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9/

这句话肯定了女人,贬低了男人,因为有了这句话,很多女人动不动就对男人说这句话,有人女人甚至用这句话来发慰那些被她们抛弃的男人,这极大的伤害了男人垢自尊心,长了女人的志气,安徒生笔下的丑小鸭变出来的天鹅肯定很丑。

至于癞蛤蟆和天鹅之间的关系,说穿说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关系,首先它们都是动物,一个在地上跳,一个在天上飞,天上飞的有时可以降落到地上,而地上跳的则很难飞到天上去,所以他们呆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男人和女人有做夫妻的,恋人的,仇人的……,反正上升到人这个角度,关系就复杂了而且多变,说不定还有同性恋。

在蛤蟆怎样才能吃到天鹅肉这个问题上,我认为有两种方法。

第一来硬的,摸清楚了天鹅在哪地方落脚,然后蛤蟆埋伏在那里,待天鹅落到地上不注意时,就一蹦过去把天鹅给逮住,然后把天鹅给奸了,如果真这样,癞蛤蟆癞蛤蟆就不会承认自己是癞蛤蟆了,因为它有勇气向天鹅进攻。自信的癞蛤蟆就不能叫癞蛤蟆。

第二来软的,癞蛤蟆可以通过和天鹅谈恋爱,有感情做基础,然就水到渠成,顺水推舟,理所当然的能吃到天鹅肉了,这咱情况成功的很少,不但天鹅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癞蛤蟆也一样,双方都有极强的心理承受能力,不自卑和不清高是成功的前提与基础。

在我分析完之后,她说爱上我了,就在爬围墙是,我让她踩在我肩膀上,就凭这点可以证明人我可以为她出生入死,这一点让她很感动,所以她必须爱上我,结果是她情不自禁的爱上了我,看来我高估了自己,在我看来她应该早就爱上了我,她以前口头上也说过就算说的不算,难道她在我面前脱衣服,以及跑到监狱里请求警官让她和我接吻不能证明吗!但一想到朱美玲是个常脑子发热的家伙,我就伤心了,她也许说的是真的,这么说来如果当时我不让她踩在我肩膀上,她岂不是一辈子都不会爱上我。这么主交经受了一次无比巨大的考验,而我却没感觉到,好险啊!幸亏我低下了高昂的头,凭借我的一中有力的肩膀打动了一位女孩子的芳心,我让得奶清楚是右肩膀,所以我得感谢我的右肩膀,那么,我到底是亏了还是赚了,牺牲一只肩膀,得到一颗心,怎么说都赚了,再更深刻点,我失去男人的尊严,俘获了一位女孩子的芳心,应该不会亏吧!

然后她问我爱不爱她,我认为我也爱上了她,那这么说我在她没爱上我之前我就爱上了她,她踩我肩膀时我还可能爱上她,那么就在踩肩膀之前呢,所以她很骄傲,原来我早就被她给俘获了。我承认有时我无法自拔,因为我在监狱里老想着她,所以才有了为她画画的冲动,虽然我从未给过画,可为了她,我还是勇敢的拿起了画。

“爱,你愿意把鞋脱了,为我减轻痛苦,这表示你能为我着想,所以爱上你了!”我不想把我内心深处的东西讲给她听,在监狱里,我学会了把痛苦和忧伤埋藏起来,如果人的一生都是大大咧咧的,没有秘密可言,那么这人的一生肯定没意思。

“就这么简单吗?”她问。

“真的爱你。”我又重复一次,为了表示我的零点心,她要我说十次我爱她,这女孩子真他妈地幼稚,说一句和说十句有什么区别,这也许就是女人永远都有些幼稚的原因所在。

“别这么折磨我行吗?我都承认了。”

“我要你说十次,快说。”我只有说十次,说实话,我还怕她变了解我说一百次。说完后,我问她一次和十次有什么区别,她说感觉很不相同,说的越多我就会越觉得自己没面子,好象我变成了一只癞蛤蟆在地上边跳边往天上看,而她就成了一只蓝天尺翔的天鹅,说完十次,她还不放过我,要我在说点零点诚的连打动人的通俗一点说就是肉麻的,这简直

