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三、攫取金百合 141、夜探宝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听到于效飞突然这么一问,那个鬼子条件反射似的抱紧了手上铐着的那个皮包。

于效飞偷偷一笑,这个家伙也不过是仗着天皇的势力,加上鬼子天生的心狠手辣,要说到搞秘密工作的实际经验,他还差得远呢!只这么一下突然的精神打击,他就暴露了自己的秘密。

于效飞一边笑,一边故意问道:“既然都是搞特务工作的,你就不要再胡说了。你编错了,你刚才说过了,这些物资是天皇陛下急需的战备物资,要运回本土为战争做准备的。那么为什么又在中国的深山里边费尽苦心进行掩埋呢?”

鬼子头目骄横惯了,听到于效飞这么不客气地讽刺他,一时激怒,就说道:“现在太平洋战争正在吃紧,大量的船舶都被调到了第一线,没有适当的船只来运送这些财宝了,所以暂时在这儿保存一段时间,等到条件成熟之后,再送回本土。”

于效飞不禁又是一阵暗笑,这个家伙连财宝这个词都说出来了。看来以前是没有人打他们的主意,这些真正决定日本命运的家伙其实也是些弱智,要是早收拾他们,早就把他们灭了。

于效飞又说:“这些财富可是价值连城的,就这么埋在那儿,可是太不安全了。别看把那些干活的劳工都杀了,其实只要有人从森林里边偶然一经过,碰一下那个地道的入口,那所有的秘密就全都暴露了。”

鬼子头目象是受到了侮辱,他大声喊道:“你知道什么?那里边的防御设施是世界上最严密的!不但有炸药,有各种巧妙的机关,还有毒气和阴阳术!即使真的有人能够发现宝藏的埋藏地点,他进去也是死路一条!”

于效飞嘲笑地说:“你在编小说啊?弄那么完善,那么可怕,到时能拿得出来吗?咱们自己人进去拿,不是一样拿不出来?”

鬼子头目气得几乎发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跟他说话的,而且这个跟他说话的人还是一个智力低下到了极点的家伙!

于是鬼子头目更加不厌其烦地讲解起来:“有我带路,宝藏就能送回日本,没有我,宝藏就永远没有人能拿到!我就这么跟你说吧,首先呢,整个宝藏的埋藏地点是经过了精心考虑的,在那附近从来没有人经过,这是长期的观察得来的结果。

其次呢,整个埋藏地点挖掘极深,而且是由最有经验的工程师设计的,分成几个区域,用来防御的杀人机关安排得非常巧妙,根本没有人能够从旁边绕过去。它使用了世界上最先进的一切技术,从阴阳术到高能炸药和毒气,根本没有人能够从这样复杂的埋伏中闯过去!”

于效飞还是摇摇头说:“神话?世界上没有这么事情!咱们偷袭珍珠港的事你知道吗?当初也是设计得非常好,可是到了那儿一看,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人家的飞机和军舰就摆在那儿等着咱们打,可是咱们呢?根本没把人家打怎么样,人家反手就把咱们的军队挡住了,现在再也打不着美国的军舰了。”

于效飞采用的羞辱战术对这种一向狂妄骄横的家伙十分有效,而且,那个家伙可能也是从事这种恐怖压抑的工作实在太久了,极其渴望跟人好好说说话,把心里的负担释放出来,所以他就详详细细地比划着给于效飞把地下的工事的设置讲解出来。

到了最后,那个鬼子使劲一拍自己怀里的皮包说:“看见没有?我负责的一共22处宝藏埋藏地点的图纸全都在我这儿。其他参与工程的人已经全部被处死了。即使他们中间有人活着,也不知道埋藏地点里边到底是什么样子,就算所有参与工程的人全部聚集在一起进行也全都没用,只有我一个人掌握着图纸,而且这图纸上边还是用密码编写的,除了我,没有人再能够进去!”

于效飞这次是真正的衷心佩服了,他虚心地问道:“那么,密码是什么呢?”

那个鬼子突然脸色惨白,这才明白,自己刚才实在是说得太多了,几乎已经把自己的全部秘密说了出来。

于效飞看到他现在才感到害怕,不禁十分好笑。可是为了知道那最后的秘密,于效飞还是安慰他说:“这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也没有人知道。你只告诉我就行了。我也是大本营的人,是执行最高命令的,我和一般的普通官员是不同的,我绝对效忠于天皇。你也在秘密中生活得太久了,我知道那种感觉,说出来吧,说出来了,就好受多了。”

这次那个鬼子再也不说了,他象是得了虐疾一样全身发抖,蜷缩在驾驶室的角落里边,用恐惧的眼神看着于效飞,不停地摇头。

于效飞用充满关心的口气问道:“你怕什么?这儿又没有别人知道你说出来过。说吧,没有关系!”

