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无名士兵征文][长城原创]傲笑前尘-战魂

落日孤烟,荒野莽莽,突然,万里长城万里雄啊,一声感叹从长城上传了出来,只见一位身穿冲锋衣,身上背着一个大背囊的身高一百七十八公分约莫25.6岁上下的青年,头发散散的分开,坚毅的面容,帅气的单眼皮眼睛很有神。他叫柳傲尘,是中华上京人,爷爷辈是中华的开国元勋,很小就跟着父亲也就是柳傲尘的曾祖父参加了红军,后来曾祖父在强渡湘江战役中牺牲了


就把他爷爷柳继来托付给老战友。曾爷爷对老战友有救命之恩,老战友竭尽全力培养他,甚至比自己儿子还亲。在八路军的时候,就把柳继来带在手下当副团长,是最年轻的团级干部。由于上面很多领导都是他曾爷爷的部下和战友。对柳继来也是照顾有加,到了解放战争柳继来已经是军级政治干部。建国后被授予了少将军衔。柳傲尘的父亲是家里最小的儿子,前面的有2个哥哥和1个姐姐,2个哥哥都从军了,现在一个是总政治部的副主任,中将军衔。一个是王牌军三十X军的军长,同时兼任上京警备司令部司令,中将军衔,是中华国军长中唯一的中将,其他军长全是少将,姐姐是中华国卫生部部长,姐夫是发改委副主任,而柳傲尘的父亲由于是家里最小也最得宠爱,就没舍得让他去当兵,就学了师范,准备去当老师,没想到最后竟然毕业后从了政了,现在是某省的省委书记,听说就要提到中央了。


这真可谓是新时代的官宦之家了,但是也不奇怪,在动乱年代期间,那位一直护着柳继来的老首长被批斗入狱了,而柳继来由于年轻人缘好见到谁不管军衔高低都是叫叔叔反而没怎么被折腾,也可能是受过柳继来父亲恩惠的人不少,倒是没有人为难他,柳继来乘机保下了老首长的一家人,并且派人保护了老首长,老首长在他援助下,一直撑到了平反,之后出来担任了重要职务,而老首长说的最多的就是没有柳继来,我早就走了。我家里人也不知道沦落到什么地方了。


所以柳家的发达也可想而知了,但是到了柳傲尘也就奇怪了,从小听爷爷的打仗故事长大的他,反而对当时另外一个政党领导的抗日战争感兴趣。照他话说:我喜欢大军团的对决,爷爷你们的也不错敌后游击战更是经典,但我就是不感兴趣。看当时的国名党,和日本军队对阵撕杀那叫一个惨烈。


柳傲尘的爷爷柳继来气的要敲他的头,但又叹了一口气:他们也是汉子啊。都是倒在保卫国家的路上的。算了,你爱看什么看什么吧。多知道一点也好,那些先辈们,那些中华民族的英雄儿女,他们在抵抗外族侵略的战争中所表现出的英勇无畏,视死如归永远是炎黄子孙的骄傲。 你要多学习,虽然我们后来是对手,但我们是兄弟内争,但是对外来侵略我们都是一致抗敌的。



长大后的柳傲尘似乎不喜欢从军,也不喜欢从政,小的时候父亲到外省任职,他就跟着爷爷和二个叔叔,爷爷已经退居二线了,突然有个孙子,柳傲尘又是家里唯一的孙子,于是就拿孙子当小兵操练起来,可是这个小兵不怎么听话,老和爷爷对着干,各种战路战术到了他手里总能有写创造性思维出来.老爷子作战思维和他的作战思维似乎不是一个层面上的,到了最后老爷子已经百战而无一胜,理论知识上战术推演老爷子自叹不如,感觉自己孙子是个将才,自己虽然是以搞政工的出身,但好歹也打了那么多年仗,竟然连赢的机会都没有,于是老人家望孙成龙,一逢假日就把他送到他二儿子的手下特种大队去操练,美名其曰:理论与实战结合,不能学赵括只会纸上谈兵.


