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中国的大学毕业生,由于不懂英文,来到美国后连最低级的工作都找不到。几经周折,终于在一间医院找到了一份文员的工作,并成为一位工会会员。下面,我根据自己的经历,讲述一下美国工会的基本情况。


工会的基本结构和功能


这个工会组织了数间医院的工人,这些工人包括了清洁工人,文员,各种技术工人和部分护士。作为工会会员,我们要向工会缴纳会费,十多年前,我一年就得缴纳400-500元的会费,后来我转了一份工资更高的工作,会费就增加了。这工会规模相当大,会员上万人。会费,加上医院向工会缴的各种费用,工会是蛮有钱的。在曼哈顿,工会买了自己的办公大楼。前几年,一间医院的资金周转不过来,工会还借了好几百万美元让医院度过难关。工会有工会领导,律师,财经专家,当然他们不是为工人白干的,他们也是受薪阶层。工会的这些工作人员每几年就代表会员与医院谈判,为工人争取福利。举例子来说,他们和院方定下每个工种的工作职责,不同工种的工资,超时工作的工资,院方辞退工人的条例;工会会员的假日,事假,病假和带薪假期。工会还要求医院缴纳一定数量的资金以供工会为工人购买医疗保险,残障保险和退休计划。律师是签合同的专家,所有这些条例经过律师的大笔一挥,那简直是滴水不漏,连个空隙都没有,以达到最大程度地保护会员利益的目的。财经专家对医院的财务了如指掌,也做过市场调查,了解各个工种工资的市场价值,也知道每年的通货膨胀率及生活指数。与医院谈工人加薪的时候,一大堆数字摆在谈判桌上,把加薪的理由娓娓道来,似乎这工资是非加不可。当然院方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也有律师,财经专家。在谈判桌上,双方是各出奇招,各为其主,各有各的理由和说法。一边是漫天开价,另一边是落地还钱。最后大家都让一点,终于达成协议,合同签好了。




不是每一次谈判后我们工人都可以加工资的,要根据具体的实际情况。有一年,医院收入不好,无法维持开支。医院和工会谈判,要求精简人员,裁掉部分会员。工会了解医院的财政收支,也知道医院的难处,建议不加工资,减掉自然减员(退休等)空出来的位置,也就是说,如果一个科室有10位工人,一位工人退休了,这个科室的工作岗位就只有9个,剩下来的9位工人就得完成10人的工作量。工会甚至提出,必要时我们愿意减工资。工人们要靠工作来维持生计,大家工资少一点,还能活下去。一位工人失去工作,一家的生活来源就没了,生活成问题,这不是大家所希望看见的。




工会的利和弊


滥用职权大概是人的天性,当官的有职有权,利用职权欺压老百姓的事件时有所闻。工会的会员一般是劳工阶层,文化水平,专业知识,工资都不高,是社会的弱势人群。被上级欺负,大多数只能忍声吞气,面对财大气粗的官员们,能据理相争的不多,而且就算争了,赢面不高。但是,有压迫就会有反抗。老百姓受了欺负,心里不高兴又无处可申述时,会做一些暴力的事情来发泄,影响社会的安定。工会的领导,御用的专业人士—律师,会计师,都是社会的精英,熟悉法律,懂财政,还是谈判高手。有他们为会员们提供专业服务,当然要比自己单枪匹马地和官员们来斗要好得多。会员们交会费,差不多等于买保险。大家交费维持工会的开支,哪一位会员需要帮助,工会就会提供专业服务。有了工会做工人的后盾,大官小官们也不敢轻易欺负人。这样,工会就是起了一个平衡社会各个阶层的作用,缓和社会矛盾,促进社会的安定。




但是,并不是只有当官的才会滥用职权,弱势人群也会滥用自己拥有的权利。例如,工会与院方定下了一些工作条例,说明工人的工作范围。一些工会会员就用这些条例为理由,拒绝多做任何工作,完全没有团队精神。举个例子,一间手术室刚做完一台手术,需要清洁工人去做清洁,下一台手术才能开始。如果这个清洁工人正在休息,他会拒绝去做清洁,理由是,工会规定我有权利完成我的休息才工作。结果,医生们,护士们就是这么干等着,等到他休息好了才拖拖拉拉地,慢条斯理地来扫地拖地。这样,影响了手术室的周转时间,浪费医院的人力物力。我自己就见过好些懒惰的工人,在工会的保护伞下,能躲懒就躲懒。幸亏这些懒人不是美国的社会主流。绝大多数美国人还是能兢兢业业地工作,国民的产值才能维持。




