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假币害死人了!

假币害死人了!

假币,会给我们的日常工作和生活带来许多麻烦,麻烦到极点的时候,我们常常会骂上一句:“假币真是害死人了!”

而这仅仅是说说而已。

但今天,假币真的害死人了,一死就是两个,其中一个还是只有八个月大的婴儿!

据中华网“新闻110”消息称,一位从四川富顺到去南昆明的少妇彭女士带着好年仅八个月大的儿子跳江自杀,夺去两人生命的竞是三张假人民币!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杨文刚带着全家和哥哥一家从老家四川省富顺县来到昆明闯荡,一大家人租住在一起。哥俩日日在建筑工地上风吹雨淋,每人每月换来的只有一千多元的微薄收入。

昨日早上,杨文刚决定请哥哥一家和师兄一家吃饭,特意叫嫂子彭女士去云南农业大学附近的农贸市场买菜。彭女士就带着她10个月大的儿子小亮去了。

不久,性格内向的嫂子回到住处,但是却显得很暴躁,将三张面值100元的钞票扔进火炉,并大骂不止。彭女士说,她买鸡时和商贩谈好了价钱,12元/公斤,没有零钱,她拿出了一张面值100元的钞票,商贩突然变卦,非要15元/公斤,还说彭女士的钞票是假的,就将钞票退还给彭女士,如此反复三次,彭女士神不知鬼不觉地就中了调包计。 彭女士是个勤俭持家的人,心里自然也憋着气。

19时30分左右,杨文刚和哥哥回到家里,忙了一天,看着桌子上摆满了嫂子做好的饭菜,他以为白天嫂子心里那口气已经消退。可一大家人围坐一团时,却发现不见了嫂子和可爱的小侄子。于是全家人一齐出动寻找。

半个小时后,杨文刚在龙头街大花桥发现了嫂子的鞋子和侄子的小披衫,他立即掏出手机拨打了119和120 。

杨文刚跌跌撞撞地扑向冰冷的河中,他不识水性,离开河岸大约两米时,整个身子突然下沉,只能慌乱地挥舞双手。在不远的岸边上,站着或坐着的群众有二三十名,事后,杨文刚说:“我恨我不识水性。”

20时40分左右,消防队员来了,彭女士母子也浮出了水面,120急救人员的检查结果让众多亲属的担心成为了事实。

看完故事,心里真不是滋味,最多的是震惊和悲哀、惋惜和遗憾。

彭女士母子的生命已经结束了,但对这件事本身的思考却刚刚开始,因为这里面有太多的困惑把我们纠缠。

彭女士为什么会被人反复调包三次之多?如果商贩第一次变卦提价并说她的钱是假钱时,她就把钱收回来走人,你提价吧,我不买还不成吗?!最不济也就是被调一次包吧。彭女士又是怎么知道自己的钱被人调了包呢?为什么不回去找商贩理论呢?如果是理论不成,为什么不去找派出所呢?为什么回来后把钱烧了呢?想不开的彭女士为什么要带着孩子一块自尽呢?当杨文刚跳进江里救人时,岸上的二三十人为什么忍心袖手旁观呢?

等我们在悲痛之余,静下心来想时,又觉得事情是那么明了和简单:

诚然彭女士的死首先应和她本人的性格有关。彭女士生性内向,当在外受委屈时,虽有一肚子气,但不善言辞的她怎么能说得清道得明,只能是“大骂不止”。

小叔请客叫她去买菜,从一般的人情来说应该是小叔拿钱让她买菜,当小叔需要辛苦小半月才能挣来的一家人的生活费就被她这样不明不白地、窝窝囊囊地弄没了,她更是觉得一家人都可能会怨她了,甚至可能认为自己在家人眼里是那么愚笨,自尊心使她无法面对家人。

农民工向来都是社会的弱势群体,一些农村人可能并不知道社会上还存在这样的小把戏,当真正遇到这类小把戏的时候,遇到困难的时候,又缺乏有力的证据(她连最重要的证据都烧了!),多数时候选择沉默或忍让,所不同的是,彭女士选择了自杀,而不是找人商量或直接报警。

我们不能埋怨他们不懂法律,那些在农村刚刚解决温饱的农民,在背负着太多的生活重担和城里人异样的眼光的情况下,你还能指望他们有时间、心思和精力去学法律?

我们不能指责她没有拿起法律的武器来保护自己的权益,是因为那个武器有时对于她们这样的人群来说太沉重!

唯一遗憾和不解的,是她为什么会带着孩子一块走。

在这整个故事当中,最令人气愤的,除了那个做了坏事的该死的商贩以外,还有那些站在江岸看热闹的没有做坏事,当然也没有做好事的看客!

表面上看来,彭女士母子是被三张假币害死的,实质上却是被不法商贩的罪恶和旁观者的冷漠两只无形的手推向盘龙江的。想到这里,有良知的人们都会愤怒。

应该说这样的愤怒已经出现过不止一次,“漠视生命,事不关已”等等关于这种事的评论也已经太多太多,我不想让大家都看到麻木,只是希望这样的评论少些再少些直到消失!让那些昧了良心的人都得到应有的惩罚!让社会多一些温暖的关爱!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