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金 第六章 猛虎出山 第九回 活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05/

第九回 活祭

大虎把掐得半死的黄大标往地上摔去,黄大标只差一口气没有断,幸好王果夫说得及时。大虎松了掐在他脖子上的‘铁钳’,着实好好地呼吸了久违地几乎断绝的空气,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原来在人在需要时空气也那么珍贵!

曹雄他们正在为没找到黄大标在审问黄大标家的人,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一个老管家说可能在前个月霸占‘豆腐西施’那。曹雄问清楚了位置,马上带人往王家豆腐店赶,在街上碰到王果夫他们。

“曹雄,搞定吗?”

“搞定,就是那可恶的汉奸黄大标还没抓到,刚问了,可能在镇上豆腐店,这不正准备去找呢!”曹雄说着也不放缓脚步,还往豆腐店方向赶,大有不抓住黄大标不罢手的样子。

“在这呢!”大虎和小虎兄弟两,把黄大标从后面抬了出来,就像山上打的猎物,捆住手脚用木棒从中间穿过去抬,根本就不把黄大标当人了,当一只打的野兽,黄大标因为手脚被捆再木棒从中穿过,一抬,手脚骨头都断,痛昏死过去,不知道人们这么当人物看重他,确实提升了名气。

“三连还没有来?”曹雄问道。

“早来了,鬼子的装备还真多!这下我们全部有枪了!”赵同喜笑颜开地答道。

“报告!”三连长严明礼兴致勃勃地跑来向王果夫敬了个礼;

“报告头儿,此战不费一枪,缴获三八式步枪八十枝,子弹无数。汉阳造步枪一百二十枝,子弹三千发。盒子炮十五把,每把配五个满发弹夹。掷弹筒十具,炮弹二十箱。其他的小数量枪支装备没在此列。”

大家正为三连长严明礼叫王果夫“头儿”又敬军礼,有点聚啸山林不伦不类地味道,大家差不多都是军人出身,觉得有点滑稽哈哈….哈哈……哄堂大笑。

“好!三连带缴获物质撤回,回去后只能拿一百枝三八式步枪和相应子弹,其余都放一二连驻地,一连、二连交替作警戒悄悄退出狙击阵地回去!”

“凭什么?我们就……”三连长严明礼有点不高兴的欲言又止。

“过不了几天有你们搬的!”王果夫看三连长的神态知道闹想法,把手搭在不高兴的三连长严明礼肩上安慰道。

“打仗没我们份?我们就真的是小娘生的?我们才不愿意吃干饭呢,在洞里憋着,就想准备跟鬼子拼了,现在你把我们带出来竟不让……”三连长严明礼想起更加觉得憋屈更不高兴了,眼里竟闪着泪花。

王果夫知道大家的豪情,也知道大家对鬼子的恨!狠!更知道在这些人中已经不把鬼子当人的族群来看了,就是杀光鬼子而后快!不得不平静自己的情绪。

“你们的任务更艰巨呀,你们得隐秘的把洞挖穿,联系洞内的战友兄弟,我们主要的目标是鬼子基地,怎么能说你们没用?有可能的话轮换里面的战友,让他们有好的休息才有力气救出他们又更多的热血军人跟我们一起与鬼子拼!再说我们现在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从洞内出其不意的进入基地打鬼子,”王果夫苦口婆心、语重心长道。

“头,伪军怎么处置?”曹雄问王果夫。

“带到一二连的驻地看起来再说!把死的鬼子全部割头、活着的几个鬼子和汉奸黄大标带到大虎父母坟前活祭!”王果夫说这话时是咬牙切齿地,很难看到的恐怖地一面!

……

大虎父母的坟前也许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吧,五十来个鬼子的头分五排列好,差不多每排十个,面目表情不一。再往前面点是打了六个很粗的木柱,跪绑着五个鬼子,一个汉奸,面向新垒就的坟堆,大虎、小虎、文莲等直接亲属披着了白孝服,哭泣中又雄厚男人发出宣泄且痛失亲人放声的大哭声,是那么的凄凉,无不催人泪下。

战士们谁没有亲人?谁不是父母生?谁没有妻儿?作为军人,中国的男子汉都强忍着自己的呜咽声,但忍不住的泪雨泪流满面在大虎父母妻儿坟前跪下;缓缓地叩首!