柳傲尘悔恨之至,小时候都有点讨厌这样,家里人希望他做的,偏有点不喜欢做.上学上了十几年,在军队也混了十几年的假期,军队十八般武艺可谓是样样精通,不过军队不好的一面也是学的很彻底,老兵平时很稀啦.关键时刻却是拉的出打的响.很不幸我们柳傲尘同志也染上了这个毛病,到了21岁大学毕业后更是到处游荡,爷爷看他似乎没有从军的劲头也懒的逼他,但也好奇他一天到晚的在干什么,好歹孩子父亲现在还在外面,出了事情可不好,20岁虽说是成人但也最容易出事,于是就偷偷派人跟踪他,没想到柳傲尘三两下就把那位从中南海派来的警卫保镖给甩了,回去后,老爷子听了汇报,大为叹气.明明是从军之材,咱就不愿意去呢.还是我小时侯操之过急,引发了他的腻烦心理.当时最上不说,心里和我叫劲呢.


但老爷子还是想看看他孙子到底干什么,就叫警卫打开孙子房间,警卫用特制工具开了房门后,老爷子柳继来呆住了,只见柳傲尘房间里挂了许多中正短剑和一大批字画.仔细一看却又不是字画,是一些现代语句像什么“终有一天将我们青天白日旗飘扬在富士山头”。等很多熟悉的语句. 柳继来认得这句是国名党组织桂南战役时候一名士兵在殉国前写下的,桌子上到处是资料,抗日时期的资料,有的是绝密估计是他从大伯父里弄来的.全是国名党抗战历史.


晚上柳继来等孙子柳傲尘回来,两个人在书房里谈了很久.警卫为他们送去夜宵时听到柳傲尘在说那些在中华大地上在上海罗店,平型关中,昆仑山下,台儿庄内长眠的那些普通的无名士兵, 他们并没有什么雄心壮志,也并不想建立多大的功业;他们只是大海中的一滴水,沙漠中的一粒细沙,只是被一场大的风暴卷入了历史的长河之中,然后随着历史的脚步飘到了需要他们的地方,并永远的长眠在了那片生育他们的热土之中。现在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我们这些后人已经开始忘却这些曾经为了国家为了人民而阵亡的将士.我不想他们就这样随着历史远去,而远去,我要为他们留下点东西.让他们在天之灵安息. 也让我们祖国和我们这些后人能了解,在那个岁月里多少中华儿女奋不顾身,舍身忘我…………………..


从那以后再也柳继来再也没有管过孙子的事情,柳傲尘走遍全国,到每一个抗战时期发生过战争的地方,最近刚准备到东北去探访日军当时和苏联对峙时期的那些要塞.女婿送给柳继来的一套高档驴友装备就到被柳傲尘给磨过去了.不过那么多装备老爷子也是弄不动了.


由于这次要进深山老林,为了防止危险,身上除了一把美国的M9 战术折刀外,特地还为他特制了把手枪,是92制式手枪的改进型,加了消声器,枪管用了特殊材料,寿命是正常92手枪的5倍,口径是9MM的,可以发射北约标准的巴拉贝鲁姆手枪弹.当然我们柳同志现在虽然是到处游荡,不过还挂着中南海警卫的身份.带把手枪还是合法的.不过他包里还有一把柯尔特M1911A1式11.43毫米自动手枪,那是在朝鲜战场上志愿军缴获的一个美军军火库里,崭新的还没开封的,老爷子带了一批回来送给老战友们的礼物,送完了自己还留了几把珍藏,被柳傲尘长大后看见了,磨了一把来, 柳傲尘第一次看到这种结构简单,耐用,可靠性极好的老枪就喜欢上它了. 从1911年设计定型一直使用到现在都没有在内部结构上有任何改动,也是恶劣环境下携带唯一防身武器的首选.虽然过了许多年,但由于保养的好,一直没动用过,和新的一样.唯一可惜的就是子弹少了点,只有一小盒50发.92制式手枪子弹带了不少,足足800发.要不是身上驴友一套装备太多太重,估计柳傲尘带个5000发都有可能,杀杀野鸡还是需要的,换换口味嘛.


