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司马雪岭的信不仅寄给了保安总局的行动局。而且给军情局寄了份同样内容的信。考虑再三后,司马雪岭给杜金寄了份内容与上述两份信不太一样的信件。给杜金的信上说,“-------有一场功劳在等着你。龙行健案件让帝国两大情报机关丢尽了人,凡是能让他们挽回颜面的事情都将被两个情报机关牢牢记住。这对身为军情局下级军官的你是一个绝好的机会------那个姓林的女人肚子里的孩子绝对不是阿龙的。她背叛了阿龙-------所以你做的事没有任何道义上的困扰。阿龙生死不明,不会因为这封信而受累------我纯属是帮助你,因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杜金当然没有忘记岳父跟他说的话,杜金很想立功。和王莺成亲后,愈发感到家境上的差距。他成家的一切,房子,家具,被褥,衣服都是王家准备。连男方赠给女方的首饰,按风俗是男方必备的,都是王莺悄悄送来,杜金又公开送去。王家对他很可以,但也刺激杜金的自尊。瞎眼的母亲不断告诫杜金要勤奋做人,出人头地,其中也有说不出的心酸。

出人头地是需要机遇的,眼前算不算机遇?杜金捏着司马雪岭是信沉思着。

终于他得到一个机会,军情局成副局长带一个精干的小组到西线公干。成副局长点名让他参加这个小组。杜金知道成副局长之所以关照他,完全是由于岳父家的面子。否则,人家堂堂的金星中将,认得他是老几?

成栋副局长的小组只有八个人,除却一个上尉外,都是校级以上军官。其中还有一名少将处长。那个上尉见来了个少尉,大为高兴,这下子跑腿打杂的事有了替身了。他们一行乘坐火车出发,虽然不是专列,但辟出两节专门的车厢,一节是成副局长和那位少将乘坐,另一节是他们六个军官乘坐。杜金与那个上尉提早将行李仪器(他们随带着大功率电台)搬上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列车。杜金注意到其他车厢已经挤满了军人,“发动机”战役打响,帝都到英州的票车已经停运,往来的都是军列。一直不开车的缘故大概是等候成副局长吧。杜金想,这就是权势,“指定席”这个在哪里看过的词闪现在杜金脑海,想起来了,那是扶桑一本流行小说上的词汇,很传神。“人生的目的就是坐上指定席。”书中主人公的名句清晰地记起,成副局长就达到了这一境界了。自己会不会坐上指定席呢?杜金肃立在车门口等候着首长们的到来,周围军人们投向他的眼神是羡慕的,尽管他是一个小小的金星少尉。“蝇附骥尾”杜金脑子里再次闪出一个词,他发现自己今天特别有灵感。“一定要跟定成副局长。”杜金下定决心。

一溜黑亮的轿车驶上站台,军装笔挺金星闪亮的成栋副局长面无表情地钻出轿车,随意地向跟他敬礼的军官们还礼,对立在车门口的杜金点点头,登上自己的车厢。汽笛长鸣,火车出发了。

四个校官看成副局长没有召唤,一个上校提议甩几把纸牌,三个校官立即响应。嘻嘻哈哈地围在一起打起了牌。成副局长待下面一向宽厚,换了别的领导,他们未必敢。“小马,小杜,你们招呼着将军,有点眼色。”上校对杜金和那个姓马的上尉吩咐道。

杜金进去给成副局长和蔡处长送了一回开水,见成副局长和蔡处长对着大幅军用地图研究着,嘴里报出一个个集团军及军的番号。成副局长深有忧色但蔡处长却眉飞色舞,“元帅的这招真漂亮,别说敌人,把我们都瞒了个结实------装7军只要突破鱼池口,前面就是一马平川,即使敌人的预备队上来,也挡不住于泽民的装甲战车了------”成栋用放大镜看着地图,“鱼池口敌人的兵力查清了?”“昨天的例报只有一个步兵师,番号是190师,二线师。挡不住的。元帅的这记左勾拳打的太狠了------局座,如果穿插成功,至少装进来------七个军!最少七个军将装进王帅的口袋里,‘发动机’大局已定!今天是第几天?31号,八天,决定胜负的八天!哈哈,以我们的视角看看这场战役也是满有意思的。写本回忆录吧?军人赶上这种规模的大战真是幸事啊,我都想披坚执锐了------嗯?小鬼,什么时候进来的?”少将处长发现了拎着暖瓶的杜金,“嗯,正口渴呢,先给局座倒------没事了,你出去吧。”

