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6/


一轮明月高挂在泰山之颠,淡白色的雾气在山峦之中环绕回荡。随着一只夜鸟在山林中惊叫着飞起来,几个黑影在丛林里时隐时现,这让安详寂静的夜色中增添了几分诡秘。

黄亚楠抬手分开草丛,看着下面刚刚沉睡的乡村,回头说:“走吧。”说着就要起身。

坐在树后的周老三正在闭眼养神,说:“慢,师哥,时辰还没有到,不急。”

黄亚楠张嘴刚想说什么又止住了,又斜躺在了草地上。躲在旁边树后的几个手下,看黄亚楠又躺在了地上,他们也都跟着依偎在了树下。

大约又过了一个小时,山林中刮起了一阵轻轻的山风,枯黄的树叶飘零落下,短短的几分钟就停了。周老三站起身来说:“师哥,我们出发吧,它已经到了。”

黄亚楠一愣,忙站起身来,说:“噢,好。”回头又说:“哎,你们几个跟紧了,把工具都准备好。师弟,走吧。”

周老三往下一俯身子,象开弓的箭飞了出去,黑色的身影在树丛中跳来跃去冲下了山坡。黄亚楠毕竟与周老三师出同门,他紧紧的跟在周老三的身后。黄亚楠的几个手下,都远远的被甩在了后面。

周老三虽然没来过这个地方,但是走起路来比黄亚楠还熟,他踩矮墙蹬房顶,取直线直奔村子后面的坟地而去。黄亚楠为了照顾手下的速度,他放慢了脚步,没有象周老三一样的施展夜行轻功,踏过农家院的屋顶,而是沿着村外土路跑向了坟地。

黄亚楠带着手下来的坟地边上的时候,周老三已经蹲在土沟里面等他们了。黄亚楠跑过来,蹲到了周老三的身边,问:“师弟,情况怎么样?”

周老三站起身子,用手指着前方,说:“师哥,你看是不是你上次看到的就是她?”

黄亚楠看到高高的大土坟旁边,有一个刚刚堆起的黄土新坟,坟前有一个白色的身影子跪在那里哭泣。“师弟,就是她。”

周老三没有说话,而是打开背囊拿出了黄亚楠给他准备的各种配料,开始根据不同的配方混合在了一起。周老三忙完了,他拉了一把黄亚楠:“师哥。”

黄亚楠忙蹲到周老三面前,说:“师弟,接下来怎么做?”

周老三把绳镖盘在身上,手里拎着一只口袋,说:“师哥,你和你的兄弟们在这里不要动,不管听到什么声音,看到什么景象都不要动,听到我让你们过去的时候你们就马上过去。”

黄亚楠点了点头。

周老三说完了,抬头看了看夜空中的圆月,然后走出了土沟。往下俯着身子围着这片坟地跑了起来,一边跑手里一边挥洒着东西。在土沟里的黄亚楠等人,这时发现在坟前哭的女人停止了哭泣,只是静静的在地上跪着,可能她已经感觉到了周围的环境出现了异常。黄亚楠等人爬在沟里,伸着头静静的看着坟地里的情况。

周老三围着坟地跑完了一圈儿,然后直奔这个女人的身后而来。周老三来到离她五米的距离停下脚步,手伸到袋子里抓了一把东西在手里,说:“你还要哭多久呀?”

青年女人用白色的孝布蒙头,静静的说:“你这个过路的很特别呀,怎么这么腥呀。”

“你还不打算回头看我一眼吗?”周老三也很平静的说。

“今天的月亮好大好圆,给我摘一个好吗?”这女人说的话并没有符上周老三的问题。

“我再问你,你真的不打算回头看我一眼吗,要不然你可就后悔了!”周老三依然在坚持着自己的问题。

“我……你这个人好怪呀,怎么不跟着我的思想往下走?”女人的身体有些发抖。

“哈……我要是跟着你的话走,我就抓不了你了。再不回头,你可就没有机会了。”周老三握有东西的手已经高高的举起来了。

“你不怕吗?”青年女人伸手轻轻的掀去了她头上的白布,一头乌黑的长发飘落下来。

青年女人慢慢的回过头来,周老三借着月光看到了那张惨白没有血色的脸,也就在她回头的同时,周老三手中的东西扬了出去。青年女子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吓的双手抱头,张开了淌有鲜血的嘴。周老三手里扬出去的东西,如雨点般纷纷落下,青年女人发出了凄惨的嚎叫。

黄亚楠和手下躲在土沟里,静静的看着远处坟前发生的这一切。手下凑到黄亚楠身边说,要不要过去帮个忙。黄亚楠摆了一下手。

青年女人从地上猛的蹦跳起来,几缕鲜血从她的头发里渗出来,流到了她惨白的脸上,她的脸在扭曲在变形,并伸出胳膊想来抓周老三。周老三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她的一切变化。青年女人刚伸出的手停住了,她好象被周老三两道如电的目光镇住了。

周老三迅速的从怀里拿出了那块白布鞋,他迎风抖开,一下子蒙在了年轻女子身上,并用力的把她按在了地上。青年女子在不停的挣扎,也不停的嚎叫,那让人听了毛骨悚然的叫声,在夜色中传出了很远。白布下面不断的有鲜血喷射出来,很快白布变成了红布。

周老三狠狠的按住,回头大喊:“师哥!你快来!”

黄亚楠听到了周老三的喊声,从沟里跃身而起,带着手下冲了过来。

周老三看到黄亚楠等人都跑过来,他猛的抖手扯开了染满鲜血的白布,另一只手从地上飞快的拎起了一只雪白的大狐狸。

黄亚楠看到周老三手里的狐狸,有些惊讶的说:“师弟,这……真的……”

“是的,就是它,你们不管什么时候来,它都会在的。师哥,你凑近点看。”周老三说着,拿出身上的水壶,往狐狸身上倒,水从雪白的毛皮上流过,毛上沾满了水珠儿。周老三倒完了水,用力一抖狐狸,所有沾在毛皮上的水又都落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