叫人无法忍受,可我还是决定说,反正脸都丢光了,也不在乎这最后的无理要求了,我尽量选自己觉得最有感情的句子,什么一下见不到她我就没法了,其实当时要是她站在我面前,我就会把她活活的掐死,她问我还有没有更具感情的,我就说我是她的叶她是我的根,我全身都酥了,起鸡皮疙瘩了,我怎么变得这么没骨气了,按理说代人监狱出业我更应该有一种豪气啊!可她还嫌不够,我认为她在玩弄我,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女人永远都无法得到满足,尤其是在虚荣心方面。

“我想和你睡觉。”最后我说,我认为她会挂电话,因为这句话不带有一丝感情。

“下流,明一我非揍死你不可。”不过她认为这句话最有感情,至少把我的心里所想表在达了出来,所以我是个诚实的人,我就认为有句歌词“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也不明白。”是绝对正确的,同时我也认为这女孩子真他妈贱,同时我自己也贱,两人合在一起是奸夫淫妇,狗男女,无可救药。

“姑奶奶!求你了,放过我吧!我好困啊!”

“挠了你算了!睡吧!”她把电话挂了,我脑子被她搞得乱哄哄的,朱思也被吵醒了,给我一只烟,他在我进监狱就开始抽烟了,他一直在自责,这让我心里不是好受,我从小到大没有真正的兄弟,只有他和岳飞才算得上,所以我无怨无悔,再说他也是为了我才冲动的。

“以后别抽烟了。”

“和朱美玲搭上了。”

“何止是勾搭,简直是勾搭成奸。”

“真的为你高兴,啊!我的梦怡。”朱思忧伤说,梦怡在朱思心里留下了烙印,他已经成了她的奴隶,而这个可恶的女人并不知道。我不想和他误论有关梦怡的事情,这样只会让他更伤心。

两我讨论起我在监狱里的生活,在我为什么进监狱这个问题上,我们认为是这世界上有了好人和坏人的存在,因为坏人的存在,好人就必须对付坏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因为打了坏人,所以我就是好人,而却最终进了监狱,所以我也是个坏人,监狱里蹲着的全是思想有问题的坏人,没有好人,把我归结为坏人,我不同意,如果说我做了几件好事,就说我是好人,我同意这种说法也喜欢这种说法,因为谁都希望别人说自己是好人别人说你是好莱坞那么你就是好人,这是改变不了解,因为是别人的想法,从这里可以推出我是个虚伪的人,因为我掩盖住了自己真实的一面,就拿来坐牢来说,面对着和自己一产的罪犯,我总是低着头,既然低着头就是不愿意见人,就证明了我是个虚伪的人。

其实也可以证明我不是个虚伪的人,我是这个世界上平凡普通的一员,所以全世界的人都虚伪,既然全人类都虚伪,就不能叫虚伪,因为这种虚伪很正常,所以我也不是个虚伪的人,我认为这种逻辑是天性的,总之一点,人类不可能掀自己的耳光,把自己给毁了。

第二天,张老师要我到她的办公室去,和我讲座有关我是否应该向学校道歉的问题,因为我的事情对学校的影响太坏了,学校也是破例让我继续读下去的,通常这种进进牢房的学生是要被开除的,她说得也很有道理,造成了坏影响就应该道歉,可踩人者和害人者最多也只是向被踩者和被骂者道歉,他们用不着向社会道歉,向被踩人的家属和亲戚朋友道歉,我认为我没有必要向学校道歉,首先我不是与学样发和了矛盾,而是与社会上的人打架斗殴,地点也不是学校,时间也是暑假,象这种我已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在离校期间用不着对学校负责,学校也不必为我负责,其次,我已对我所犯的错误付出了代价,我坐牢被判缓期执行,就是一种最沉重的道歉与忏悔。

张老师吸是抓住了一点,我对学校的形象有害,就象被踩者,脚趾有五个,学校至少能够得上一个小脚趾,所以学校也是受害者,后来我还是想通了,人家克林顿只不过和荣温斯基上过几次床,就要向全美国人民道歉,他又没有和全美国的女人睡觉,他应该只向劳温斯基道歉就够了,可因为他是美国总统,对国家形象产生了很坏的影响,所以他对不起全美国人,所以他道歉了,我是天心大学的学生,我损害了天心大学的形象,所以我对不起天心学所以我应该道歉,张老师对于我能想通她很高兴,她说形式方面可以商量,考虑到我还要继续在天心大学读下去和心理承受能力,我可以不象以前那样在广播向全校师生道歉,而可以在一个班或几个班公开道歉就足够了,我是无所谓,既然决定了道歉,形式我不在乎,我坐牢的事情在报纸上抖出来我都不在乎,我会在乎学校这鸟大的地方吗?

