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有我的无奈”,把这话传给了叶子,心便没来由地抽痛起来。有无助绝望的喊声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出,惊得我冷汗微出。


匆匆地从屏幕上离开,用颤抖的手倒上一杯红酒,没有开灯,一个人斜斜的靠在窗户的飘台上,黑黑的大理石一片冰凉泛着冷寂的光。


细细聆听,世界一片静寂,伴风吹落叶的沙沙声。


冷的夜,谁在说:一个人不寂寞,想一个人才是真的寂莫。


夜的冷,我在说:一个人不寂寞,想一个也不寂寞,没有人可想才是真正的寂寞。


曾经以为,关上心门不留一丝缝隙,便不会堕入冥想之中,以为早已丢弃那些曾经的过往,然,紧闭的门里,充塞太多的旧事,怎样扔也扔不去。


打开心门,那许许多多的伤感如水轻泻,沿着心底蜿延而上,如饮一盏穿肠的药,千疮百孔,独自于暗夜深处咀嚼,然后泪流成河。


生命的过往里,总会有那么一些人与事,支离破碎散落一地,让你无法忘怀也无从收拾,总在将忘未忘之际来侵袭你折磨你,让你无从逃避。


我该如何放弃?放弃那些昼与夜交替时分,心的流离?那些于我来说,模糊不清没有任何意义的梦境呢?


或者,放弃、逃离是最好的方式?


可是,我又如何能够逃得脱这心的疲累与一身的苍桑悲歌?哪里才是我泅渡的终岸呢?


抬头,闭上双眼,有泪滑下,坠落


黑暗中,寂寞在唱歌:


风萧萧,雨萧萧

今宵过尽又一宵

醒无聊,醉无聊

梦也不曾回鹊桥

人飘渺,心飘渺

天若有情天亦老

本文内容于 2008-3-11 21:40:33 被忘了那片海编辑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