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9/



在监狱里和王时轮,黄色他们告别时,我们都忍不住哭泣了,监狱长特许了我闪三人在寝室里抽烟喝酒,他们舍不得我走,说实话,我也舍不得他们,但我们都蹲错了地方,呆在了一个谁都不愿意呆的地方,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尤其是监狱里的,散得越早越好,我们三人都喝醉了,其实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但酒后吐真言,王时轮和黄色都异口同声的说自己不是人,我没象他们那样说自己不是个人。在这里也可以证明我是个人,我只是在监狱里小住了几天多认识了几个不是人的家伙罢了。

“说实话,你的那副画很漂亮。”我收拾东西的时候,黄色指着成美岭的画像时对我说。我承认自己的画技很差。但那副画倾注了我全部的感情,真情都是美的。

“好像是画个女人,美女,是吗?黄色问我很感动,至少他能看出我画的是人而不是红烧肉。从肉到人产生了质的飞跃。我把唯一剩下的一张成美岭的照片送给了他,这张照片是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住的。以前黄色要我借给他看一眼,我却不肯,因为成美岭这家伙把自己裸露的部分太多了。在临走之前我决定送给黄色。出狱后,我每天都能看见成美岭了所以照片就显得多余了。

“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受不起。”黄色直摇头,我把照片塞到他手里。

“别他妈口罗嗦,没事时看看。但不许亲吻或晚上在被子里。”

“我是那种人吗?”他说。

“你他妈就是因为这事才进监狱的。”

我把老子的《道德经》送给了王时轮。他这种贪官应该看不起个,我曾想过当官的应该人手一册,如孔子的《论语》之类的书,可很多狐狸哲学。也许是王时轮受了道德经的影响,在我出狱后不久,他招供了自己的全部罪责,又纠出了几个贪官,那几个问他是不是吃错了药,他说出是看《道德经》后情不自禁这么干的。他最看不惯那种不讲道德的人。

从法庭出来。我看到了没有围墙的天空。是那么的蓝,刘强开着车在外面等我。他对我冷淡的说:“口每!你自由了!”在我坐牢时他没有去看过我。而等我获得自由以后,他却用很平淡的语气对我说我自由了,看来他并不希望我自由。

“上车!上车!”刘芳把我拉进了车子里,不知什么时候她掏出个火红的帽子罩在头上。并一个叫的叫。

“哥!漂亮吗?”

“干什么吗?”

“干什么呀!大热天的带帽子干什么呀!”

“僻邪的,我这是在为你僻邪,好心当做驴肝肺。”

“那干嘛带在你头上呀!”

“噢!对对!该戴在你头上,我都忘了。”她是在大街上听一个算命人说的,戴红帽子能僻邪,所以就为我买了一顶。她把帽子罩在我头上,叫我别动,让她看看。

“挺和你的脑袋。”我把帽子脱下来。我才不信这一套呢?在监狱时,我相信命,但出狱以后,我就相信自己了,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刘芳硬把帽子罩在我的头上,还用手压着,不许我脱下来。这样一折腾,两都出了一身汗,她叫刘强把空调打开。

“开着的,别闹了,我全身都发热了”。刘芳这才静下来。刘强要是头脑发热,准出交通事故。

“哥!你胡子和头发也该剃了吧!”刘芳为了给我理发剃须,特意到法廊去学习了两个月可她没学出什么门道。最擅长的发型是光头。所以他执意要我剃光头。

回到家里,洗了个热水澡,刘芳在门外放鞭炮,庆祝我出狱。躺在浴缸里,水暖暖的。再想起监狱,就感觉那地方简直不是他娘的人呆的地方。

“刘芳,别放了死丫头,叫死人了!”我妈对刘芳喊道。

“这样的机会不多,我必须得抓住。”

“你盼你哥天天蹲监狱!是她!”

