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外婆家的一些事

haiyang377 收藏 14 661
导读:外婆家的一些事 上次说了我姥爷的一些回忆(详见《地雷战那个时代的一些故事》),现在再说一下我外婆家的一些事吧。 我外婆的娘家是现在的山东省海阳市南马家村,村子不大,距海边不远,离我姥爷家也就四五公里,距我家才一公里。 我外婆可以说是一个很普通的农村妇女,也没什么大的事迹要说,但是她家可是时代的变迁的见证。我外婆祖上很穷,据我外婆的太奶奶说,她是给她姨做了儿媳妇(这可是近亲,如果是现在可不能结婚的),那时家穷的也是什么也没有,杨白劳过年还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可她过年是连黑面的也吃不上。可是一个惨字了得。

外婆家的一些事

上次说了我姥爷的一些回忆(详见《地雷战那个时代的一些故事》),现在再说一下我外婆家的一些事吧。

我外婆的娘家是现在的山东省海阳市南马家村,村子不大,距海边不远,离我姥爷家也就四五公里,距我家才一公里。

我外婆可以说是一个很普通的农村妇女,也没什么大的事迹要说,但是她家可是时代的变迁的见证。我外婆祖上很穷,据我外婆的太奶奶说,她是给她姨做了儿媳妇(这可是近亲,如果是现在可不能结婚的),那时家穷的也是什么也没有,杨白劳过年还能吃上一顿白面饺子,可她过年是连黑面的也吃不上。可是一个惨字了得。

可她是一个有骨气的女人,拼命攒拼命挣,那时的农民有钱也不会干别的,就会买地,慢慢的可以买一亩地了,两亩地了……那时交通运输不方便,不像现在各地的东西在市场都能见到,我们这靠海,能从海上过来一些“江南船”(专门运输南方货的船,这好象很旧前就有了,听我们村的老人说,在清代有一艘运瓷器的船在我们那遭暴风沉了,至今他们打鱼偶尔能打到那时的碗,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试试,绝不忽悠。),我外婆家就联系这些“南方蛮子”,给人家做了专卖,在村里卖点南方的东西,也赚一部分。到了我外婆父亲时(好象我也应叫太姥爷),家里就有基础了,他也算个能人,他在山西混过几年,好象在那也是做生意,后来可能因为亲人死了才回来,要不咱可能就是那喝老醋的“阎老西”的“晋军”了,当时他混的很不错,回来时是坐着好几匹骡子拉的车回来的,这在当时可比现在的奔驰强多了,回来后他就在我们近海第一个人搞海鲜滩涂养殖,再把海鲜贩到青岛,回来就腰间缠满了金子。不过俗话说:能挣就能花,听我姥爷说,我这位太姥爷也有一些坏习惯,最坏的就是赌,一夜曾输过好十几亩地,这在当时的农村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他赌我可见过,他一直在我上小学二年级才死。每年过年我去看他时,他总是和几个老头在打麻将,面前放几个玉米粒,我那时小不懂事,也不知他们干什么,只记得打完后,每个人从腰间掏出钱来按玉米粒付钱。可如果他像电视剧《富贵》那样把家底输光也就好了,解放后就不会定个地主,更不会在文革遭那些罪。其实在解放初和文革斗他的倒不是家里的长工和短工(他家好象就一个长工和五六个短工),而是别的人,因为我太姥爷对他们也不错,听我外婆说每顿饭都不错,而且都是他们吃剩了,我外婆他们这些女人才能吃,这一点《闯关东》中也表现出来了,不是所有的地主都是坏蛋。我外婆的母亲解放时在地里埋了一些银元,结果让民兵捆起来一直打,不得不交出来了,也有一些坏心的人,先是跑来装好人,对我太姥爷说:“你把值钱的给我,我给你保管,等过一阵再给你。”结果东西一去就没了踪迹,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人人都鄙视地主,他也不敢要。

以他的精明和才能,生错了时代,搁毛主席时期是地主,是“黑五类”,搁现在可是致富带头人。真是时代造就人。不过每一个时代每一项政策总会成就一部分人,损害一部分人,像我们党在解放初期的土地政策是正确的,也是应该的,解决了几千年农民的问题,让每一个人都有地种,我至今佩服这个政策的决策者,但在具体执行时过于教条化,像每个村必须定几个地主。这倒不是个好主意,应该是家里有多少地算地主,结果有个村里人都穷,没办法就让没地的家里条件比别人好的当了地主。这让我想起反右时一个笑话:中国的右派是怎么诞生的。有所学校在定右派,大家谁也不好意思定谁,结果有个人内急上厕所,就只好定个了他了。更有意思的是,村里也要定几个右派,谁也不知右派是什么意思。一个村长对他侄儿说:你样样先进,这回这个右派就让你当吧,给大家带个头。就这样,带先进带出个右派。

不过我这位太姥爷在改革开放后也不错,他有句名言:人活着那能没钱花。等允许私营了,他虽说老了不能与年青时相比了,但他总是干出点与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别的老人或许卖点东西,但在家种地,他不这样,他学会爆玉米花,每天总在不同的村转,给人爆玉米花,这项成本低,收入高的活也给他带来了不少收益。

按理说,像他这种成分,子女出嫁都成问题,可我外婆还是很顺利的嫁给了我老爷。这可能与刚解放时,成分也不是很重要有一部分关系。再一个也是我姥爷的母亲(我太外婆)有关,用我太外婆的说法是:穷人家的闺女不行,没见过世面。就这样,我姥爷娶了地主的女儿。也就有了我现在在这写这些东西,呵呵。不过我外婆虽是嫁给了我姥爷,但成分还是地主,文革时经常被拉去开会,但也没遭什么批斗。可她在村里干活那也是有目共睹的,累成了肺气肿,一直到现在天天离不开药,也走不动路,天天坐在炕上,这应该算工伤吧,因为她那是在大集体时代啊。可到现在没见到过一分钱的补助。也罢了。

想想那时,再看看现在,觉得还是现在的政策好。不说了,睡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