跃马扬刀战倭兵 马踏辽河,剑指东京! 对决

jingdong12 收藏 3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size][/URL] 何平的东北兵团虽然在和苏联的对抗中赢得了尊重,但这也给日军留了喘息时间。梅津美治狼利用这段苏联人为他争取的时间,将沈阳到长春的防线布置妥当。长春的日军司令部,最大一间会议厅里面坐满了人,哄哄闹闹的会场随着梅津美治狼的走进而鸦雀无声。 “诸位,我们满洲帝国,还有我们的大东亚共容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76/


何平的东北兵团虽然在和苏联的对抗中赢得了尊重,但这也给日军留了喘息时间。梅津美治狼利用这段苏联人为他争取的时间,将沈阳到长春的防线布置妥当。长春的日军司令部,最大一间会议厅里面坐满了人,哄哄闹闹的会场随着梅津美治狼的走进而鸦雀无声。

“诸位,我们满洲帝国,还有我们的大东亚共容圈现在正在面临着严峻的考验!”梅津美治狼扫视一圈,看见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他这里,心里感觉很满意:“敌人在这几日就将向我们发起攻击,我希望诸位能为我们大东亚共荣圈,死战到底,拜托了!”梅津美治狼深深的一鞠躬,会场上所有的人马上都站了起来:“愿意为大东亚共荣奋斗!”

梅津美治狼很是满意,点点头示意众人坐下:“李桑。”

“到!”李新存应了一声,内心却是忐忑不安。李凌树战场投敌,导致锦州一系列后续计划没有实施,这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他不知道日本人会对他怎么样。

“你的忠心,大日本皇军知道。”梅津美治狼先说出了这句话,虽然知道还有后文,但李新存却把心放下了一半。有这句话,自己的命算是保住了。

“你不必担心,李凌树的问题和你没有关系,大日本皇军不会为难你。”梅津美治狼冲李新存笑了一下,李新存很是感动,梅津美治狼接着说道:“这一次,我希望你能带部队出征,增援沈阳的部队。”李新存忙的一点头,做了一个标准的汉奸动作:“哈依。”接着又问道:“司令,我这一段时间抓获了几名共产党间谍和重庆的间谍,怎么处理?”梅津美治狼一挥手:“杀了吧。”

如果是以前,他会将这些人提讯,以获得更重要的情报,但现在他知道,所有的情报对自己都没用了。虽然在会场上他表现的如此自信,但内心却很明白,关东军根本不是苏联,美国,东北军团联手的价钱。最要他命的,是何平在东北实施的那几项简单的政策.

连何平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把二十一世纪再普通不过的民主选举,政党分开,支持工商几条政策搬到东北,给梅津美治狼造成的麻烦是在毁灭东北的计划败露之后,民心再也回不到日本人身边。

李新存心里也知道,去沈阳的结果是给日本人陪葬,他更知道,他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

“预备!”李新存大喊一声,一排枪举了起来,枪口下站着二十几个各式打扮的人。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冲旁边的一个商人打扮的叹了口气:“哎,你们如果把情报给我,我就能把情报送出去。”

那商人苦笑一下:“现在说什么都迟了,我要是早知道日军计划如此恶毒,我也不会考虑你是国民党那边的。”

李新存亲自充当刽子手:“放!”一排枪声响过,那些人一个个的倒了下去。商人的身体却摇晃几下,最后背靠着墙把身体稳住。李新存发现他笑了,对自己笑了,而且脸上充满的嘲弄的表情。

李新存忽然感觉控制不住自己,马上抽出腰间的小刀,向那人冲了过去,“我叫你笑!笑!再笑啊!”刀子一刀刀的插进去,每一次抽出都带出淋淋的鲜血。那人不笑了,李新存听见一个微弱的声音在自己的耳朵边上响起:“你会死的别我更惨!”

第二天,国共两党同时给何平发来一份内容相同的电报,告诉何平日军在东北可能有很残酷的措施已经制定,并请何平无论如何抓住大汉奸李新存。

“日军会是什么措施?”张婧问了一句,何平没有说话,他敢打包票,日军用的绝对不会是化学武器,因为现在东北的军队还有美国人和苏联人,日本如果使用化学武器,那美国可以把成千上万的化武炸弹丢在日本本土。

还能有什么呢?何平的心里也想不通。林彪的眼睛注视着前方,何平问他:“你猜得到么?”