我的文员工作是向保险公司和病人发送帐单,这样医院才能有收入。掌握了基本工作后,我发现许多同事的工作是糊里糊涂的,许多帐单积压在他们的抽屉里,根本就没送出去,我的前任也是如此。他们都是高中毕业生,应付一般的工作还可以,遇到保险公司和病人之间有纠纷的时候,他们不知道如何处理那些帐单,也不愿动脑筋想一想如何处理,就积压下来了。我想办法处理这些呆帐,这样,我增加了医院的收入。但是,工会的制度是同工同酬,我和同事们的职位一样,工资也就一样,与个人的表现和贡献没有关系。这种做法,不利于调动员工的积极性。




不是每一间医院的工人都是工会会员。我曾经问过那些在非工会医院工作的朋友,为什么他们选择在非工会医院工作?原因是多种的。在工会的保护下,会员的工作积极性相对比较低,能生产出来的利润也就比较低,这限制了会员工资的增长,而且会员还要交会费,这又是一笔开销。懒惰会员受到工会的保护,医院很难把他们辞掉,可是他们人占着工作岗位,又不好好干,别的同事还要多干些活来完成工作。长期以往,同事间的矛盾就产生了。在非工会医院工作,表现好,工资就多一些(只是多一点点而已,象征性的,多得太多会引起恶性竞争),人对工作的态度也积极些。医院不希望工人参加工会,自然要各层领导们公平地(当然是相对的)对待工人,适当地处理科室内的矛盾。医院的政治也要相对开明,工人也能有渠道向上级反映情况,及时惩处滥用职权的恶少。所以,非工会医院的工作条件不比工会医院差,他们也就心甘情愿的留在那里工作下去了。


罢工


不是每一次的谈判都能成功。理论上来说,谈判破裂的话,工会可以发动工会会员进行罢工,但是实际上罢工的发生率很低。下面就用一些例子来讨论这个问题。


我本人没有经历过罢工。在我成为工会会员前,工会曾组织了一次为期两个星期的罢工。我的同事告诉我这次罢工的情形。


医院是一个24小时/天,365天/年不停运转的单位。罢工后,医院每个部门的领导人把工人们的工作承担下来。例如清洁工人的科长把西装脱下来,扫地去了,护士长来到病床旁,照顾病人。不过,医院的部门领导本身是专业人员,所有的技术工作都难不倒他们。只是人数少,所有常规的医疗工作就停顿了,急诊室照常开,急诊手术照做。罢工期间,这批中层领导几乎住在医院内,维持医院的基本服务。


罢工后,工会派会员在医院门口值班,劝阻愿意上班的工会会员进医院。这种劝阻只是口头上的,动手是触犯法律的。不过这种劝阻是很有效的。尽管工会宣布罢工,不是每位会员都同意罢工的。可是就算你想上班,别的会员们在门口守着,大家彼此都认识,硬闯医院门去上班实在是不好意思,很尴尬,就只好在家呆着了。我的同事是心脏手术的灌注师,没有他,心脏手术就做不成了。罢工期间,心脏外科医生打电话给他,要他上班做一个紧急心脏手术。他到了医院门口,给值班会员拦住,他只好解释说,他是支持工会的,只是来做一个紧急手术,救病人而已。会员们也就放他进去了。


当工会宣布罢工后,会员就不应该来上班了。会员不上班是没有工资的。工会发给会员少量的补助,基本上是仅够吃饭而已。用寅吃卯粮来形容美国人的花钱方式是一种非常婉转的说法,美国人是先使未来钱,靠贷款来支付房子和汽车的消费。每个月的工资是仅够开销,存款不多。来自工会的那么一点吃饭钱根本不够花,罢工拖下去对工人很不利。所以罢工期间,工会方面的压力也很大。他们的工作是为工人谋利益,而不是把他们的生活推进火坑。他们日以继夜地和院方谈判,希望尽早达成协议,结束罢工。


我问同事,你们罢工赢了没有?他说,罢工赢的机会是极少的。院方不是傻瓜,他们也不希望罢工来影响生意,可以在谈判桌上同意的条件他们会尽量去和工会协商。不能答应的他们也不会在罢工后同意。两周没有工资,工人的损失很大,就算罢工后,院方就是这么意思意思地,同意给你加百份之零点几的工资,至少要花上十年八年的时间工人才能把那损失的工资补回来,这也能算是胜利吗?


