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容,字威丹,是四川巴人.他的父亲在甘肃和四川之间行商,大概读过一些书.邹容小的时候聪慧敏捷,在十二岁时就能背诵"九经"、《史记》、《汉书》.他的父亲期望他能考中科举,但他却没有这个欲望.而当时他正迷恋于作雕刻.父亲大怒,用他们家的棒子把他打的皮开肉绽.而他却更加的喜爱上了雕刻!等到邹容长大后,跟从成都的吕冀文学习国学.在他和别人谈论国学时,常常指天画地,指责尧舜,轻视周孔,从来都无所避讳.吕冀文很害怕他的胡言乱语就把他赶走了.他父亲于是就让他去日本学习.而当时他只有十七岁.在日本,他曾计划与他的同学钮永建规划建设中国协会,但是没能成功.两年后,陆军的学生监督姚甲做了坏事,邹容就带了五个人创入他的家中,把他打了一顿,之后又用剪刀剪了姚甲的辫子.这回事可闹大了,邹容只好偷偷潜回上海,并与章炳麟在爱国学社第一次见面.在当时,社里的学生大多都学习英语,邹容就调侃他们说:"你们都可以去当商人了!"结果社里的学生都很愤怒,想要去揍他.当时广州有一个人叫冯镜如的,他已经加入了英国国籍,却想在上海设立国民议政厅,想招邹容参加,可邹容却对冯镜如说:"你已经是英国人了,这"国民"二字,是中国国民,还是英国国民?"冯镜如觉得很惭愧,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邹容不仅学习过国史,还在吕冀文处学习过,又通晓《说文》.而且他对当时的清王朝极其痛恨.于是在各种原因下他起草了著名的《革命军》来抨击当时的满清政府.邹容念自己的才学疏浅,想请教章炳麟给他做一下修饰.炳麟则对他说:"只要能感动民众,就是好样的!"于是就刻印出版了.当时江苏候补道俞明震奉命查抄革命党人,预想逮捕爱国学社教习吴眺.而当时吴眺和邹容、章炳麟有过节,又想逃过灾祸,于是他竟向俞明震自首,并把《革命军》献给了俞明震.结果俞明震赦免了吴眺,却逮捕了邹容和章炳麟.


邹容在监狱中,每天都到章炳麟那听他说经.炳麟经常给邹容讲佛经,并用《因明入正理论》教授邹容,并对他说:"学这个,可以缓解这三年在牢狱中的忧愁!"到了第二年,邹容和章炳麟被判决服刑两年,并处以笞刑.到了第三年,邹容在狱中患了病.体温虽然不是很高,但有些神志不清,有懊恼烦冤,经常睡不着觉.在半夜里独自骂人,而第二天却什么也不记得了.章炳麟深知邹容病在阴亏,想到他懂得中医,应该多吃一些黄连、阿胶、鸡子黄汤之类.就告诉狱长,请求亲自为邹容持脉送汤药,但是被拒绝了;不久,又请求找一位日本医生给邹容看病,结果又被拒绝了.在邹容病了四十二天后,也就是二月二十九日夜里病死在牢狱之中!时年只有二十一岁!邹容死后,章炳麟痛哭着抚摩着他的尸体,说邹容死不瞑目!


邹容的死被宣扬出去后,引起内外哗然,所有人都说:西医受了贿赂,在药里下了毒.其实不是,然而当时西医把狱中的囚徒的生命看的很卑贱,凡是病了的人只是让他安坐在那里等待,不给药吃!邹容所在的监狱中有五百多人,而一年病死的就有一百六十人之多!当时邹容的病发作时,医生不顾他的病情,等的时间久了,病情已经明显了,才给他平常吃的药,这比起下毒来也就差不了多少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