林彪从口袋掏出一颗花生米:“中国抗日战场上,民众遭遇的最大灾难是什么?不是化学武器。”何平点点头,想了一下说道:“是黄河决口。”

张婧补充了一句:“那是我们委员长干的好事。”林彪说道:“但是却很有效,日军的步伐被阻止,这一拖就给蒋委员长准备的时间,日本人也失去了做第二个满清的机会。”

何平摇摇头:“东北又没有黄河,”他忽然愣住了,也马上明白过来,东北没有黄河,可东北有大小新安岭。东北放不出来水,但能放火!依照小日本的性格,这最后的疯狂他们完全能做的出来!

“日本人要放火!”张婧说了出来.

林彪看了一下他们两个:“这只是我的猜测。”

何平沉思良久:“很有可能,小日本会在自己败局以定的时候这么做,一可以毁灭我们丰富的物产资源,二是可拖住我们的脚步,使得我们无法抽出身来。”

林彪看着何平:“你如果解决了东北,无论是协助盟军威胁日本本土,还是回身关内,都对小日本是致命的打击,所以他们会想办法把你拖在这里。”何平好久都没有说话。

林彪看出何平现在没有主意,马上说道:“以变打变。让日军认为他们还有喘息的机会,这样才能赢得时间。”何平把地图展开:“我先派第三军靠近长春,然后再打沈阳。”林彪点点头:“可以。”

何平知道,最好的办法的现在放弃沈阳,直接取长春,但这一行动风险太大,弄不好两面作战,自己的部队为了保护东北丰富的物产资源可以牺牲,但美国人和苏联人不会陪自己去冒险。

何平叫来商越,把事情的变化告诉他,商越根本就没有考虑:“是不是只要我把长春的敌人引出来,苏联的坦克和美国的飞机就会来?”何平点点头:“他们不会放弃在野外大规模消灭日军有生力量的机会。”商越笑了一下:“放心吧,小股敌人出来我消灭它,大股敌人出来我拖住他。”

何平知道,这两句话说的容易,要做好却很困难。“我把装甲师派给你。”何平的装甲师已经不是李凌树那个装甲团了,五十辆坦克增加到两百辆,大部分都是苏联人赞助的,也有几辆是李凌树把战场上日军的坦克修一下能用的。虽然和美国,苏联的装甲部队相比根本不上规模,但对于东北兵团来说,这已经很好了。

商越开心了,他还是第一次指挥坦克。商越的任务是在沈阳打响之前到达长春,李新存的任务是在沈阳打响之前到达沈阳,两支部队面对面的开来,坦克里面的李凌树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加入东北兵团之后的第一次正式出战,面对的竟然是一场父子对决。

“军长,前面好象有部队行军!”前卫部队很快把这一情况报告商越,商越忙的命令部队马上就地修筑工事,自己上前去观察。

“是满洲国防军。”小武看商越过来,马上把情况简单的介绍一下:“对手很狡猾,我派部队出击了一下,他们马上缩到一起,但并没有后退,现在也在布置阵地。”商越仔细观察对面,发现对手的布置的阵地在日军传统工事的基础上,还依稀能发现老东北军布置阵地的影子。

他笑了一下:“对方火力如何?”小武拉开自己的肩膀,上面一个血洞,却没有包扎:“一枪打到这,肉都没穿破。”商越也看出那一枪没有伤到骨头,马上一拳打上去:“那是你皮厚。”小武连忙向后退了两步。

商越哈哈一笑,然后指着前面:“我们再往前推两百米。”小武点点头:“可别耽误了去长春。”商越应声说道:“耽误不了,再说眼前的这些人要是不消灭,如果他们跟在我们身后,那就麻烦了。你跟我走,去商量一下怎么打。”

一张草图很快就摆在小武等人的眼前,商越放下手里的笔:“这是对手的防御工事图,前面一条线是我看见的,没有错,两边我划了三条,因为我也没看见,不过按照对手正面的阵地修筑,只有这三个选择。”

郑草拿眼睛看了一下,然后说道:“是不是把两边观察仔细一些?”

