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大的秦王朝何以国祚如此短暂?毁于何人之手?始皇的暴政?二世的昏庸?或者都有吧,然而,千万不能忘记的还有一个人,他就是导演指鹿为马这场话剧的赵高!身为一个小小的宦官,赵高哪里来的巨大能量,攫取大权,疯狂屠杀皇子公主?察其根本在于赵高能够窥伺人心,善于利用人的弱点,而人是有太多弱点的,赵高正是抓住了始皇、二世、李斯等的弱点,攀上了高位,挥起了屠刀。于是,赵高,一个微不足道的宦官,在短短的几年中,不仅毁灭了一个强大的秦王朝,还杀死了包括皇帝、王子、公主、丞相、将军等在内三四十人,被杀而不见于记载的更是不计其数。


宦官是何等人?其实宦官就是帝王家的家奴,古称宦侍,又名内使。宦官的起源很难确定,但大体来说,自从有了帝王,也就有了宦官,因为帝王后宫三千必须保证宫内的清肃,除了自己以外不允许再有具有性能力的男人。宦官也就应运而生了。然而夏商周漫长的历史中,有宦官的存在是一定的,却没有宦官祸乱的记载,春秋战国时期,虽然偶尔有宦官作乱,危害也不大。秦始皇一统天下,自以为自己建立的帝国如金汤之固,可以传之万世。没想到仅传一代,就被一位既聪明绝顶、又能力超群的宦官直接送向了毁灭。这位非凡的人物就是秦始皇最宠信的宦官赵高。


赵高是赵国赵王很疏远的亲属,赵国灭亡后,却因为和赵王的关系而被抄没入宫,阉割后做了宦官。把罪犯的子弟抄没入宫也是历朝历代宦官来源的一大渠道。赵高长的身材高大,孔武有力,为人又精细,善于窥测主子的心思。秦朝自从商鞅变法以来,以法治国,国力才变得强盛起来,后来历代奉行不辍,终于在秦始皇时,统一天下。尝到了法治的甜头后,秦始皇又为了以高压政策制服六国民众,更把法治推到了极端,他接受李斯的提议,焚书坑儒,灭绝百家学说,让人们以吏为师,专尚法律。赵高既聪明又有智慧,他能将法律条文倒背如流。所以深得秦始皇喜欢,提拔他为中车府令,负责掌管皇帝出行和印玺的事务,成为宦官中最有实权的人物。他常在秦始皇左右协助处理国家政事,也因此得以全面接触到国家机密大事。


赵高见秦始皇年事已高,便开始考虑谁能接替秦始皇的帝位,自己也好早些有所依托。他对秦始皇二十几个儿子的德行、才能、性格、爱好等各方面的情况,都有细致深刻的了解。照常理,长子扶苏宽仁忠厚、德才兼备,在朝臣中最有威信,当然是最有可能成为继承人的。可是,因为他屡次劝谏始皇要宽仁待民、反对以严刑酷法来治理国家,所以常常激怒始皇。尤其是在焚书坑儒的时候,他曾向始皇对进谏道:"如今天下初定,黔首未安,这些儒生们诵法孔子、习知礼义,您就用这样的重法来惩治他们,恐怕人心不服,天下不安。"这更加激恼了刚愎自用的秦始皇,一气之下,他把扶苏打发到北部边境上郡去当大将蒙恬的监军。在其他的儿子当中,赵高发现秦始皇最宠爱的是小儿子胡亥。于是他就想方设法笼络并讨好这位娇纵无知、缺乏主见的纨绔公子。他事事处处应合胡亥的心理,满足他的需要,凭着他那见风使舵、八面玲珑、能说会道的本领,很快地就深得胡亥的欢心。始皇见了,也很高兴。后来,干脆让赵高做胡亥的老师,教他书法、文字及狱律令法的知识。胡亥深受始皇娇宠,少不经事,怎肯沉下心来去研究什么法律﹖所以,一切判决讼狱之事,一概委托赵高办理。赵高深知始皇性情,"乐以刑杀为威",所以,遇有刑案,总是严词罗织,铸成重罪,以迎合始皇之意。一面奉承胡亥,导其逸乐。因而博得始皇父子的欢心。


"伴君如伴虎",尤其是在秦始皇手下做事,危险就更大一些。赵高虽然小心谨慎,可是受秦始皇宠信时间一长,有时不免做的出格。有一次,他犯了事,秦始皇把他交付蒙恬的弟弟蒙毅审理。蒙毅猜不透秦始皇的意思,不敢徇私,于是按律定罪,当判死刑,并废除了赵高的宦籍。不料秦始皇突然改变了主意,他念赵高明断有识,办事勤敏,格外加怜,特下赦书,不仅免其一死,而且还官复原职。这件事造成了一个极为严重的后果,它使赵高和蒙恬兄弟从此结下了仇怨。