今天又一次路过长城,吼声诗句抒发下自己心里的感受,是柳同志到长城的必修科目,不过一般吼的都是同一首据说是他自己写的诗,也不知道真的假的.:万里长城万里雄,气吞山河独一钟。 西指天山挑冷月,东走龙头吟大风。 将士饮马青海渡,塞上琵笆送远鸿。壮士不再剑戟冷,留与后世说英雄。嘎嘎…………….吼完后发出一阵自以为豪迈的笑声.



这天终于来到了位于黑龙江省的虎林市.虎林市虎头镇靠乌苏里江中俄边境。当年,侵华日军动用了十几万中华劳工,在虎头镇附近的猛虎山一带修建了一个庞大的防御工事,日军称之为虎头要塞。虎头要塞是日军在二战时修筑的最大军事设施, 据说从东北可以看到哈巴罗夫斯克到符拉迪沃斯克间800公里铁路线的,仅虎头一地,日军在虎头要塞修建了当时亚洲最大的重炮阵地---41cm榴弹炮.炮重达300多吨,炮弹直径40cm,弹长120cm,最大射程20公里。巨炮直指俄伊曼铁路大桥和拉佐水塔,目的是为摧毁苏军铁路运输和给水设施,切断海参崴和哈巴罗夫斯克苏军的联系。这里地下被掘穿成巨大的隧道,钢筋混凝土的隧道壁厚1米多。这里弹药库、粮食储备库、医务所、澡堂、指挥室等一应俱全,密如蛛网的战斗掩体、交通壕、暗堡把分散的工事组合起来。军用机场、巨炮阵地.


这里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终结地所在,柳傲尘这次想深入的探访下在东北这些日军遗留下的要塞,其中还有东林要塞,里面密密的象蜘蛛网状的通道很阴森,由于地处边境,山路崎岖,


并没有什么人来,除了一个收了费用塞了份要塞地图给自己就不见的管理人, 柳傲尘进入到虎林要塞里面后,感觉阴冷的很,但又似乎是心里冒寒气,里面通道灯光幽暗,柳傲尘在里面游荡了一圈不禁感慨这样浩大的工程是用我们多少中华人的血肉堆积起来的.现在里面基本上什么都没有了只有空荡荡的一个个注明是做什么用的房间,走了一段时间,柳傲尘也不知道自己到了那里,就想找出要塞地图看看.柳傲尘转过身靠在墙上,从上衣袋里摸出地图,突然感觉身体有种朝后陷的感觉,刚想离开却陷的更快.柳傲尘眼前一黑,通道中灯光同时暗了下,就失去了柳傲尘的踪影.


柳傲尘混混醒来后,发觉自己混睡在野外,想看看几点了,顺便打个电话看看怎么回事,掏出手机一看,时间还是进要塞的那天,不过手机似乎没有了信号,怎么折腾法都没反应.柳傲尘骂了句”XXX, 还全球通,还没离开中华就不通了”.天好象是下午的天色了,也不知道是几天了,看看手机显示是下午3点,时间还对,日期没变,那天进去时候就快晚上了,现在才3点,不可能吧.柳傲尘摇摇脑袋,还是有点晕乎乎的.站了起来动了2步身体似乎没什么事情.


随手打开了手机自带的广播电台功能,里面顿时传来让柳傲尘目瞪口呆的音乐声音,竟然是日本的歌曲樱之花,伴随着音乐声音却是广播声音,说的是什么关于满洲国建设问题..,立马又调频道,搜索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这个让柳同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民国二十三年.天啊.我竟然穿越了,到了一九三四年了.为什么回这样老天怎么会这样,柳傲尘无语坐在地上半天才被肚子的叫声惊醒过来.算了,既然来了,就先安心点,想想怎么办才好.这里可是日本的控制区域,自己应该还在黑龙江的境内,要想离开只有北上苏联.不过很危险,容易被当间谍抓起来


北下更是不可能了,全被日军占领了,好象只有穿过去到内蒙去,还有点希望.倒霉啊.吃了点压缩饼干,想了想,开始走了一段熟悉了下环境,这个地方可是说有老虎的,以后是不怎么看见,现在可是1934年,得先看看,把自己武器看了下,抽出92加强版,开始前行.