“你能道歉,证明你认识一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我深刻的认识到了,确实很严重,我愿意接受全中人民的谴责。”

“尽量写深刻一点。”张老师叹了口气,看来她很同情我。

看来地真正考验我写检讨实力的时刻到了,要把检讨写得很深刻,无疑是更加用力的打自己的耳光,既然进了监狱,这就说明了我的思想上存在着很大的问题,而且是有渊源的,人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变成好人,也是一朝一夕就能变成坏人的,比方说从小就养成了打架的习惯,小时候打小架,动拳头,扯头发,长大了则打大架,动刀子,杀人命,小时候是与学校对抗,长大了则与政府对抗,反正是看到好事就逃,看到坏事就勇敢大胆的努力干,正是有了这些量的积累所以才最终达到了坐牢的飞跃进。

所以我就这样写了,我准备也来份万言书,不求惊天动地,泣鬼神应该达到,从我来入学时开始,我曾偷过别人的东西,所以上学后就经常小偷小摸,而且别人发现时,我还死不承认,别人如果在哆嗦就打人,我信奉的是武力解决一切,所以小学就养成了打架的习惯,一会不打,就手痒痒,心痒痒,读初中时变本加厉,与社会上的一些流氓,混混呆在一起,偷摸扒抢,更是横行霸道,一发而不可收拾,经常到处惹事生非,班上的男女同学都打遍了,差点被开除,进大学后就更加的无恶不作了,所以进监狱是必然了,理所当然的,从我未进学校就偷东西就注定了我会坐牢,所以我劝别的同学不要和我一样,同时劝告旁边的人发现有和我一样的人或者类似的人就赶快帮他们纠正,以防万一,千万要反对,写完后我自己大笑,这些都是假的,我有那么坏吗?我小时候就一直把雷锋做榜样,初中时写信裕禄,高中时是孔繁森。

张老师要我把稿子给他看,她很满意,但也有一点,她感觉到我没这么坏,至少我抓过一次歹徒工,差点献身,我告诉她隐藏起来的才是更可怕的,她也就没什么意见了。

于是我对着全班的同学墙壁道歉,我希望他们原谅我,我不是人,希望他们能给我一个做人的机会,我争取做个好人,把雷锋二世作为目标,我的检讨反响很大,很多班都自觉的组织起来整风,开展自我批评,反省,有的班甚至还请我去讲座,但被我婉言拒绝了,我成了学校的大明星,就差没人找我签名了,校报也刊登了我的检讨书,不过题目是《我的一份自白书》他们未经我同意就登报了,朱美玲和朱思说我完全有条件告校报侵犯我的著作权,我不想去,我直在心里发笑,整个天心大学都被我骗子,其中包括很多的专家,学者,我也许是有史以来第一位。

“你也用不着这么损你自己啊!”朱美玲说。

“我就有那么坏,这还算谦虚了。”

“我怎么会爱上一个不是人的家伙呀?”朱美玲要我证明我是个人,我不证明,她就帮我证明,如我冒着生命危险勇斗歹徒,为公车破获了一起特大绑架团伙案,因此而住院,出院后为了系的荣誉,不顾自己的病情毅然参加校运会,结果受伤,另外帮助一个妓女趟上正路,让刀子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真正的生活,从这不但可以证明我是个人,而且还是个好人,我想要是再加上我帮助山区女孩子的帮助,党完全可以证明出我是个十足的大好人,应该和雷锋齐名。

更重要的是一个人不是人的家伙居然爱上了她,这让她很没面子,她和我在一起,别人背后议论一个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会爱我,她应该也不是个好江西,朱美玲也看到了事情的另一面,她认为连不是人的家伙都爱上了她,这就可以有力的证明她很有吸引力。

