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98/



漫步云端


“是!”蒋玉武放下电话,拉起队伍向黄崖口方向飞奔,他们绕过黄崖口,在一处高地上,祁光远用望远镜观察,不出英桐嘉的所料,果然见在半壁山方向有日军两列行军纵队并排前进,队伍不是很长,估计也就是一个中队的样子。于是蒋玉武冷静地考虑了拦歼敌军的方案后,立即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就地利用地形构筑工事。


蒋玉武将指挥所设在离大路200米的山坡后面,命令通讯参谋向各中队传达他的作战方案,要求各中队将部队埋伏在大路两旁的山坡上,等敌人靠近时,先组织神枪手打骑马的军官,敌人混乱时发起冲锋,将敌人分段包围,逐个歼灭。各中队按照方案就地构筑工事,并在路中间埋了地雷。由于喜峰口一战,保安团战功显赫,旅长赵登禹特令嘉奖,并优先从后方给保安团补充了兵员和武器弹药,使之兵力和装备达到了29军主力团的水平。现在蒋玉武接替了已经阵亡了的第一大队大队长的职务,兵力经过补充之后为四个中队1200余人。


日军自“九&;#8226;一八”事变以来,在中国的土地上横行惯了,他们恃强轻敌,压根儿就没想到半路上会有人找他们的麻烦。因此,一个个昂头挺胸大步流星地赶路。


蒋玉武目不转睛地看着走在前面的敌人,当敌人靠近埋伏圈后,他举起手枪高喊道:“打,狠狠地打!”


靠近蒋玉武身边的特等神枪手丛书元,早就瞄准了队伍中间骑在马上的一个胖军官。祁光远下达命令的同时,他的第一发子弹就击中了目标,胖军官落马倒下,其他射手也同时齐射。顿时,手榴弹、地雷同时爆炸起来,敌人的队伍乱成一团。但是,有着武士道精神的日军毕竟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只经过几分钟的混乱,他们便散开队伍,隐蔽在石块后面进行顽固还击。岭上岭下,枪炮齐鸣,烈火弥漫。


蒋玉武指挥大家打了一阵后,觉得这样下去对已方不利,于是便高声喊道:“弟兄们,拿出大刀跟我冲啊!”


于是他第一个跃出堑壕,冲向敌阵,与鬼子厮杀在一起。一个鬼子像饿狼一样,号叫着朝吉星文就是一刺刀,蒋玉武身手敏捷,身子一闪,让那个鬼子扑了个空。鬼子由于用力过猛,收不住脚,朝前踉跄了两步,险些刺到另一个鬼子。就在两个鬼子一愣神之际,蒋玉武趁势在后面给了这个鬼子一刀,来了个透心凉。当他的大刀还没拔出来时,另一个鬼子朝他猛刺一刀,把他的袄袖被刺破了。正在危急时刻,蒋玉武的勤务兵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朝着鬼子的后背猛地一刺刀,鬼子“哇”地一声倒在地上。蒋玉武发现一个鬼子伏在另一个鬼子的尸体上朝勤务兵瞄准,说时迟那时快,蒋玉武抽出手枪“啪”地一枪,那个鬼子的脑袋开了花,回了老家。岭上岭下,杀声阵阵,中国军队越战越勇。敌人抵挡不住,开始后退了。


“快!第三、第四中队赶快打扫战场!第一、第二中队随我回去,从后面将进攻三岔口的鬼子骑兵消灭!”


“是!”


于是蒋玉武带着两个中队又饶过黄崖口回到三岔口高地附近,就看到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日军骑兵借助着有利地势狙击中国军队的反击。


“第一中队听我命令!全体都有!手榴弹!”


“扔!”


数百颗手榴弹呼啸着落在日军骑兵的背后,顿时100多名正在对三岔口高地还击的日军骑兵倒下一多半。


“冲!”看到日军被这一顿手榴弹炸得晕头转向,于是蒋玉武果断的带着部队冲了上去,经过一番撕杀,剩余的日军被全部消灭。打扫战场的时候,蒋玉武从三岔口高地下的一个树林中,缴获了300多匹战马,这批战马就是攻击三岔口高地的日军骑兵所骑的战马,但是现在却成了自己的战利品,于是蒋玉武马上派人将这300多匹送到团部去。此役,全歼日军一个骑兵中队,击跨日军一个步兵中队,消灭日军450多人,缴获三八步枪100多支,三八式马枪230余支,轻重机枪十余挺,迫击炮两门,而我军则伤亡200多人。


由于昨天骑兵敢死队被歼灭,再加上配合骑兵敢死队作战的步兵中队也伤亡过半,因此日军第四旅团指挥下达了在没有充足的准备情况下,不要去攻击由中国军队防守的三岔口高地。


第二天,也就是3月17日下午2点,准备多时的日军终于发动了猛烈的攻击。在炮火的掩护下,日军以步、骑向我军三岔口高地发动了冲锋。一时间三岔口高地我军阵地上浓烟滚滚,硝烟弥漫,而此时日军的10多架轰炸机也飞临到三岔口高地我军阵地上空对我军进行轰炸和扫射。然而由于中国军队事先的防御工事准备充分,防空的工事修筑非常完善,因此日机在空中轰炸没有给守军造成太大的伤亡,在丢光了炸弹之后,10架日机就摇摇翅膀返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