走了一段路以后,突然看见远处似乎有些黑点,拿出望远镜一看,人还不少,个个衣衫褴褛,好象不少还是老式民国军装,估计是以前东北军吧,穿黄衣服的好象是只在电视上看见过的日本鬼子,一群矮子,长的到挺壮实.手里拿着三八大盖,上面刺刀亮灿灿的,柳傲尘顿时激动起来,默默的数了数,中国人怕是有一个营500人的样子,日本鬼子只有一个班多点.估计只有不到20个人.柳傲尘决定要救这些人,柳傲尘的冲锋衣是近似于迷彩服的颜色,和一般的鲜亮颜色还不一样.到底是军人家庭,买什么都带点军队式样的觉得舒服.柳傲尘悄悄脱下背囊,找了个拐弯死角洼地处草丛中潜伏下来,只见押送的队伍越走越近,柳傲尘慢慢抽出M9军刺,并且为92手枪加上消声器.


等队伍走到了最后时候,最后一个押送的鬼子的脚已经走到他面前,柳傲尘看到他越走越近,手心里握着军刺都要被他捏出水似的,嗖的一下,只见柳傲尘干净利索的一把拉下,悄然无声的将军刺从后背斜插进去.直接插到了心脏中,手捂住鬼子的嘴,旁边那些被押送的人惊呆了下,有人迅速当住了对面鬼子的视线,旁边所有人立刻都有意无意的挡住.鬼子都没发觉,队伍太长了.加上那些人挡住..柳傲尘选择的又是一个拐弯处,解决一个后,对面的鬼子等人走过去,看见对面同伴没了,可能以为去解小手了,刚绕过队伍过来看看.刚要靠近洼地,被窜出来的柳傲尘直接用手枪结果.并且立刻从他们身上收集手雷在他们身体下面用手雷做了个压发雷..把鬼子的2把步枪一拿,闪到旁边,这个时候在后面十几个东北军士兵立刻就跑了,这个时候前面鬼子估计没看见最后的2个同伴,传来了呼喊声.


一个鬼子转过湾来看见地上一动不动的同伴,顿时呼叫起来,四,五个鬼子顿时跑了过来,其余鬼子也呵停了队伍.都警惕的望着队伍里.这时候后面传来查看日本鬼子的尖叫声,然后是几声轰轰的爆炸声,柳傲尘乘机用步枪射杀了中间的那个鬼子,队伍顿时大乱,鬼子顿时全都爬在地上,举枪到处找枪声来源,而这个时候押解的队伍人们全望四面八方跑.鬼子朝跑的人群开了几枪打死了几个后,再次被柳傲尘再次射杀了二个后,顿时不敢开枪..都开始寻找遮蔽物,都朝着枪声响的方向开枪,可是就奇怪就是看不见人.


双方正在僵持中,突然几个鬼子被几声枪响当时爆头,鬼子顿时蒙了,以为被包围了,立刻慌乱的准备逃跑,被柳傲尘一个一个点名了.在其他人帮忙下,很快结束了这场单方面的屠杀.柳傲尘一看原来开枪的是那群押送的人当中的最后最先跑的那十几个的人,他们捡了被炸死日军还能用的枪来帮忙了,这个时候上来一个中校啪的一个敬礼:鄙人是张大帅手下团长李晓,少帅撤退后,被留下来负责往黑龙江搬迁物资的,谁知道日本人速度太快,还没来的及搬多少,就被发现缴械了,被关押到现在,现在不知道为什么要我们到什么地方修工事,说修完了就放我们走.现在被长官救下了,我代表弟兄们感谢英雄的救命之恩,我不知道长官尊姓大名.


柳傲尘伸出手来:免尊姓柳,名傲尘,字落风.家里是南洋望族,曾经在南洋国军中任过职务,家道中落.但还有些积蓄。就准备回到中华来,没想到家人染病需要老山参掉命,就和家人来到东北,没想到被满洲一个权贵看见财富就冤枉我是偷的,于是就派人抢了我钱物和人参,我家人由于拖延没有得到人参续命就离开了人世(说到这里,柳同志心里念了句,祖先们可不能怪我啊,没办法),于是我就杀了那权贵,就逃到这里来了避下风头,现在准备从内蒙到中原去.


