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豫西裸浴风俗


在豫西卢氏县境内,有一个地方形成了奇特的四季裸浴风俗——无论男女,白天夜晚都敢在离马路不远的浴池里赤条条地洗澡,毫不顾忌外人的目光。这种不知起源于何代的裸浴风俗,究竟是怎么形成的?经历了怎样的历史变迁?今天,面对外界干扰和猎奇的目光,它还能坚持下去吗?


男女裸浴不嫌“怪”


一个月内,杨先生已经是第二次来到汤河。


杨先生是一位摄影爱好者。半个月前,他独自驾车来到汤河,正准备住进村民李向玉的大儿媳宋来枝开的旅店,隔窗一望,对面温泉里洗澡的全是赤条条的男人。


“怎么都是男的,今天不是女的洗澡吗?”他问李向玉。


李向玉告诉他,当天是农历初二,是轮到男人洗澡的日子。杨先生恍然大悟,又有点气恼,扭头下楼,驾车离去。临走时说:“男的洗澡有什么可拍的,等到女人洗时我再来!”


“他把阳历当成阴历了!”李向玉说。


经常,会有这样的顾客光顾。李向玉有点无奈。


更多的时候,汤河村民把汤河温泉当做上天的恩赐,来帮助他们怯灾去病,这在解放前乃至解放后很长一段时间内,尤为明显。今年72岁的李向玉回忆:那时候因为当地山区医疗条件极其恶劣,凡是得了皮肤病、关节病的人,都会来泡温泉,尤其是洗疮的人特别多,附近乡镇乃至南阳西峡、镇平、陕西商南等地的人,都会沿着崎岖的山路而来。“水里含的硫磺比较多,能消毒,怎么洗都不会传染。”


跟外地前来治病的人相比,汤河村人把在汤河里的裸浴当作了一种享受,一天劳作下来,精疲力尽,跳进温泉里泡一泡,身上光滑舒坦,疲劳尽消。无论男女,都很享受,没有人觉得大庭广众之下裸浴会感觉“怪”(当地方言,害羞)。


曾经在汤河村流传一个笑话,说在建造洗浴亭时,正值女的洗浴时间,一个湖北来的建筑工在亭子顶上上瓦,看到一群女人旁若无人过来径直脱掉衣服,赤条条地跳进浴池,并在池外走来走去。建筑工“怪”得受不了,赶紧给乡政府打电话:“不行啊,好多女人在洗澡,我干不成活儿了。”倒是底下的女人们笑了起来:“我们还不嫌怪,你嫌怪什么!”


“曹老先儿“初定男女轮洗


汤河裸浴起源于何时,李向玉和村民们一样,没有人能说得清,他曾听父亲说过,祖辈都这样,父亲小时候都习以为常了。这一点,在光绪九年的《卢氏县志》上曾有记载:“汤池在熊耳山足,夏可熏鸡,冬可沐疡”,想来有一定历史了。


不过虽然久远,但李向玉还是能够感觉到其中的变化:解放前,虽然有裸浴之名,但指的还是男人比较多,女人们由于受封建思想的束缚,洗澡的时候不像现在这么开放,白天洗澡时不像现在这么“赤肚肚”(赤条条),一点也不怕人看,那时候总要穿一件衣服遮羞;解放后到上个世纪70年代末,逐渐开放一些;70年代末到现在,则无所顾忌了。“她们现在敢看着对面二三十米的路人,一丝不挂地笑着走来走去。”


汤河温泉有两股泉眼,在河道西侧山脚下,常年不停地冒热水。上个世纪80年代末,当地政府将泉眼圈起来蓄热水,通过管道流入修建的四个浴池里,供当地村民洗浴,后又在浴池上修建洗浴亭及长廊。


但在此之前,则没有这么好的条件。李向玉说,以前的泉水直接流出来,渗入河道的沙滩里,村民洗浴的时候,直接在沙滩里挖出一个坑儿,坐在沙坑里就可以洗;后来挖出一个水潭,泉水流到水潭里,就成为天然的浴池了;河里长水的时候,在对面的岸边也可以洗。


在上个世纪40年代末之前,温泉并没有定下男女轮洗的规矩。往往是谁先占着谁就洗,男女之间经常发生“战争”。


事情越闹越大,终于有一天,有两拨男女闹得不可收拾,吃亏的一方便请来“曹老先儿”论理。“曹老先儿”叫曹植甫,是著名文学翻译家曹靖华的父亲,曾考中晚清秀才,后深感山区教育落后,来到汤河小学教书,深受村人爱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