刘芳拿起剃须刀在我脸上刮,我眼珠随着她的手转,只听到滋滋的声音。

“你轻点,别划出血了。”

“你这胡子,又粗又长,”看来她把我的胡子当树砍了,剃完以后,就证明刘芳不但没有学会理发,连剃胡子都没有学会,因为她把我左眼睛的半边眉毛给剃了,要不是我妈在一旁提醒,她准会把我的眉毛全剃掉,她说是因为太兴奋,才导致手颤抖造成的,于是她把自己画眉毛的化妆品全搬了出来,给我描了半边眉毛,她说几乎可以假乱真,而我妈说从背后都可以看出来我左眉毛缺的一半,这是我第一次用女孩子垢化妆品,而且是描眉,我不知道胡子能长到眼睛上去吗,虽然我的胡子长得很夸张,但我想绝对没有夸张到胡子变眉毛的程度,所以我认为刘芳这家伙是故意这么干的,后来她还说左眉毛剃了一半,应该把右眉毛也剃一半,这样才能对称,她还说她集理发师,剃胡师,化妆师于一身,我就是她手下的杰出作品,这世界上她可是最不要脸的人,我居然画了眉毛,这叫我怎么见人啊!

“见不得人,就在家呆着呗!”刘芳笑着说,我快被她气死了,幸亏我只有她这么一个妹妹,要是再多几个,我就被她们“人道毁灭”了。

“你们俩别吵了,吃饭了!”我妈说。

“吃完饭再和你算帐。”

“我真的好怕怕呀!”她给我背上捣了一拳。

席间,每个人都往我碗里夹菜,连刘强都给我夹了块鱼翅,这太令我感动了。

“饿荒了吧!以后可别往监狱跑了。”好象是我自己硬要去坐牢似的,正吃着,有只花猫爬到我腿上,我妈连忙站起来做出一幅很慌张的样子。

“花花,你怎么又乱跑了。”旁边有一只黑猫咪咪的叫,家里什么时候养猫了,而且是一只花的,一只黑的,这让我想起了我和马丽娜养的那一对情侣猫,这让我有点伤心,我为那只淹死在卫生间的猫叹息,而那只猫代表的就是我,但死在女卫生间让我很没面子。

“两只都是母的吗?“我问。

“错,花的是母的,黑的是公的。“刘芳说,我妈把观世音菩萨打碎以后,刘芳就买了两只猫,不供菩萨供宠物,看起来我妈对花猫付出了很多的感情,因为她把花猫贴在脸上,我妈什么时候对动物都这么亲热了。听张妈说我们几兄妹刚生出来时要她喂奶,她都不肯,她不喜欢软绵绵的婴儿靠在她身上,而且还要从她身上吸取营养,这太让她受不了了,所以我们都是喝奶牛长大的,所以牛是我们的奶妈,也可甬喝牛奶的缘故,有时感觉自己特别傻,进监狱就是一个证明。

公母,颜色都相似,这世界上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难道冥冥中注定我和马丽娜之间还存在某种联系,我不想再和马丽娜之间发生什么关系,她是那种让人受不了的女孩子,和她呆在一起,我要付出很大的脑力,我宁愿选择睡大觉,都不愿和她呆在一起,在监狱里做的那些具梦令我害怕,她拿毒箭射在我的屁股上,所以我认为她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回到自己房里,我躺在雪白温暖的被子里,真是说不尽的舒服,监狱里的床硬且冷,简直他娘的不是人睡的,我随手拿起一张小学时的照片,我穿着短裤,背心站在最后一排,露出似笑非笑的笑容,我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

仿佛昨天我还是个淘气的小学生,面对着老师温柔的提问,她把题目每次都说得很详细,甚至有点哆嗦,她害怕我们听不懂,所以很哆嗦说了很长一段话,这让我的脑袋象炸了似的,我被她弄糊涂了,尽管我努力的想着她到底说了些什么,那时我眉头紧锁,右手不停的搔后脑,这是我通常思考时所采取的辅助动作,她就喜欢那种思考问题的学生,所以她很温柔的把我叫起来。

“刘明同学,你能回答这个问题吗?”她总是这种口吻,好象和别人商量似的,但我们都很害怕她,因为那次我们几个人亲眼看到她用脚踩死了一只肥大的老鼠,所以我们都很害怕她,怕她把我们当老鼠给踩死,所以我迅速的站起来,低着头,我发现这是个规律,回答问题时把头低下,别人就会在心里做好象回答不出问题的准备。

“你的答案是什么?能告诉我吗?”