李晓手下这时候都打扫完战场,把日军和自己死的兄弟都埋了,李晓对柳傲尘说: 柳大哥救了我们,要是没有柳大哥,我和几百弟兄不知道还能不能看见活的一天.柳大哥若是不嫌弃我们,我们几百兄弟以后就跟着柳长官你了.还请长官不要嫌弃。

手下几百弟兄都轰了声:对跟着柳长官,跟着团长.


柳傲尘突然产生一个念头,莫非他们就是去修建虎头要塞的人,可时间不对啊,说是39年才开始的,不过也难说,日本一直不承认要塞的事情,具体什么时间谁能知道,难道让我回到这里就是解救他们吗?难道是他们…………………让我来这里的………….?柳傲尘不由想起那虎头要塞外面被挖出的累累白骨.


柳傲尘在李晓的指引下带着大家迅速的离开这里,天已经快黑了,在路上和李晓谈了半天才知道现在这个地方还属于黑龙江,是黑龙江的通河县,他们准备现在到通河县,然后到然后在到七台河,最后到虎林。果然是到虎林的,柳傲尘暗暗的想,于是柳傲尘仔细的查了地图,发现最近的适合隐蔽的大青山山脉。柳傲尘对李晓说了想法,李晓说:柳长官,我原本就是建议你到那里去的,到了那里我还可以给个惊喜你。


“不知道李兄有什么惊喜可以给我。”柳傲尘道


“我不是和柳长官说了,我们是被少帅留下来运送物资的,物资虽然没运多少,但就那不的一点也很可观的,而我们埋藏的地点就是大青山”。李晓回道


“李团长就这么信任我柳某人”。柳傲尘说道,“虽然我出手救了你们,但好象你们有点……..。


李晓苦笑“柳长官不知道,我们这个团以前可是上千人的大团,自从被鬼子抓住后,就象是到了地狱一样,吃的是连猪都不吃的东西,但就这样还不不给吃饱,每天都在挖工事做很多很累的活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很多兄弟就这样被折磨死了,生了病的更惨,为了怕传染直接就扔到山沟喂野兽了,我有次生病不是弟兄们护着,日本鬼子看我还有点利用价值,我早就喂野兽了,我是活了下了,可我对不起死去的弟兄们,今天柳长官救了我们,真的我们命早就是你的了,我和弟兄们说过了,你以后就是我们的重生父母了“。说完,停下来虎目含泪

鞠了一恭。


柳傲尘大惊赶忙拦到:李团长这太折杀我了….这怎么敢当”。


李晓擦去眼泪对柳傲尘道:柳长官等下。


走到队伍边上,李晓大声喊到:弟兄们,停下。

大家停下后,李晓说道:弟兄们都是跟我多年了,特别是被鬼子抓住后,我没能照顾好大家,很多弟兄都先走了,今天柳长官救了我们,以后我们就是为柳长官做牛做马的,柳长官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是不是。

大家用感激到及至的眼光看着柳傲尘吼到:是。


柳傲尘激动的看着这些弟兄们也不在推迟感觉似乎自己来到这里就是有义务把他们救出去:弟兄们辛苦了,我这里保证只要我柳傲尘在,就绝对带着弟兄们回到中原。现在我们都听李团长的,到大青山去。今天就不休息了,大家加紧点。


于是大家都很快的往大青山方向移动,累了就小憩下,饿了,喝点水,填饱下。终于在第二天中午到达大青山,大家一下子都瘫倒在地上。浑身被抽干了最后一丝力气一样。


休息了一段时间后,找了点野果和一些东西将就吃了点,大家就开始往藏物资的地方进发,往大青山深处走去。快到第三天中午才到达大青山藏物资的地方。一个很秘密的山洞,被山藤挡的严实的很,柳傲尘以为要拨来进去,去发现靠近时候在往下看是什么都没有,在开左边却是一个下凹的地洞,要不是李晓指给他看,还真的看不见。就是靠到跟前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所在。柳傲尘问李晓怎么发现的,李晓说是一个兄弟没参军前是个猎户,追一只兔子才发现的