商越摇摇头:“不用,我们准备的时间越充足,对手也是一样,既然我们清楚他正面的防御,那就从正面进攻。”小武依旧是蹲在椅子上,帽子依然歪戴着,唯一的变化是以往敞开的衣扣现在扣上了,东北的天气并不适合他展示那健壮的胸膛,“我同意,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商越看了李凌树一眼:“李师长,你带部队负责正面突破,小武协助你。”李凌树当然不会有什么问题,如果说他刚开始投降还只是为了挽救东北,现在何平的一些做法,特别是和苏联人开战,满人治满,让他对何平充满了期待,也期待着自己能有一次表现的机会。

商越接着看看郑草:“你和我各带一个师,从两侧包围,正面战场突破后再攻击,力求全歼这股敌人!”

李新存这时候也在观察着自己面前的部队,他并不知道商越的任务是去长春,心里还在判断是不是沈阳外围东北兵团的阻击部队。如果是,人数不应该有这么多,如果不是,那这些人又是做什么的呢?

心里还没想清楚,参谋猛的推开房门:“司令,不好了。”李新存大喝一声:“慌什么!有什么情况说。”参谋喘着粗气:“四师的一个团长,带部队投敌去了。”李新存的眉头一皱,现在的满洲国防军是军心涣散,何平在东北的一系列作为已经传到这些人的耳朵里。

李新存根本没考虑什么:“把他们旅长枪毙了!”参谋惊慌的说道:“司令,这临阵斩将可是兵家大忌!”李新存冷冷一笑:“不杀还有第二个团!”

参谋正小再说什么,大门被人再一次推开:“司令,对方进攻了!”李新存还是那一句:“慌什么!”按照以前东北军作战的风格,还有日军的作战方式,一般第一次攻击都是试探性的,李新存根本没想到商越会一开始就对他发起实实在在的冲击。

等他自己看到前沿阵地的情况时,马上明白对手是要和他一决胜负了。参谋有些胆怯:“司令,我们的阵地纵深还没有布置好,是不是向后撤一下?”李新存冷笑一声:“他们也是勉强发起冲锋,只要能挡住这一次就行,让弟兄们给我上去顶!”

战场的最前沿,商越的炮火不断的砸向满洲军的阵地,但那些满洲军士兵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马上冲过来填补位置。小武带着战士们匍匐前进,慢慢的向阵地靠近。满洲军的炮火也倾斜在他们前进的路上,本来寂静的山林马上被战火笼罩。

李新存和商越都很清楚,这是一战定胜负的局面,不管是自己还是对手,都没有出第二招的机会,因此双方都是全力以赴。李新存亲自站在阵地后面压阵,有敢逃跑的,马上枪毙。小武却冲在队伍的最前面,这是他一惯的风格,手下的战士也没有人后退。

子弹在小武的面前掀起一窜窜泥土,时不时的迷住小武的眼睛。东北兵团的神枪手们发挥的最大的威力,精准的枪法再一次主导了整个战场的局势,一名神枪手潜伏到敌人阵地前的一块大岩石后面以后,阵地上的机枪手就成了死亡率最高的兵种。

李新存眼看着一挺机枪前面连续的倒下六个机枪手,也明白了对方的狙击手来。他马上让自己的狙击手却寻找敌人的位置。

岩石后面东北军团的那个神枪手一边压着子弹,一边看着自己射程内的两挺机枪,他发现有几个满洲军正在爬行靠近,然后拖着一挺机枪向旁边转移。

“想走?”神枪手的脸上笑了,枪口再一次微微抬起,一声清脆的枪响,那几个满洲军拔腿就向后跑,其中一个却倒在地上。那个人伤在大腿的动脉,暂时要不了他的命,但如不赶紧止血,死神是很快就会降临的。

那人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嘴里大声喊道:“救我!救救我!”他的手向前面的满洲军伸去,希望有人能出来拉自己一把。还真有人出来,但那人刚刚闪出掩体,一颗子弹就从他的太阳穴穿了进去。躺在地上的士兵再也不叫了,他知道,没人再会来救自己。

