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6/

持续二天的阴雨天,不能得到空军的支援,这让常江仁感到非常不安。尽管鬼子没有发动大规模的进攻了,但他们总是派小部队在阵地前面不断骚扰,致使弹药的消耗比较快。对此,他让部队注意节省弹药。

这个时候,马向天发挥了他们特务营的长处。他告诉常江仁,对付鬼子小部队的骚扰,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一些狙击手在前面对鬼子实行精确打击。常江仁当然会听从他的这位马兄高招,因为他非常清楚在实战中马兄有着丰富的经验。很快,特务营的一些狙击手就派到前沿的各个阵地上去了。

与常江仁常江仁比较忧虑的心情相反,山田大佐已经摆脱了第一天的郁闷心态。按照他的部署,自己手下的部队不分昼夜骚扰守军,以达到消耗他们弹药的目的。现在,看来这个战术奏效了,守军的火力明显比头一天强度低了。

与此同时,利用这两天的准备,日军炮兵有了非常充足的炮弹。尽管火炮的数量可能比守军少,但如果他们的炮弹不足,己方的炮兵完全可以和守军的炮兵抗衡。山田大佐想到这里,决心明天再次展开一场全面进攻,最好能够尽快拿下素来尔高地。

早上,雨过天晴,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阳光洒在经过了炮火摧残的热带丛林。没有来得及逃出去小动物趁着这个时候赶紧寻找食物,各种昆虫也出来对那些没有办法收尸的战死尸体进行打扫“战场”。对于生活在这里的动植物来说,这浓厚的血腥味和硝烟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是这原始密林从来没有过的。

山田大佐把他的指挥部搬到与素来尔高地毗邻的一个山头上,虽然离守军的阵地远了一点,但也安全多了。透过高倍望远镜的镜头,他可以观察到守军也在积极准备应对敌方的进攻。山田又看了看自己的部队情况,炮兵已经做好了准备,而步兵正在隐蔽地向攻击的出发地集结,一切进攻的准备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突然,天边传来了飞机马达的轰鸣声,接着一队美国野马式战斗机很快出现在这里。山田大佐心里暗暗叫不好,他赶紧让手下通知部队防空袭。还没有等到日军做好准备,这些该死的美国飞机就对守军阵地前面进行了狂轰滥炸。苦于没有很好的对空射击装备,日军只能是被动挨打。

最可怕的是那些凝固汽油弹,这种美国的最新发明的武器,让日军体会了从来没有体会过的这样可怕的炸弹。只见这凝固汽油弹爆炸后,在它的周围立刻燃起了熊熊烈火,如果人的身上沾上了一点这种胶着状的汽油,立刻会把人烧着。不大会儿功夫,守军阵地前面几百米范围被烧得漆黑一片,正准备进攻的日军损失惨重。那些被烧伤的士兵发出了一片哀嚎声,使攻守双方的官兵们听了都感到凄惨无比。

山田大佐所在的位置虽然没有遭到轰炸,但他注意到己方的炮兵阵地已经被炸的不行,而前出攻击阵地的各个大队集结地也遭到了轰炸。看到这种情景,山田颓然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完了,完了,这次进攻又算是泡汤了!

让山田有些不明白的是,守军这时没有乘机出击,他们只是用优势的炮火继续打击日军。其实他并不清楚,守军的步兵本来就不多,经过了几天的战斗,伤亡也不少,他们根本无力出击。而且,他们的目的,主要是想长期切断这条运输线,致使于邦城的困境更加严重。

经过了美国飞机一上午的蹂躏,山田大佐感到自己部队的士气受到严重打击。他在内心里十分沮丧,没有了空中优势,这里的皇军只能是被动挨打了。现在,他有点体会到,在上海和南京会战期间,支那部队所面临的处境了。

下午,美国飞机又到这里来了,这回日军早早就隐蔽了起来。不过,让日军感到奇怪的是,那些该死的“野马”没有投弹扫射,它们只是威慑性的在日军头上盘旋。不久,一架大肚子的运输机飞了过来,就在日军的众目睽睽之下,把一包包弹药及其他物资通过降落伞空投给守军。眼见那一朵朵降落伞落在了素来尔高地的中间,而日军却不能阻止它,山田心里的这种滋味可真不好受。

山田现在才恍然大悟,守军的那些重炮和弹药就是用这种方式运过来的。他此刻的心情酸溜溜的,于邦城的补给现在是靠运输队用牛车来送,而这里的支那部队居然由美国飞机来补给。和美国佬的财大气粗的情况相比,大日本皇军可就显得太寒酸了。也不知大本营是怎么想的,和美国人,英国人,苏联人,支那人以及其他亚洲人打仗,这能赢吗?

不过,牢骚归牢骚,这个仗还是要打的。眼前的这个素来尔高地像什么呢?山田大佐一下子就联想到了这里出产一种叫铁核桃的坚硬果实,虽然这核桃仁是一种营养价值非常高的果实,但它那坚硬的外壳让人无法下口。对了,这个高地就是一个铁核桃!

怎么能把这个铁核桃的硬壳敲开呢?山田大佐为自己没有能够敲开这硬壳的工具而感到心烦意乱。现在没有其他什么好办法了,只能作好长期围困的准备。对了,要把支那人的水源切断,这样也许会让守军投降。美国飞机总不至于天天送水来吧?还有,派上一些狙击手让他们不断杀伤守军士兵,这样一来,守军士兵杀伤一个就少一个。到时候,这守军一定会支撑不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