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与某假想敌大国必有一战

意气书生 收藏 5 73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3_11_99856_6999856.jpg[/img]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3_11_99857_6999857.jpg[/img] 近日,美国国防部推出《2008年中国军力报告》,"质问"中国军力发展状况,构想中国要将美国视为假想敌的可能性。而在国内,也有一些学者、民间舆论或网民青睐"假想敌理论",认为中国应将某个特定大国或集团当作"假想敌",进行有针对性的发展,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近日,美国国防部推出《2008年中国军力报告》,"质问"中国军力发展状况,构想中国要将美国视为假想敌的可能性。而在国内,也有一些学者、民间舆论或网民青睐"假想敌理论",认为中国应将某个特定大国或集团当作"假想敌",进行有针对性的发展,其中激进的甚至喊出"必有一战"的话。笔者认为,这种以预设假想敌理论为依托的想法,既不符合中国的发展方向,也不符合当今和未来的国家利益需要。揣测中国会预设假想敌,更是没有必要。




假想敌战略只适合于美国这样的国家




早在欧洲中世纪的十字军东征时,就有以异己宗教派别为假想敌的战略。在当代,最具影响力、并被许多战略分析家奉为圭臬的,则是美国的国家战略。19世纪中叶,美国以墨西哥为头号假想敌,以陆军为主要发展方向,巧取豪夺加利福尼亚、得克萨斯等数百万平方公里土地,使墨西哥成为近代丧失领土最多的国家之一;之后,美国制定"柠檬色方案",把西班牙当作头号假想敌,发展海军和远洋投送能力,最终通过美西战争夺取了菲律宾和古巴,成为美洲霸主。




二战后,假想敌战略在美国国家战略中地位更加重要。美国先后提出并遵行过"二加一战略"、"一加二战略"、"一加一战略"和"灵活反应战略"等,旨在冷战期间,以社会主义国家阵营为假想敌,同时遏制其它地区可能的威胁与挑战;冷战后,美国国内一度出现了以中国为"假想敌"的说法,而在"911"事件后,又以所谓的"流氓国家"为假想敌,同时警惕其它新型大国可能的威胁与挑战。



这种假想敌战略产生的效果自然非常显著,不仅美国历届政府奉行不悖,美国以外的评论家也多对此有很高评价,中国某位学者甚至在其《论中国的战略产业》一文中,推崇这种"美国最成功的国家战略"。




但是,美国之所以能推行假想敌战略,且所得大于所失,是与美国的全球扩张战略、超强的国力与两面临海等相对安全的周边环境有关。美国为了维持自身的发展并保持住自己的霸权地位,总是要主动选择假想敌,而其实力和天然禀赋又保证了它即使出了问题,也不至于过度损害国家战略利益。比如,美国采用"先发制人"的方式,拔掉了萨达姆这个假想敌,却深陷伊拉克泥潭,损害了美国的软实力,但如此重大的战略错误终究还是没有危及美国本土安全。




假想敌战略的副作用巨大




其实,假想敌战略本身存在巨大的副作用。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就先后把中国、俄国和美国当作假想敌,进行有针对性的发展,结果虽得志于一时,却终于因此拖垮了自己,日本《VOICE》月刊2006年第4期上,学者松村邵在《海洋国家日本的军事战略---对照战史则防卫政策课题自然明了》一文中,抚今追昔,沉痛指出,这种不顾国情、不顾自身发展潜力的假想敌战略,是拖垮旧日本的罪魁祸首。同样,盛极一时的苏联,也是在一味地和"假想敌"全面攀比中,乱了自家方寸,最终土崩瓦解。




