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闯天下 第一季《赌城争雄》 第一回临危受命

信周 收藏 17 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9/[/size][/URL] 出洛杉矶上十五号高速公路,只要三个半小时就能到达世界最大的赌城拉斯维加斯。 这条由洛杉矶通向拉斯维加斯的高速公路上车水马龙,每天在这条公路上行驶的车辆川流不息,到了周末,双向八车道的高速公路还会塞车。 奔驰在高速公路上的载客大巴士也是不计其数,每天约有数千辆载客五六十人的发财巴士行驶在1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9/


(一)

一条震惊考古届的消息正在被迅速传播,消息的内容是关于一桩谋杀案,被害者是欧阳鸣博,著名的考古学家、博士生导师,曾参与我国今年以来几个最重要的考古项目的挖掘和研究,因其在考古界的贡献而在国内享有盛名。

一周前,欧阳鸣博在自己的办公室内被害身亡,警方还原欧阳鸣博的被害过程:当天晚上欧阳鸣博参加完一个活动,夜里十点多钟回办公室,发现有人在他的电脑上搜寻研究资料,入侵者害怕暴露,将欧阳鸣博杀害。

杀人者手法极为老练,用锋利的刀具割断脖子上的大动脉,瞬间置人昏迷,继而失血而死,是职业杀手惯用的方法。

经过缜密调查,警方很快认定杀手是由境外潜入,而且与一个国际文物走私集团有关系,对方的目标是欧阳鸣博对闯王宝藏的研究成果。

欧阳鸣博多年来一直没有中断对闯王宝藏的寻找和研究,近几年已经有了突破性的发现,因此受到国际文物走私集团的注意。

姜无为,考古学专业最年轻的天才研究生,深得欧阳鸣博的赏识而收在门下,已得老师的衣钵。一年前经欧阳鸣博推荐,姜无为赴爱丁堡大学文学院考古学系深造。

姜无为对国内发生的事情并不知晓,直到接到师母打来的电话,让他回国参加老师的葬礼。姜无为怀着悲痛、惊愕的心情用最快的速度处理好必要的事情,然后乘飞机回国。

姜无为下飞机后就直奔八宝山,刚好赶上老师的追悼会。

参加过恩师的葬礼后姜无为并没有离开,他同几位师兄一起陪师母回到家中。

恩师的家位于京城西郊,坐落在山林中的一栋漂亮别墅,别致的小楼掩映在绿荫之中显得宁静而幽雅。

欧阳鸣博没有子女,姜无为担心恩师的离去会让师母寂寞难过,因此决定留下在恩师家住几天,一来陪陪师母,二来看看有什么需要自己做的。

与姜无为有相同想法的还有几位师兄,他们有的比姜无为大很多岁,也都是欧阳鸣博的得意弟子,欧阳鸣博一直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一样,而他们也都把恩师视为父亲,所以欧阳鸣博的家对他们来说非常熟悉,就如同在自己家里。

师母的坚强让大家钦佩,当着学生们的面她竭力控制内心的悲伤,尽量表现得很平静,师母知道大家的工作都很繁重,坐了两个小时后就敦促师兄们各自回去了,只有姜无为没有走。

姜无为的家不在京城,他总是把老师的家当作自己的家,以前在京城的时候就时常住在老师的家里。

吃过晚饭后师母把姜无为叫进了恩师的书房中,书房中的一切跟欧阳鸣博在的时候完全一样,到处都摆满了各种书籍和老师亲手记录的研究资料。

姜无为搀扶着师母坐在书桌后面,师母已经七十多岁了,满头的银发,神情憔悴了很多,她看了一眼书房内的景物,睹物思人,心里忍不住一阵悲伤,物是人非,未语泪先流。

师母用手绢擦了擦眼泪,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拉开书桌下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三封书信和一把银行保险箱专用的钥匙。

