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朋友”没钱买单说开去

我是军阀的老子 收藏 30 288
导读: 从 “ 朋 友 ” 没 钱 买 单 说 开 去: 敝人是做业务员的,所以,搞好各方面的关系,是日常工作中的当务之急。 敝人1985年在北京跑业务时,在途经金华时,于火车站买火车票时,认识了三个“老乡”:黄某某、林某某、彭某某。 黄某某是林某某的叔叔,林某某与彭某某是“盟兄弟”。 他们也是去北京,也是业务员。所以,就一路同行。 后来,在北京我与他们住同一个旅馆。 有一次,林某人因没有收到现款(对方没有依约及时付款)而无钱吃饭、住旅馆,

从 “ 朋 友 ” 没 钱 买 单 说 开 去:



敝人是做业务员的,所以,搞好各方面的关系,是日常工作中的当务之急。

敝人1985年在北京跑业务时,在途经金华时,于火车站买火车票时,认识了三个“老乡”:黄某某、林某某、彭某某。

黄某某是林某某的叔叔,林某某与彭某某是“盟兄弟”。

他们也是去北京,也是业务员。所以,就一路同行。

后来,在北京我与他们住同一个旅馆。

有一次,林某人因没有收到现款(对方没有依约及时付款)而无钱吃饭、住旅馆,敝人出手相助,借了几百元给他(那时候的最低工资是每月18元)。

因此,林某某的父母亲看我的形象是很好的。(其实,我并没有这么好!)

所以,当我经过林某某的家门,他的父母亲看到我经过时,会叫我进去坐一坐,拉一拉家常。我经过林某某的家门口时,也会常进去与他的父母亲聊一聊。


后来,我没有再往北京跑业务(那时候的北京好做呀,什么门都可以进。现在的北京可是实实在在的“高官好见,衙门难进”了呀!),往“暖和”一些的南方福建省与江西省跑,常常要经过福州市。

在八、九十年代,车是比较缺的, 常常买不到票,要起大早排队是经常的事。而发货,更是难题。那时候的物流,不象现在这么繁荣, 常常为及时交货而伤脑筋。

那个年代的苍南县邮政局,可是“吃死了”(意思是得到很丰厚的利益)的部门,每天营业厅里堆满了来邮寄的包裹。

这收进来的包裹,经常是一车拉不完的。这当天没拉出去的包裹,堆积到什么时候才发出去,只有他们内部的人才知道。

邮寄包裹,从浙江省苍南县到福建省、江西省,一般是半个月后到达。十天之内能到的,很少很少。一个月后才到达收件人手里的,也是常有的事。

开玩笑讲,先父在世时,从家里步行去福建省,也不用一个月的时间!先父从民国时期就开始在福建省做生意,建立共和国前后时期,那是没有汽车可坐的,完全是靠二条腿辛苦走路的。

所以,为了自己的包裹能早日发出,这拉关系就…………!!!

随后,私营托运部逐渐形成市场,这邮政局的包裹生意,也就慢慢的少了。这里,还有一个因素,也是导致邮局接近关门的主因(现在的邮政局,都靠外地打工的人来邮寄些包裹)。


那时候,很多企业主用信函联系业务,叫“发业务信”。后来(据说),某人在废品回收者的废品堆里,发现了他托邮局邮寄的大捆信件。

原来是哪个“混进”邮政局队伍里的“坏分子”把他们的邮资给“吃”了,这个“浑蛋”吃了他们的“邮资”还不过瘾,竟然还把这“业务信”拿去当“废品”卖,再捞几块人民币。真够称得上“厚黑学专家”!

经过这么一传说,这邮局的经营状况,就不用我说了。对吧?

因为在邮局邮寄包裹的周期太长,所以,大部分人,也包括我,都让货物搭汽车走。

那时候的汽车,货车的运费比客车的低一些,但旅途难保障货物能“安然无恙”的到达。而客车,运费虽然比较高,可这“速度”是与人同行,人可以看到货物,人到货到。但关键的问题是客车装不了多少货物,而且人货同装是违规的。

那时候,从我所在的镇往福州市每天只有一班客车(下午四点发车,到次日凌晨二三点钟到达福州市),是私人(那时候私营客车也是不多的)从福建省某县的运输公司包来的。而一部汽车,只能坐四十个人(我有见过坐50人的客车,但那座位间隔的距离很小,坐在那种车上,比坐牢还“难受”,那膝盖是紧顶着前面座位的后背的!),而车顶的行李架,理论上只能承载400公斤的行李。

象我打包,是小一点的,一个包一般只装90到100斤(是市斤哦!)之间的重量。有些人打包,一个包竟然打到140斤。先别说这抬上卸下累不累,就这一个行李架,理论上就只能装几个包了。

这40个旅客,虽然不能说全是业务员,但出门的,大部分是做生意的。可这几个包的容量,让谁装呢?

因此,车老板为了多装“行李”,就把行李架进行了加固,就是在车厢里装二根“顶天立地”的钢管,以支撑行李架。这样,就可以多装“行李”了。

在这种情形下,这跟车人(说文一点叫“随车服务员”)是不是就是各位业务员“搞好关系”的对象呀?