走到里面看到堆积如山的物资,全是放着枪支和弹药的箱子,柳傲尘疑惑的转过头来看着李晓,李晓苦笑着说到:没办法只有枪支最好运,其它的基本没办法,日本人速度太快了。这里都是轻型装备。13式79步枪5260支枪弹28万发, 全年出17式轻机枪96梃, 13式20重机枪梃。这些都是那年上半年出产的还没配发到部队,就被我们运出来了。还有这些服装等。

柳傲尘很高兴道:这些火力不错,完全和日系装备一样通用,全是当年仿造的日式。


清点了下人数,一共有576人,一个加强营的编制,柳傲尘集合了营连以上人员商量下下步的工作开展,所有50挺轻机枪全部带走,步枪带走800支。重机枪带走6挺。

立刻有人问道。“长官这样是不是太多了,根本拿不动了。


柳傲尘笑笑说:这个不全是自己拿的,主要是准备看看在还有失散和要解救的弟兄,还有要参加我们的,东北的山里胡子也多,找几个招安下,看看先壮大下我们实力,争取最短时间形成一个团的编制,一部分人还要准备食物和物资,食物是当前最关键的问题,几百人要吃喝,还有毕竟要回去不是件容易的事情。需要从长商议下。好了现在就先这样,大家具体分工由李团长分工下。


柳傲尘到一边查看起枪支来,这个时候大部分弟兄们已经开始睡着了,太累了,但是又谁的很香再也不用提心掉胆的睡觉了。鼾声大作,看到李晓安排完哨兵,也走了过来,柳傲尘说今天晚上我俩去当暗哨,以后放哨就这样,一明一暗。走吧老李。


到了地方,柳傲尘掏出香烟,抽出2支,递给李哓一支,李哓接过来放在鼻尖上一闻,惊叹道,好烟哪。什么牌子的。柳傲尘心里想,大熊猫能不好吗?嘴上说:南洋的,我也就带了一点。李哓道:很贵的好烟吧。看起来就很高级,这个烟屁股后面的东西是什么,看起来就很高级,柳长官一定是大富之家吧。柳傲尘掏出打火机为李晓点上烟,李晓又是惊讶了半天,柳傲尘说道:你喜欢就送给你。


李晓连忙递了过去连说不敢,“东西太贵重了。两个人谈到那天柳傲尘救他们的时候日军的表现,柳傲尘说道:其实日军的战斗力不是这么差,只是他们在这里太骄横了,不到20人就押送500多人,而且还不派出警戒,简直好象是在后花园里散步一样。


李晓说到:其实就是这样的,日军战斗力很强这次只是大意了,下次怕没这么样了。

两个人聊了一会,就安排了暗哨去睡觉了,不过李晓在抽完大熊猫香烟后,预定了明天的。让柳傲尘哭笑不得。


第二天清洗了然后大家换了下新衣服,终于又象个军队了,而不是逃难的队伍。大家开始整理装备,一营长段小宁开始带领人去找点食物和打些野味。再做些陷阱。


柳傲尘终于可以清点下自己的装备了,95望远镜一只,8X40的,防水的手枪2把 一把柯尔特M1911A1式11.43毫米自动手枪,一把制式92加强手枪。子弹接近840发。军刺一把美国的M9+药品也不少什么藿香正气水、活络油/红花油、清凉油/风油精、云南白药(粉剂、喷剂)、息斯敏、酒精、红霉素软膏、绷带+纱布、创可贴、蛇药、感冒药; 消炎药最多,进口的手电一个,什么睡袋,刀叉(或军刀) 气罐 、炉头 、餐巾纸 、打火机 、蜡烛 、盐 、巧克力 、茶叶等等一大堆东西。又看了下自己手上的38缴获来的38步枪,保养的不错。先用着了。


中午的时候飘来了阵阵的香味,原来是段小宁带出去的寻找食物的搞了很多的野味回来,品种那个丰富就不用说,光野猪就有好几头,现在全烤的差不多了,当然功劳也有柳同志的,身上带的除了一个防风的打火机,还有几个一次性打火机,送了二个给李晓和段小宁,让李晓和段小宁激动了半天,今天段小宁升火的时候一大帮人都围着看,看见滑石喀嚓一声,火腾的就出来了,顿时惊乎不已纷纷看着段小宁羡慕不已,段小宁像是绝世宝物一样贴身收藏,任何都不许碰.