只见师母把信封一字排开放在桌面上,姜无为注意到信封上没有写字,只分别标记着1、2、3,三个数字。

师母抬头注视着无为,轻声说:“无为,你知道老师多年以来没有停止对闯王宝藏的寻找研究,最近两年有了重大发现,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三个月前鸣博就写好了这三封书信,他交给我的时候说,有不明身份的人找过他几次,都提出与他合作,或是出高价购买他对闯王宝藏的研究资料,他感觉这些人势力强大,告诉我万一他有什么不测,就让我把你叫回来,当着你的面打开第一封书信。”

“这么说老师早就预感到危险的存在?”无为惊讶地问。

“不错,鸣博说闯王宝藏对有些人的吸引力太大了,面对一笔巨大的财富,这些人会利令智昏,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所以他格外小心,也做了许多防范工作,可是没想到仍然……”师母哽咽说不下去,于是拿起写着数字“1”的信封,轻轻地从一端撕开,然后从里面抽出叠得整齐的信纸,戴上老花镜缓缓地念了起来。

无为,当你听到这封信的时候老师可能离开人世……师母刚开始读了一句就念不下去了,这些字刺痛了师母的心,待她稍稍平静了一下后又接着读下去。

老师毕生致力于考古学,虽然收获颇丰但也有遗憾,因为还有很多迷没有解开。

无为,在跟随我学习期间,你知道老师一直没有中断对闯王宝藏的寻找和研究。事实上这也是根据我老师的遗言来做这件事,遗憾的是我没能完成老师的遗愿,因此我希望你能继续这项艰巨的工作。

为了对你负责,老师必须提前把一些事情讲清楚,寻找闯王的宝藏是一项希望很渺茫的任务,有许多人为此付出了毕生的精力,但是最终都一无所获。在寻找宝藏的过程中也会充满危险,甚至危及生命,这也是你必须要考虑的。另外做这项工作国家没有专项资金的投入,完全要靠自己的力量来做。假使你真的寻找到了这个宝藏,根据我国的法律规定,宝藏是属于国家的,你必须无偿地贡献给国家。老师之所以会用毕生的精力默默无闻地从事这项工作,是因为责任的驱使,作为一个考古工作者有责任为国家无偿地服务。

我已经立下遗嘱,把我所拥有的一切全部捐献给国家,包括我收藏的文物、书籍和研究资料等,我没有任何实物留给后人,只有这项没有完成的工作。

无为,老师不能强迫你来从事这项工作,在有的人看来这是个卖力不讨好的事情,因为你奉献出了一切,但最终有可能一无所获。

无为,你必须要慎重考虑,当你决定接受老师的遗愿,并发誓用一生的精力来寻找闯王宝藏,那么就可以打开另外两封书信。

师母念完书信后静静地望着姜无为,无为没有想到恩师留下这样的遗愿,他跟随老师时,就知道欧阳鸣博一直没有放弃对闯王宝藏的研究和寻找,也知道老师对这项工作没有进展,有的人甚至怀疑闯王的宝藏是否真的存在?无为陷入沉思中。

书房内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空气似乎凝固了,只有墙壁上那个老式挂钟的指针在走动。

大约过了三四分钟,师母见无为没有发表意见,她表情平静地把另外两封信从桌上拿在手中,然后用轻柔温和的口吻说:“无为,这件事对你来说是个很重要的决定,你回去考虑一个晚上,如果想接手这项工作明天再告诉我。忙了一天,你肯定累了,先回客房去休息吧。”

无为没有说话是在考虑自己是否能完成老师的遗愿,在此之前已经有无数人在寻找宝藏的道路上无功而返。事实上对老师提醒的内容无为并不在意,危险、奉献这些事情他根本不去想,听师母这样说,无为担心师母误会了自己,于是赶紧说:“我接受老师的遗愿,我会继续寻找宝藏。”

师母依然用平静的眼色望着姜无为,似乎并不惊讶他做的这个决定,轻声问:“你能发誓用一生的精力来继续鸣博的遗愿吗?”