鬼子全身颤抖着,不停地摇头。

于效飞看到这个审讯阶段已经过去了,鬼子的心理状态已经改变了,刚才的办法已经不灵了,他想了一阵,决定采用另外一个办法来试探。于是他换了一种口气,威胁地说:“你说的这些我都不相信,我必须把你的一切向上级报告。要等我的上司对你进行审查,直到你的话得到证实以后才能放你走。我的上司可是黑龙会训练出来的,除了黑龙会,他不相信任何人!”

那个鬼子狂叫起来:“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让黑龙会知道!”

尽管他们搜刮财富也要通过黑社会进行,但是黑龙会的头目全都是搞阴谋的高手,要是他们知道了天皇抢劫财富的秘密,那最后谁能得到这些财富,可就很难说了,至少那些黑社会分子会把天皇做过的那些可耻的丑行传遍整个日本,天皇的所谓圣明的形象立刻就会变得无比丑陋。

于效飞冷冷地笑着,看着鬼子。那个鬼子想了一阵,觉得如果他落到黑龙会的特务手里,还不如说服收买于效飞为自己效劳比较稳妥,而且,好象说服于效飞来得更容易一些。于是他对于效飞说:“既然你也是为天皇工作的,那么我可以吸收你加入组织,不如你来为我工作,把我送到会合地点,我可以带你上回日本的飞机,以后你再也不用在支那工作,再也不用跟蒋介石的人打交道了。”

于效飞点点头:“太好了。不过,我怎么能相信你呢?”

鬼子镇静了一下,稳定了一下情绪说:“只要你跟着我到了日本,自然会明白。”

于效飞看了他一眼,想了一下说:“回到日本,你还能平安地回到日本吗?或者说,即使你回到了日本,你还有用吗?那些财富,你自己能分到多少?你不是说过,那些是只给天皇的吗?你这么辛辛苦苦,最后能得到多少?或者,你也和我一样,是只拿工资的吧?你一个月的工资是几百日元?”

鬼子突然哆嗦了一下,过去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他忽然明白了,于效飞说的有道理,他杀掉了那么多的手下来灭口,就是为了不让别人知道这些宝藏的秘密,可是,天皇会让他知道这种秘密吗?

于效飞看到鬼子心理上的变化,就又启发说:“不如,不要回日本了,即使你回到日本,即使你能够活下来,最后你也不过是比一般的连饭也吃不饱的日本人强一些,可是比占有这巨大的宝藏的富有可相差实在太远了。不如……”

鬼子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于效飞静静地等待着他做出决定。

可是,过了半响,鬼子还是摇摇头,长叹了一声。

于效飞不死心,又问:“密码是什么?是天皇的生日?”

鬼子摇摇头。

“是什么?”

鬼子突然大叫一声:“当心你的身后,有枪口在跟着你呀!”

说着,他也打开车门,朝外边跳出去。

于效飞吃了一惊,赶紧刹车,从打开的车门跳出去,追赶那个鬼子。那个鬼子也在雪地里跌跌撞撞地跑着,于效飞几步跃到他身后,一把抓住了他。于效飞揪住他的头发,把他又揪回了汽车旁边,这次于效飞早就搜出了他身上的毒药,他没能象上次那个鬼子一样自杀成功。

于效飞手劲极大,可是那个鬼子象是感觉不到疼痛似的仍然拚命摇晃着身体,象是得了热病一样狂乱地大叫。于效飞揪着他的头发用力摇晃着说:“密码,密码!说出密码,你就解脱了!”

鬼子还是乱喊乱叫个不停。突然,他一拳打向于效飞的小腹,这一拳,快得几乎超乎想象,于效飞急忙用手一格,鬼子乘机朝旁边狂奔出去。于效飞再次追赶上去,那个鬼子已经一头撞向了一棵大树。

于效飞追上去,把鬼子拎了起来,鬼子用力实在太大,脑袋都撞碎了,一股黑血顺着他的乱发从头顶流了下来。于效飞急忙喊道:“密码!说,是什么?”

鬼子的脸上现出诡异的笑容,慢慢说道:“就是他念的那首诗……”

“什么诗?说呀,什么诗?!”

鬼子双腿一蹬,脑袋歪向旁边,死了。

这么重大的秘密是绝对不能在世上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的。人已经死了,但是还是要毁尸灭迹。办法是现成的,鬼子们刚刚做过。于效飞从汽车里边弄出汽油,把鬼子的尸体弄到树林深处,点上了。焚烧鬼子尸体的气味令人作呕,于效飞躲得远远的。等到烧过了,他才回来看,看看实在烧得没有一点痕迹,他这才上车朝最近的城镇驶去。

车到半路就没油了,于效飞把汽车推到路边,点上一把火,把汽车烧了。这才徒步走进了镇子。这两天一夜又冻又饿,于效飞也有点受不了,他冲进饭馆,要上热腾腾的饭菜,又破例要了半斤烧酒,热乎乎的烧酒一下肚,身上的寒冷这才赶出去。

