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诌八扯的故事 小小说 诸葛亮查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61/


诸葛亮挥泪斩了马谡,自作表文,申奏后主,请自贬丞相之职。后主从之,乃诏贬诸葛亮为右将军,行丞相事,照旧总督军马。

诸葛亮在汉中,励兵讲武,置造攻城渡水之器,聚积粮草,预备战筏,以为后图。为体现干部能上能下精神,进一步严明纪律,保证部队安全,便决定亲自出马,巡营查哨,遂起草文件,成立“安全小分队”,并领“安全小分队队长”衔,声称狠抓违章,抓住“三违”人员,一律严惩不怠……云云。

众将士得令,大多谨慎从事;但也有个别人认为军师是在搞形式主义。便有不守纪者,值夜时一夜哨手拄长矛磕睡。诸葛亮巡夜至此,见状不快,欲抓典型。问其编号,答:“1100”。诸葛亮心中明白,以“1”字打头编号,均为后主刘禅近亲,倘若将此人当作“三违”抓起来,岂不得罪后主刘禅。虽说马谡也是刘禅近亲,斩了马谡,刘禅并未来得及说情,但诸葛亮仍心有余悸。诸葛亮清楚,后主刘禅不比先主刘备对己信任,刘禅是个扶不起来的天子,喜怒无常,是非不清,若是有人从中挑唆,诸葛亮岂不成了糊涂人?

诸葛亮只得对那手拄长矛磕睡的夜哨道:“看在先主的面子上,这次记下,下次便不放过。”

行不多远,便听身后两名夜哨议论:“关将军上次私自放了曹操,同样违反了军令状,军师却为何不斩他?说什么‘夜观乾象,操贼未合身亡’,纯是迷信的说法,其实他这是在拿军令状送人情。”

“有这么送人情的么?立下军令状送人情,谁能不知道‘军中无戏言’,这不是在拿制度开玩笑么?你这次值夜睡觉,也许是看在后主的面子上。唉,要是换了别人,今天恐怕就要拿我们当‘三违’开刀了!”

“明知道关羽要放曹操而且该放曹操,还让他立下军令状,不是要陷人于法中是什么!那为何又不斩?不是先主求情,言道:‘昔吾三人结义时,誓同生死。今云长虽犯法,不忍违前盟。望权记过,容将功赎罪’,关将军的脑袋就不一定能保得住。”

“军师不斩关将军,实是不好得罪先主。假设马参军也有像关将军这样硬的‘关系户’说情,比如说后主是马谡的亲戚,来句‘胜败乃兵家常事,望权记过,容将功赎罪’之类的话,搪塞一下,说不定马参军就不会死了。”

“就是,情大于法嘛!”

听了两个夜哨的对话,诸葛亮欲上前辩解,但又觉理亏,倘若理不服人,岂不有失军师身份?罢罢罢,当干部的哪能不招人议论。

诸葛亮回到帐中,思前想后,睡不着觉,最后只有一声长叹:唉——看来我的管理还是有问题的,不然老毛病咋会又犯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