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尼·彼·克拉金


原编者注:本文作者为哈巴罗夫斯克工学院教授,从事研究俄罗斯人开发西伯利亚和远东时期的防御建筑问题。完成的专著有《俄罗斯木防御建筑》及多篇有关这一问题的学术论文。




俄罗斯国家于16至18世纪开发西伯利亚的行动要求解决在复杂的自然气候条件下,在新土地进行一系列有关城市建设的重大间题。有关经济、渔猎业和商业活动的各个侧面,西伯利亚各民族加入俄罗斯及常住俄罗斯居民的形成间题和其它问题,已在革命前和当代历史学家的许多著作中得到了阐述。

但是,有关俄罗斯东北部的城市(城堡)建设问题尚未引起学者们的关注。这一方面是由于缺少必要的资料一一文字和图表史料,另一方面还由于那个时期的城市和城堡已不复存在,而对它们的考古研究还很薄弱。可以说,至今在这方面尚未进行过系统的考古研究。

正如约50年前奥克拉德尼科夫指出的那样,“有关古老的俄罗斯文化在北方的古迹,俄国航海家和新土地发现者的早年活动遗迹的问题具有重大意义……。然而,俄罗斯人向北方推进所依托的防御网尚未查明,俄罗斯文化在北极的遗迹还没有统计,已见著于文献之中的古迹还未被研究”。

本文的目的是试图大致勾勒出这一广裹地区的城市建设开发总的画面,指出防御建设的类型和待点,用学术语言对俄岁斯城堡进行描述。本文是在研究文献和档案材料以及作者对西伯利亚(雅库次克、布拉次克、伊利姆斯克、别里斯克、卡泽姆)防御工事的遗址进行实地考察的基础上写成的。

本文对复杂的、充满矛盾的开发西伯利亚过程的细节就不加赘述了。应当指出的是,在开发过程中“俄罗斯居民的自然迁徙”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同时,国家政权机关在这个过程中也起了相当显著的作用。那就是自开发伊始在西伯利亚地区就实施了沙皇政府有目的和有计划的建立经济和城市设施的政策。“广泛分布和精心策划的城市建设使新征服的地区得以巩固。此时政府面临着两个主要任务:第一是必须保证对新的国家边界和交通线的防卫,第二是建立居民点,使其成为对当地居民以雅萨克(即实物税)形势征收贵重毛皮的中心。”特维尔斯科伊在《17世纪末之前的俄罗斯城市建设》一文中提到了上述观点。

俄罗斯人于16世纪末翻越石头山(乌拉尔山)之后,在鄂毕河建立了几座堡垒作为据点(秋明,托博尔斯克,别列佐夫),由此出发,对东部毗邻的鄂毕河和叶尼塞河之

间地区进行开发。接着在叶尼塞河及其交流上建立了第二批据点(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叶尼塞斯克,曼加结雅,托木斯克)。而后,在勒拿河上建立了据点,雅库次克成为那里最重要的基地。向太平洋沿岸,贝加尔地区和阿穆尔地区派遣的考察队正是从这里出发的。伊尔库次克和涅尔琴斯克则是17世纪下半叶建立的这类防御据点。

经研究发现,东西伯利亚的开发经历了几个独立阶段,但它们之间没有清晰的年代界限。第一阶段(17世纪20一40年代)的特点是在贝加尔湖沿岸地区建立城堡并把这一地区并入俄国版图。雅库特正是在这一时期加入了俄罗斯国家。第二阶段(40-50年代)开始开发后贝加尔和沿阿穆尔地区的过程,当然,早在17世纪30年代首批俄国人的冬营和塞堡已在当地出现了。最后是第三阶段(6O-80年代),这时向后贝加尔和沿阿穆尔沿岸地区进行了紧张地、大量地移民,同时进行了各种类型的城堡建设。为占领边区而积极进行的战争和军事行动是这一时期的特点。正如历史学家所证明的那样,80年代前夕与整个后贝加尔地区相比阿穆尔地区人口最为稠密。

没有首批探险者和毛皮狩猎者的预先“侦察”,很难想象能有对西伯利亚进行有计划的开发。他们在远征的基础上对活动地点和行进路线作了详细的描述(呈文报告),绘制了简要的地图。这些图文资料在开发西伯利亚以前已被俄国政府所知,并被用于城堡建设时的选址和确定绵延数百里鹿寨防线的位置。这些报告在描述道路和著名地方时,甚至还标注了距离,有时还标出“水路”。17世纪的《俄里手册》中注明了莫斯科至附近的居民点的俄里距离。在这部文献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标注了首都到最远的“达斡尔地区”阿尔巴津要塞的距离为6500俄里。

但是在17世纪用俄里标记各地点之间距离并不普遍,更常用的是用路途行走所用时间,即行走天数来标定。最有说服力的例子是吉托夫公布的《受阿列克谢·米哈伊洛维奇之命于托博尔斯克绘编之西伯利亚全图》。在这部文献中介绍了一幅戈都诺夫于1667年在托博尔斯克编绘的地图。其中列数了各类居民点(城市、塞堡、城关厢、寺院等),标出了它们之间的距离和最便捷的道路,其中有阿穆尔沿岸地区的城堡和其它居民点。

通向阿穆尔河的道路先沿叶尼塞河、通古斯卡河、伊利姆河和安加拉河到贝加尔湖,然后沿色楞格河和希尔卡河至叶尔根堡,从那穿过连水陆路到达因果达河。“从连水陆路沿因果达河下行,再沿石勒喀河行至涅尔琴河口,再航行3昼夜至涅尔琴斯克堡。这个城堡目前由托博尔斯克小贵族拉里翁·托尔布津率领军役人员驻守。从涅尔琴斯克堡到额尔胡尼河口需要三天,石勒喀河和额尔胡尼河在这里汇流,阿穆尔河从这里咆哮而出……。

沿阿穆尔河航行到中国拉夫凯小城需要一天,该城的中国人由于惧怕大国君弃城而去……。从拉夫凯城顺阿穆尔河下航越过卡玛尔河口到结雅河口需行一周。所有这些河流上住着达斡尔人,在许多地区建有他们的城堡,种植各种春播作物和苹果、梨、西瓜、甜瓜、黄瓜,俄罗斯的所有其它蔬菜都在阿穆尔河沿岸种植。”

如果说在上述引用文献中只是提到一些河流和连水陆路的地点的话,那么17世纪下半叶问世的《新土地即西伯利亚概述》及《俄中居民之界河—阿穆尔大河概述》这两部文献中已经标出俄国塞堡的名称及其分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