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71/




老火铳上,火石一定顶住了药捻,只要山林大爷轻轻扣动扳机,那么如同马蜂群一般的铁砂立刻能把元宝打成筛子。山林大爷严肃的表情让元宝知道这显然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可是到底是什么事让他前后有如此大的反差,元宝却根本摸不着头脑。


“把那个小狼崽子给我!!”看着元宝一脸茫然的样子,山林大爷猛的伸出粗糙的大手,粗鲁的从元宝的怀里将小狼拽了出来,然后大力的惯在白桦树刨成的地板上。


“嗷~~!”如此突兀的举动,顿时让小狼被摔了个晕头涨脑,在惨叫了一声后,它本能的站起来向角落跑去。见此情景,山林大爷立刻端起火铳瞄了过去,可就在他行将扣动扳机的刹那,元宝一窜身挡在了枪口前。


“大爷,这是保护动物,不能杀~~!”明白了大爷的意图,元宝连忙阻止道。


“保护?有它,谁都护不了。元宝儿,你快点给我让开,告诉你,今天这小狼崽子我是一定要断了的。”听到元宝的劝阻,山林大爷却一意孤行的推开对方,然后再次举起火铳。


“砰~~~!”在枪声响起的瞬间,元宝猛的冲过去,一把将枪口推向半空,刺鼻的浓烟和巨大的枪声过后,两人同时如泥塑一般僵在了那里。头顶上,被枪沙打下来的灰尘和碎屑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在窗空射进来的阳光之中欢快的舞动着。


相比之下,元宝与山林大爷却陷入了沉默之中,似乎两人都在为刚刚自己那卤莽而冲动的行为感到震惊和后悔。


“那是三五……三六年冬,当时鬼子进街已经5年多了。不过由于咱们这里离的远,又在山沟沟里,所以除了县城有一队鬼子兵驻扎外,其他地方还没受什么大的影响。当时你爷爷已经在队伍上两年多了,由于表现好,作战也很勇猛,所以被特意调去保护抗联司令赵尚志。”似乎眼前的场景勾起了山林大爷心中的回忆,在漫不经心的看了看躲在桌子下的小狼一眼后,他随手放下了火铳,从腰间拽出须臾不离身的烟斗,在就着灶膛的火点燃烟叶后,缓缓的坐下来说道。


“当时,我记得是快到年关了,赵司令忽然得到了一个情报,说鬼子从奉天调了一个中队的人马要来咱们黑瞎子镇,具体因为什么事情,送信儿的人也不清楚,只知道和山里的天坑有点关系。


当时抗联的人就急了,虽然不知道鬼子这打的是什么主意,但是咱们这里也是抗联活动的据点之一啊,所以当时赵司令就召集了在附近活动的一些人马,打算把小鬼子引到山里打。当时,开会的地儿就在我们家的‘木稞楞’里,虽然人没来全,但是也够瞧的了,二三百的精壮汉子,人人手里都抄着家伙事儿,把前堂院都站满了。


你爷爷当时是赵司令的警卫员,主要替他传达消息,具体情况我也没记太真楚儿,只知道说要在天坑附近设伏,把小鬼子包围了打。可惜,谁知道啊,计划没有变化快。


就在你爷爷他们前脚刚走,后脚小鬼子的人马也开了,当时我没见过啥是正规军,也不知道那是啥编制,只是在后来才知道,送信的人送差了,鬼子来的根本不中队,而是大队,整整千十多号人啊。那是浩浩荡荡,大炮,掷弹筒样样都齐备着。


见到这情景,当时穆昆的头人就着急了,连忙派人去通知赵司令,哪知道,通知的人到了,仗也打起来了。


当时的枪声和炮声,我这辈子也忘不了。赵司令那边不过二三百人枪,而小鬼子这头,架起大炮轰,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没过多久啊, 抗联那边的枪声就哑了。紧接着,小鬼子留在镇上的部队也开始逐渐的向山里开进。


可就在我们都以为赵司令他们肯定都走了的时候, 那边枪声又响起来了。当时我们整个穆昆的汉子都张罗着要进山帮着赵司令他们,可惜头人不让,所以我们只能干着急。一直到后来送信的人回来,事情大略的情况才明了起来。


后来才知道,当时鬼子确实是为了天坑去的,先前派出去的也确实是一个中队,其中还夹着杂七杂八的穿西服和大褂的家伙,至于其他人则是护送他们的护卫。


赵司令那边见有人来,二话没说,当场就交上火了。而且咱们这边又占着天时地利,所以还没等小鬼子反应过来,这个中队就被彻底报销。那边,鬼子大部队听到枪声立刻跑来接应,而这边抗联早就收拾家伙准备走人了。可是在审问的抓到穿西服和大褂的人以后,下令撤退的赵司令又决定留下来,至于什么原因,其他人谁都不知道。


后来的战斗那叫一个惨啊,二百人对一千人,我只知道枪声从下午响起来以后就没停过,一直到第二天凌晨,才稀稀拉拉的有带着伤的鬼子在二狗子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下来。你爷爷也是在那个时候被送信的人一步步从山上背下来的。


唉,当时他人被背下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当时他一个人躲在雪窝窝里掩护大部队撤退,连续消灭了五十多个鬼子,要不是被流弹打中……唉~~!”山林大爷说到这里,深深的吸了口手里的烟袋,立刻,整个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亚布力烟味道。


元宝此前只知道自己的爷爷是个抗日英雄,而自己的名字也是为了纪念与他同名同姓的爷爷而特意起的,但是对于爷爷的英雄事迹,元宝却知之不详,所以当听到山林大爷提起,他立刻全神贯注的坐在一旁,耐心的倾听着。


“鬼子攻上山的时候,抗联的战士们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可是鬼子仍然不依不饶的搜索整片山林,一直到发生了那件事以后……”山林大爷浑浊的双眼茫然的看着前方,语气中带着一股淡淡的忧伤。


“当时鬼子先头冲上山的部队有一百多人,就在他们准备循着脚印追捕抗联战士的时候,天坑附近忽然跳出一只全身灰色头顶雪白的巨狼。冒险抢救你爷爷的那个人,亲眼看到了事情发生的经过。巨狼在异常愤怒的瞪着那些鬼子兵一会后,忽然仰天长嗥,而整个苍岭家族的成员听到这号令,纷纷从林子的各个角落冲了出来,鬼子们还没弄清怎么回事,狼群就发生似的向他们冲了过去……唉~~!”桌子下,小狼似乎也沉醉于故事之中,乖巧的爬在桌下,仔细聆听着山林大爷的倾诉。


“据事后上山接应的汉奸说,当他们听到呼救上山的时候,整个小队已经没有一具完整的尸体了。狼群干的非常利索,所有鬼子兵都是被一口咬中喉咙,鲜血把方圆一里地都染成了红色。”烟袋锅上,缕缕青烟毫无声息的向半空飘去,而屋子里的两人一狼也随之再次陷入了沉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