姜无为坚定地点点头,“是,我可以向老师的在天之灵发誓,一定用一生的精力去做这件事。”

师母欣慰地看着无为,把手中的两个信封递给他,满意地说:“鸣博没有看错你,他知道你一定会继承他的事业。”说着话,师母又拿起那把保险盒的钥匙对无为接着说。

“鸣博说你知道这把钥匙能打开那个银行的保险盒。”

姜无为点点头,“我知道,以前老师曾对我提到过,他把某些资料存放在一个银行的保险盒里。”

“无为,根据鸣博的嘱托,这把钥匙暂时由我保管,你必须先完成信中交代的事情,然后才能看那些资料。在我去世之前你如果完成了信里的内容,我就会把它交给你,如果等不到那一天,在我去世前会把钥匙交给组织保管,并把情况向组织说明。”

姜无为不知道老师在银行保险箱内存放了什么资料?更不理解为什么现在不让自己看,他想老师之所以如此安排一定有他的深意。于是用坚定的语气说:“师母,请您放心,我一定会让您在有生之年看到老师的遗愿得以实现。”

“无为,我相信你,你是鸣博众多学生中最优秀的,你一定能完成他的遗愿。好了,快回房间去看老师留给你的书信吧……”

(二)

无为回到二楼的一间客房,老师在世的时候,他常住在这里,跟老师的家庭成员差不多。

姜无为坐到写字台前,打开一侧的台灯,先拿起写着数字“2”的那封书信,用小剪刀小心翼翼从一端剪开信封,抽出里面的书信仔细地看起来。

当老师熟悉的笔迹映入眼帘的时候,无为的心里涌现出凄楚的感觉,鼻子一酸,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他用手背抹了抹泪水,继续看下去。

无为你好!

当你看到这封书信的时候一定是答应了老师,你是老师最器重的学生,所以老师坚信你会发誓去完成老师没有做完的事情。

你虽然年轻,但是奇特的成长经历让你具有常人没有的聪明才智和身体素质,老师相信你一定能完成这个任务。在寻找宝藏的道路上一定会充满艰难险阻,甚至会有生命危险,老师知道只有你能应付这一切。

老师已经不能再向你传授什么了,最后告诉你两个道理,一个是关于考古学的,一个是做人的。

作为我们从事考古的人,要相信任何传说(包括神话)都有一定的事实来源,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寻找和研究闯王宝藏的原因。

要坚信这个世界永远是平衡的,任何的付出终究会得到回报,虽然回报不一定是在你付出的时候,回报也许会拖后,会以你意想不到的方式到来。

老师相信你一定能打开闯王宝藏的大门,那时老师会在天堂为你祝贺。

看到这里,无为感觉眼前一片模糊,泪水遮住了视线,他擦了一把泪水,又打开另外一封书信,原来这封信的内容是告诉无为接下来要去做的事情。

无为,从我的老师开始到你这里,寻找闯王的宝藏已经是经历了三代人了,应该说我们距离宝藏越来越近了,解开这个千古之谜指日可待。

经过多年的研究,我已经确定了闯王宝藏的大致方位,但是要找出和打开宝藏的大门必须要一个人,这个人是我的同门师弟,他叫穆天迹。

我的老师在建国前就是我国著名的考古学家,我和天迹是他最得意的门生。十年浩劫之初,天迹忍受不了无端的打击和诬陷,从西南边境逃到了东南亚,他在逃走的时候带走了老师的许多研究资料,其中就包括对闯王宝藏的资料。

造反派把天迹的出逃说成是老师的指示,把所有的罪行都加到老师头上,最后老师被迫害致死。为此天迹也深深地谴责自己,认为老师的死与他有很大关系。

从师弟逃到国外,有二十多年的时间音信皆无,几年前我收到一封来自欧洲但是没有地址的邮件,邮件的内容就是关于闯王宝藏的,因为信件是用打印机打印的,所以看不出笔迹,但是我能感觉到是师弟发来的邮件。

