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想学针灸,或许这个办法能治好我丈夫的病,求你帮帮我吧。”昨天,胶州市铺集镇黔诹村池增梅告诉记者,丈夫因患重病生活不能自理已经18年,最近听说针灸能缓解丈夫的病情,所以她想托早报记者帮忙给找一位老师教教她。

丈夫突发疾病不能自理

昨天,记者来到铺集镇黔诹村池增梅的家,房子虽然低矮阴暗,陈设简单,几乎没有一件值钱的物件,然而一切都整理得井井有条。狭小的房间里,池增梅从碗里用筷子夹起一些面条,用嘴吹了一下,喂到丈夫嘴里,还轻声说:“乖,好好吃,不好好吃我就不要你了。”丈夫王焕芳张嘴配合着,并不时地咧咧嘴,似乎在笑。

池增梅说,她今年56岁,丈夫和她同岁,没得病前丈夫一直是镇上一家公司的货车司机,家里虽然谈不上富有,但日子过得平淡充实。1990年冬天,王焕芳突然被确诊患上了病毒性脑炎,花了3万元钱治疗,虽然保住了性命,但从此生活不能自理,丧失了正常人的心智。池增梅将12岁的儿子送到娘家照看,照顾丈夫的重担都压在了她的身上。

照顾丈夫18年不离不弃

池增梅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春种秋收、照顾老人、抚养孩子、给丈夫接屎接尿、喂饭喂药,她艰难地维持着全家的生活。池增梅说,虽然丈夫看起来身体健康,四肢也能活动,但心智却停留在一两岁的孩子阶段。“我就觉得他是个小孩,下地回来后,他拉的屎满地都是,给他收拾,他还经常打骂人。”池增梅说。

“其实最难捱的是晚上,一不留神他就会跑出去。”池增梅说,三年前一天晚上她睡熟后,丈夫偷偷溜了出去,第二天一早,在村外一条水沟里找到了已经冻得失去知觉的丈夫。为防止丈夫晚上再发生意外,每天睡觉前她除了将大门和房门牢牢锁死外,还在炕前用木头做了一个挡板,一旦有什么动静,她便立即起来看看。18年来,尽管丈夫听不懂她的话,也走不进她的情感世界,但池增梅以一种近乎执拗的坚持,照顾着像孩子一样不懂事的丈夫。

学针灸想让丈夫好起来

多年来,有亲戚和邻居看到池增梅的生活过得如此辛苦,多次劝她离婚另建家庭,但池增梅总是一次次回绝了他们的好意。池增梅说,虽然丈夫康复希望渺茫,但每次想起和丈夫在一起相濡以沫的日子,她的心里就感到很幸福,而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学好针灸,通过自己的努力,使丈夫慢慢好起来。“虽然他现在已经不认识我了,但他是我的丈夫,我是他的妻子,我有责任照顾好他……”池增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