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0/


且谈张勋率辫子军抵北京不几天,接连玩了几套把戏。

7月1日,迫黎元洪下野,拥溥仪登基,自封为忠勇亲王。所有文物典章,全部恢复满清旧制,整个北京纷纷嚷嚷:“龙旗又挂起来了!”直闹得瘴气冲天,烟尘四起。

7月2日,黎元洪避入日本公使馆,任段祺瑞为国务总理。

张勋复解,首先引起了冯玉祥的声讨。

冯玉祥时在丰台。他曾于张勋进京前两天(张勋率军自徐州抵北京,阴谋复解时间在6月14日),即6月12日早间发出通电:

“张勋叛国,罪大恶极,同人大张挞伐,志在铲除帝制祸根。稍有姑息,害将胡底?现张逆势穷力蹙,竟有人出面调停,闻悉之余,不胜骇异。彼今日敢公然叛国,破坏共和,推原祸始,则斩草未得除根之所致。况既为叛国之贼子,又安有调停之余地?非歼异党不足以安天下,非杀张勋不足以谢国人!”

7月3日,原任海军总长程璧光与松沪护国军使卢永祥联名通电讨伐复辟。

浙江、江西、湖南、湖北等省通电反对复辟;杨度和孙毓筠也通电反对复辟……

同日,段祺瑞在马厂誓师,任讨逆军总司令。梁启超为此起草了讨逆檄文,宣布张勋的“八大罪状”,次日,以段的名义发出,檄文道:“张勋假调停为名,阻兵京国,至昨日遂有推翻国体之奇变……本军伐罪吊民,除逆贼张勋外,一无所向,凡我旧侣,勿用以胁从自疑……”

7月7日始,讨逆军大败辫子军,复辟派纷作鸟兽散,化装逃出京城。张勋见大势已去,便想回徐州。王士珍、江朝宗劝告他解除武装,张勋不应,遂编一首歌谣道:

“我不离兵,兵不离械,我从何处来,我往何处去。”

于是,讨逆军7月12日从宣武门城楼上发出一颗炮弹炸了张宅。张勋只得急逃往荷兰公使馆躲了起来,从此一蹶不振。

一场复碎丑剧仅演出十二天便狼狈收场了。

正是:复辟未成身先藏,独留辫子满地躺。

张勋复辟如昙花一现,而随张勋进京的十营辫子兵死的死,降的降,全部瓦解了。其留在徐海一带的辫子兵尚有两万人,其部将徐州镇守使张文生、海州镇守使白宝山等均照旧供职,概不株连。冯国璋此时代行总统职权,他与段祺瑞商议,为求“息事宁人”,便将这友“五分十色、千奇百怪儿戏乌合之十九世纪旧式营伍”转赠给了督军团的罪魁祸首、安徽省长倪嗣冲。

不久,徐州和海州接连发生兵变,连倪嗣冲的安武军也在安庆兵变,人民财产受到很大损失。

丰县一带也自然因之而震动。

丰县县长刘炳麟得知了辫子军兵败的消息,赶紧剪掉头上的辫子。本来这辫子是辫子军的特权标志,有了它,看戏乘车可以不买票,买东西可以不给钱,强奸妇女也不犯法。但这回它却成了一条祸根,刘炳麟为了避祸,这才狠心剪掉它,连夜投张文生去了。这且不表。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