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公安部长王芳《王芳回忆录》中,有一段说到台湾军事情报局前局长沈之岳,细斟起来,涉及重重内幕。根据公开的史料及我所听来的一些事情片段,我试着互相印证,在历史的深在深深的土层下,挖出一个静默终生的红色死间。


看《王芳回忆录》的这段原文:


[face=楷体_GB2312]由于我们工作不断深化,掌握了“中二组”在香港密藏行动器材仓库的六个地方,为公安部提出的确保反敌特行动破坏彻底胜利作出贡献。


1963年4月20日,国民党“情报局”副局长兼“中二组”副主任沈之岳潜至澳门,部署对大陆的行动破坏。


后来,沈之岳在蒋经国的极力推荐下,于1964年6月调任“调查局”局长。、、、、、、


沈之岳化名孙子超,在澳门新新酒店、同盟酒店各开一个房间,而实际住在“中二组”澳门特一组的驻地。沈特离台前夕,我们就搞到沈到澳门住的饭店房间、证件、照片和进澳门的轮船班次、时间等详细资料,以及入澳后活动任务、接见人员、与台湾联络的信件和电报等情报,经我华南办事处直送北京。当时,中央决策层曾考虑将沈之岳从澳门捉拿来大陆归案,给蒋介石父子以颜色看看。后采取较缓和的措施,即由公安部通过外交途径,将沈在澳门和一批特务的活动情况,通知澳葡当局,澳葡当局逮捕了一批特务,将沈之岳驱逐回台湾,沈之岳受到蒋政权撤职查办的处分。这些都不出我们之所料,有力地粉碎了敌特机关又一次掀起的阴谋破坏行动。尽管敌特机关怀疑他们内部有问题,但却始终发现不了他们的“盲区”、、、、、、、。 [/face]

这里面涉及问题蛮有嚼头,我们怎么可能知道那么详细,做到“敌人一进来我们就能发现,敌人一活动我们就能控制”


第一个疑问:沈特离台前夕,我方就知道沈的化名,在澳门开的酒店房号、证件、照片、去澳门的轮船班次、时间等详细资料。

这么详细的情况,不可能完全通过《暗算》那样总参三部的单位,用电子侦听技术破译出来,如他还没进入澳门便为他备好的证件,照片,那么证明我们只能通过内线知道。


第二个疑问:根据以上所罗列掌握的资料,看上去就是下级机构为了接待上级领导而做的必要准备。这么机密的情况而且是预先掌握,那么这个内线在敌人内部不可能是打打杂,扫扫地,负责接送,盯梢,窃听等杂活的普通特工。只有负责或有资格了解接待活动的高级特务,才可以接触到,否则怎么配合沈的工作?


第三个疑问:而在澳门沈之岳的活动任务、接见人员、与台湾联络的信件和电报等情报我们也知道很详细。

以沈之岳“情报局”副局长兼“中二组”副主任的身份,他在澳门具体的活动已无须发报给上级汇报,澳门当地的国民党特工也不可能背着他再向谁汇报沈之岳活动清单。那么就证明:第一、这些情况也不是侦听破译而来。第二、这个内线不会是在台湾发出情报,他的活动位置理应在港澳两地。第三、沈之岳不是废柴,同样是特工行业里的顶级高手,即使我方派人使用跟踪,窃听,盯梢等情报工作技术我想是对付不了他的,弄不好反会给他玩了。(如几次进出延安)


第四点疑问:沈之岳在台湾情治系统里负相当大的责任,不顾车船劳顿跑到澳门,还做了那么多身份掩护,显然不是来呆上几天,开个茶话会,慰问几句兄弟们辛苦了之类就打道回台的。

分析他当时的具体身份,大约就知道他在情治系统究竟是干啥的。“国防部军事情报局”1954年十月由国防部保密局改组而成,前身就是“军统”。负责对大陆的军事情报的搜集、分析、整理,并从事对大陆派遣武装特务进行袭扰破坏活动和对台湾军队人员的监视。

“中二组”全称“中国国民党中央委会第二组”,成立于1952年底。主要任务是向大陆派遣特工并指挥潜伏特工在大陆发展国民党地下党组织,进行颠覆活动。

这样的凶猛的人,跑来澳门亲临一线,靠前指挥,除了能表现一下他优良的领导作风外,也可推测出其肩负的任务之严重。


第五点疑问:我们开始想把他擒拿归案,(估计我党也没少干绑票的事了,呵呵!)后来采取较缓和的措施,给澳门当局压力,逮捕了一批特务,将沈之岳驱逐回台湾。

国共神仙打架,澳门当局凡人遭殃,尽管如此,如果我们没有出示十分过硬、铁一般的证据显示,两大之间难为小的澳葡当局,又是赶人逮人是地得罪蒋老先生,他敢吗?


第六点疑问:沈之岳受到蒋政权撤职查办的处分。显然沈之岳所谋划的大事情踩了大粪,没完成。否则仅是身份被发现而躯赶回台,尚不足以撤职查办吧?


第七点疑问:沈之岳赴澳门时间是1963年4月20日,呆一段时间后灰溜溜地回了台湾被撤职,但很神奇,次年他却一跃被小蒋先生提拔成“司法行政部调查局”。前身是在就是以前的“中统”。这个局当时改变职能,专职侦查镇压台、澎、金、马等区的早期台独份子和中共地下党员或卧底军事情报人员。(呵呵,难道这老小子在这方面有什么独到之处?)


根据以上几点疑问,答案可以呼之欲出了,我们在敌人内部,有情报人员,而且是敌方高级特工。


看下面的一则文字。(网上散见)



原蒋介石集团高官程一鸣起义回广州




1964年12月13日,原蒋介石集团国防部情报局澳门组少将组长程一鸣起义,回到广州。


程一鸣参加蒋帮特务组织达三十一年,解放前,历任蒋帮军统局临醴、黔阳、兰州等特务训练班教官、总教官,军统局西北区区长,军统局本部第三处处长,伪淞沪警备司令部稽查处处长,伪广州卫戍司令部保防处处长。广州解放前夕,程一鸣随蒋帮特务机关逃往港澳后,又历任蒋帮广东反共救国军粤中指挥部第十六路军司令,国民党中委会第二组澳门派遣组组长,蒋帮国防部情报局澳门站站长、澳门组组长等职。


、、、、、、


程一鸣回到广州后,受到有关部门的欢迎。



大约可以这样断定,沈之岳在澳门踩了大便,满头包地跑回台湾,八成就是程一鸣装的弹弓。沈回去后被撤,自然一肚子火,暗自思量,毕竟是石头里也榨出油的情报分析高手,稍加推敲,老特友程一鸣的身影就再藏不住了,只好跑路回来。




待续、、、、、、




http://blog.sina.com.cn/u/1438492182


虫阳 08/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