“大爹!大妈!嫂子!父老乡亲!及全中国被鬼子汉奸杀害受苦受难的同胞们!……我们今天用这方式给你们报仇啦!虽然不是很人道,但日本鬼子他们都不是人更做不是人的事!今天我们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用对付非人类的方式祭奠您们!并在此我们保证杀尽所有入侵我们国家的日本鬼子,不把鬼子赶出中国去誓不为人!”

大家跟着也吼起来;“保证杀尽日本鬼子,不把鬼子赶出中国去誓不为人!”

接着让赵同装模作样随口大声宣判;“现宣判;非法侵入中华民国领土之日本国军人五名,因顽固不化,死硬不开口,姓名不详,少佐军衔一人,士官一人,士兵三人,此日本小国军人无恶不作,烧杀抢淫,丧尽天良,于昨天在此村里屠杀我同胞男女老少记三十六人......反正有着数不清的等等罪行!在此我代表中华民国之军人宣判;三个小鬼子士兵死刑,执行枪决,两个军官活剥以祭奠亡灵!”赵同还真不是上大台面文官的料,也没什么心理准备,王果夫临场推他出来,看大家悲切的心情被一下子轻释了很多,悟嘴禁笑。特别是文莲正在伤心流泪,被赵同的‘宣判‘词搞得抿嘴用手捂住,笑得背过身去,赵同不觉脸红了起来,更加语无章法。真想过去把王果夫捶两锤;“可恨的头!为什么早不说,至少让自己准备些前词呀”。

王果夫看赵同可笑又可爱的样子,好像还没有闹够;“你还没有用日语‘宣判’呀,你看那小鬼子眼睛在骨碌碌的转动,很不服气,恨不得要咬你生吃呢!用日语‘宣判’下,让他做个明白鬼”

赵同看看确实如王果夫所说,用王果夫早就教他们的日语向鬼子再次日语‘宣判’,鬼子听后嘴里叽里呱啦叫不停。这些叽里呱啦只有王果夫懂,特战队员不是全懂,毕竟脏话王果夫没怎么教,但都知道那不是什么好东西。

“执行!”王果夫命令道。

文莲早就央求要亲自枪毙鬼子,鬼子的暴行能让一个文静善良的女子有杀意,也全拜托鬼子的恶行所赐!王果夫不是很愿意,毕竟觉得女的这样不好,但是拗不过文莲的坚决和死缠,赵同大虎也都帮着说‘好话’,中国人最碍于的就是情面问题,就同意了。两个侦察班战士和文莲用三八步枪对准了跪着鬼子的后脑勺,赵同用日语喊道;“执行枪决”

一个大概有点武士道精神的鬼子不失时机的向天边喊着;为天皇尽忠!可惜错误决定入侵中国的天皇绝不会听到他这些恶有恶报的臣民回返人性悲切临终的兽叫!

三声枪响,鬼子额头上冲出红白相间地血浆,身子往前稍冲,头往前耷拉、低下、歪着死了。

大虎小虎拿出了剥野兽皮的剥皮刀,晃动在两个鬼子眼前,鬼子听懂了刚才的宣判,知道自己所要面临的这群正义反抗中国人的处罚,精神的溃败,心灵对死的恐惧生的渴望,再大的追悔已经回天无术,面色像纸一样的白,腿在瑟瑟发抖已经不能承担支撑上体的力气,全靠四肢捆住的绳子拉扯着下坠的躯体。

额头上正中被横着划一刀,随着刀锋的划过,鲜红的人血从苍白的人皮里溢出......兄弟俩是猎手,轻车熟路,开始了活剥披着人皮的兽类……

黄大标悠悠醒来,继续在装死,偷眼看到和听到,知道清楚自己的同胞将对出卖作恶地他是怎么的处置!又被吓混死过去,好臭的屎尿拉得全身都是,臭死人。

“割了舌头,挑断脚手筋,让他当狗样的活!”

黄大标的手脚被那么捆着,木棒一插再一抬早断完了,神经完全吓错乱过去……

早知道是这样的死法、活法!还不如好好地做个有骨气的中国人!但世界上没有后悔的药!人的一生就要为自己的所作为付出后果,有的很壮烈、有的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