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朝历代亡国前的征兆

中国人爱说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这没错。但历史悠久往往也会带来相应的尴尬,如经常改朝换代亡国亡天下。亡在汉族自己手里还好,最惨的是还经常亡在异族的手里,如西晋亡于五胡,北宋亡于女真,南宋亡于蒙古,南明亡于满洲。确切地说,中国是世界历史上的亡国专业户。在世界历史上,古巴比伦、古埃及、古罗马也亡过国,但人家通常只亡一次。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人家每亡一次,由于侵略者的人数太多,都足以改变当地的人种构成,因此再亡国就是下一拨人的事了,与前一拨人没啥关系了。但在中国,汉族始终是华夏大地的主体民族,因此中国人亡国,其实就是汉族人在亡国。


中国人既然是亡国专业户,亡来亡去也亡出了一点规律性。要是连这点规律都没人去总结,那么中国来亡来亡去的两千年历史算是白瞎了。


与一般人的想象不一样,历代亡国最突出的征兆不是贪污腐败、民不聊生这些耳熟能详的大路货,而是一个非常艰微的词:“模糊”。


中国历代亡国前,社会上的一切都模模糊糊、含含糊糊。如意识形态与社会实际相背离,朝廷在颂扬太平盛世,而社会实际却矛盾丛生;又如政策与实际严重脱节,朝廷每下一道指令都高屋建瓴、冠冕堂皇,但实际上都离题万里、贻笑大方。这种似是而非、驴唇不对马嘴的模糊状态,最为集中体现是在官场。清朝官场流传着一首著名的词,名曰《一剪梅》,写的就是这种状态:


仕途钻刺要精工,京信常通,炭敬常丰。


莫谈时事逞英雄,一味圆融,一味谦恭。


大臣经济在从容,莫显奇功,莫说精忠。


万般人事要朦胧,驳也无庸,议也无庸。


八方无事岁年丰,国运方隆,官运方通。


大家襄赞要和衷,好也弥缝,歹也弥缝。


无灾无难到三公,妻受荣封,子荫郎中。


流芳身后更无穷,不谥文忠,便谥文恭。


当一个朝代进入模糊状态,一切都显得那么美好与和谐,而且肯定还会有人出来大讲论语和孔子。


模糊是中国人民的伟大创造,它上承华夏“混沌”学说的伟大遗志,下启一个个亡国不灭种的和谐盛世。


唯一不好的就是,模糊到一定时候,征服者总会来的。面对模模糊糊的中国人,侵略者的战刀锋利、寒冷而真实。离我们最近的一次被征服发生于70年前,那时面对认真而不知道模糊的侵略者,中国人或自己挖坑埋自己,或刀架在脖子上也不变色。


那个叫什么史太郎的前日本鬼子,喜欢来中国赎罪,并大谈中国人临死前从容不迫。他说,当他任意砍杀无辜中国老百姓时,那些人没有一个感到恐惧的,任由他砍杀。


我看到此处,真想啐这老鬼子一脸。这是从容不迫吗?这不是中国人麻木到极点的表现吗?难道阿Q死到临头时不是也想着那个圈画得不够圆吗?这些被日本砍杀的人这时想的难道不是日本的刀够不够快呢?


亡国不能给我们这个历史悠久的民族以耻辱,我们只盼着有个别鬼子承认的确砍杀过我们,由此我们感到骄傲和满足。


现在我们似乎不会再遭遇征服,于是一干左愤嚷嚷着要打这个打那个!


看来,太平盛世的确来临了,但俺眼前怎么是一片模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