神枪手见自己的鱼饵已经失去的味道,小声说道:“我再帮帮你吧。”他能帮对手结束痛苦,同时也结束生命。

这一次,两声枪响。那满洲军生命结束的同时,神枪手只感觉自己的脸膀一阵刺痛。他的神智模糊了不到一秒钟,但身体的反应却根本没有慢,赶紧缩回那大石头的后面。

“被人盯上了!”神枪手摸着脸上的血洞,只要在偏一厘米,这一枪就能要自己的命。他把帽子顶在枪头上,刚刚顶出岩石,帽子就被打飞,他看见那帽子上有两个洞!“妈的!”神枪手暗自骂了一声,同时观察一下周围,发现队友离他都有一段距离,他现在是孤军作战,最要命的是,岩石的周围有几米的开阔地,这段距离虽然很短,但他知道,这几米足以让一个狙击手狙杀自己的猎物。

战场上的枪炮声越来越激烈,但神枪手却知道这跟自己没有关系,他的对手一直在等待他漏头。对方是两把枪,而且有很大的活动空间,自己完全处于劣势。神枪手从口袋里摸出一面小镜子,在自己的脚下挖了一个小洞,以确保自己能看见阵地上敌人的情形而镜子又不反光。

做好这一切过后,他的脑袋急速的旋转着,对面能藏人的除了阵地以外,只有一片半人深的草丛,还有两棵树干交错在一起的大松树。他知道,狙击手不会把自己放在阵地里面,那样只会增加自己白白被敌人乱枪流弹打死的可能性。

神枪手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面镜子,观察着大松树上的动静。五分钟过后,几片松叶逆风摆动了几下,神枪手笑了,脸上的血迹虽然已经染红了他的衣领,但却掩饰不住他的笑容。

“再见,”神枪手小声的说了一句,他以飞快的速度把枪口对准刚才松叶晃动的地方,食指一动,然后又迅速的闪了回来。

他的眼睛飞速的看向那面镜子,松树上一个人影坠落。同时,那片草丛中一杆步枪被拉了回去。

“结束了。”神枪手再一次在同一个地方闪身,一颗子弹准确的打了过来。他的身体一个旋转以后闪到岩石的另一侧,枪声响起,神枪手笑了一下。

他把枪堂的子弹再一次压满,然后观察敌人阵地上的情况,寻找自己新的目标。小武的部队现在已经到了可以冲锋的位置,但小武依然不冲,他知道自己手里的冲锋枪能完全压制住阵地上敌人的火力,也判断出这帮满洲军的整体素质相比我们的战士明显逊色,所以他乐于用优势的火力来消灭敌人。

冲锋枪的喊叫声很快成为战场上的主导旋律,满洲军手里的步枪已经完全被压制,机枪成为神枪手和爆破手的特殊关照目标,枪榴弹和那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子弹将阵地上的机枪全部打成了哑巴。

李新存依然在顽抗着,他咆哮着指挥他的士兵向战士们的枪口上撞来。第一批人是自愿的,第二批人是被诱惑的,第三批人是被迫的,现在,他越来越感觉到自己说出来的话已经无法让手下的士兵接受了。

“弟兄们,我们是四师的!我们刚刚投降了,大伙也别打了吧,现在的形势大家心里都知道,东北兵团为咱们东北人做了什么你们也知道!大伙想想吧,过来就能看到好日子,为日本人卖命不值得!”

战场的枪炮声中忽然飘来这样一阵呼喊,李新存快疯了,他知道现在出现这种情况对整个部队是致命的!喊声接着传来:“弟兄们,东北军团的长官说他们要冲锋了,弟兄们能过来的就快点过来,不能过来的到时候爬在地上就行了!”

李新存根本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小武就带领战士们冲了上来。小武提着一把大刀跃上阵地,看见自己的对面站着六个满洲国防军,他正准备一场恶战,却没想到这六个人马上把枪一扔,然后爬在了地上。

好多满洲国防军都爬在了地上,不是他们训练不够,满洲国防军在伪军中的战斗力是最强的,甚至比一些日军部队也不多让。但是何平接近一年的指哪炸哪早让他们对战争失去的信心,日本人的灭绝政策又让他们对日本和所谓的大东亚共荣绝望,相反,何平的作为却让他们感觉到了希望。

从那些被东北军团占领地区的人嘴里,他们知道何平让满洲人自己选自己的屯长,县长,市长。他们知道一向高高在上的外国人向他们满洲人道歉了。他们知道,只要自己回去,或者何平过来,他们就有地种,有工作,能养活老婆孩子。所以他们大多数人的内心根本没有抵抗东北军团的意念。