吴老头绝对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他安慰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其实圣人不是人,因为我是个人,所以我有错,他也曾犯过错,但这并不表示他就是个坏人或者不是人,这也不能影响他教书。教育别人的思想,他曾经在学校戴过高帽子,被学生抓来批斗,专政,被关在一间小房子里,谁看他不顺眼,就冲上来揍他一顿,可这并不影响他用思想去教育学生,后来,他被评反了,而我就是和他一样的,冤假错案,我够不上条件不去坐牢,而我却在牢房里占了个位置达三个月之久,不过终于被放了出来,至于学校要我道歉,只是我生活的一个小插曲,并不能影响我以后的路,将来回想起来,也最多付诸一笑。

吴老头过六十岁生日,他的儿女说要从外地赶回来为他庆祝,大肆操办一番,满六十他就活了整整一个甲子了,而吴老头不肯,什么事情搞得很隆重就意味着是最后一次,他还不想死,他想请我们几个人到他家去吃餐饭,吴老头交了一辈子的朋友,却没有一个知心的朋友,到头来连老婆都要和他离婚,不过幸亏玉兰的到来才使一切又风平浪静,所以吴老头总结一生的朋友,就是我、朱思和朱美玲这几个“小朋友”了,所以他决定请我们去为他庆祝生日。

我们买了些祝品提到他家里,那已经是晚上了,吴老头和他老婆靠在沙发上看电视,玉兰则一个人在厨房忙不个不停。

、“你们俩真知道享受,剥削人家一个小姑娘。”朱美玲说,其实是玉兰抢着干的,她能炒一手好菜,她是特意从琳姐那里赶过来做菜的,她要感谢吴老头对她的帮助,吴老头的背上糊了张红纸,上面写着“六十大寿。”是他老婆贴的,说什么贴上标签就会长寿。

朱美玲和玉兰在厨房忙着,我们几个人则围着一张桌子打牌,我和朱思搭档,打得他们夫妻俩都老在桌子底下钻,到朱美玲叫吃饭时,我和朱思都没钻过一次,其实我们俩在桌子底下换牌,他们戴着老花镜都看不清自己手上的牌,根本就顾不了我们在桌子底下换牌,吴老头老婆总是一个劲的埋怨吴老头过生日手气都这么背,这辈子可能交不到好运了。

“别笑我,你还不是一样差。”我发现吴老头高兴得象个小孩子上街,爸妈给他买了巧克力似的,从这里可以看出来,他老婆对他是多么重要,以前不和时,吴老头整天低着头,很少说话,给我们上课则板着面孔,再也不和我们开玩笑,下课铃还没响,他就夹着书走了,我们起先以为他尿急上厕所,可也用不着把书也带走啊!后来发现他在下课铃响之前,都没回来过,我们就有经验了,看他一走,我们就下课,这女人就是男人的晴雨表。

“今天是我过生日。”他老婆要特别强调这一点。

“可也是你老公过生日啊!你手气为什么就不好呢?“吴老头和她抬扛,这让我和朱思有点不好意思,就因为我们出老千,才害得他们夫妻俩老在桌子底下钻,吴老头有时弯腰,还放屁,他老婆就不肯钻了,吴老头就代她钻,这么说,我们应该让他们赢几把的,可真打起来了,谁管他们是老骨头啊!总而言之,千方百计不惜一切手段赢牌,良心他娘见鬼去了。

大家围着桌子坐下,玉兰则在一旁傻站着为我们倒洒添菜,佣人似的。

“玉兰,别站着,坐啊!我想把她抓过来,可她躲开了,连忙摇手。

“不!不!我不饿!你们先吃吧!”

“你该不会在厨房偷吃了吧,让我们吃剩下的,那朱美玲你也别坐了。”朱思说,玉兰被他说得脸都红了,朱美玲站起来把玉兰拖坐在她旁边。

“你那张臭嘴,该刷牙了。”朱美玲白了朱思一眼。

“呸,香喷喷的菜,说那些干嘛。”吴老头说。

“大家举杯庆祝吴老师长命百岁,年年有今年今日。”

“吴老师,祝你们白头偕老。”朱思说。

“呸,这不已经白头了吗?”我们给朱思罚了一杯酒,轮到朱美玲了,好说祝吴老头越老越年轻,返老还童,也该罚,真返老还童了,还得穿开裆裤,别人非骂他才能神经,疯子不可,轮到我了,我就祝他福如东海,寿比乌龟,就更不象话了,把人当乌龟了,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了,这以后还做不做人啊,吴老头是存心要不整我们。

“爷爷,我祝你生日快乐。”玉兰还鞠了一个躬,我就有点糊涂了,这吴老头摆着六十老大寿和他那参加过上目岭战役的老解放军身份是极端的不和呀!我心凉了半截,希望玉兰不要想到这一点。

“你们看看,玉兰多懂事呀?”吴老头笑着说你是纯粹打碴。就玉兰说得好,难道人家谁过生日会不快乐吗?