答案是肯定的(还有后面将要说的原因呢)!

有一次,我在车上,听到驾驶员与跟车人对话:“跟车人说,今天的行李装得特别多。驾驶员说,老林真敢装,今天的行李(其实是旅客们的货物)竟然装了4500多斤(是市斤)!”

各位知道是怎么装的吗?

把行李架往车前身延伸,下面加钢管顶住。这样一来就可以装2000多斤了。车厢里每个座位的下面都塞满包裹。如果还有行李,就往人进出的通道上装。

我经历过一次比他们装的还要多的班车,是开往上海的。具体装多少重量我没问,但状态是:车顶部的行李架往前延伸,占了三分之二多的地盘,装满货物。客车车厢里面,同样每个座位下面装满行李,通道上的行李,装得与座位的靠背同高。人进出是要“爬”着走的,连开车门都受影响。当要开门时,要先把车门边的包裹提起来,如此才能打开车门。怎么样?!

当时是夏天,有些年轻人就脱光衣服躺在货物上面睡觉!那次我从温州的乡下到上海,包括在旅途上的堵车,历时28个小时。

现在走高速公路,我看七、八个小时就能到(好久没走这条路了,所以,无法给出准确时间!)!


继 续 前 面 的 话 题 :

我们这里是镇里,这房子都是自家有门面的,不象城里人那样的单元房,关得象牢房似的。

由于我经常经过林某的家门口时会进去坐一下。于是在与林某的父母亲聊天中聊到了坐车、带货等话题。林某的父母亲很热心,听我说常经过福州市时,对我说他们家的隔壁的那个陈某某,是跑福州车的老板的儿子,他是跟车的,与他们的长子林某某是“盟兄弟”,等他们的儿子回来后,叫他带我去认识一下陈某某(二部车是三个人跟车,一个去一个回,还有一个轮休)。并说,大家都是“弟兄家”(朋友的意思)嘛,你带货、买票都可以叫他帮你。

在我们这里,“盟兄弟”在结婚前的关系一般是比较好的,结完婚后,就逐渐的冷淡了。

经过林某某的引进,自此,我便与陈某某交上了朋友。

陈某某是个勤奋、正直、讲义气的人,自从认识了陈某某以后,我凡是往福州发货,都得到了他的关照!对我来说,自然是方便了许多。

陈某某的父亲,是福建省某地区的国资公司老板,这车,就是他牵头包来的。所以,陈某某的父亲,是实际上的总指挥(幕后)。


如今,在欧洲联盟境内,国与国之间,都放开了边界限制、检查等等。可当时,在我们国内,到处都有对付自己同胞的“检查站”————直到朱 熔 基总理把他们给取消了!

仅仅为了“对付”温州商人的检查站,南边有福建省福鼎的贯岭检查站,北边有丽水检查站,是专门针对温州商人的。所以,温州的工商业起步虽早,而规模远不如义乌、宁波等地。这种结果,全拜这类“检查站”所赐。(甚至于有段时间,在朱 熔 基总理宣布取消全国所有的检查站之后,在苍南县境内竟然还有人敢再设这种“检查站”!许可批下来的项目名称是“纳税申报点”,而干的是上路强行检查、敲诈勒索。连某人大干部都说(此人曾经是我的老师),这是违法的。————由于这个检查站对当地经济的负面影响力很大,最终被取消了!)

这些税务检查站,打着为国家打击偷税漏税的旗帜,雇用社会闲散人员,干着“鸟过拔毛”的视人民财物为“垃圾”的勾当!

特别是丽水检查站,恨他们的人,真是难计其数!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那里遭遇不必要的麻烦!所幸敝人很少经过该处,没损失什么!

我们这些业务员送货出去,经过这类“检查站”时,基本上是拜托“跟车人”去搞定他们,所花去的“银子”,再按每个人所带的货物的多少来分摊。

在分摊费用上,“跟车人”还是比较公道的,至少他们不会像“某些人”那样借机“以权谋私”以“中饱私囊”!

如果“跟车人”不出面,由当事人直接去与检查站的“人”交谈,那么,这花钱肯定会更多(事实如此,试过的人也不少)。

据说,在丽水检查站,所雇用的社会人员,一手拿铁钩,一手拿小刀(这是他们常用的工具),铁钩是用来钩拉货物的,先一钩再一拉,这货物就比较容易出来,这“人”就省力多了————但这货物可就遭殃了!小刀是用来“给货物开膛破肚”切开箱包检查里面有无偷税漏税的违禁物品的。即使你拿出了发票,但当“检查人员”心情不好或者最近的夜宵费无处报销时,他们也会“怀疑”你这发票的数量是不是没有开足、是不是多发货少纳税。那么,你的包装箱(一般是纸箱)就不好“看”了。轻则钩你个洞看看,重则一刀下去开膛破腹,把里面的东西全倒出来“看看”!