李新存知道,对方的话是对自己手下一般士兵的承诺,他例外。因此,他并没有放弃抵抗。“马上把我的警卫团和卫戍团调上来!把敌人给我压下去。”这是他手里最后的筹码,也是他的王牌。

这两个团可是他下了很大心血的,他们不可能背叛自己。新的兵力投入战场以后,小武确实感觉到了压力。但战场的形势却没有按照李新存的愿望改变,就在他的兵力投入之后,他发现小武并没有向自己这里冲,而是固守已经占领的阵地。

正在他不明白对手为什么不乘机扩大战果的时候,他发现了一支装甲部队,十辆坦克一排,一共绵延好几排向自己这里滚压过来。李新存忽然发出哈哈的大笑,他的参谋忙的拉拉他的手:“司令,我们撤吧!司令,你怎么了?”李新存甚至笑出了眼泪:“好,好,好样的。命令两翼部队掩护,我们撤!”

李新存很快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走不了了!两翼的部队都遭遇到对方的攻击,而且战局超乎寻常的“顺利”。对方根本不是在攻击,是在跑步。

参谋惊慌的拉着李新存:“司令,我们怎么办?”李新存看着混乱的战场和对方那在战场上纵横的坦克,咬咬牙:“换便衣。”两人忙的换了一身普通士兵的衣服,开始随着人流向后逃去。

李凌树太熟悉那个背影了,他从那背影的任何一个动作都能知道他是谁。“我该怎么办?”坦克里的李凌树不断的问自己,追上去杀了他?李凌树做不到。放他去吧,李凌树深深叹了一口气。

他正准备将坦克拐弯的时候,却发现一直跟在自己父亲身边的那参谋猛的一头栽倒,李新存也爬在地上。李凌树感觉自己的内心忽然一阵紧张,他放慢了坦克的速度。李新存又站起来了,他拉了一下身边的参谋,最后放弃了,一个人独自逃生。

李凌树知道,乱军之中,能逃出的希望几乎渺茫。他犹豫片刻,下了决心:“看司令怎么办吧!”想定主意以后,他开着坦克向李新存追了上去。

李新存被坦克追的两腿一软,跌倒在地上。李凌树把头伸出坦克,对李新存说道:“上来吧。”李新存松了一口气,到底是自己的儿子。上了坦克以后,父子俩谁也没有说话,坦克里面异常的尴尬。他们谁也没有想到,再见面会是这样的情况。

李新存首先说道:“他们肯放过你么?你可杀了不少抗日的。”李凌树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反应。李新存叹了口气:“他们不会放过我的。”李凌树还是没有说话,李新存也不再说什么。炮手也副驾驶更是知道这时候他们要做的是保持沉默,坦克里面的气氛说不出的尴尬。

“下车吧。”李凌树再一次停下坦克,李新存掀开车顶一看,这里已经离战场有一段距离。

“你这么放了我,你回去怎么交代?”毕竟是自己儿子,他虽然没有人性,但野兽也知道护犊的。

李凌树感觉自己有很多话想说,但是一句也无法出口。“你走吧,找个人家不认识的地方,过你的晚年吧。”他只说了这一句,然后驾驶坦克离开了他的父亲。

等他回来的时候,整个战场已经结束,商越冲他一笑:“李师长,这一次你们的坦克真是大显威风,以往都是我们应付别人的坦克,自己有坦克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郑草在一边也说道:“我冲上来的时候看见那些被压的尸体,饭都差点吐出来。”几人听的大笑。李凌树脸上却没有笑容,他慢慢走到商越跟前:“军长,我有件事情向你汇报。”

小武猛的拉过他:“扫兴的先别说,我们先喝顿庆功酒。”商越马上挥手示意小武打住:“现在我们先去长春,酒我欠你的,以后再说。”讲完后指挥部队打扫战场做善后工作。

李凌树想了一下,又凑到商越的面前,商越揽住他的肩膀,小声说道:“他是该死,可你不能杀他。”李凌树马上愣住了,商越对他一笑:“这事情就别说了,司令就算知道也不会为难你,还要为怎么给你一个合适的处分烦恼。”

李凌树有些感动:“军长,我真的,”商越马上大断他:“大家能为一个理想聚集在一起就是缘分,就是兄弟。你如果连自己的亲爹都不放过,只能让我们看不起你。”李凌树愣在原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