面才会重新讨论这一问题。。(来源俄罗斯《报纸报》)


龙江吟


龙江万里戍搂空,


斑点离离塞草红。


六十四屯应犹在,


何人光复大江东?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勿忘国土)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