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售楼小姐 短篇 4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7/


晚上回到家,大黄拿走我的手机查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手机上也没什么陌生来电和可疑的短信。不过,就算我真有什么,他查手机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我不禁为他的弱智行为感到好笑。好在大黄解除疑惑后就不再过问昨晚我不回家这件事情。

夫妻之间的冲突只要稍微放一下,就不至于闹得不可开交。对此,我早有经验,所以我料定他过一夜之后气就消了。

看他不再揪住我不放,我就把白天的计划告诉他,但这场谈话刚刚开始就无法进行下去。一说让他换个工作,他就反问,你觉得我能做什么?我反而愣住了,说实话我也不了解他能干什么。对于搬出去单过的建议,他更是不搭理我,就装没听见。气得我翻过身去再也不想说话。

见我生气了,大黄似乎又试图做补救,"要不,我们再去买台车,买个捷达就行,我去给人做陪练吧。"

"你想得出来?!陪练有什么前途??既挣不到钱还有危险,有意思吗?!你能有点追求吗?!"

大黄涎着脸,从背后搂住我,"原来老婆担心我的安全啊!没事,相信我,我对驾驶还有点兴趣,周杰伦在《头文字D》里玩的那种漂移我也会玩!这你知道吧,技术不赖的!"

"去去去,我不同意这个。"

一时间,谈话又陷入僵局。

大黄搂着我,好半天,屋内只听到彼此重重的呼吸声。

这种情形最让人苦恼。睡也睡不着,出去又没地儿待,客厅里四个老人不是虎视眈眈就是冷言冷语,相比之下,虽然我对大黄也诸多不满,但也比待在客厅里好多了。

我烦闷地躺在床上,心里想着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住在这里简直看不到一点希望,也没有半点快乐,而令人好笑的是,在这样的境况里,我还负有对丈夫的义务。

比如大黄,他不会跟我制造情调,也压根不会想到在性事上需要情调,在他想要的时候,他就会跟我要求。不管我的心情如何,他只管索取。

明明我还在生气呢,他却搂着搂着就开始有反应了,便不管不顾地摸索起来,然后厚着脸皮说,"老婆,做功课了!"

"不要。"我这回异常坚决。

"老婆……都搞成每周一歌了,你不觉得有点太冷淡了吗?"

……

无语。大黄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在这种事上,女人总是弱者,男人要对你实施婚内强奸,你只有默默接受。你没有任何需求也得接受,而男人则不同,如果男人不愿意,相信没有女人可以强迫他,那玩意儿如果不配合,女人也无法实施犯罪啊。那么法律意义上的强奸一词,想必是单为男性而定的了。

在大黄进入我的身体的时候,我的脑子里正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如果说我得到了快感,你信吗?

我一定在撒谎。我在骗自己。我希望自己找到一个去维系这个婚姻的理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