“吃菜,尝尝玉兰的手艺。”吴老头的老婆说。同时夹起一只鸡大腿放在吴老头的碗里。这炒鸡腿是玉兰的拿手好戏。味道很好,他们每人夹一只。而我都不想吃,因为我看到那鸡腿是五颜六色。就象我出院不久的后拉的大便。也是五颜六色的很好看。而且也是硬绑绑的。想到大便谁还会有心情去吃鸡腿啊!我把它夹给吴老头。

“老师!您贡献了一辈子,今天过生日,好事成双。”我说。

“不行,回家分配任务,生人一只,必须完成。”他又夹放到我碗里。我又夹给朱美玲,说吃鸡腿可以驻颜,尤其是五颜六色的鸡腿,还能滋润肌肤,可她不要,最后又落到了我碗里。玉兰就糊涂了,难道是因为她做的鸡腿不好吃?

“玉兰,别信他,他啊!就是这样的人。大家都看着他,他就想搞点特殊。”朱美玲说。其实她冤枉了我。我并不想把我的心里话说出来。不过话又说回来,他们吃鸡腿实际上也是在进行造大粪的实验。我没有退路。只有硬着头皮说,经这么一折腾,他们都有看着我吃。我想我的命真苦,别人把它当香喷喷的鸡腿美味吃,而我却把它当臭气熏天的大便吃,所以我吃起来很难受。可我还得装着吃得津津有味。因为玉兰睁大眼看着我吃。

“味道真好,早知道,你们抢都抢不去。”我违背自己良心说谎。

“是吧!玉兰,早说了他就是这样人。”朱-美玲很得意。

大吃大喝完之后,玉兰收拾碗筷,我们就拿着牙鉴,半张嘴塞牙缝,我的牙齿比较稀,鸡肉全吃到牙缝里了,所以操作起来很费力,朱美玲翘起二即腿,还一抖一抖的,嘴巴里塞着根牙鉴,活象那大街上摆摊的泼妇。

“女孩子翘什么腿呀!放下去。”我把她的腿打落下去,她又翘起来,我知道她还会翘,如果不这样就不是朱美玲了,专门和别人横着干,价钱要是对她说,小心啊!千万别闯红灯,她就偏会闯会红灯。

“就许你们翘啊!偏翘,怎么着?”她大笑起来。

“你你无可救药。”我指着她说。

玉兰收拾完碗筷后,想和我单独谈谈,吓了我一大跳,她干嘛要和我单独谈啊!屋子里这么多人,难道她已经破了我的庐山真面目了,知道我是她的解放军爷爷了,可我身不由己,因为刀她决定和我单独谈话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她站在我面前,低着头,还抠着手指,我就知道她害怕我拒绝她的请求。

原来她想询问我有关监狱的生活,她正写一篇有磁监狱生活的小说。也就是见到我那天产生的灵感与冲动,我告诉她监狱是洗涮灵魂,也是贩卖灵魂的地方。

“我看你人不坏,怎么会进监狱的?”最后她问我,这问题让我很难回答,她说我人不坏,所以我是好人,可我又蹲过监狱。

“自害灾害”我随便搪塞她,我想我不能再回答她的问题了,她的问题很尖锐,能直接触到人灵魂的最深处,我站起来起了出去,我不敢看她那双眼睛。

朱美玲和朱思在划拳捏脸蛋,谁输就捏谁的脸蛋,朱美玲被捏得猴子屁股似的,她一只脚踩在沙发上,一只脚踩在地上,一个劲的叫朱思快把手伸出来,朱思则脸不变色,朱美玲越战越勇,看来她输红的眼,一定要把本捞回来,最后一次,朱思输了,就耍赖,跑了,朱美玲就从沙发上跳起来追赶他。

“朱思!我非捏死你不可!”看来朱思在捏她脸蛋时很用力。她皮又薄,一捏就红了,奇迹,朱美玲的酒再怎么喝都不会脸红,朱思脸皮厚些,牛屁股似的,就是用铁锤砸也不会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