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人生 18的杂文 职场杂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63/


[长城原创]几个现象看国企弊端


我在国企上班已经十余年了,自己感觉还是比较爱企业、爱岗位的一名工人。毕竟这个企业的存在,还是给我们许多人提供了一个比较舒心的环境和一份能挣钱的工作。可是最近国企要改革了,为什么要改革,这是因为国企由国企的弊端。我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工人,虽然眼界不宽,了解的事情也不多,可是还是看出来了一些国企里面不好的地方,具体有以下几个方面,大家看看,你的企业里面有没有这种现象。

其一:“我不会”。国有企业养闲人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会干活和不会干活的人在一起拿一样的工资,干一样的活。会严重的损害会干活的人的积极性。一些岗位,人浮于事,尤其是一些技术岗位,平时活比较少,衣服也穿得干净、人也显得精神、钱也不少拿。所以不了解技术工种的人就通过各种关系进入到这些看起来很轻松的岗位。可是由于自身素质的原因,到了这个岗位以后感觉学不进去技术,加上平时周围的老工人由于有经验积累,也不看书学习,新来的人就得过且过,一旦设备发生故障或者需要维护时,这帮“削尖”了脑袋钻进技术工人行业的人,又因为“不会干”而袖手旁观,当“我不会”这三个字从某一个人的嘴里蹦豆似地说出来时,在一个班组的同事又能说什么?不会自然导致懒惰,同事们或碍于情面或害怕新手不会而导致设备损坏,将聋子治成了哑巴,干脆就不让他们动手,长此以往,缺少了必要的奖惩制度来约束,会干活的依旧会干活,不会干活的还是不会干活。等到干活的有朝一日退了休,这个岗位或者没有人干活,或者干脆又“返聘”老师傅回来,这样一来,对企业的个人的发展都很是不利,这种现状,我稍微了解了一下,竟然很普遍。

其二:关系和会来事。其实在写这一篇字的时候,我曾经想到过毛主席在《反对自由主义》中的一段话:“因为是熟人、同乡、同学、知心朋友、亲爱者、老同事、老部下,明知不对,也不同他们作原则上的争论,任其下去,求得和平和亲热。或者轻描淡写地说一顿,不作彻底解决,保持一团和气。结果是有害于团体,也有害于个人。”国有企业的人和事,在过去和现在都存在于这样一个自由主义的关系圈子当中,之所以中国的文凭教育有市场,是否和“关系”有着密切的关系呢?关于这一点,看的多听的多了某人在某位领导的提携下得到了提升,关于这个被提升的人的根底很快就会有人来议论,而且剖析的头头是道,听者点头称是,偶尔的也考虑一下,结果一想,哦,就是的,没有关系,事情岂能那么顺利。有了关系,自然还要求你会来事,这样一来,一些没有关系又不会来事的人自然就没有了机会,加上对于关系的过分迷信和道听途说的一些消息,有能力却没关系的人也会自甘平庸,失去了进取的信心,从而导致对很多事情听之任之,对许多事情不管不问,使企业丧失了战斗力。

其三:缺少一个长效的激励机制。每一年企业都要对一些表现突出的人员进行一次性的奖励,不管是年中的优秀党员评选还是年底的劳模先进评选,由于程序和人员的组成问题的制约,评比工作往往就是一个走过场的过程。真的下了苦、出了力的不见得就会被推荐。再因为名额的原因,也远不能满足表现好的就能得到荣誉的要求。许多工人就说:现在的工资还可以,可是精神上的鼓励太少了,人也觉得没有意思。

其四:对技术工人不重视。工厂里面曾经很流行的一句话是:紧车工慢钳工吊儿郎当是电工。这句话不能完全概括所有行当和工种,可是这三个工种的工作情况还真的和顺口溜中差不多。我们的企业是一个国有矿山企业,工种很全也很多。由于早期在制定岗位工资标准的时候存在一定的误区,单纯的从“下苦”的程度来衡量岗位的高低,导致一些技术工种岗位工资比较低,处于一个很低的水平。造成了技术工人“这山望见那山高”,甘愿去生产一线做一些简单的操作工,也不愿意学习技术,加上一些有门路的人的进入,技术力量正在呈现其十分薄弱的可怕来。

还有很多比如像进货渠道把关不严等造成了大量设备资源浪费,部分领导水平差等现象,直接或者间接的造成人员的思想波动,凡此种种现象,使国有企业到了必须改制的紧迫关头,作为工人,都希望企业的效益越来越好,收入越来越高,干活时越来越顺心,福利越来越好……

我所罗列的这一些显然不是目前国企的所有弊端,今天指出来,无非是发一发牢骚,当然最终的愿望还是希望国企摒弃这些不足,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于公于私都是一件好事。

长城原创]我的师父


近日公司招聘在职或退休的职工们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子女回来上班,我的一位师父的孩子也在名单上。仔细算算,从当兵到现在,我的师父竟也有了4、5位之多。这几位师父,有两个年龄比我还小,有两个,却已经退休了。

