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制造”到“中国设计”的转变是否那么遥不可及?



“中国将会成为全球工业设计的中心!”TCL彩电全球设计总监、倜傥团队总经理杰拉德·沃尼奥认为,中国如今已成为全球制造中心,作为与制造业密不可分的工业设计业,从欧美向中国转移将成为不可阻遏的必然趋势。


据《商业周刊》报道,过去美国科技厂商紧握研发设计,将制造外移,但是近年来却发现,单单靠自己研发,有些力不从心,无法适应全球市场越来越快的发展速度,于是,为了降低成本、抢速度,美国企业不但将生产制造外移,就连研发设计也开始外包。据统计,美国70%的PDA、65%的笔记本电脑、30%的数码相机、20%的手机都是委托国外企业设计的。


在我们一边感叹中国的工业设计刚刚起步,还有许多工作要做的时候,我们是否也应该认识到,从“Made in China”向“Design in China”的转变也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


国内企业的惰性


“当进入以创新实现价值增值的经济发展阶段时,工业设计就会成为先导产业,成为创新资源、增加社会财富、增强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从这个意义上讲,工业设计水平将极大地影响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水平。不仅如此,高新技术产业是创新特征最明显的产业,但高新技术中的原始创新性一般来说投入大、周期长,而工业设计中的技术一般运用的则是成熟的技术,得来相对容易,经过集成和综合,就能设计制造出具有中国特色的新产品。反之,工业设计的发展和水平的提升,会向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提出新的需求,又将促进高新技术的发展。”华人世界首位获得iF大奖的设计师、华硕电脑设计主任萧铭楷转述给《新营销》记者这么一句话,“在发达国家,由于设计在制造产品差异和了解消费体验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目前已经成为继‘六西格玛’之后企业最重要的营销理念和提高企业创新成功率的最佳方法。”


不过,很显然,国内除了少部分企业外,对于工业设计的认识并没有达到如此高度。即使在起步较早的珠三角地区,很多已经在应用工业设计的企业也只是把工业设计人员当成了美工来用,改一下产品外观,弄个漂亮造型,实际上做的都是表面功夫。


业内人士介绍说,国内企业在寻找设计合作伙伴时,往往进行“比稿”,实际上这些企业根本没有考虑自己对合作伙伴是否了解,也不考虑合作伙伴对自己的产品定位及市场状况是否了解,甚至对自己是否具有相应的工业设计后期执行能力都不太清楚。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合作,简单地根据设计方案大批量生产产品,企业就会面临巨大的风险。


杨明洁联合设计机构总监、上海设计中心副秘书长杨明洁告诉记者,国内企业还面临着一个惰性问题。“国内企业发展的道路、历史与国外企业是不一样的,国内企业发展时间短,在时间上受到制约。中国企业早期都是根据外国订单做加工,只负责生产,在创新和设计上没有概念,养成了惰性。”


“如今,以廉价压低成本,追逐销售量以获利,成为国内众多企业发展的目标,它们并未将自主设计研发、提高产品的设计附加价值作为自己的目标,其结果是国内大部分企业‘目标短视’。”华东师范大学工业设计系教授刘斐能够理解原始积累时期国内企业的实际情况,但是国内企业必须提高设计意识,将设计附加价值作为企业的另一个重心。


当然,国内企业在工业设计上也并不是一无是处。早些年,TCL通过在机壳上镶嵌钻石,将3000多元的一款手机卖到了8000多元,充分展现了设计的力量。TCL董事长兼总裁李东生提出,要在未来几年内,将TCL打造成具有鲜明个性的品牌,使之成为中国最有创造力的品牌。为实现这一愿景,TCL重新定义设计力,确立了自己的设计价值观:“只设计对消费者有意义、恰到好处的产品”,为消费者提供“时尚、亲和的使用体验”。联想早在2002年便成立了工业设计中心,将工业设计定义为次核心竞争力,通过工业设计增强品牌竞争力。


从“中国制造”到“中国设计”


什么样的设计才是好设计?杨明洁认为,首先,在视觉层面应该给消费者带来快感,方便消费者使用;其次,在用户层面,也就是使用者层面,应该符合人体工程学,具有安全性;再次,在生产层面,要能实现规格化生产,代价不能太高;最后,在社会层面,对社会要有责任感,例如符合环保要求,符合产品特定消费群的社会属性。


而设计作为“人”的设计,刘斐认为:“在未来10年,一种意识性的设计回归是一种可能的现象。重新使用一些装饰性元素,重新重视人性化曲线设计,甚至反古典的设计风格都有可能卷土重来。但是现代简约风格,仍将是设计的主流。”


但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它们已经逐渐认识到,工业设计能为自己的品牌带来个性,是竞争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现在,中国的经济地位是反映在绝大部分消费产品上印有‘中国制造’,如果国内的工业设计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大概用不了多久,我们就会看到越来越多的产品上印着‘中国设计’的字样。” 国内现代设计及现代设计教育奠基人、美国洛杉矶艺术中心学院理论系和研究生院教授王受之说。


在王受之看来,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亚洲国家的设计产业、设计教育也在飞速发展。虽然现在中国和其他亚洲国家基本上还在模仿、抄袭西方国家的工业设计,整体设计水平不高,大部分设计比较刻板、单调,缺乏原创,但是作为一个具有深厚民族文化传统的地区,亚洲国家总有一天能够摆脱模仿、抄袭,走进自我创造的新境界。


“如果要给21世纪的世界工业产品设计作出一个界定,我想,它正在朝多元化、个人化、试验化、非批量化几个方向发展。”王受之说。


王受之认为,中国作为全球制造业的中心,加上深厚的民族文化底蕴,可以想见,在不远的将来,“中国制造”将从“中国设计”中找回自信,届时,中国企业将真正体会到工业设计作为一种力量所带来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