我猜测可能是因为老师的去世让天迹感到内疚,所以一直不肯见我。我委托国外朋友到处打听他的消息,最后只知道他浪迹于世界各地的赌场中,以赌为生,其他的就一无所知。

从师弟的邮件中得知他已经了解到打开闯王宝藏的关键所在,所以要想寻找到闯王宝藏,就必须先去国外找到我的师弟穆天迹。但是有一点我不能确定,穆天迹是否愿意把打开闯王宝藏的秘密贡献出来,所以你即使找到他也不要急于暴露自己的身份,一定要把他的底细了解清楚后再同他详谈。

我特别提醒一点,窥视宝藏的大有人在,越是接近宝藏越要特别小心,有迹象显示国外的一些黑势力也在虎视眈眈地盯着宝藏的寻找,所以一定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决不能透露一丝宝藏的信息。

师弟穆天迹出国后一直隐姓埋名,我并不知道他现在叫什么,唯一的线索就是他赌技高超,时常出没于四大赌城的各个赌场中……

看到这里姜无为的嘴角不由自主地咧了一下,有些自嘲地笑了一下,他忽然感觉自己跟这个师叔有些似曾相识,因为在无为的性格中也有赌的天性,与此同时他的大脑中也有了寻找这个师叔的办法。

姜无为思考了一夜,接近黎明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睡过去,醒来的时候已经八点多钟了,他急忙从床上爬起来,他知道师母生活很有规律,现在应该吃过早餐了。

等无为来到楼下的餐厅,却发现师母并没有吃饭,而是看着早报在等他,见他下来,把手里的报纸递给旁边的保姆,和蔼地说:“起来了,快坐下吃早餐吧。”

“您怎么没叫醒我。”无为不好意思地说。

“我猜想你昨晚一定睡得很晚,所以没让保姆叫你。无为,感觉压力不小吧?”师母关切地问。

“嗯,不过我能应付。”无为诚实地说,在师母面前他不会撒谎。

师母只是喝了一小碗稀粥就算用过了早餐,然后望着无为吃饭,眼睛流露着母爱,如同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无为,吃过早餐你就收拾一下离开吧。”

“让我陪您住几天吧,再说我也没有要紧的事情。”

“老师交给你的事情难道不是要紧的事?无为,师母明白你的心思,我没事,有保姆陪着,你就放心去做自己的事情吧。”

听师母如此说,无为也就不再坚持,他知道对师母最好的安慰就是完成老师的遗愿,于是点了下头,“好吧,我想抓紧时间准备一下,近期内就出国,按照老师的提示去寻找宝藏的线索。”

“无为,出国后一定注意安全,要经常来电话。”

“我知道了,请师母放心,我会很快回来看您。”

姜无为吃过早餐后就离开了老师的家,他忽然感觉到肩上的压力。昨天晚上答应师母的时候并没有过多的考虑,现在真正踏上寻宝之路后,他感觉有些茫然,他知道自己即将面临的处境。

姜无为决定到拉斯维加斯去寻找师叔的下落,因为那里是世界第一大赌城,根据老师的提示师叔在那里出现的可能性最大。

(三)

出国学习一年多时间了,这次再出去不知道将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也不知道要去多久,姜无为决定先回家看看再走。

姜无为有两个家,一个在南方,一个在北方,父母因为各自的工作而多年分居两地。直到几年前母亲退休,她才来到父亲身边,但是在无为的心中一直是有两个家。

无为的父亲姜振武是一个典型的北方大汉,从农村参军来到部队,靠着自己的努力在部队提干,上军校成为了侦察连长。他的母亲上官闻兰则是个娇小的南方水乡姑娘,出身在魔术世家。母亲的祖父解放前曾是闻名上海滩的魔术大师,解放后,他们全家都成为了中国一个著名的杂技艺术团的演员。上官闻兰继承父辈的事业,也成为了一名魔术演员,她的特长是表演扑克魔术。各种各样的扑克在她手里变幻莫测,出神入化。上官闻兰不但魔术功夫好,而且人长得非常漂亮,无论到哪里演出都会引来大批爱慕者的追捧,因此成为艺术团里的台柱。