建国后中国也的确采取过类似"假想敌战略"的国家方略,如"一边倒"、"三个世界"、"两大阵营"等,但都是被迫应对,不得已而为之。事实上,作为弱势的中国,采用假想敌战略可谓先天不足:首先,假想敌战略的关键是挑选对手,先发制人,以我为主,而中国的国力、国际地位和发展方略都决定了自身不可能采取咄咄逼人的攻势外交。想借假想敌战略快速反应、消灭威胁于生成中的优点难以发挥,其缺乏灵活性、亦步亦趋、浪费资源和战略潜能的副作用却十分突出,甚至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近30年来,中国自身国力虽有了很大提高,但与一些强国、富国比仍有较大差距。更重要的是,中国选择了一条和平发展的道路,而不是像美国那样四处扩张。中国在国际舞台上是后来者,许多通行的秩序、规则都是其它老牌强国所制定,只能通过耐心的工作、威望和号召力的积累逐步磨合、逐步影响,并使之一点点有利于己,而假想敌战略则势必令许多国际力量警惕、猜忌,反倒增大了中国实施自己战略目标、发挥国际影响、提高国际地位的困难。




此外,当代社会国际关系错综复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两个国家可能在此问题上立场一致,在彼问题上却针锋相对,在此时是伙伴,在彼时又是敌手。阵垒分明的假想敌战略即使强大如美国,当前施行起来也是困难重重,问题多多,中国更是没有必要采用类似战略。




中国没有必要树敌




过去,国际环境、中国所处地位,决定了中国的选择余地十分狭窄,"假想敌"战略可以说是被迫的、被强加的,是无可奈何的、不是选择的选择。今天则不然,中国的国力和国际地位显著提高,选择余地明显增大,可以说,中国第一次处于可以主动选择国家战略的有利态势,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当然没有必要重拾不合时宜的假想敌战略,而会选择符合国家战略利益的新路。




所谓新路,首先是以我为主。国际地位也好,世界话语权也罢,说到底取决于自身的强大,自己强了,说话也就有人听,外界的威胁也就不成威胁了,而且以我为主、安全第一的国防战略,适用于任何可能的外敌,较诸针对性很强的"假想敌"方略,显然高出不止一筹。正如中国著名国际问题专家王缉思教授近期著文所言,当前的国际战略应"服务于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的经济建设",这一中心目标确定下来之后,下一步应当是"审视实现这一目标的主要障碍是什么,威胁来自哪里,而又如何克服障碍,战胜威胁。需要研究行动方案,计算成本和代价","不能把实现中心目标的主要障碍设定为某个或某些国家,也不能把手段和方案设定为单纯地改善国家关系"。




其次,就是积极承担国际义务,做一个活跃的、负责任的世界大国。争取话语权最好的办法不是推翻讲台,而是自己多发言、发好言。今天的中国完全有能力在国际维和、建立经济新秩序、环境保护和国际文化交流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并借此多交朋友、扩大影响、提高声望,实现自身国家利益的最大化。




假想敌理论的最大弊端,是容易因不必要的树敌,拖慢自己发展的步伐。国际政治是错综复杂的,绝不是非黑即白、非友即敌这般简单,过于简单、片面地"划线",就可能将竞争对手"催化"为真正的敌人,进而迫使许多中立者不得不在两个敌对者间选择、站队,将许多原本可能成为朋友、或至少不会是敌人的人推到敌对阵营。美国著名学者约瑟夫奈曾有一句名言:如果把中国当作敌人,那么中国就是敌人。同理,如果中国把某个国家当作敌人,那它也就是中国的敌人。所谓国际关系,是"建构"、也就是培养出来的,而假想敌战略不利于建构符合中国国家战略利益的、良好的国际关系。



当然,不设假想敌绝不意味着不重视国家安全。当今世界,威胁中国国家安全的因素、力量错综复杂,不设假想敌的真谛,是考虑任何潜在的威胁,而非僵化、机械地将某个特定国家、特定势力作为自己的最大对手。《孙子兵法》云,"昔之善战者,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只有以我为主,一切以国家最高安全利益为国家战略的底线,从全面确保国家战略安全的角度均衡地、多方位地加强国防建设、发展国际关系,才是最符合国家安全利益的选择和战略。▲(作者是旅居加拿大的华人学者。)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