于效飞回到上海,仔细研究起从金百合花皮包里边拿出的宝藏埋藏图。这些地图画得密密麻麻,上面画满了标记。从字迹的颜色上可以看出,这不是同时期或者同一个人画的。看来那个鬼子说的是对的,这些图是一个工程完工之后,再由另外一批人进行改造,反复进行了多次,不断增添内容之后才完成的。

如果不是他手里有最后的这批宝藏图,根本没有人能够从这样复杂的埋伏中闯过去。但是,那些标记,除了有些画着骷髅和炸药标记的能够看出是危险和死亡的标志以外,其他的用日语标明的东西,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所以,在破解这些之前,必须知道那个密码。

可是,密码到底是什么呢?

于效飞觉得自己已经非常幸运了,自己使用的和重庆、和中心、和八路军、新四军联系的那些密码,日本人从来没有破获过,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资料和线索。对破译密码来说,首先要掌握一个密码索引,有了它,才能明白密码使用的方向和密码编制原则。

而现在于效飞已经知道了这些地图上使用的密码所使用的索引,他距离破译这些密码已经不远了。

那是一首诗,一首“他念的诗”。

于效飞觉得,自己已经有了一个朦胧的感觉,他相信自己是对的。但是,要知道是否真的对,还是要到现场去用实践检验才行。

于效飞给一个山下以前的亲信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有了一个发财的机会,让他找一些可靠的朋友过来,最好是要日本人。

很快,那个鬼子带来了一群人,他们在一个偏僻的小旅馆见了面,几个鬼子笑了:“东乡,你怎么不说是你找我们,我们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呢?”

于效飞一笑:“不是说了,我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咱们有一个发财的机会,这可能比以前咱们这辈子见过的钱都多,必须保密。你们能做到吗?必须保密,对家里人也不能说。”

几个鬼子笑了:“发财的机会当然要保密了。不过,要说到保密,你做得可真够好的,要不是山下君介绍,我们都不知道你是日本人。只有你这么能保密的人,才能取得那么大的成功啊!只要是你组织的,我们就全都有信心了。”

山下以前的亲信姓南野,他问:“到底是什么发财的机会,值得这么保密。”

于效飞说:“啊,我发现了一个蒋介石军队的军长撤退之前留下的埋藏珠宝的宝藏,是用几十汽车装的黄金,到底有多少我也不知道,要是咱们能够发掘出来,就大家平分。”

“几十汽车的黄金?!”

“对了,这一下真是发大财了吧?好了,大家去准备工具、汽车,晚上出发。”

所谓日本军队军纪严、廉洁,全都是胡扯,为什么要侵略?说到底不过是一个大的杀人抢劫集团罢了。一群抢劫犯,还谈什么廉洁。鬼子一进中国,什么肮脏的勾当都干,怎么弄钱的都有,只是方式方法和数量不同罢了,高级将领能够调动的手下多,独占的权力大,他们就抢劫了大量珍宝,手下的小官吏士兵没有那么多的门路,就抢劫老百姓,发笔小财。

所以一听到于效飞要带他们去挖掘宝藏,没有一个人表示犹豫。

这次是于效飞开车,那种难走的道路,只有他能开车通过。这些日本特务被这种从来没有见过的危险的道路吓得不停尖叫,好容易才到了对面的山坡上。

于效飞按照原样来到伪装的岩石前面,打开了矿井的入口。

他们按照原样,用汽车把吊笼拉了上来,这一打开,一股刺鼻的气味直冲上来,他们连恶心都没觉出来,直接就要晕倒。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气味,除了燃烧物品发出的烟雾、地下的潮气,还有其他什么古怪的东西,甚至夹杂着一种阴森森的感觉,简直就是死亡的气息。

除了于效飞早就有防备,事先戴上了防毒面具以外,其他人全都直接吸进了这种气体,全都急忙跑出老远,大口呕吐起来。

看看他们吐得差不多了,于效飞喊道:“戴上防毒面具,大家都小心点,该下去了。”

下到了地下以后,他们才发现,面前漆黑一片,虽然没有月亮,可是头上也有满天的繁星,不应该什么都看不见啊?原来,这个矿井是日本工程师精心设计的,从上面下来,有一个微微的角度,他们已经隐藏到外边不能直视的地下深处了,上面的光线一点也不能照下来。

于效飞骂道:“你们这群傻瓜,我是怎么说的,打开灯!”

他们来的时候,于效飞已经让他们准备了很多东西,其中就有用电瓶提供电力的小型探照灯。

探照灯打开,他们一看,这里面竟然,什么都看不见。

奇怪,难道是电瓶没电了吗?不能啊?这是新电瓶。

他们用探照灯朝彼此的脸上一照,每个人的脸都看得清清楚楚。

可是,他们就是不能照亮面前的小空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