“报告老师,我的答案是不知道。”我胆怯的说,然后就是同学们的大笑声,我就在他们的笑声中把屁股放在凳子上。

有时我上课迟到,轻手轻脚的推开门,后排就有人故意敲击课桌,然后大家就往后看,我又迟到了。这时老师也看着我,很生气的样子,尽管他们对人迟到已以为常,我就用君量的声音喊到。

“报告”老师就对我点一下头,然后下课就问我为什么迟到交待得好就算了,交待不好就罚扫教室,由于我经常迟到,所以不可能招待得好,因此我几乎每天扫教室,全班也因此而选我做劳动委员,那样我扫教室就有点理所当然的味道了,谁叫咱是劳动委员呢?

上了初中,一些男同学端着饭围在一起吃饭,其中也夹杂着一两个女同学,这时总会有人放屁,这种现象很常见,因为我们正处在身体发育时期,所以屁比任何时都多,尤其是吃饭的时候,可这屁不响,屁不响才真正的可怕,它让人访不胜访,所以这个屁引起了公愤,大家把吃到嘴里的菜都吐了出来,一定要把这个放屁的人纠出来,经过研究,讨论,推理得出放屁的人是我,因为我那时是里面最高大的,也是发育最快的,所以放的屁就最臭,其中位女同学打抱不平的站出来,说这屁就是我放的,问她原因,她说很熟悉我的屁的味道,就是让人无法忍受,喷饭的那种臭,我就真佩服她了,我连自己的都不知道自己的屁是什么味道,所以大家都追着我打,我就把一盆饭朝冲在前面的人身上泼过去,那人就一伯脸的饭菜,后是他们不允许我和他们呆在一起吃饭,我只有远远的呆着一个人吃。有时放了个屁自己就单独享受,就这样,我也没总结了我的屁到底是什么味道。

那时我们经常对上课的女老师做出评价,一般是评价三个地方,脸蛋,胸部,屁股,地个女老师是最漂亮的,那个是最丑的,不漂亮的就评价那个部分好看,有位女老师的脸很难看可能是小时候出麻疹留下的,可她的屁股和胸部很大,所以我们认为她是最有女人味的老师,老师察觉了我们有评价女老师的习惯,就把我叫去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叫我,可能是看到我好欺负,可那时我是班上最高大的,再欺负也要选矮个的,我怀疑她们把我当驴了。

“为什么背后评价女老师啊!”班主任问我,我的解释比较模糊,首先我是人,人长了嘴巴所以就要吃饭,之外就是说话,既然要说话,就很难让会说些什么。其次法律也没规定不能对人进行评价,它只是规定了不能毁谤,可我们都是实事求是的,通常做评价时,很多人聚在一起,各抒已见,但最后还是通过民主,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所以我们的评价比较客观,够不上毁谤,那时有人结出对明星的评价,女明星都是骚妇,男明星是骚公,再次我们是中国公民,都有表言论的权利,所以班主任很生气,她叫我说出同学们背后怎么样评价她的。,我就昧着自己的良心说好很漂亮,她就把我放了,并嘱咐我。

“以后不许评价老师,这会伤老师的自尊心的。”我看她脸上有一丝很淡的笑,年来她很高兴师我们对她的评价,要知道,那时她被子几个抛弃过。

“谢谢老师的教导。”

上高中后就不评价女老师了,开始对女孩子感兴趣了,竟然迷上了看电影,一大群男同学同时往电影院跑,也不是真为看电影,而是找那些前后左右都是女孩子的位置坐,电影院里一片黑暗,只有荧幕上五彩的光照在我们的脸上,谁也认不出谁,至少我认不出哪个是那个,也正因为这个我闯了大祸,因为我们有时对坐在旁边的女生头上敲一下,脸或胸部上摸一下,等她们看时,我们不装作很认真的样子看电影,可那次坐在我前面的是我的女班主任,我给她脸蛋摸了一下,当时荧幕上是雪的白沙滩蓝蓝的大亮,明亮的天空,很好认出人来,她一回头就认出了我,于是我惨了,我选的时机不成熟,最重要的是选错了人,要知道是班主任,我宁愿她双手泡在大便地里。

