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26/






吃饱了没事干,郭大寨主在繁忙的山寨里轻松的四处溜达,嘴里哼着“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手里把玩着山外的兄弟“进贡”的也不知道从哪里抢来偷来的一块玉佩,踏着悠闲的脚步,在山寨的各个房子间穿插,在他自己来说,这叫做视察,但谁都知道他吃得太饱了,闲得发慌。

与迎面走过来的曾妍撞了个满怀,把她手上的一大叠文件撞落一地。

“故意占便宜是吧?”

“你以为我想啊。”

“找打、、、”

“我帮你捡起来还不行吗,一个女孩家整天凶巴巴的、、、”

“别动!”曾妍厉声喝道。

“怎么了?”

女孩没有理会他,蹲下来,捡起地上的一块玉佩,眼睛里闪着光。女孩就是这样,就算是家里面再富有,也见不得这类东西。

郭绍风忙道:“那是我的。”

“少啰嗦,把文件收起来再说。”

郭绍风飞快的收起地上的文件,递到曾妍手上,“可以还我了吧?”

“你不是送给我的吗?”

“我、、、”

“谢谢啦,我好喜欢,真是漂亮。”

“其实、、、”

“好了,不用再说了,我明白的,我还得忙,再见了。呵、、、”也不理会他是否有话要说,绕过身就离开了。

看着女孩离去的背影,郭绍风喃喃道:“女人真可怕。”一转身,吓了一跳,马兰正笑吟吟的站在他身后。

“人吓人,吓死人。”

“你死了吗?”

“、、、哦,没事我先走了,再见。”正想夺路而逃,去被马兰抓住衣袖。

“你知道作为一寨之主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我知道,最重要的是要长得帅嘛,对不对?”

“你给我留点胃口好不好。”

“哦,我知道了,我今天穿得是有些随意了,马上回去换衣服、、、”

“是公平。”

“公平?”

“你都送她了,怎么也得给我一点表示吧?”

最怕的事还是没有躲过,对着马兰呵呵一笑,道:“我现没有啊,除了这身衣服,你是不知道,我穷得、、、”

“脖子上挂的是什么?”

“金狗,我属狗的,这是老颜上次下山专门给我订做的、、、、、、哦,你不会是想要这个吧?不行,这可是护身符。”

“我也是属狗的。”

“不行,怎么说都行,就这不行。”

马兰忽然把手上的一大摞文件丢到郭绍风手上,“不行就不行,这些文件你自己处理吧,我要休息了。”转身预走。

郭绍风忙拦住去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文件又放回马兰手中,“耍什么脾气啊,给你不就行了嘛。”拿下脖子上的金狗,放到文件上面。

本来生气的脸马上笑容满面,“这还差不多,谢谢了。再见。”也转身走了。

“最好别见”等马兰走远了,郭绍风才喃喃道,“家门口遇上打劫的,真他妈的、、、不好!”

以百米长跑的速度跑回了自己的卧室,关上门,插上门栓。确定了门外没有动静后,打开一个箱子,好家伙,这里面一应的古玩、珍珠。把这些东西全拿出来,用一块布给包了起来,最后塞到床底下。站起来打量了一下,满意的笑了,幸好自己警惕得早,不然这些东西迟早也得让那两个丫头敲去。

“还有、、、”翻开枕头,从下面拿出一柄匕首,这匕首的外鞘上镶了好多的珍珠,还有一大颗闪亮亮的钻石呢。左看右看就是找不到什么合适的地方,急得团团转。

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敲门声响起。

“谁啊?”

“是我,郭大哥。”是曾妍,她怎么来了。郭绍风麻利的把匕首放回枕头下面,才过去开门。

没有看到曾妍的笑脸,而是一副布满愁伤的脸。一见郭绍风就说:“郭大哥,我想回家。”

郭绍风让她在唯一的一张椅子上坐下,自己坐到床上,问:“前几次说要送你回家,你都不肯,怎么突然想起要回去了?”

“都是你那块玉佩,让我想起了爹娘,他们以前送给我好几块玉,我想他们了,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好,可能他们都为我急死了。”说到这里,眼泪已经无声的留下来。

郭绍风只能暗叹,刚才还活蹦乱跳的,现在又变成这样了。他几乎想说:既然这样,那你就把玉佩还给我吧。但是一看小姑娘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又不忍心了。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我想马上就走。”

“这怎么行,我们也得准备啊,这样吧,明天早上我们上路,我带几个人送你,我也想去山西见见世面。”

曾妍忽然脸红起来,“郭大哥,其实我、、、我不是山西人。”

“啊---”

“我是京城的,我父亲是京城很有名的人,八国联军想要挟我父亲,所以让人绑架我。”

“还有呢?”

“还有、、、还有、、、还有、、、”说了半天都没有说出来,小脸通红。

“好了,不管你父亲是什么人,你是什么人,你家在什么地方,明天我一样送你回去好不好。京城更好,我正好没事,就当是公费旅游吧。”

“公费旅游?什么意思?”

“就是、、、、就是、、、到处走走的意思,我也说不清楚,就是那么回事。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要赶路,你得养好精神。”

“嗯!”曾妍柔顺的点点头,起身出去,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长舒一口气,就像在大难不死似的。复又拿起那把匕首,可是门却“匡---”的一声被撞开了,曾妍去而复返。

“郭大哥,明天要带干粮、、、、、、你手上拿的是什么?”

迅速收到身后,“没什么,不好看的。”

曾妍可不管那么多,走上去不由分说一把抢了过去。

“嘿嘿、、、就是一把刀嘛,一点也不好玩,这属于凶器一类,最好少碰。”郭绍风想尽力说服她,让她对这把刀产生反感,虽然知道希望不大。

“是吗?”

“是的!”郭绍风头点得像鸡啄米。

“这么说你一点也不喜欢啰?”

郭绍风升起不祥的预感,结结巴巴的说:“嗯、、、是有些、、、不太、、、喜欢。”

“那好办啊,给我不就行了嘛。”

“这怎么、、、”

“没关系,我挺喜欢的,对了,明天要带干粮吗?”

“哦、、、明天带干粮、、、不用了。”

“好了,我走了,明天见。”拿着匕首出去了。

后来,直到多年后,作为当时中原有名的人物,郭绍风给人的印像总是非常的节检,在人前总是说自己如何如何的穷,不管是谁送给他的东西都好像不见了,没了踪影。哪怕是一枚戒指,他也不会戴在手指上。只是每次搬家的时候,都会有几个上了锁的大箱子,这些箱子他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打开过。

更多更新在逐浪小说,超前二十章: http://www.zhulang.com/56863/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