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日 第四卷 血色记忆 第九十五章 美人计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7.html


第九十五章 美人计1


池田修武正要走上飞机的舷梯。突然背后有人喊他,并且是乌赖少佐的声音。

“难道被发现了?” 池田修武,一惊,心里嘀咕着。


乌赖少佐走上前来“伯父,洋子她失踪的事情,我已经和南京军队的朋友联系了,包括时间和地点以及年龄等体貌特征,如果您还有什么线索就请写信告诉我。最好是给我一张她近期的照片。”

“哦。”池田修武心里这才一块石头落了地。

“真是非常感谢你呀,我回去以后一定邮寄一张照片过来。洋子的事情就拜托您了。” 池田修武竟然给乌赖少佐鞠了一躬。

“伯父。请您放心,我一定把她找到。我的直觉告诉我她一定活着。绝对不能让我们大日本帝国的美女落在那些可耻的支纳人手里。” 乌赖少佐说。“不过我找到了以后,请伯父也要兑现您的承诺哦。”

池田修武心道“真是一条色狼。”

池田修武和乌赖大佐坐飞机回到上海。

池田修武连忙和上海的军统地下情报组织取得了联系。把重型轰炸机基地情况一五一十地做了汇报,并把获得的地图照片也拿了出来。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池田修武在内心中也是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的,虽然他妻子是中国人,他对中国也有非常深厚的感情,但是毕竟他是一个日本人,干这些事情,不能不说对他的心灵就没有触动,在那个几乎整个日本从上到下都为侵略战争疯狂的年代,象他这样的保持清醒的另类毕竟是少数。尤其是日本的军队中的一群所谓少壮军人对侵略战争和杀人放火等勾当更是十分热衷的,有时候连上司的命令也敢违抗。例如这次南京之役,本来大本营并没有攻占南京的计划。但是这些肾上腺分泌过量的狂热法西斯军人。硬是抗命不遵,擅自行动。并且在中国的土地尤其是南京上到处制造人间地狱。可以说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的罪行。让多数中国人对日本产生强烈的仇恨心理。池田修武等一些认为这对日本的长远利益是有害而无利的,日本不能与中国为敌,否则必然会败的很惨,这是池田修武的预言。他认为如果日本继续对华采取战争的态度必然如深陷泥潭困兽而不能自拔,现在短时间取得的辉煌战果越多就越容易让这些该死的狂热分子自以为是,并坚持对华采取战争的态度以取得更大战果。所以池田修武也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找到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他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帮助日本。并非是要当“日奸”。而是要杀杀日本军队中狂热派的锐气,不要让他们驱使日本在中国越陷越深。

就这样地图和情报很快传到了三战区副司令刘建绪那里,刘建绪立即召集相关人员到自己的秘密会议室开会,到会的不但有薛晗和张建以及特务团的许团长,还有专门负责此次行动战区情报部的参谋高丰。高丰,四十出头,上校军衔。戴着一副金丝眼睛,一脸精明干练。他把池田修武所汇报的全部情况和盘托出,并拿出了池田修武拍摄的机场工程图。以及他自己画的机场位置图。然后补充了一些侦察到机场周围的情况。

“ 目前掌握的情况,就是这些。”

高丰说完习惯地扶了一下眼睛框。

薛晗仔细看了工程图。机场位置图。“虽然有了机场的位置和机场工程地图,但是一些活的情况,例如最关键兵力部署情况还不清楚,只能通过池田修武的口述,有个一知半解的认识。很多变化的动态的东西,还不掌握。”

何丰点点“仅仅根据现在掌握的情况发起袭击,条件确实还不成熟。除非能再次派人深入敌人空军基地内部为内应,这样,情况就会好多了。”

“可是,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今天委员长和最高统帅部又来了电报。催我们要尽快行动。可是如果不把这个眼中钉肉中刺拔除,这些重型轰炸机对我们第十集团军乃至整个三战区的兵力集结调动都是很巨大的威胁啊。”刘建绪烦躁地说。