杂技艺术团在一次到部队慰问演出的时候,姜振武与上官闻兰无意之中相遇了,两人一见钟情,最后竟然就结合在一起。

无为对父母的结合总感觉不可思议,两人之间的差别太大了,无论是家庭、身份还是文化背景都没有任何相同之处,追求母亲的人数不胜数,任何一个人的条件都比父亲强很多,母亲怎么会与父亲这样一个大兵一见钟情?无为曾经半开玩笑地问过父母好多次,都没有得到合理的答案。他自己解释就是父母的结合是一个奇迹。

在无为的记忆中,父母只有很少的时间生活在一起,每年不超过两个月的时间。身为北方人的父亲却在南方的军营里当兵,而南方出生的母亲却落脚在北方的城市里。两人相隔数千里,只有一年一次的探亲假能让他们凑在一起。后来父亲成了营长,想让母亲随军,但是母亲有自己的事业,她不想放弃,所以也一直没有到部队。

父母结婚六七年后才有孩子,姜无为出生在杂技团里,出生时的无为胖乎乎,特招人喜爱,成了艺术团里的宝贝。

无为出生后就跟随妈妈生活在杂技团里,当时他是团里唯一的孩子,所以成了众人的宝贝,根本就不用妈妈哄看他,从早上开始就被团里的叔叔阿姨们抱走,轮流在各个屋子里传递,练功的时候被抱到练功房的海绵毯上,直到晚上才被送回来。

姜无为在叔叔阿姨们的呵护下,一天天地长大,从会在地毯上爬开始,就被团里的叔叔阿姨们逗着翻滚了,刚开始会走就被扯着腿学翻跟头,所以无为从小就练就了一副好身子骨。

姜无为在五岁的时候一个人跟随父亲到了南方,等他三年后再回来的时候多了一个妹妹,长大后他猜想,父亲之所以那么小就把他带到军营,是因为妈妈怀孕了,照顾不过来。

五岁就离开妈妈,让无为从小养成了独立生活的习惯,而在杂技团和军营两个地方的生活塑造了无为的性格,锻炼了他的个性,同时也让他学会其他孩子无法学到的东西,等到中学的时候无为已经练就了一身好功夫。

上官闻兰在怀了无为不能上台演出时,手上的活却没有丢,她无时无刻不在拿着扑克练功。无为对扑克的喜爱可以说在未出生时就养成了,应该说与胎教有很大的关系。

无为出生后,妈妈怀里抱着他,手里还拿着扑克不停玩着各式花样,无为是看着妈妈练牌开始认识这个世界的,妈妈也总喜欢用扑克牌来逗他玩。无为抓在手里的第一个玩具就是妈妈练功用的扑克牌,从此以后扑克牌就再也没有离开过无为。

等无为会走后,就在练功房里、舞台边看着叔叔阿姨们练功和演出,而这些叔叔阿姨也都特喜欢胖嘟嘟的无为,练功的空隙总爱教个小绝活逗他玩,久而久之无为会了许多魔术绝活,跟练杂技的叔叔们学会了蹿、蹦、跳跃、翻跟头。

五岁后无为跟随父亲去了南方,这时父亲已经是师属侦察营的营长了,无为在军营待了10年时间,虽然中间回北方母亲身边又过了一年,他的小学和中学都是在南方度过的。无为自打记事起,就在训练场的旁边看着士兵们摸爬滚打,再大一点就跟在士兵后面跑,士兵休息的时候他就一个人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

无为总是跟在战士们的屁股后面,而战士们没事的时候都喜欢跟无为玩,把训练无为当作最好的娱乐活动,无为带给战士们欢乐的同时也锻炼了自己,这些侦察兵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绝招。无为总是缠着比自己大八九岁的战士,让他们教自己。战士们不但教会无为擒拿格斗,还教他玩各种枪械。聪明的无为对什么东西都是一学就会,等他上中学的时候俨然是一个老兵了。