后来秦始皇死在出巡的路上,在大队人马走到平原津在今山东平原南黄河渡口时,秦始皇便突然发病,丞相李斯急忙命令车队加速行进,希望能赶回咸阳,当走到沙丘平台(今河北广宗西北太平台)时,秦始皇便已病危了。当时随行的有秦始皇最喜欢的小儿子胡亥,中车府令赵高和丞相李斯等人,由于秦始皇晚年信奉神仙之说,祈求长生不老,平生最忌讳的就是"死"字,李斯等人都不敢开口向他请示身后之事。最后,还是秦始皇自知斗不过上天,也逃不过这个"死"字,给长子扶苏留下一封诏书,让他把军队交给蒙恬,回到咸阳参加葬礼。其实就是让扶苏回京即位。沙丘距京城咸阳2千余里,始皇生前没有明确设立太子。所以,这消息一旦传出去,很可能发生诸皇子争夺皇位的内讧,或各地反秦势力的乘机而起。这时,丞相李斯从国家大局出发,下令秘不发丧,迅速赶回咸阳。把秦始皇的尸体安置在车中,让太监照常坐在车上,传递批答奏章,送水送饭,一切都照常进行。一面催促赵高,速发玺书,召扶苏回咸阳。这个秘密只有李斯、赵高、胡亥及所亲幸的宦官一共五、六个人知道。其他人则一无所知。李斯的这项措施并没有毛病,却给赵高玩弄一场千古阴谋创造了机会。


赵高知道秦始皇虽没有明文册立太子,但按例死后应由长子扶苏继承皇位,何况始皇临终前又特别给扶苏留下一道诏书,要他回京主持丧事,这实际上是让扶苏为继承人。赵高一心要让胡亥即位,自己的权势地位不仅可保,而且还会更加牢固。如果扶苏继承帝位,自己的那一套手法就未必能玩得开了。而权势地位更是不敢想的事。


赵高没有把通知扶苏回京的诏书发送出去,而是先对胡亥说:"主上已经驾崩,没有留下分封诸位公子的诏令,而唯独给公子扶苏写了一封诏书。一到咸阳,马上就会立为皇帝,而您却连一寸土地也没有,这将如何是好呢﹖"胡亥不过是个花花公子,并没有什么主意,他无奈的说:"这是理所当然的啊。我听说,最了解臣下的莫过于君,最了解儿子的莫过于父,父皇去世了,没有分封各位皇子,是有他的想法和道理的。作儿子的自应遵守,这又有什么好说的呢﹖"赵高提醒他说:"不能这么说,眼下的情形,不是不可以改变的。诸公子及蒙氏兄弟都不在身边,如今天下生死存亡的大权,全在你、我和丞相李斯的手里攥着,希望你早作打算。你应该懂得使别人臣服于自己和自己臣服于别人,制人和受制于人,怎么可以同日而语呢?"胡亥说:"废掉兄长而自立,是不仁义的;不遵守父皇的诏命,是不孝的;自己能力不够才识浅薄,勉强靠别人的力量做了阜帝,也是无能的。这三件都属大逆不道,天下人是不会服气的,自身也会非常危险,祖宗的神灵也不会承认保佑我这个子孙的。"赵高听了胡亥的这番话,对他说:"您这种顾虑完全是多余的。我听说商汤革命,周武伐纣,虽然都杀了他们的君主,但天下人都称颂这是正义之举,不说他们不忠;卫国的国君杀掉了他的父亲而自立,而卫国人都称颂他有道德,就连孔子也为他书上一笔,并没有把这看作是不孝的行为。由此看来,凡是干大事的,就不能够拘泥于小节;有大德行的人,就不计较一些小的过失和责备。事贵达权,不可墨守。如果光顾虑小节而忘掉大事,将来一定会有祸患;优柔寡断,犹豫不决,日后一定会后悔。当机立断敢作敢为的人,连鬼神都要躲避,也一定会取得成功。所以,希望你仔细考虑权衡一下,大胆地采取行动吧"赵高引经据典、旁征博引,打消了胡亥尚存的一点良心,说:"看来也只好这么办了。但现在父皇刚刚去世,这么大的事情还没有公布,丧事还没有办,怎么好和丞相商量这种事情呢﹖"赵高见胡亥同意了,大事已经成了一半,至于李斯的为人他是很了解的,自信能够说服他,便说:"丞相李斯那里我去说服,公子就不必操心了。"