“司令,我有倒一个主意……” 高丰说。

“那还不快讲。” 刘建绪说

“我从池田修武的报告中了解到,现在这个机场守备大队的队长乌赖少佐,是一个好色之徒。并且对池田修武的女儿洋子的美貌早就垂涎三尺了。并且还要帮忙寻找洋子,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来它个美人计。可以让洋子打入到基地中去。”高丰说

“美人计?” 刘建绪若有所思地说。

“我反对,这样对洋子太不公平了,这不是把她往火坑里推吗?”陈建蹦起来。

“可是,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现在时间紧迫只能冒这个风险了。”高丰说

陈建还要抢白,

刘建绪摆了摆。:“这个计策是有点不地道,另外我怀疑的是这个池田修武毕竟是日本人,之前我们对他并不了解。现在之所以为我们卖命,我看很大程度是因为我们救了他的女儿,并且他女儿现在在我们手里。如果我们把他女儿交给日本人,那么他还能保证对我们的忠诚吗?”

“这个应该没有问题,池田修武认为他现在虽然背叛了日本军方,但是并没有背叛日本,日本右翼不代表日本的根本利益,再说他现在回头已经晚了,日本军队对内奸可是要用尽酷刑的。并且我们有人在他身边我们也有人在监视他的一举一动的。如果他有什么不对,我们可以当场处置,请司令放心。”

“哦,既然你要把握,那么可以试一下。” 刘建绪点点头。

“司令。我们不能这么做,这是急病乱投医,这样对洋子她不公平,打仗是男人的事情。洋子是无辜的。我们怎么能用女人当肉弹呢!” 陈建愤愤地说。


“你到底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怎么处处为日本人说话,还说什么打仗是男人的事情?你最好和南京那些被鬼子杀害的女同胞说这个!她们是不是无辜的?日本女人的命是命,那么我们这些中国人的命就是粪土吗?不这么做,我们国军又要倒下多少兄弟。我们又会有多少同胞姐妹惨死?”高丰也很激动。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我看这样吧,你把这个想法告诉洋子,看她的意见如何,你可以跟她说,只要她们父女俩,这次帮我刘某这个大忙,我可以让他们一家团聚,再给他们一大笔钱。几辈子用不完的,我会给他们在第三国找个地方,让他们一家快快乐乐过日子,他们还有什么条件都可以提出来。只要我刘某能办到的就可以,要不是上面下了十万火急的命令,我也不会出此下策。同时我们会全力保护他们父女的人身安全,这一点我以人格担保。怎么样?我明天等你答复。只有你出面最合适。” 刘建绪话说完眼睛盯着陈建。

陈建 还想说什么,被旁边的薛晗捅了一下,只好收住声。良久,他默然地点点头。“那好,我去和洋子谈谈吧。”

会议就这样不欢而散。

路上陈建忍不住问薛晗“这出的是什么馊主意。堂堂国军还用日本女人美人计?”

“军令如山,军法无情,军人的就是不择手段的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方法取得胜利。” 薛晗说。“以后你就会理解了。”

“军人?我不明白,如果有人用你妹妹使美人计你愿意吗?”

“如果只有是这样才能打赢鬼子,我不会反对。” 薛晗说。“但是也不会强迫她这样做。”

陈建似乎有所感悟地点点头。

因为大家都在等消息,他只好忐忑不安来到洋子的住房间外,洋子跟他住一个院子。


“哥哥,你来了,外面冷,快进来吧。” 洋子在屋里看见了他连忙喊他进去。

“洋子,我,我来看看你。” 陈建说话有些接巴。

“哦,哥哥今天有什么事情吗?” 洋子歪着头看着张建不自然的表情。

“洋子,你还有几个月就满17了吧。” 张建坐到椅子上说。

“我下个月就过生日了。哥哥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有什么事情吗?” 洋子天真地问。

“唉,” 陈建看着洋子漂亮可爱的脸长叹了一声。“洋子,你哥哥我,不会拐弯抹角,我就把事情告诉你吧……”

于是陈建就把洋子的父亲侦察到的一系列情况以及高丰的主意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洋子。同时也把刘司令对他们一家的承诺也说了出来。然后他低着头不忍心看着洋子的表情。低声说

“洋子,如果你觉得不能接受,可以不答应的。”

但是屋子里出奇的安静,安静的可怕,连一棵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够听清楚。

陈建始终低着头,不敢看 洋子的表情。

就这样陈建不忍心看洋子, 洋子也很久不出声。

足足过了5分钟。洋子终于说话了:“这是谁的主意。”

“是情报部的高丰。”

“那么哥哥愿意让洋子去吗?”