杜金悄悄退出两个将军的车厢,回到自己的车厢。火车在飞驰着,窗外的树木、房屋,远处蜿蜒的山岭都向后闪去。杜金坐在车窗边的折叠小椅上,望着窗外出神。他衣袋里装着司马雪岭给他的信,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呈给成副局长,不知道该不该呈给成副局长。

帝都到英州只有140公里。两个半小时后,火车停靠一个小站,成栋一行下车,方面军接站的汽车已经等候在站台上了。八人分乘四辆车驶出站台,向方面军司令部驶去。

晚上,成栋副局长代表军情局参加了王庸元帅主持的作战会议。杜金没有资格参加,他们六人守在司令部给他们准备的房间里。杜金待着无聊,便下楼乱串。司令部所在是英州太阳神庙,神职人员暂时被隔离到一个小院落里,神庙的大殿被工兵隔成十几个房间,每个房间都是一个参谋组,负责某一个方向或部队的联络,参谋们拖着专门接了长长的电话线的话机一面叫喊着,一面将最新的战况标在面前的地图上,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大殿中的情况说明前线的战事并未照太阳的规律办事,而是按照战争的规律办事。

“少尉,请出示你的证件。”警卫过来,警惕地盯着杜金。杜金将军情局工作证和来了这里后发的通行证递给卫兵。“请回到你的房间,没事不要在院子里乱走。”卫兵验过证件,命令道。

一直到凌晨1点,成副局长和蔡处长才回来,这边电报机早已准备好了。成栋口述电文,一名随行的少校亲自发报,滴滴答答声中,电文化成电波飞向帝都。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军已经夺取鱼池口这个战略要地------”成栋脸上波澜不惊,不像蔡处长压抑不住的喜气,杜金想,中将就是中将,比少将稳重多啦。“我宣布明天的安排。蔡恪,4集,路长生,9集,萧子明,16军------杜金跟我一起行动,去关键的第2集团军。”成栋下达了命令。

“是,”大家齐声领受任务。“好了,情况大好,大家不要松懈。你们来的路上打牌,我就不管了。但这里已是最前线,注意军情局的形象,不要做与工作无关的事------今天的任务结束了。歇息吧。”成栋最后说。

杜金却无论如何睡不着。夜深了,头上的夜航机嗡嗡地声音,远处炸弹爆炸的声音,院子里哨兵喝问口令的声音交织在一起,让久别战场的杜金又感受到战场的气氛。捏着衣袋里的信,杜金想起了二年前出生入死的战友们。界口阻击算是第一仗吧,龙行健、周峰在界口镇跟他告别的情景------真是奇妙啊------杜金的眼睛望着窗外偶尔闪现的亮光,“当时我是多么羡慕龙行健啊,那么年轻就获得了少校军衔,还是皇帝陛下亲授的。自己当时想,一辈子也撵不上了,都是命啊,自己羡慕的龙行健现在却生死不明------死了军衔再高有啥子鸟用!首先你得活着啊------活着!杜金翻了个身,清楚地认识到,自己这回是没有性命之忧了,看看周围那些将星璀璨的将军们,看看那些精悍的警卫们------再不用担惊受怕了。

第二天大家分头出发,成栋命令将电台留下,电台已经装好,少校闻言将打成包的电台交给跟成副局长一起的杜金。“各人记住自己的任务,出发吧------“成栋下令道。

杜金背着军情局的专用电台,来到成副局长的装甲汽车前,成副局长磨蹭着从厕所出来,被急急跑来的一个参谋叫住,返身回作战室了,很长时间才出来,招手叫杜金过去,“回屋去,把电台打开。”

杜金并不会摆弄电台,在他眼里,电台是个很神秘的东西。杜金只是小心地打开背包,然后就不会了。

成栋俯身在一张桌子上写着什么,抬头看看杜金,“忘了你不懂了,没事了。你到外面看着,不准人进来。我有重要的电文给局里。”杜金答应一声站在门外了。

足有四十分钟,成栋一脸轻松地拎着电台包出来,“走,到第2集团军。”

下午二时,杜金跟着成栋将军到达第2集团军司令部。司令部里气氛很紧张,参谋们进进出出,一溜小跑。杜金学会从司令部参谋的脸上看战况,第2集团军司令部参谋们的情况让杜金意识到,前线一定出现了对我军不利的情况了。果然,吃午饭的时候,成栋将军对杜金说,靖难军一个装甲师赶到了鱼池口,将已经占领鱼池口的我军部队打出来了,现在鱼池口仍在敌人手里。成栋的话语轻松,仿佛是谈论一件发生久远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