李斯原本是楚国上蔡人,年轻时曾为乡里小吏。有一次他偶然见到屋边厕所中的老鼠在吃一些很脏的东西,一见到人和狗走近便非常惊恐。而粮仓中的那些老鼠,吃的却是上好的粮食,居住在大厦之下,没有被人犬惊恐之忧。于是李斯大发感慨,他觉得人也就象老鼠一样,富贵或贫贱关键在于他自己所处的环境。于是他发誓改变自己的处境,就跑到荀况那里去学习辅佐帝王之术。学成之后他来到秦国,因为他看到,当时七国之中只有秦才最有可能统一六国。临行前,他对老师讲了一句最能反映其人生观的话:"为人最耻辱的莫过于地位的卑贱,最可悲的莫过于处境贫困。"所以,当他奋斗了几十年,终于获得贵为丞相、位极人臣的权势禄位时,他是不愿意失掉这一切,重新回到过去的卑微贫贱的时代的。何况他为保住自己的宠幸和权势,曾不惜害死比他更有才能的韩非呢﹖


赵高由于职务的关系,和李斯共事很久了,关系也很不错。他独自一人来见李斯说:"现在主上已经驾崩,给长子扶苏留下了一封诏书,要他回到咸阳主持葬仪,然后继立为帝。但这封诏书还没有送出去,皇上就崩逝了,这件事没有别人知道。现在,皇上赐给扶苏的诏书和玉玺都放在公子胡亥那儿,所以定谁为太子,只在丞相和我一句话了,这事您看怎么办好﹖"李斯闻言,大惊失色,斥责他道:"你怎么能说出这种亡国乱政的话呢?定谁为太子这种事,不是你我做人臣的所应当议论的。"赵高说:"丞相您且不要急,请您自己估量一下,论才能,您比得上蒙恬吗?论功劳,您能高过蒙恬吗?论谋略,您能胜过蒙恬吗?论人心无怨,您能比得过蒙恬吗﹖论与长子扶苏的交情和得到他信任的程度,您能超过蒙恬吗﹖"李斯一怔,回答道:"这五方面我当然都比不上蒙恬,可是你为什么这样苛责于我呢﹖"赵高心中暗自得意,知道已把李斯的痛处击中了,又说:"我赵高不过是一个在宫中干杂活的仆役罢了,有幸靠着懂点法律被先帝赏识,进入宫中。我从未看到被罢免的丞相或功臣的富贵荣耀能够保持两代的,他们最后都逃不掉杀头的结局。先帝一共二十多个儿子,他们的情况您都很熟悉。长子扶苏刚毅勇武,很有威信,一旦他继承了皇位,必定会用蒙恬做丞相,那样,您可就不能佩戴着侯爵的印信荣归故里了。我受先帝嘱托教授幼子胡亥学习法律,已经好几年了,从未发现他有过什么过失。他慈惠仁爱老实厚道,不吝钱财、礼贤下士,尤其敬重读书的士人,口才虽笨拙但心里却非常明白,在秦国的诸位公子中没有能比得上他的,完全可以继承王位。所以,希望您能作出决断。"


李斯虽然知道赵高说的都是实情,但他在秦始皇手下办事多年,心里形成了一种习惯,就是皇帝的指示是天经地义、不可更改的。所以他还是不同意赵高的主张。他说:"我李斯本是上蔡的一个普通百姓,幸得先皇提拔重用我为丞相,子孙也都享受着高官厚禄,这正是要把国家的存亡安危托付于我,我又怎能辜负先帝的信任和重托呢?忠臣能够做到不惧死也就差不多了,作为人臣不过要各尽其职守罢了。您不必再多说了,那样是会使我获罪的。"赵高说:"我听说圣人处世也是变化无常的,总是根据形势的变化而改变作法,怎么能死守着老法子永久不变呢?如今天下的大权和命运都掌握在胡亥手里,我赵高是不愁不受重用的。只是因为你我多年,才不能不以真情相告。丞相老成练达,应该晓明利害,在野的要制服在朝的,那叫糊涂;居下的要制服居上的,就叫作犯上作乱。所以,秋霜一阵,花草就要凋零;春潮一生,万物就要滋荣,这是必然结果啊,您怎么就是不开窍呢?"李斯有些动摇了,但又有一点担心,他说:"我听说晋国废掉太子申生而立奚齐,结果弄得三世不安;齐桓公与公子纠兄弟二人争权夺位,弄出了人命;殷纣王不听劝谏,杀了王子比干落得国破家亡。以上三者是违背了天意,所以使宗庙断了香火。我李斯既然是一个人,就应该守人道,怎能为逆谋,以倾覆国家社稷呢?"赵高听了说:"您不必再疑虑了,只要我们上下齐心,就可以长治久安;中外如一,事情就不分表里了。如果您听从了我的话,就可以长久封侯,寿如松柏,智如孔墨。如果您放弃这条路不走,就会祸及子孙,那可是令人非常心寒的啊?聪明人能够因祸得福,您权衡一下看怎么办好吧。"李斯本就为扶苏即位后自己的前途着想,一朝天子一朝臣,扶苏为帝,受宠的必定是蒙恬、蒙毅兄弟,自己也只能退位让贤了。可是秦朝苛暴寡恩,失宠的公侯功臣往往不单身死,而且族灭,这种事在他手里就办过好几桩。如果自己听从赵高的话,改立胡亥为帝,胡亥也会感激自己,自己的权势地位也会更加牢固。虽然这样做太对不起秦始皇对自己的厚爱和信任,但在实际利益面前,李斯还是把心黑下来,和赵高合谋改立胡亥了。