后来就面临着长期的检讨,她对我的检讨书不满意就叫我重写,也是在这个时期,我积累了丰富的写检讨书的经验,所以那时对我认为什么都是苦练出来的,铁杵磨成针,她要求我的检讨具有系统性,首先要分析我是怎么样养成了摸人脸蛋的习惯的,至于为什么会养成这个习惯,我说我从小就被女孩子欺负,所以我想报复女孩子,再附加一点,我经常没事摸我家狗的屁股,狗屁股摸起来很舒服,所以就养成了这习惯,她不相信且还很气愤,不相信是因为我人长得牛高马大,没有女孩子敢欺负我,气愤的是我把她比喻成了一落千丈条狗,而且还把她脸蛋当狗屁股摸,要知道她经常去美容,她最满意的地方就是她白皙的脸蛋,所以她认为我认错的态度不诚恳,而且还很恶劣,直到我在卫生间和岳飞搞炸药,把王志勤炸成“玻璃人”,被子学校开除了,这个问题都没交待清楚,离开天心一中最大的好处就是我用在交待检讨摸脸蛋的问题的。

读大学,因采了几朵花送给朱美玲而对全校师生检讨,背上“采花贼”的恶名,有时逐有人在我背后指着我说。

“看!就是那人把学校的花给采光了!”我认为这样很夸张,我只是采了几朵而已,而且我采花的整个过程还没完成就被抓住了,说我把学校铁花采光了,我实在比窦鹅还冤。

“难怪生得这么高大。”这就更夸张了,好象我生得这么高大就是用来在学校花园里采几朵花似的,所以这是他娘的主观臆断,放屁。

上面这些都不足以真正影响我的生活,可我在监狱里的生活将影响我一生,我遇上了贪官王时轮,容留和介绍妇女卖淫的黄色,而且还和他们之间产生了很深厚的感情,以致于在我们离开他们时,有点舍不得,竟然哭了,如果我们呆的不是监狱,也许可证永远不会离开他们,在那里,我认识了人黑暗真诚的一面,人是具有两面性的,当他面对你时,另一面却罩上了面具,就象地狱,一面是白天,另一面则是黑夜。

我躺在床上回想着这一切,觉得它们很近又很遥远,真是让人不敢相信,可以说我走过的路是不平坦的,经历了从与学校对抗到与政府对抗,但我活得很精彩,也许我这种看法很幼稚。

到学校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我在监狱里画了三个月的画送给了朱美玲,她拿在手上,连个横竖都分不清楚。

“这上面画的是什么呀!”看来黄色没有贬低的我才能,可能真的象红烧肉,至少不象个人。

“画的是你呀!”我解释道。

“是我!我会是这样,象头猪。”我真的没有想到我花了三个月的时间画的地是一头猎,我说是她脱了衣服站在我面前进沦下来的,到监狱里的三个月心血就是这幅画,她说要找个地方再脱了让我看清楚,并让我重新画,确实是画的丑了点,我不是画家,氢对女人的裸体没有灵感,到监狱后,脑子里的印象就是一砣肉,至于这砣肉是什么形状,我就很难勾画得出我就很难勾画得出来了,这说明了上点,我在绘画方面没有开窍,手也不能把脑子里想的东西给画出来,不过朱美玲很感动,至少我在监狱里每天想着她,她成了我的精神支柱。这一点我必须承认,有时我想她都快想疯了,幸亏她每周给我送去一个及时的吻,不然我准搞同性恋了,她决定请我看电影,在电影之前还要请我吃一餐。

两人到了餐馆里点了满上桌子的菜,老板总以为我们会有很多的人来吃,所以摆了很多的碗筷,我们俩还喝了酒,第一次发现朱美玲是个酒漏子,再怎么喝也不会醉,更不会上脸。

“我不是有照片在你那里吗?你可以照着相片画啊!”

“那叫临摹,我喜欢创作,知道吗?创作是生命的源泉,说你也不懂。”

“可你也不能把我画成那样啊!猪似的,我有那么难看吗?”

“以后再画,零点画漂亮了,非被他们抢去不可!”