那一年新兵刚下连队,为了保证我们这帮新兵们不至于弄坏飞机,每一个新兵都有一个老兵带着,部队的说法是老兵带新兵,其实放到地方上就是师傅带徒弟。我的老兵姓赵,河南濮阳人,中等个头不善言谈,却总是爱笑,头发始终绵绵软软的贴在头上,在他带我的半年时间里,给了我不少指点,使我很快地在同一批兵中间实现了单独上飞机独立操作,然后和老兵就分开在各自的飞机上干活,他当兵第三年的时候,光荣的入了党,从不抽烟的他买了一条好烟四处分发,他知道我爱抽烟,就专门给我留了一盒,第四年他退伍,又特意叫我和几个老兵一起在市里面的食堂吃了一顿饭,互相留了通讯地址。后来我入党和退伍的时候都给他写过信,可能是工作忙的缘故吧,他没有给我回信,我却始终感觉,我那不善言谈的老兵还是始终的关注着我的进步和成长的——虽然我比他还大一岁。

上班以后,第一件工作是烧锅炉,车间安排给我的师父是一个有着多年工作经验的老师傅,姓王。师父个头不高,瘦小干巴,或许是当过兵的原因,头发一年四季都留的是一个板寸胡子刮得干净,人也显得精神,一口的牙长得很整齐,一笑白刷刷的,可惜是假牙。那时候烧锅炉是三班倒的生产方式,很忙也很累,每到上零点班的时候,师父总是让我先睡一会,虽然那时候我很年轻,可是还是很不适应那种半夜不睡觉的工作,往往的就从零点一下子睡到了5、6点才能醒来,师父也不叫我起来,总是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坚持着。我水性以后感觉很不好意思,可是到了第二天晚上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瞌睡,继续的睡到很晚才醒来,师傅从来都没有说过一个字的不愿意,有时候别的工友看我睡得死,就忍不住叫了我,他看我醒来,却摆手叫我继续去睡……这样的关心,师父给了我很多。后来曾听人说师父那时候曾有意将他的女儿许配给我,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在我跟前说起过。我那时候心比天高,而且早就中意于一个女同学,所以那个人说了这话我也没在意,那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可是后来师父还是很关心我,98年他退休的时候,我专门给他买了一套茶具以示留念,也算是对工厂里第一个师父的感谢吧。

98年六月份的时候,因为在同年分到车间的十五名复转兵中我考了个第一,在厂里任劳资科长的我的老乡的帮忙下,我顺利地将工种改成了热工仪表工。这一次我的师父是一个陕北延安人,姓郭。普通话里面透着一股陕北话所特有的浓浓的鼻音,留着像鲁迅先生一样的一撇胡子。由于技术好,所以脾气很大。人特别的爱干净。永远干净的衣服(含工作服),永远是雪白的袜子,快五十岁的人了,收拾得像三十来岁的小伙子一样。由于我那老乡科长和郭师关系好,所以科长特意叮咛过要师父带我学技术,结果老乡的叮嘱变成了师父对我的严格要求。虽然我在部队也学的是仪表专业,可是航空仪表和热工仪表的区别是天上地下的区别,要想很快学会所有的仪表显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郭师爷不止一次在我耳边说过要是我三年都弄不明白仪表就干脆早点去学其他的技术的话,可是由于我比较愚钝,经常地还是他干的活多一些,所有的问题还是他处理,我只有干些打下手的活。有时候我也一度的想过:师父虽然技术好,却是茶壶里煮饺子——满肚子话说不出来。甚至感觉学习技术这么累,还不如回去烧锅炉算了。但是在时光漫漫的流走之后,却渐渐地发现自己的技术也有了一点点地提高,在第二年的时候,也竟然能处理一些“难活”了。学习技术要的就是这种排除故障以后的成就感。郭师刚上班的时候曾经从事过钳工,属于那种比较“能”的人。我结婚的时候在单位要过两回房子,房间里的接灯走线都是他给弄的,包括后来的很多事情,他都在我身上用尽了心思,对我很照顾。后来他退休以后,我干了几年班长,有一些活不会的时候,还是打电话请教的他,最终达到了自己的技术能够胜任本职工作的要求,和师父的严格要求是绝对不能分开的。郭师于06年底退休了,到现在他还是我的好师父,好大哥!

我最近的一个师父是同年的王师,他在修包浇铸方面是行家里手,对工作的态度是绝对的认真负责,人也很大方。每到炼钢的晚上,他总是将我推到一边,由他来进行钢水的浇铸。可惜后来我患了“网球肘”在炼钢岗位上呆了不长时间就回到了原单位继续从事热工仪表的工作,走的时候,王师傅还有点伤心呢。

去年上网进入铁血以后,写了一篇小说,得到了军团战友majclh的大力帮助和不厌其烦的指点,majclh也算是我一个从未谋面的师父吧。现在回头看看,不管是部队时的“老兵”还是回到地方上以后的师父,也不管年轻还是年长,这几位师父都是对他的徒弟尽心尽力的传帮带,也正是有了这几位师父和千万个师傅们的悉心教导,一些技术和诀窍才能在不断的发展中不断的传承下来。在此,18也以这种形式向曾经帮助过我的师傅们说一声谢谢,感谢各位师父的关心和爱护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