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台湾,我觉得有几个角度去考虑(zt)

关于台湾问题,我觉得首先要克服两种倾向,一是绥靖主义,二是军国主义。绥靖主义

好理解,军国主义就是军在国先,国家战略服从于军事准备甚至战争。管他娘打了再说

就是典型的军国主义思维。


对于台湾问题,我觉得有几个角度去考虑。


一,反独和促统是两件不同的事情,反独是压迫性的,促统是拉拢性的。是相互矛盾又

统一的。

二,目前台独问题是影响中国发展的一个因素,具体的影响是美日利用台湾问题对中国

的牵制。消除这一影响可以从台湾身上解决,也可以从美日身上解决。就算一时解决不

了,也有着力点分配乃至欺骗斗争手段的决策问题。

三,造成独与反独,拒统与促统的因素有很多。有美日因素,大陆因素,台湾因素等。

各种因素又与非台湾问题的因素相联系,不应该只针对某因素中涉及台湾问题和大陆与

某方双边关系的部分进行考虑。


我个人的观点,目前阶段应以反独为主,以处理美日因素为主。武力统一基本上全部的

可能是反独失败,也有极小的可能是反独成功捅破窗户纸。


目前的情况,之所以台湾问题越来越显得重要,我认为主要是因为大陆与台湾之间的经

济军事平衡已经打破,台湾问题对大陆来说最大的负面影响就是美日利用台湾问题对中

国进行牵制。加上中国发展达到新的阶段,消除这种牵制已经显得很急迫。但是我认为

消除这种潜质的手段主要应该采取与美日斗争与合作,而不是试图消除台湾问题。以武

力消除一个局部问题往往会使得问题越变越多,最后走上军国主义道路。


从“下很大的棋”的角度说,中国是愿意加入美国主导的这个全球秩序的。全球秩序真

正诞生也不过2,300年的时间,并且一直在剧烈地变化。早期也是时间最长的阶段是殖

民秩序。基本表现为列强分割世界,列强各自的势力范围有极强的排他性,也就冲突不

断,最终演变成一战。一战后一直到冷战基本上是重新建立秩序的过程,美国主导的以

主权国家为单位,全球资本自由流动自由贸易的秩序不断壮大,最终获得了胜利。中国

也在这个时候加入了进来。


那么中国能不能在这个秩序中建立维护自己利益的合理的界限呢?美国会在多大程度上

压制这个界限,也就是遏制中国呢?美国愿意付出多大的代价呢?美国可以利用的资源

有多少呢?


这里首先要确定一点,美国并不是中国的敌人。所以敌我逻辑是不适用的。哪有如此关

系紧密的敌人?中美之间的斗争只是中国加入这个国际秩序,建立自己利益界限的必然

过程。美日,美欧之间一样有斗争。从建国以来,中美关系一直是向好的方向发展。美

国也明智地理解,中国必然要建立一个维护自身利益的界限。并且其实美国的种种表现

显得很急切地想知道中国自身期望的这个界限到底在哪里。


同时我也想提出我的另一个观点,美国在全球战略的设计上是极为出色的。从门罗主义

开始到现在,美国的全球战略延续性都非常强,并且即便今天的美国全球战略,也与一

战时期相去不远,而且显然是成功的。


美国不会不担心中国将来挑战其一超独霸地位的可能性。不会不担心中国减弱其发挥世

界影响力的实力的作用,这些实力包括科技优势,金融优势,外交资源,全球制海权等

等。这也分不同的角度,可能中国直接竞争这些优势,可能中国破坏美国的这些优势,

也有可能中国这个巨大的独立实体的存在就能减弱那些优势本身的作用,毕竟中国的人

口相当于所有发达国家之和,并且处于欧亚大陆上。


但是,这就足以导致美国摧毁中国而后快吗?首先,这要付出很大的成本,冒很大的风

险。其次,美国所主导的这个秩序本身就决定了美国可以从全世界的发展中抽取稳定的

利润。因此从这个方面将,一个经济发展的中国是对美国有利的。并且,中国一直以来

诚心实意地加入这个秩序也使得中美之间的共同利益越来越多。


总之,我认为通过与美日进行交往,使得对方承认台湾问题处于中国“合法”利益范围

之内是完全可能的。并且。这一目标有利于促进中国的发展,有利于改善中国的国际环

境,有利于世界的和平与稳定,当然,更有利于台湾问题的解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