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版的泰坦尼克号-第三个太阳 第三个太阳 第11章、“行星迁徙计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6/


N市时间2月26日下午14点30 分,江临枫的飞机降落在联合国总部大楼前。

此时,下午的阳光暖洋洋地照在大楼前的广场上,那排飘扬着各会员国旗帜的旗杆泛着白亮的光,有几名不同肤色的男女在前面的马路上匆匆走过,他们对这里即将发生的事件毫无察觉。

江临枫一行一下飞机,四名穿风衣戴墨镜的男人就把他们带进设在底层的“安检室”,在经过包括DNA核对在内的身份确认后,一名有印地安血统的女人把他们引进了“地球拯救委员会”的会议大厅。

这是江临枫第一次跨进这个大厅,他原来只是在电视上和梦中见过,没想到今天就真的就踩在这幽暗的橄榄绿地毯上了。

哗!如潮的掌声骤然响起,江临枫仿佛置身于钱塘大潮的潮头——既惊险又刺激。

看着几百名起立欢呼的委员,江临枫不好意思摸了摸头上的绷带,看上去像一名刚刚才下火线的战斗英雄,这让他的心底陡然涌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感伤和悲壮。

江临枫快步走上主席台,卡尔罗斯用一个最热烈的拥抱来迎接他的登场。

当卡尔罗斯把一枚镶嵌着钻石图案的金质奖章挂到江临枫的脖子上时,他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也太滑稽了!

“给大家讲几句吧。”卡尔罗斯提醒恍若梦中的江临枫。

江临枫回过神来,看到自己一下子成了台下几百双眼睛聚焦的焦点,反而感到浑身不自在起来。他没想到自己在“地球人”面前的第一次亮相竟会如此孬种,结巴了半天才表达出如下几层意思:一是自谦,表示自己“仅仅是做了应该做的工作而已”;二是说“这只能说是为人类找到了自救的办法,并不等于我们已经脱离了险境”;三是指出“‘吞噬者’如果确实是一颗黑矮星的的话,‘拦截计划’对它基本无效”;四是提出“我们必须立即制定一个‘行星迁徙计划’来取代‘拦截计划’”。

尽管江临枫显得局促不安,讲得语无伦次,但还是赢得了经久不息的掌声,这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成功感和使命感。

接下来,卡尔罗斯主席提议对江临枫的建议进行现场辩论。

在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英国天体物理学家莱登.伯格首先对制定“行星迁徙计划”提出质疑。他说,仅凭一封所谓“神”的基因信就贸然让地球搬家是荒谬的、甚至是疯狂的,这无异于是在把地球人类推向毁灭,就算“神”的信是真的,我们有能力去组装和启动那个推进器吗?就算我们启动了那个推进器,我们有能力战胜搬家途中那要命的饥饿和酷寒吗?就算我们战胜了饥饿和酷寒,我们能最终找到一个适合人类定居的星系吗?一连串的反问问得整个会场鸦雀无声。最后,他毫不含糊地表示:与其要这个毫无把握、遥遥无期的“行星迁徙计划”,倒不如继续执行那个漏洞百出的“拦截计划”,哪怕是牺牲四万名太空战士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看看,起初反对“拦截计划”的是他,现在支持“拦截计划”的又是他。出尔反尔!”有人在大声讥笑他。

莱登.伯格牺牲四万太空战士保80亿人类平安的观点立即遭到众多委员的反对,他们从人道、人权的观点出发,逐步引申到对“拦截计划”致命缺陷的分析,层层深入、步步进逼,把莱登.伯格驳得一时语塞。但莱登.伯格的支持者们并不示弱,进一步对“行星迁徙计划”的种种可怕后果进行了形象描述,让人听得心惊胆战、毛骨悚然。就这样,整个会场逐步分化成两派,唇枪舌战,互不相让。

主席台上的卡尔罗斯主席见双方争论不休,已经不能形成统一意见,便和身边的两位副主席商议了一下,就重重地敲了一下桌上的惊堂槌说:“各位尊敬的委员,请雅静!辩论到此结束,下面暂时休会。请M国天体物理学家罗伯特先生和中国基因学家江临枫先生牵头,马上组建‘行星迁徙计划’草拟小组,务必于明天上午9:00开会前完成详尽计划,提交大会讨论表决。同时,请Z国航天局和M国航天局马上对离地球15光年以内的恒星资料进行分析,尽快筛选出几颗适合人类定居的恒星资料提供给计划草拟小组。”