“当然不愿意。”

“那么你为什么来找我呢。”洋子说

“我……”

“哥哥当然不愿意让你去。但是我也没有办法,这都是刘司令命令我来的,洋子,你如果不愿意。可以不去的。刘司令也是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的。”陈建说

“呵呵。”洋子冷笑着。露出与她年龄极其不相衬的表情。

“在刘将军眼里我们的命只是一个棋子而已,” 洋子无奈的摇摇头,“反正,我的命是你给的,我答应你。”

“洋子…..我.....”

“我知道这决不是哥哥你的本意。” 洋子长叹一声“唉,谁让我是日本人呢,我父亲已经为你们工作了,如果我不去,他恐怕也不会安全,这个不用你说,我是知道的。就当是我替那些对中国犯下罪孽的日本人还债了吧!日本人奸污和杀害中国人实在太多了,如果老天要用我的命来抵偿这些罪孽,我能说什么呢?这也许就是报应吧。也许我必须赎罪。这都是命啊。”

“不,洋子,你可以不去的。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你赎罪?”陈建说。

低头沉思了一会,洋子突然抬头问“那么他们要我什么时候走。”


“刘司令说越快越好,明天等你的回音。并且会答应你提出的任何要求的。”


“好,那么我先提对哥哥你提一个要求。可以吗?” 洋子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问。陈建发现此时,洋子的眼中有泪珠在滚动。

“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就行。”张建毫不犹豫地说。

“哥哥一定能做到的。” 洋子的表情有些许怪异。

“说吧,你要我做什么?”

“我要你,爱我!”

“什么?” 陈建瞪大了眼睛。

“我要你,爱我!”洋子又重复了一遍。

陈建愣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哥哥,你告诉我,在你眼里洋子漂亮吗?”

“漂亮。”

“那你喜欢洋子吗?”

陈建机械地点点头。“喜欢,但是……”

“我这次一去,可是九死一生了。那个乌赖我认识,是个色狼,他在我上中学的时候就偷看过我洗澡,并且对我图谋不轨。这次让我执行这个任命真是找对人了。如果洋子不能活着回来了,你会想我吗。”洋子含着眼泪说。

“洋子,你不可以死。你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不会让你有危险。” 陈建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他心里是十分清楚的,洋子这一去,就如同进了虎穴狼窝。凭自己的力量是根本无法改变什么的。

“哥哥” 洋子一下扑到陈建的怀里。眼泪再也止不住了。放声大哭起来。

“洋子,是哥哥不好,哥哥没有能力保护你。” 张建轻轻抚摩着洋子乌黑的秀发。

“不,如果不是哥哥洋子早就没有命了。我不怨哥哥,哥哥不顾性命来保护我,对我这么好,哥哥的恩情,洋子此生是报答不完的。”

陈建用手轻轻擦去洋子脸上晶莹的泪珠。

洋子抬起头深情地着陈建。“哥哥,你救我的那天看见我洋子的身体了。你觉得洋子是不是很漂亮。”

“我……”陈建的脸红了。

“我心里有很多话,现在不说恐怕以后就来不及了。我今天要说出来,其实,我早就喜欢哥哥了,我很羡慕嫂子,记得吗有一次你和嫂子亲热的时候被我撞在,其实我是故意在窗下偷听。呵呵,哥哥会不会觉得洋子是个坏女孩子。”

“不,洋子是最好的。” 陈建说


洋子连忙问“哥哥,真的是这样吗?在你心里真这样想的吗?”

陈建深深地点点头。


洋子眼泪汪汪接着说:“那么现在嫂子不在了,你就把我当做她吧。”在她一面柔情似水絮絮如丝的倾诉着她对陈建的思念和她的内心痛苦的心路经历的同时,开始轻轻解开自己胸前的纽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