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聂伯河阻击战役

1943年苏军为解放第聂伯河左岸乌克兰、顿巴斯、基辅,夺取第聂伯河右岸各战略登陆场,于8—12月进行了第聂伯河会战,在会战期间,进行了一次军规模的空降作战,苏军称为第聂伯河空降战役。

参加空降作战的部队由空降兵第1、3、5旅临时组成的1个军,由苏军空降兵副司令员扎捷瓦欣少将任军长,军司令部也由空降兵司令部抽人组成,全军约1万人,归沃罗涅日方面军指挥。任务是在第聂伯河右岸布克林弯曲部夺取利波维罗格、马克多内、尚德拉、斯捷潘齐、卡涅夫等地域,并予以固守,在沃罗涅日方面军抵达前,阻止德军预备队从西或西南接近。空降兵的防御正面为30公里,纵深15—20公里。计划由180架德伯—3型飞机和35架滑翔机担任空中输送,由于飞机数量不足,规定2个夜间空降完,每架飞机1个夜间起飞3次,飞行队形为单机跟进,出发机场为列别金、斯莫罗季诺和博戈杜霍夫机场,空降距离175—220公里。整个空降战役的组织指挥由新任命的空降兵司令员卡波托欣少将和副司令员斯皮林少将负责。空中输送由苏军空军参谋长负责。

9月16日,空降兵司令员和沃罗涅日方面军司令部共同拟制了空降作战计划,9月19日最高统帅部的代表批准了这个计划。计划规定:第1旅在波塔普茨、图林茨、别列斯尼亚吉、拉租尔茨地区空降,阻止德军从西面向第聂伯河接近;第5旅在特罗斯佳涅茨、科瓦里地区空降,阻止德军从南和西南接近第聂伯河;第3旅为预备队。为了不过早暴露空降战役企图,确定在空降兵占领预定目标后才将空降兵的行动通知方面军的先头部队。9月21日夜沃罗涅日方面军的先头部队在河的右岸占领了勒日谢夫和大布克林地区的登陆场。9月23日,方面军司令员瓦图京大将进一步给空降兵明确了任务,决定9月24日夜开始空降。计划第1、第5旅在第1个夜间空降,第3旅作为预备队在第2、第3个夜间空降。当时,铁路受到破坏,第1旅没有按规定时间在出发地域完成集结,因此将第1旅和第3旅的任务进行了调换。这一变化使组织工作增加了很大困难。9月24日登机前一个半小时,第3旅才将作战任务传达到各级指挥员,临登机时连长才给班、排长下达战斗命令,各排在上机后才布置战斗任务。

9月23日,预定空降地域的形势发生很大变化,为了反击已经占领登陆场的苏军,德新调来5个步兵师和2个坦克军。24日,德又将卡涅夫附近的部队调到布克林弯曲部,并在这一地域的居民点周围构筑了工事。这些变化方面军没有及时通报给空降兵。

9月24日,向出发机场集中的飞机比计划少得多,如第5旅计划使用运输机65架,而只到48架。9月24日夜,第3、5旅开始空降。当夜飞机起飞218架次(比原计划少五分之二),伞降4575人和432箱弹药。空降时非常混乱。第3旅有13架飞机未找到空降场而返航,3架迷航将空降兵错投在德军深远后方和第聂伯河中。第5旅所在的机场缺乏加油设备,起飞前半小时才调来4辆加油车,使起飞时间推迟了半小时,由于加油工具少,飞机根据加油情况,加好一架起飞一架,到最后没有油料,空降被迫停止。一个夜间第5旅只降下2个营1525人,有200人及600个投物袋留在机场。

在空降地域,由于德军对空火器的猛烈射击,运输机临时改变了跳伞高度,由计划的600米改为1200米,飞行速度也增大,再加上单机逐架进入空降,着陆散布极大。更严重的是,第一批着陆的空降兵没有降在预定空降场。他们着陆后没有判明自己位置,即用篝火向飞机发出联络信号,致使以后的飞机也将空降兵投在预定的空降场外。德军发现苏军的陆空联络信号后,在广大地域点燃篝火,结果空降兵到处降落。2个旅计划的空降地域面积为10×14公里,而实际是30×90公里,在整个弯曲部都有空降兵,并大部落在德军的阵地内或战斗队形中

空降兵一着陆即遭到德军猛烈射击,伤亡很大。同时由于散布很大,各部队又混杂在一起,各级指挥员无法集合自己的部队。着陆后两个旅的指挥员都没有掌握电台,有些营的指挥员有电台而没有对方面军的通信文书,因此,无法向上报告情况。

由于不了解空降地域情况,空降兵司令员暂时停止了25日的空降。27日,向空降地域伞降了2个带有电台的联络组,但没有结果。28日派出一架飞机进行侦察,在飞越战线时被敌击落。10月5日以前,空降兵司令部与空降战斗地域一直没有沟通联络。

已着陆的空降人员,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相互结合,开始有40多个战斗群,分散在各处活动,后互相合并,于9月底组成了一个旅,有3个营和4个独立排,由第5旅旅长西多尔丘克中校指挥。10月6日,一个无线电通信组找到旅部,从这时起才与方面军沟通联络。他们集中在卡涅夫以南有游击队活动的一片大森林中,不久,苏军空投了弹药和食物。10月12日德军对该旅发动了进攻,该旅转移到了切尔卡瑟附近的另一个森林里。10月27日,该旅又收拢了一些人员,总人数达到1200人。根据方面军指示,该旅在卡涅夫附近地区独立地开展战斗活动。11月11日,该旅接到命令,从背后袭击敌人,保障第52集团军强渡第聂伯河。13日夜,该旅进入出发位置,对敌支撑点进行了攻击。他们的行动转移了德军的注意力,使第52集团军800余人渡过第聂伯河,占领了一个登陆场。15日19时,该旅与渡河部队会合,扩大了登陆场,以后与渡河部队一起展开了巩固登陆场的战斗,至11月28日,空降兵将阵地交给进攻部队撤离战场。空降兵在敌后共活动50天。

第聂伯河空降战役,在组织工作上暴露了很多问题。例如没有组织好铁路输送,延误了空降兵第1旅到达集结地域的时间,以致临时变换部队任务,造成了组织工作的混乱;在空降地域敌情发生很大变化的情况下,苏军没有发现和没有通报给空降兵,致使空降兵未能采取对策;航空运输保障不力,计划的飞机本来就少,而又不能按计划落实,作战部队不能集中空降,从而丧失了空降作战的突然性;乘载计划安排得不好,电台没有与指挥员同乘一架飞机,一部电台的各主要部件也不在同一架飞机上,致使着陆后没有通信工具而长期不能向上沟通联络;没有解决好与正面部队的协同问题,空降前得不到正面部队通报情况,着陆后得不到正面部队的支援和配合。第聂伯河空降战役是一次严重失利的空降作战。当时,苏军把失利的原因只归于夜间空降,如斯大林在命令中所批评的:“夜间伞降大批空降兵,证明这一行动的组织者是无知的。这一教训表明,即使在自己控制的地域,夜间进行大量空降,也有很多困难。”这种批评当然不完全符合客观实际。此次战役后,苏再未进行较大规模的空降作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