到了假期或放学后,无为经常瞒着老爸跟侦察兵们练习散打搏击,时常被打得鼻青脸肿。

在老爸的侦察营里有一个全军区的散打冠军叫马涛,无为拜马涛叔叔为师,学习散打。马涛用自己独创的训练方法训练十多岁的无为,把他的双臂分开,用绳子捆绑到两棵树上,用戴着拳击手套的双拳快速击打他的面额,他只能把头朝两边摇摆来躲闪,用这种方法来训练他的眼睛和躲闪能力。刚开始的时候,每次训练结束都把无为打得鼻青脸肿,鲜血直流。但最后练就了无为异常敏捷的反应能力,而且拳头到了眼前眼睛都不眨一下,这个特殊的训练方法让他具有了鹰一样锐利的目光。

爸爸忙于自己的工作,很少发现无为被打的事情,有时伤得很厉害了,为了防止被爸爸看到,无为就摸准爸爸的时间,躲开与他碰面的机会。无为跟着老爸在部队,平时都是一个人到食堂打饭吃,父子俩有时几天都说不上一句话。实在躲不开被爸爸看到了,无为就撒谎说是摔了跟头。

在军营里度过的这10年,因为妈妈不在身边,爸爸忙于工作很少顾得上他,特殊的环境和经历不但锻炼了无为的独立生活能力,还养成了他充满野性和刚强的性格。在军营里无为偷偷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本领,擒拿格斗,特别是自由搏击,许多战士都不是他的对手,各种枪械也无一不精,蒙起眼睛各种轻武器都能做到快速拆卸组装,与侦察连里的老兵不分上下。等到中学毕业时,侦察兵的绝活无为已经基本掌握了。

另外,无为从小就把扑克牌拿在手里练习,空闲的时候就抛扑克玩,久而久之练就了一个飞牌绝技,轻薄的扑克牌在他手里能像飞刀一样射出去,十米以内可以击中任何不大于一公分的物体,而且百发百中。

特殊的成长环境造就了一个文武兼备的奇才,父亲的愿望是想让无为上军校,没想到他却喜欢上了八杆子都打不到的考古,而且还轻松的考上了京城名牌大学的考古专业,为此事父子俩闹了很长时间的别扭。此时父亲已经是师级干部,母亲扭不过父亲到了南方,而无为却又到北方上学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不能与母亲生活在一起。

父母对无为突然从国外回来感到很惊奇,无为把老师遇害的事情讲了一下,告诉爸爸、妈妈回来参加老师的葬礼,隐瞒了接受老师遗愿的事情,他不想给父母增添不必要的担心和牵挂。

无为与父母快乐地度过了一周的时间,然后就着急地与爸爸妈妈告别起程去北京。他已经考虑后的行动计划,按照老师的提示,他准备把寻找师叔的重点放在美国的拉斯维加斯,因为这里世界上最大的赌城,师叔在这里出现的机率最大。

无为在回京城的途中拐了一个弯,回老家看看外公外婆。无为在外公身边生活到五岁,外公家没有男丁,为无为的母亲又是长女,所以外公对他特别宠爱。在无为过“百岁”的时候,外公把价值不菲传家宝都给了他,是真正的和田籽料雕刻的玉观音,乳白色的羊脂玉刻工精细,栩栩如生。无为相信这个玉观音是自己的护身符,能给自己带来好运帮助自己逢凶化吉,所以一直带在身边。

外公对无为的到来也感到很意外,还没到假期怎么从英国回来?无为笑着称自己转到美国去上学了,所以回来看看。

听无为说要去美国,外公让他到美国后去拜访一下自己的徒弟,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请他帮助。

无为对外公的这个徒弟还有很深的印象,小的时候经常跟着他玩耍,外公的这个徒弟是个孤儿,外公一直把他当作儿子对待,他与母亲也以姐弟相称,无为一直叫他舅舅,他也把外公一家人当作亲人。有一次杂技团出国访问演出,外公的这个徒弟被美国的一个杂技团看中,要高薪聘请他,回国不久就辞职出去了,从此就一直在美国没有回来。

无为陪外公外婆住了两天,随后就踏上了去北美的征途……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