柳傲尘到背囊里拿了调料和盐稍微往烤肉上面洒了点,顿时香味扑鼻,个个吃的狼吞虎咽,吃完了,大家都依靠在洞壁上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实在是吃撑了.这个时代好处就是野味多,哪象我们那时候,见只野鸡都很难,柳同志坏坏的想.段小宁拿了根小细枝剔着牙对柳傲尘说道:我都几年没吃过肉了,我啊,都不敢想自己还能吃到肉,就想能吃饱一次就行了.哈哈,今天不但吃饱,还是吃肉吃的.满足啊.


柳傲尘呵呵笑道:大家吃饱了喝足了才有力气跟小鬼子干.恩.现在就给大家讲点战术,也就是跟鬼子怎么打.


段小宁这个突然道:听说柳长官以前上过军校,还在国外南洋当过军队长官.大家都希望长官能教教我们,我在这里算是好的,还读过几年书,大部分人连书都没读过.


李晓走过来踢了他一脚,就你贫,把嘴闭上,好好听柳长官讲.

段小宁舌头一伸,缩了回去.


柳傲尘于是开始为大家讲解一些战术问题,讲了一点似乎发现老师不好当,一大部分人还不懂什么电子什么信息战.柳傲尘才想起来现在是抗日战争时期,自己讲的全是50年以后的战争名词了,看样子以前学的太先进了点,不适合这个时代,不过,有一个战术不过时,那就是游击战,游击战战术倒是哪个时代都很合适的,就讲游击战也很适合当前自己和队伍所处的环境状态.到处被日军包围着,自己人又很弱小,搞游击战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于是柳傲尘讲道: 一般说来,运动战和阵地战,都属于“正规的作战”,而我现在要给大家讲的游击战就属于“非正规的作战”。这是在军事上就兵力的大小及其指挥的方式来说的。


所谓游击战,是使用小的队伍,少至几人,多至几百人的队伍,在敌军后方活动的。这个就很适合我们队伍啊.这些队伍的组成,无论是正规军派出的或者是由民众政治斗争中发展起来的,或者是由这两种混合组成的,通常是在敌人的后方,我们现在好象是在敌人肚子里.哈哈.特别是在广大民众拥护掩护之中,用袭击或伏击敌军,破坏其交通与辎重。游击战的动作方式是机敏灵动,出没无常,尤其小队伍在敌军后方活动紧张情况之下,要求每个指挥官机断专行,独立自主地决定行动。它没有战线与后方的组成,所以说它是“非正规的作战”。


李晓这时候说道:那以后我们是不是就是进行这个什么游击战.


“恩,基本上是这样,由于我们处于弱的一方,根本没有能力和日军进行阵地战和对攻战, 但同时我们在进行游击战的时候,抓住有


所谓运动战,就它在军事上的精义说来,应该是叫“机动战”。一般是使用相当大的数量的正规军队来进行的。因为军队数量比较大,就必须有协调各部在单一意志之下行动的统一指挥。正规军队进行的机动战,就是指挥军队在战斗之前、战斗之中和战斗之后的移动,求得造成便于使用武器的地位,并且利用已得的战果,发展到完全消灭敌人。假使敌人在动作中造成不利于我的战斗条件时,那我们就引退到适当的地点,以求避免其突击,且就此抓到有利的条件。

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以游击战为主,在有利的时机要善于抓住机会,集中所有兵力单个击破比我劣势的敌军的运动战.但我们绝对不能把运动战打成阵地战, 我们当前兵力少而突击力弱根本不适合这样的战斗.希望大家要切记.


段小宁插嘴道:这个打法和胡子的打法和相似啊,以前我们剿灭胡子就是这样,我们去的人多,他就躲起来,分了兵去找就被他小股的吃掉.


大家都议论纷纷点头附和,柳傲尘总结道:归纳起来就是十六个字“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十六字诀,大家要灵活机动的运用起来,这段时间先派人核查下周边的敌情分布情况,还有大青山里胡子分布情况.我们也准备练下兵,就拿小股日军和胡子来场大练兵.



本文内容于 2008-3-15 10:57:06 被千骑卷天下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