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还能让我牵挂下这个地方的,恐怕只有这个北府军团了。

今天过来一看,全然没有一丝遗踪。。。。。

也许就应该这样,一切能够有美好记忆的消失无踪,一个没有了血性的小团体必然被一个不讲道理的大团队剥夺生存空间。当你选择了人身依附,你就失去了独立的人格和血气。

再见!我曾经努力的军团,我只有独自荷起曾经的热情,继续自己的垦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