接下来的16个小时,在N市世界饭店78层的一个总统套房里,由罗伯特任组长、江临枫任副组长的“行星迁徙计划”草拟小组在里面紧张工作。整个过程封闭进行,那扇豪华胡桃木双扇门一直紧闭着,通道的两头已有十多名警察把守,任何人休想进入半步。

在江临枫他们闭门草拟“行星迁徙计划”的过程中,“地球拯救委员会”并没有闲着,卡尔罗斯主席已经命令部分委员先期抵达南极,开始着手南极工地的前期准备工作。

N市时间2月27日上午8:30,那扇整整关闭了16个小时的胡桃木双扇门终于开启,二十多名满脸倦容的计划草拟人员鱼贯而出。江临枫手捧刚刚草拟出来的“行星迁徙计划”,神色紧张,就像捧着一块随时都会掉在地上的玻璃。

世界饭店到联合国总部本来只有四五分钟车程,但涌入联合国大楼四周各大街区的游行队伍挡住了去路。他们在数十名防暴警察挤出的人缝中艰难前移,四周都是攒动的人头、飘扬的旗帜和震耳欲聋的吼声。

江临枫看见左侧有一位干瘦的老头尽管被一波接一波的人浪挤得前仰后合,但还是拼命高举着手中那块用包装箱制作的标语牌,上面是两行英文书写的醒目红字——我们决不离开太阳!太阳系是我们永远的家园!

9点10分,江临枫一行挤出人海,快步跨上联合国大楼前的石阶,紧绷的神经才勉强松懈下来。身后仍然是“波涛汹涌”,他们却有了“上岸”后的轻松感。他们一跨进那个铺着绿地毯的“扇形大厅”,身后的门就重重地关上了,只剩一片令人心慌的宁静。在灰白的灯光下,几百名委员的眼睛如狼眼闪烁,嘴巴微微翁动却没发出任何声音。江临枫就在这种无声世界中把“行星迁徙计划”交到了卡尔罗斯手里。卡尔罗斯一接过这份刚刚草拟出来的“行星迁徙计划”,全场就响起了一片像要震破屋顶的掌声。等所有人的手掌都拍得又痛又红之后,卡尔罗斯亲自宣读了这个计划。该计划包括迁徙目标、实施程序、实施机构、日程安排等等,内容十分详尽。

随后,“地球拯救委员会”分专业分小组对“行星迁徙计划”的各项内容进行了细致讨论,提出了许多问题和解决的办法,确定了各个机构的人员构成和各国承担的任务及物资分摊方案。

最后,尽管莱登.伯格以愤然离席的方式坚决反对,全体委员还是以投票的方式通过了这个令人后怕的计划。

在这个计划中,江临枫被任命为“行星推进器技术委员会”主任,叶知秋被安排担任他的助手。杰克被任命为“行星推进器特别工程队”总队长。“地球拯救委员会”已命令高天云停止执行“拦截计划”,火速带领太空舰队赶回地球参加行星推进器的突击组装工作。

会议一直持续到下午4点。最后,卡尔罗斯重申了“行星迁徙计划”的保密级别为最高级——橙色,任何向外界透露信息的行为都将受到严厉的惩处。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地球拯救委员会”安排所有委员集中下榻世界饭店,收缴了所有通讯工具,并且不得随意外出。委员之间的联络只得用临时内部网络进行。



晚宴上,江临枫和叶知秋被安排在首席,卡尔罗斯和叶沃若频频向江临枫敬酒,许多委员都来向他表示祝贺,祝辞不断,镁光频闪,真让他难以招架。很快,时差和酒精的双重作用就让他昏昏欲睡,他不得不起身抱歉地向卡尔罗斯告辞:“对不起,主席先生、各位朋友,我实在撑不下去了。”

“噢,是太累了吧?”卡尔罗斯关切地问。

“是呀。”叶知秋抢着说,“老师已经有三天三夜没合眼了。”

