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我的师父

yayawa18 收藏 32 1359
导读:近日公司招聘在职或退休的职工们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子女回来上班,我的一位师父的孩子也在名单上。仔细算算,从当兵到现在,我的师父竟也有了4、5位之多。这几位师父,有两个年龄比我还小,有两个,却已经退休了。 那一年新兵刚下连队,为了保证我们这帮新兵们不至于弄坏飞机,每一个新兵都有一个老兵带着,部队的说法是老兵带新兵,其实放到地方上就是师傅带徒弟。我的老兵姓赵,河南濮阳人,中等个头不善言谈,却总是爱笑,头发始终绵绵软软的贴在头上,在他带我的半年时间里,给了我不少指点,使我很快地在同一批兵中间实现了单独上飞机独立操作

近日公司招聘在职或退休的职工们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子女回来上班,我的一位师父的孩子也在名单上。仔细算算,从当兵到现在,我的师父竟也有了4、5位之多。这几位师父,有两个年龄比我还小,有两个,却已经退休了。

那一年新兵刚下连队,为了保证我们这帮新兵们不至于弄坏飞机,每一个新兵都有一个老兵带着,部队的说法是老兵带新兵,其实放到地方上就是师傅带徒弟。我的老兵姓赵,河南濮阳人,中等个头不善言谈,却总是爱笑,头发始终绵绵软软的贴在头上,在他带我的半年时间里,给了我不少指点,使我很快地在同一批兵中间实现了单独上飞机独立操作,然后和老兵就分开在各自的飞机上干活,他当兵第三年的时候,光荣的入了党,从不抽烟的他买了一条好烟四处分发,他知道我爱抽烟,就专门给我留了一盒,第四年他退伍,又特意叫我和几个老兵一起在市里面的食堂吃了一顿饭,互相留了通讯地址。后来我入党和退伍的时候都给他写过信,可能是工作忙的缘故吧,他没有给我回信,我却始终感觉,我那不善言谈的老兵还是始终的关注着我的进步和成长的——虽然我比他还大一岁。

上班以后,第一件工作是烧锅炉,车间安排给我的师父是一个有着多年工作经验的老师傅,姓王。师父个头不高,瘦小干巴,或许是当过兵的原因,头发一年四季都留的是一个板寸胡子刮得干净,人也显得精神,一口的牙长得很整齐,一笑白刷刷的,可惜是假牙。那时候烧锅炉是三班倒的生产方式,很忙也很累,每到上零点班的时候,师父总是让我先睡一会,虽然那时候我很年轻,可是还是很不适应那种半夜不睡觉的工作,往往的就从零点一下子睡到了5、6点才能醒来,师父也不叫我起来,总是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坚持着。我睡醒以后感觉很不好意思,可是到了第二天晚上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瞌睡,继续的睡到很晚才醒来,师傅从来都没有说过一个字的不愿意,有时候别的工友看我睡得死,就忍不住叫了我,他看我醒来,却摆手叫我继续去睡……这样的关心,师父给了我很多。后来曾听人说师父那时候曾有意将他的女儿许配给我,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在我跟前说起过。我那时候心比天高,而且早就中意于一个女同学,所以那个人说了这话我也没在意,那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可是后来师父还是很关心我,98年他退休的时候,我专门给他买了一套茶具以示留念,也算是对工厂里第一个师父的感谢吧。

98年六月份的时候,因为在同年分到车间的十五名复转兵中我考了个第一,在厂里任劳资科长的我的老乡的帮忙下,我顺利地将工种改成了热工仪表工。这一次我的师父是一个陕北延安人,姓郭。普通话里面透着一股陕北话所特有的浓浓的鼻音,留着像鲁迅先生一样的一撇胡子。由于技术好,所以脾气很大。人特别的爱干净。永远干净的衣服(含工作服),永远是雪白的袜子,快五十岁的人了,收拾得像三十来岁的小伙子一样。由于我那老乡科长和郭师关系好,所以科长特意叮咛过要师父带我学技术,结果老乡的叮嘱变成了师父对我的严格要求。虽然我在部队也学的是仪表专业,可是航空仪表和热工仪表的区别是天上地下的区别,要想很快学会所有的仪表显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郭师爷不止一次在我耳边说过要是我三年都弄不明白仪表就干脆早点去学其他的技术的话,可是由于我比较愚钝,经常地还是他干的活多一些,所有的问题还是他处理,我只有干些打下手的活。有时候我也一度的想过:师父虽然技术好,却是茶壶里煮饺子——满肚子话说不出来。甚至感觉学习技术这么累,还不如回去烧锅炉算了。但是在时光漫漫的流走之后,却渐渐地发现自己的技术也有了一点点地提高,在第二年的时候,也竟然能处理一些“难活”了。学习技术要的就是这种排除故障以后的成就感。郭师刚上班的时候曾经从事过钳工,属于那种比较“能”的人。我结婚的时候在单位要过两回房子,房间里的接灯走线都是他给弄的,包括后来的很多事情,他都在我身上用尽了心思,对我很照顾。后来他退休以后,我干了几年班长,有一些活不会的时候,还是打电话请教的他,最终达到了自己的技术能够胜任本职工作的要求,和师父的严格要求是绝对不能分开的。郭师于06年底退休了,到现在他还是我的好师父,好大哥!

我最近的一个师父是同年的王师,他在修包浇铸方面是行家里手,对工作的态度是绝对的认真负责,人也很大方。每到炼钢的晚上,他总是将我推到一边,由他来进行钢水的浇铸。可惜后来我患了“网球肘”在炼钢岗位上呆了不长时间就回到了原单位继续从事热工仪表的工作,走的时候,王师傅还有点伤心呢。

去年上网进入铁血以后,写了一篇小说,得到了军团战友majclh的大力帮助和不厌其烦的指点,majclh也算是我一个从未谋面的师父吧。现在回头看看,不管是部队时的“老兵”还是回到地方上以后的师父,也不管年轻还是年长,这几位师父都是对他的徒弟尽心尽力的传帮带,也正是有了这几位师父和千万个师傅们的悉心教导,一些技术和诀窍才能在不断的发展中不断的传承下来。在此,18也以这种形式向曾经帮助过我的师傅们说一声谢谢,感谢各位师父的关心和爱护了。


本文内容于 2008-3-11 19:12:17 被yayawa1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