至于货物是不是会因破开包散落出来而丢失、被盗,他们不管。因为他们肯定不会要这些东西,他们要的是人民币。

在这个检查站,车顶行李架上的货物,被“检查人员”扔下来,也是常有的事。试问,这一百斤重的货物,装在如香烟箱般的纸箱里,在二米多高的车顶上被扔下来,结果会怎样?

人民应该感谢朱 熔 基总理!是朱 熔 基总理把这些妨碍经济发展的害群之畜牲(马)给清理进历史垃圾堆的。

所以,这“跟车人”与“检查站”是不能得罪的,如果能搞好与他们的关系,这方便就…………!!!


我认识陈某某后,我的“朋友们”也有通过我而认识陈某某的,然后就是经常几个人结伴等陈某某在家时,去他家玩。经常一起去玩的有李某某、金某某,他们是常驻福州的。

在我们这里,所谓的玩,无非就是打麻将、打朴克,当然是要打钱的,以打麻将居多。

经过几个小时的奋战后,这输赢就明显了。然后是输家掏腰包,赢家作东请客到“酒家”、大排档吃夜宵。偶尔也会去“小KTV”里唱几个歌,喝几瓶酒,以增加交情。

敝人不喜欢赌钱,只有当他们三缺一时,才会下局。

(由于打字慢,省略一段“废话”不说了!)


接 下 来 说 我 今 天 想 说 的 :

因为我是借林某某的“光”而认识陈某某的,而林与陈既是“盟兄弟”又同住一条街,且相隔不过20米。所以,当我们去陈家玩时,也经常与他见面,从而一起玩。而陈家那时候经常是“高朋满座”的。

某一天,大伙在陈家玩了一会儿,觉得枯燥无味。不知是谁提议,到林某某家的对面去唱“卡拉OK”。那是一个很小的、只有40平方米大小的“OK厅”(民房的楼下店铺)。当时一起去的,有敝人、有陈某某、金某某、林某某、及陈某某的其他朋友,大概有七八个人吧。

话说一行人到了那家“卡拉OK厅”,进门后看到林某某的弟弟几个人在那里玩、正准备要离开。在我们进去后,互相聊了几句,然后他们就走人了。本来这各玩各的,各走各的就是没事的。可这林某某硬是要“打肿脸蛋”充胖子————在他的弟弟要买单时,林某某对他的弟弟说:“留给我们买就是了”。他的弟弟也就不客气的走了。

我们几个人玩了不足半个小时,感觉没什么兴致。有人开口说走,大家也就走出了这个“OK厅”。

按理说,这“单”本该是提议去“OK厅”的人买的(如果无人争抢着买的话)。但是,林某既然接下他的弟弟的单子,那么,这单本就该林某买了。各位说,对不对呢?

接下来出现的是尴尬局面!林某向老板买“单”,提出先记帐过几天给他钱。可这个老板不给他面子,说不能签单要付现金。

在九五、九六年时,这一百多元不到二百元的单子,其实不大。

然而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林某竟然口袋里拿不出这点钱!

而他又不愿意向别人借,希望别人来买单。

林某向大家伙说:我本想给他先记帐,过几天给他的。可他(指老板)不肯,你们谁去付一下帐么?

当时没有一个人答应。————说白了,你林某某既然口袋里没钱,为什么还接别人的单?你接别人的单,你做人情,我们来掏腰包,是不是岂有此理?这林某某是不是自讨没趣?自找倒霉?

但是,话说回来,如果林某某这下买不了单、下不了台,他就公然倒霉了。而我等与他一起去的人,是不是也跟着丢脸呢???

如果老板是个恶人或者说他们家的子女是恶人,冲出来在大街上骂人的话,那么,我们这些一起去的人,是不是倒霉透顶呢?(这些一起去玩的人,口袋里有几百、几千元的都有,就是没人出声。)我们为了这点钱陪林某某倒霉,值得吗?

于是,敝人对林某某说,我给你出几十元吧,你自己再筹点吧。

之后,我就走了(我也算小气者)。

本来,这件事过去了就算了。可第二天,林某到我家来玩,竟然还数落我,说我不该出这钱。

我听了心里有气,但我不露于言表,只是淡淡的说,总不能眼看他倒霉吧?



时过境迁十余年!之所以旧事重提,是因为我前几天与一个“朋友”小金聊天,他聊起此事,他也认同李某的观点,说我没必要出这钱(可能李某在此前与他聊过此事)。

在我对小金说了此事的“因果关系”以后,他最后说:“铜钱不肯出的人,快发财些”(方言,意思是:出手小气的人,能更快发财!)!

当年的李某只不过有几万资财而已,如今的李某已有数百万的资产,已经由业务员升级到私营企业主。


我今天把它写出来,是希望各位看官看过之后,能留言给个公判:

这钱我出得对?还是出得冤?

李某不出钱,事后还数落我,是不是没义气?还说明了他什么?


请大家留言回帖,是为幸甚!!!(本文敝人耗时三天,请君务必留言公正评判)



(我不是百万富翁,但在我们这里的乡镇上,拥有千万资财的,不在少数,我有一个中学同学,如今的资产已超亿!上面说的彭某某如今在江苏省办企业,资产也已是数千万。————所以,不能以钱的多少来论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