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东方网 作者:王伟 选稿:黄骏

图片说明:歼-10战斗机正在接受加油(资料)

图片说明:中国海军担负起保卫海上能源生命线的重任(资料)

根据1999年国会通过的《2000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第1202款的规定,美国行政当局每年必须向国会提交关于中国军力状况的报告。2000年,当时的克林顿政府就依据此法案向国会提交一份22页的报告,自此之后美国政府每年都会出台一部中国军力报告。中国曾强烈批评以往年度的军力报告,认为其将中国描绘成一个冷战风格的敌对国家。

点击进入东方军情观察

2008年3月3日,美国国防部公布了《2008中国军力报告》(以下简称《报告》),这份报告虽然并不完全代表美国政府的政策或者观点,但它至少表明有部分美国官员或者学者的看法。与以往报告相比,今年的中国军力报告用了更多图文来对自然资源特别是能源问题对中国战略的影响加以分析。

能源问题影响中国战略行为

今年的军力报告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对通往市场和资源,特别是金属和原油的安全通道的依赖正在成为影响中国战略行为的更显著的因素。尽管中国预计依旧会将煤作为最主要的燃料资源,但是很大程度上由于交通运输部门的发展,汽油以及其它液体燃料的消耗将会显著增加。例如,中国的汽车拥有率将会从2004年的2700万辆增加到2030年的4亿辆。中国计划增加天然气的利用,到2010年,将它的使用率从百分之三增加到百分之八。除此之外,中国还计划到2020年要建造约30.1万兆瓦的核电反应堆,将核电发电量从占电力输出的2%抬高到6%,同时中国还将推动对国外铀供应的寻找。

《报告》指出目前中国每天消耗约758.0万桶石油,自2003年以来,中国排在美国之后是世界第三大石油进口国和第二大消费国。目前中国进口的绝大部分石油需要通过油轮经由马六甲海峡等水道运回国内。到2015年,中国的石油消费量将上升至1000至1200万桶每天。中国还在同俄罗斯合作建设东西伯利亚-太平洋石油管道,这条管道具备每天输送160万桶石油的能力,确保中国能够持续利用俄罗斯的石油,减少对海运进口石油的依赖。《报告》称中国自2004年起开始建设自己的战略石油储备。第一阶段将在2008年完成,计划将储备一亿桶,这相当于中国25天的净石油进口。第二阶段则计划将储备量增加两亿桶,大致相当于42天的净石油进口。在2010年,第三阶段的建设可能会将净存储容量增加到约5亿桶。但是,如果中国的交通运输和分配网络不能得到明显的改善,总库容仍然难以缓解石油供应的问题。

《报告》认定中国对外国能源进口的依赖已经以多种方式反应在它的战略政策上。在1996年时中国主要依赖于阿曼、也门和印度尼西亚,这三个国家占据了中国70%的石油进口。自那之后,中国还寻求与多个供应国的长期供应合同,这些国家包括乍得、埃及、印度尼西亚、哈萨克斯坦、尼日利亚、阿曼、俄罗斯、澳大利亚、沙特阿拉伯、苏丹和委内瑞拉。2006年中国最主要的三个供应国是沙特阿拉伯(16%),安哥拉(16%)和伊朗(12%)。而在2007年的头九个月,36%的中国的原油进口来自苏丹。目前,中国略超过半数的石油进口来自中东,还有几乎四分之一来自非洲。

《报告》认为中国还在寻求海外能源资产和投资的平衡分布,虽然这些与国际石油巨头相比仍然是较小的投资。中国的石油公司纷纷在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尼日利亚、苏丹以及在北非、中亚、东南亚、拉丁美洲和北美洲的其它20多个国家投资石油企业(油田发展以及管道和炼油厂项目)。

《报告》指出能源供应安全方面的问题对中国国防政策和力量规划造成了何种程度的影响尚不是很清楚。然而,这些问题显然影响到中国考虑国防规划的相关问题。中国在2006年发表的国防白皮书中在对安全环境的描述中阐明了“能源资源、金融、信息和运输通道等方面的安全问题上升”,这份白皮书还界定了解放军的首要任务是“维护国家安全统一,保障国家发展利益”。

《报告》推测解放军可能正在辩论如何把这些任务转化为军事学说、资源分配、部队结构变化以及应急计划。不过,至少在近期和中期而言,中国进行远程投送和持续作战的能力有限,解放军将面临雄心与能力的差距。《报告》认为目前解放军没有能力使用军事力量保护对外能源投资,也没有能力保卫关键海道。

《报告》认为,展望未来,中国的领导人可能设法采取措施缩小这一差距,这包括:扩展远程军力投送(其中包括航空母舰的发展),发展远征作战、水下战、防空战、远程精确打击能力和海上C4ISR系统,发展远程物流,寻求前进基地,开展训练和演习(特别是在公开水域)以及寻求一个更积极的海外军事存在。

《报告》还专门用了一页的篇幅用图文描述了中国与周边国家在领土以及专属经济区的争端,这些争端或多或少也都与自然资源有关。

借能源议题炒作中国威胁无意义

客观而言,在过去几年中,随着新型武器装备的陆续换装,解放军作战能力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不过,其在保障中国能源安全的能力依旧极其有限,中国适当发展军力强化远程作战能力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并不是为了威胁任何国家。

事实上,能源安全对世界上很多国家的外交和军事战略特别是对海军的发展都产生了重大影响,发布中国军力报告的美国自身就是最好的例子。作为世界能源消费第一大国的美国对海军的重视,达到了史无前例的地步。美国在世界主要产油区腹地的军事行动,对于世界石油运输线路的海上控制,以及美国石油公司或其跨国石油公司在全球的支配地位,都让其他能源消费国感到了巨大威胁。美国实施全球能源控制的一个重要手段就是海军。美国海军相信它有实力强制进行海上封锁而不受惩罚。美国海军只要在马六甲海峡以及其他战略性的咽喉要点,如霍尔木兹海峡采取军事行动,就可以控制从中东到亚洲的整条运油路线,从而迅速关闭供应亚洲各国的能源命脉。

中国的东亚邻国亦很重视军事力量在能源问题上的应用。日本海上自卫队近年来不断增加大型战舰,包括先进驱逐舰、新型直升机航母等,而航空自卫队则获得了空中加油能力,其真实意图就在于掌控东海的油气田以及其它形式的能源。而韩国加强海军同样也是为了能源,去年服役的“独岛”号给韩国海军带来了巨大的变化,使其具备了远海综合作战能力。对于该舰投入使用的目的,韩国军方人士毫不掩饰地说,强大的海军是韩国海外能源运输线和近海能源安全保障的需要。与以上这些国家的努力相比,恐怕解放军要做的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