“哦,我们怎么没想到这些呢?”叶沃若歉疚地说,“知秋,你先带江先生去休息吧。待会儿爸爸到你房间去找你。”

叶知秋把江临枫带到他的房间,为他准备好换洗衣服和洗簌用品,并为他放好满满一缸热水。

“快去洗个热水澡吧,然后美美地睡上一觉,明天就会轻松的。”

“谢谢你,知秋。”江临枫打着呵欠,有些歉意地说。

“谢什么呀?”叶知秋娇嗔地瞪了他一眼,“快去洗吧!晚安。”说完轻盈地步出房间,带上了房门。

江临枫并没有马上泡进浴缸,他站在98层的大落地窗前俯瞰灯光灿烂的曼哈顿半岛,那些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在“行星推进器”的推动下会不会轰然倒塌——就向“9.11”中的双子塔那样?江临枫开始感到后怕,甚至对自己的发现有些后悔。“地球拯救委员会”的决定是不是太轻率了?我们真的能代表80亿地球人类的意志吗?我们真的有资格用短短的一天时间去决定繁衍了几亿年的地球生命的命运吗?我们究竟是在拯救人类还是在把生命引向万劫不复的深渊?莱登.伯格是怎么说的?也许他才是对的?他才够格佩带这枚勋章。江临枫想到这里,把弄得他的脖子很不自在的钻石勋章摘下来,扔在角落的软椅上,然后脱光衣服走进了浴室。

叶知秋回到对面自己的房间,也痛痛快快地泡了个热水澡。穿上一身宽松睡衣的叶知秋,活像一朵鲜亮的出水芙蓉。她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把门拉开一条缝。只见对面的门关着,听不见一丝声息,就轻轻关上门,懒懒地躺在沙发上打开了视屏。全球各大媒体都是对“拦截计划”进展情况的报道,对“行星迁徙计划”却只字未提。

嘭嘭嘭!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啊?是老师!叶知秋的心一阵乱跳,赶忙跑到门边,一下拉开了房门。

“哦?爸爸……我……都等你好久了。”叶知秋的脸唰地红了。

“呵,是吗?”叶沃若慈祥地审视了女儿一会儿说:“小秋,你是不是感冒了?”

“没有,爸爸。您坐下来说吧。”叶知秋很快平静下来,把父亲拉到沙发边坐下。

“没有就好哇!我可不愿意我的宝贝儿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哟?”

“爸爸,近段时间您一定忙坏了吧?”

“是的。你和江先生不也很忙吗?不忙不行啰!”

“您可要保重身体哦,没有了妈妈照顾,女儿又不在您身边......”

“没事儿的,你老爸硬朗着呢。”叶沃若说着,乐呵呵地笑起来。

“爸爸,您说‘行星迁徙计划’真的能成功吗?”叶知秋突然转了话题。

“这个吗?”叶沃若顿了顿,一丝茫然从他那两张厚厚的眼镜片后一闪而过,“我想是能够成功的,神为我们留下的推进器一定非常先进,肯定能把地球推出太阳系,逃离险境。只是,有两点一直让我的心还悬着。”

“哪两点?爸爸。”叶知秋急切地问。

“一是以我们现有的科技水平,能否在‘吞噬者’接近太阳之前装好推进器并顺利的启动它?第二点就是,我们目前还无法了解,地球将在没有太阳照耀的冷暗环境中飞行多久?是十年?百年?还是一千年?如果是十年,我们倒还有重见天日的时候。如果是一百年、一千年呢?那会是个什么样的结局呢?”

“真是太可怕了。”叶知秋不禁一阵颤栗。

叶沃若摸了摸女儿的头说:“我们必须作最坏的打算,爸爸这把老骨头倒是日薄西山了,只是一想到小秋你,爸爸就……”叶沃若说不下去了,他的脑中闪现出女儿在黑暗中孤独前行的画面。

“爸爸,别担心,女儿能够面对的。”

“这才像我叶沃若的女儿嘛。只是,你还没有享受到多少人生的快乐啊,恋爱都还没有正式谈过一次吧?”

“不!爸爸,女儿正打算谈恋爱呢。”叶知秋羞涩地说。

“噢,是吗?爸爸低估自己的女儿啰!一定非常优秀吧?能介绍给爸爸吗?”