胡亥、赵高、李斯三人意见达成一致后,便开始实施一场直接改变秦朝命运的宫廷政变,政变的主谋虽然是赵高,执行者却是李斯,因为没有他的同意,任何诏书都发布不出去,同时李斯任相多年,在国内的地位和威望都是赵高所无法比拟的。


赵高先是毁掉了秦始皇赐给扶苏的"玺书",另外伪造了一道给丞相李斯的临终遗嘱,册立胡亥为太子。又以秦始皇的名义把长子扶苏和蒙恬下令赐死,大意是:我巡视天下,向名山诸神祷告祭祀,希望能延长我的寿命。如今扶苏和将军蒙恬率领数十万大军屯驻边境,已经十多年了,不能开疆拓土,前进一步,多所耗费,毫无功劳。反而屡次上书,肆无忌惮地诽谤我,还因为不能回京为太子,日夜埋怨。扶苏作为儿子是不孝的,现在特赐剑以自裁。将军蒙恬与扶苏在外,对于他的行为,不进行规劝,肯定是参与同谋,作为臣子是不忠,特赐死,兵权移交裨将王离。


诏书传达到军中后,扶苏虽然感到震惊,但是毕竟不知道父皇已死,秦朝尚法,扶苏却喜爱儒家文化,他被秦始皇逐出咸阳就是因为他劝谏秦始皇不要焚书坑儒。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扶苏听完使者的宣旨后,便要自裁。蒙恬是个头脑清醒的人,他急忙上前劝止扶苏说:"皇帝在外边巡视,并没有册立太子,使我率三十万大军戍守边境,派公子做我的监军,这本身就意味着把天下重任交付给你啊!今天凭着使者的一封诏书就自杀,又怎么能知道这诏书不是假的呢﹖请公子再请示一下,究竟是真是假,那时死也不迟啊"使者只顾在旁边一再催逼,扶苏是仁孝忠厚的人,他对蒙恬说:"父亲命令儿子去死,还有什么可再请示的呢!"于是便拔剑自杀了。但蒙恬却坚决不肯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使臣就把他抓起来囚在狱中,然后回报胡亥、李斯、赵高。三人听说扶苏已经死了,大喜,于是他们匆匆离开沙丘直奔咸阳,当时正值盛夏酷暑,没几天,秦始皇的尸体便腐烂发臭了。赵高怕引起众人的怀疑,就想了一个办法,下令索取鲍鱼,百官车上各载一石,以鱼腥来掩饰尸体的臭气。这样,一路催促,星夜前进,赶回咸阳,立即宣布胡亥为太子,并为秦始皇举行了盛大的葬礼。葬礼结束后,胡亥正式即位登上皇帝宝座,称为秦二世。赵高升任为郎中令,常居于宫中参与决策,李斯也保住了丞相的位子。


赵高得势后,便想起蒙毅曾经判过自己死刑,可以说是深仇大恨、不共戴天。而蒙氏兄弟因为扶苏被赐死,也一定为怨恨自己,不早些除掉势必构成后患,便说动二世诛杀蒙恬和蒙毅。二世因赵高的奇谋密策得到了本不属于自己的帝位,对赵高感激万分,对他的话更是言听计从。便下诏处死蒙恬和蒙毅。二世的叔父子婴得知此事后,立即进谏说:"从前赵王杀死名将李牧,燕王轻信荆轲,齐王屠戮先世功臣,偏信后胜,最后都落得身死国灭的下场。如今蒙氏兄弟,为我秦朝大臣谋士,有功于国家,陛下反要把他们诛死,臣以为这是万万不可以的。臣听说轻虑多疑是不可以治国的,自作聪明是难以成为明君的。如今诛戮忠臣,宠信小人,一定会招致群臣的离心离德,还请陛下审慎为是。"二世根本听不进他的话,最后还是以"先主欲立太子而卿难之"的罪名杀死了蒙毅。接着,二世又派使者至阳周狱中,赐书蒙恬道:"你负罪太多,你弟弟蒙毅又有大罪,所以赐死于你。"蒙恬手中有十万雄兵,本可以以兵自卫,反攻京城,但他不愿毁掉自己世代忠良的清白,便服药自尽了。消息传开后,天下冤之。只有赵高为既报宿怨、又除后患欣欣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