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6/


小老广他们的火力点位于阵地最前沿的突出部分,这是在一块大岩石的上面,下面是一个几米高的陡坡。这个火力点是由沙包加固而成,有战壕把它与排里的那个溶洞相连。尽管这战壕被鬼子的炮火不断破坏,但他们在晚上又不断加以修复。靠近火力点不远处有一个防炮洞,这是这个战斗小组的休息之处。平常只留下一个弟兄在火力点担任观察警戒,鬼子进攻时,其他人再出来战斗。


对于守军来说,这是一个易守难攻的好地方。在阵地对面的山坡,就是鬼子的阵地,中间只隔不到一百米。当然,这一百米只是直线距离,如果双方想达到对方的阵地,需要经过一段U型状的山坡。别看这山坡不起眼,这可是地地道道的死亡之路。


和己方阵地前面的茂盛草木情况相反,对面鬼子占领的山头一片漆黑,这都是那些凝固汽油弹的“杰作”。因此,只要鬼子那边有什么动静,这边很快就能观察到。每当看到这种情景,这些与日军战斗过好多次的老兵都感慨万分,因为这种有利于己方固守的条件,以往是不曾有过的。


在鬼子大规模进攻的时候,就在这些山坡上,鬼子曾经留下了上百具尸体。由于这些天昆虫和蚂蚁的“功劳”,这些尸体已经成为了白骨累累,他们散落在这丛林和草丛中间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哎,老黑啊,这几天好像你没有开张了,是不是这鬼子都被你打怕了?”小老广在防炮洞里,嘴里一边嚼着牛肉干,一边问身边的大老黑。别看这两人一高一矮,一南一北,几年共同战斗和生活让两人成为了铁哥们。


“这哪里是鬼子怕我,还不是特务营的弟兄们把我的生意抢走了!妈那个巴子,现在我的轻机枪没有他们的狙击步枪好使,鬼子又不肯大规模进攻,搞得我好几天没有开张了。”大老黑发着牢骚说。


小老广一面掏出一包烟递给大老黑,一面安慰他说:“来,抽根烟吧!这可是营长给我的美国货。你也犯不着生气,谁打的鬼子有什么关系,只要能把鬼子消灭就好了。对了,营长还给了这样一些好玩艺,你来看看。”说完,他掏出了几张裸体女人照片。


借着洞口的光线,大老黑看着这些照片爱不释手。他嘴里不停的说:“我操,你看这外国娘们身材,啧啧,那可是没有话说!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哪像我媳妇,整个一个黄脸婆。”


“我看你啊,这打完仗就不要你媳妇了?这照片只不过是年画一样,好看不好吃。还是自己的媳妇好啊,那可是终身伺候你的啊!对了,你的媳妇也是北方人吧?要是你嫌弃她是黄脸婆,把她让给我怎么样?这北方的媳妇一定比我在广东的媳妇高大,有两个老婆我不嫌多!”


“去你妈的,居然打起我老婆的主意,看老子不揍扁你!”大老黑佯装恼怒,举起拳头挥舞着。


“好了,好了,我投降!我投降!说实话,我们弟兄一场这么长的时间,要是我们之中有人先战死了,那我们约定,活下来的人一定到对方家里去看一看。你说这怎么样?”


“行啊!谁要我们是同甘共苦,一起在这战场上厮混的弟兄呢!你看看,我们出国时一个班的弟兄,现在就剩大牛,喜子和你我了。如果这回能够打回国去的话,不知我们这几个人谁的命大?”大老黑说完后,表情露出了一丝惆怅的神态。


“好了,好了,不提那些伤感的话题了。这能够活一天,就是菩萨保佑了!我先去把哨位上的弟兄换回来,你们好好休息一下,今晚该你们值班了。”


寂静的夜晚,阵地前面的草丛和低矮的灌木丛中传来阵阵虫鸣声,如果不是战火硝烟的洗礼,这原始丛林的夜晚是属于那些生活在这里的动植物的天堂。


大老黑趴在沙包垒成的工事里,警惕地注视着这里一草一木的动静。虽然他知道,在这个阵地的前面,布满了工兵埋设的地雷,而且,他们把那些空罐头盒扔了一地。但是,鬼子不断的炮轰和射击,已经随时让阵地前面的情况发生了改变。


到了下半夜,大老黑被值班的那个弟兄推醒,他还做出手势让大老黑安静。大老黑竖起耳朵听了一下,那些虫鸣声似乎被什么打断了,使这里安静得吓人。大老黑拿起手中的步话机轻轻地磕了几下,山上的炮兵立刻对这里发射了几颗照明弹。霎时间,阵地前面被印照得一片通亮。


鬼子的这次偷袭非常隐蔽,他们以工兵在前面开道,居然已经到达了阵地前面的小树林。在照明弹的照耀下,一些鬼子躲闪不及,暴露了他们的踪迹。大老黑操起机枪就打,一阵阵弹雨射向了那片树林。跟着,排里的60炮班对阵地前面也发射炮弹,以后,营里的82迫击炮也加入了炮击。只见这里顿时打成了一锅粥,炮弹爆炸所发出的火光点燃了一些杂草。


鬼子的炮兵这时也向守军的阵地开炮,阵地上很快就被硝烟笼罩着。这个时候,守军的官兵们都进入了工事,他们发射的曳光弹直指阵地前面的树林和草丛。他们可以隐隐约约看到一些鬼子被打倒了,而大多数鬼子在偷袭失败后又退回到他们的阵地。


就在守军打退了这次鬼子的偷袭后,大老黑稍许轻松了一些,他和那个弟兄靠在沙包后面歇息。突然,几颗冒着白烟的手榴弹扔进了工事里,大老黑他们躲闪不及被炸的血泊满身。等小老广他们赶到时,那个弟兄已经死了,大老黑也已经是奄奄一息。


排里派来了增援的人,小老广他们赶紧把大老黑他们两个人背到了防炮洞里。李大牛和喜子也来到了这里,看到大老黑的这个样子,他们心里也十分悲痛。


“老黑,你醒醒啊!你醒醒啊!”喜子一面哭着,一面使劲地摇大老黑的身体。


过了好半天,大老黑挣开了一下眼睛,他看了看这些熟悉的弟兄们一眼,想说些什么,可又发不出声音来。随后,他两眼一闭,头一歪,两手还使劲拽着小老广的手。


“哇”的一声,喜子嚎啕大哭了起来,李大牛,小老广和在场的弟兄们都默默地摘下了自己的钢盔。李大牛悲愤地来到洞口,他望着这里的夜空,眼睛里流出了泪水。原来那个班里的弟兄们一个个身影又活生生的在自己的眼前走过,这仿佛像是一场梦,那些生龙活虎般的人怎么就都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