在我当会员的时期内,有几次工会威胁院方要罢工。由于罢工的胜数不高,工会会员要承担罢工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工会要求会员投票,是否同意罢工?大概会员们不愿承受罢工的风险,罢工没罢成。


工人,雇主和工会是对立的共存体,缺一不可。曾经有些工人和工会在雇主经济条件不好的情况下,坚持他们的加薪要求和进行罢工,结果雇主宣布破产,工人们失业。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雇主没了,工人只好分头另找工作,工会也就解散了。当然我相信罢工是有胜利的时候,而我这位朋友的罢工应该是劳资两败的罢工。由于劳资双方都不想失败,目前合约的谈判已趋向理性化,尽量在谈判桌上解决问题。


不是所有工会都可以任意宣布罢工。例如警察工会,消防员工会,铁路工会,这些工会想罢工就要难多了。你想一想,警察罢工,坏分子杀人抢劫无人控制;消防员罢工,一把火就可以把纽约烧成废墟;;铁路罢工,全国的运输瘫痪。这些罢工将影响到国计民生,老百姓的生命安全,国家的正常运转,所以,国家有法律对这些工会的罢工权利做出规限,违反者,按违法处理。在80年代,有一段铁路的工人罢工,就有部分罢工者被逮捕法办。


纽约市和清洁工人工会的合同


纽约市清洁工会有会员6,600人,最近与市政府签下新的临时合同。我把一些数据摘录如下,读者们分析一下谁是这场谈判的赢家。


旧的合同 新的合同


起薪 $30,000/年 $26,000/年


工人数/垃圾车 2 人 1 人(请看下面的说明)


工作量 10.6吨垃圾/班 10.7吨垃圾/班


工作岗位 减少200



说明:目前纽约的垃圾车是由两名工人操作,开车和倒垃圾。现在,新合同要试行一名工人一部垃圾车,也就是说这工人又要开车,又要倒垃圾,工作量肯定增加。合同只允许每天有45部垃圾车是由一人操作,这工人是得工作年资高的,一个人操作一部垃圾车的工人每天可以增加80元的收入。


新的合同里,在51个月内,清洁工人总共得到17.5%工资增长。但是这个工资的增长,是来源于工作量的增加,工作岗位的减少。而且,工作量的增加实际上是比工资的增加要大。

因此,市政府省下了一大笔钱:$520,000,000 x 1.8%=$9,360,000


这只是临时合同,工会会员还要投票,是否愿意接受这个合同。


清洁工人的工资来自纽约市民的税收。今年是纽约市长的选举年,纽约市长想连任,就要讨好市民,其中一点就是不能加税。他和纽约的教师工会,警察工会,消防员工会,市政府的雇员工会(也就是大家所说的公务员)的谈判,态度都很强硬。工会会员加工资是可以的,但要增加工作量,也就是说工作得辛苦些。


最近,我收到了纽约政府的退税支票,400美元。 有钱放进自己的腰包,总是一件舒服的事。



后记:


多年奋斗后,我已脱离劳工阶级,也不是工会会员了。当我属于弱势人群时,我受到了工会的保护,一直心存感激。工会和雇主的争斗,有理,有谋,讲究策略,而且合法。工会的存在有利于社会的安定,有利于平衡各方面的势力。工人在工会的帮助下,工作条件固定,工作稳定,有一定的福利。可是,工会所提供的环境,也是一种大锅饭的形式。工会会员有铁饭碗,工人只要完成基本工作要求即可,何须努力工作?奖罚不分明,人的积极性也不能调动起来。许多人都曾吃过大锅饭,味道如何,那就是见仁见智了。工会所造成的大锅饭状况大概也影响经济的发展。不过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什么完美的社会制度,我们应该了解工会制度对社会的贡献以及其某些负面作用。

现在我仍和工会会员们一起工作,由于有了这么一段工会会员的经历,我能理解他们的做法,和平地和他们相处。人生永远是一个学习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