“是的,他非常优秀,他刚刚获得了至高无上的殊荣。”叶知秋自豪地说。

“你是指……江先生?”叶沃若有些吃惊,“他可是有妇之夫哟。”

“这我知道。可除了他我不会再爱别人的,特别是在这样的时候。”

“唉,我可怜的傻姑娘哟,我该怎样对你说呢?”叶沃若爱怜地看了看女儿说,“爸爸这样对你说吧,要是不发生这场灾难,你去暗恋江先生我会坚决反对的,你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但是,灾难发生了,一切都将发生难以预料的变化。法律、道德、伦理以及种种现有的秩序都将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在将来的黑暗岁月里,由现有政治、宗教、哲学、科学等构建起来的人类文明将土崩瓦解,人性在文明的外衣褪尽之后,必将回复到一个极其原始的状态。然而,唯有爱,特别是男女之爱,这个亘古至今维系人类生息繁衍的特殊物质,将一如既往地发挥它那永恒的作用,顽强地支撑起人类生生不息的信念。因此,我的宝贝儿,爸爸理解你,但愿你这份心中的爱能帮助你树立生的信念,伴你走完今后那段黑暗的历程。”

“谢谢您,爸爸。”叶知秋感动得扑进父亲的怀里呜呜地哭起来。

“好了,我的宝贝儿,该睡觉了。回想你小时候睡觉前总是缠着我讲故事的情景,就好象还在眼前啊!”叶沃若叹了口气,站起来吻了下女儿的额头,走出了房门。



江临枫醒了。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投进一条明艳的光带,非常耀眼。

他觉得昨夜睡得很香,好像还做了一个很惬意的梦。他伸开双臂,想痛快地伸个懒腰,可刚伸到一半,楼下尖利的警报声就钻进了窗户。他赶紧下床拉开落地窗帘,就看见在楼底的大街上,警灯闪烁,人声鼎沸,在几辆警车围成的一个圆圈内,好象有一个人伏身在地,周围的血迹呈放射状。

他正在猜测发生的事情时,房间的电话响了。他转身抓起话筒:“喂,那位?……什么?莱登.伯格?……你是说楼下的那个是他?”话筒从他的手中滑落到地板上。

江临枫呆住了。一想到在几分钟前,全球最伟大的物理学家曾飞过他的窗户作自由落体运动,他的脸色一下子就由红润变成了铁青。

等他赶到楼下时,莱登.伯格的尸体已运走,只剩一滩污秽的血迹。

莱登.伯格从99层跳楼身亡的消息迅速扩散,一场以反对“行星迁徙计划”为主题的全市性示威行动很快爆发,愤怒而绝望的人们如黑潮般从四面八方向联合国大楼和世界饭店涌来……烧、杀、抢、砸、汽车炸弹等恶性事件比比皆是,“地球拯救委员会”岌岌可危。

卡尔罗斯感到极大震惊,不得不向M国军方求援。于是,从来不把枪口对准本国民众的M国军队上演了一场血洗N市的大片,无数失去理智的人们在他们的帮助下提前结束了对末日的恐惧。

面对如此严峻的局面,“地球拯救委员会”不得不再次召开会议,对“行星迁徙计划”进行重新审议。许多委员都对“行星迁徙计划”的正确性和可行性重新提出质疑,有的甚至完全归咎于江临枫,要江临枫对莱登.伯格和无数无辜者的死,以及对即将出现的可怕后果承担全部责任。江临枫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他当时真希望跳楼的不是莱登.伯格,而是他自己。

莱登.伯格自杀的消息传到H市后,有关“行星迁徙计划”的种种传言弄得人们十分恐慌,对太阳的依恋让他们根本不相信什么“行星迁徙计划”,一句话,要让他们离开现存的太阳去找别的太阳是一件无法想象的事情。因此,他们把满腔的愤怒发泄到了国家基因研究所,秦王卓尔因此被打得头破血流,算是为江临枫顶了“罪”。尚雅仪不但为江临枫的下落不明担惊受怕,还陆续收到一些恐吓信,要她转告江临枫,小心自己的脑袋。眼看局势越来越混乱,Z国军方不得不采取果断措施,把国家基因研究所和尚雅仪家护卫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