“你还蛮谦虚的。”

夜幕降临,我们骑着摩托车往东城电影院跑,朱美玲双手拦腰紧抱着我,总是把脸放在我背上蹭,让我很不舒服,总觉得气胀,放了个响屁,幸亏车迅快,屁被远远的甩在后面给别人闻去了。

由于喝多了酒,电影院昏黄的灯光让人受不了,头就有点晕,连位置都找不到。就胡乱拣了两个位置坐下,屁股还没热,就有一对情侣拿着票要赶我们。到处换,总觉得两人太窝囊,被赶得到处跑,坐到最后,下定决心,谁来赶都不走,就是阎王爷的位置也占了,坐哪能不是坐啊!非要按号码坐,真他妈的烦,牢房领饭似的,排着一条长队,还得按号码领。

“两位这是我们我座位。”又是一对情侣,他们腿有礼貌,那男的拿着票抖了抖,原子弹似的,我就有火了。

“别他妈的抖,看得我眼花。”

“可这是我们的座位啊!”那男的说,带着一幅眼镜,死四眼田鸡。

“坐我腿上吧!”我不耐烦的说,朱美玲对我算了,她不想我又惹事生非,我还是缓期执行呢?真要犯个打架斗殴的错误,那又非进监狱不可!忍气吞声的站了起来,下决心寻找自己的位置,终于找到了,原来被一男一女霸占着,我也拿着票在他们面前抖了拌抖,他们就很快的站了起来,还向我闪道歉。

“你看人家思想多好,就没看到象你那样的。”

坐下不久,我就睡着了,也不知被什么片子,突然被朱美玲推醒,以为放完了,拉起她就走,她很生气,我是来陪她看电影的,到头来成了她到电影院来看我睡觉。

“对不起!看!好精彩呀!”我随便说了几句,其实鬼知道放些什么,推醒后就再也睡不着了,于是和朱美玲讨论起来我闪到底是不是情侣,做为情侣的第一个条件我们都是人,而且是男女双方,而且还在黑暗的电影院靠在一起看电影,最主要伯的是电影的主题是爱情方面的,所以们都认为应该算作情侣。

“错!应该这么说,你是我的情妇,我是你的情夫。“可又不妥,我们还是学生,虽然有一些超学生的经历,如我坐过牢,这在学生里是及其罕见的,她两次在我面前脱了衣服站在职面前,而我却动她半根毫毛,但我们还是够上情妇和情夫的关系,最恰当的说法应该是恋人,可我认为我没和她恋过,如果说我在学校采了一次花送给她就可以了,那我和马丽娜才是真正的恋人,我不但送了花给她,而且还买了情侣猫。

我们俩就这问题讨论了很久,朱美玲对于我是她的情人感到很惊奇,刘胆这家伙怎么会是她的情人呢?充其量是玩得好的男女同学啊,那样朱思也可以算情人啊!两人这么讨论下去有点反目了,各自吹嘘,到最后两人都成了大众情人。这种评价很高,要是别人给的就好了。

好不容易把电影看完,我困极了,想早些赶回寝室睡大觉,也许是在监狱里养成了睡大觉的习惯,时间一到,不睡就觉得头晕,都成非条件反射了,可朱美玲很兴奋,她还想回学校,于是我们就骑着摩托车到处逛,车速很快,她还一上劲的嫌慢了。

“招来警察,我要坐牢的。”缓期执行就象套在我脖子上的枷锁,我时常感觉到它束缚着我,凌晨两点,就觉得有点饿了,想找个地方吃东西,饭馆都关门了,再说身上也没几具钱了,信用卡又没地方用,看到还有卖臭豆腐摊子。

“吃臭豆腐吗?很臭的!”我提议,她同意了,两人就买了几块钱臭豆腐,吃完了都不说话了,因为一张口,就有一股股的臭味从嘴巴里飘出来,两人互相骂对方口臭,发现对两人的口都比较臭,又把话题转移到攻击谁的嘴巴更臭。

两人到了学校已经是凌晨三点了,把她送到女宿舍楼下面,大门已经关了,剩下的是高高的铁栅栏,每根都红缨枪似的,尖尖的,直指黑暗的天空,要想越过去,可能会受伤。

“这怎么办啊!”朱美玲说。

“爬过去不就得了。”她说她从末爬过围墙,尤其是铁栅栏,所以不知道怎么爬,看到那尖尖的铁栅栏她就怕了,没办法,我只有示范给她看,可她要我亲自爬过去给她看,我就真爬了过去,其间叫她记住每个动作。

“要爬进来的是你,干嘛要我爬进来啊!”爬进去以后,我有点糊涂了。

“你信不信我大叫,把你抓住。”她笑着说,明箭易防,暗箭难躲。我连忙往外爬,我知道她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要真叫了,管宿舍的那个中的妇女非把我逮住不可。

“就是这样子,很简单,动一下就过去了。”

“不行!我要做准备活动。“女人就他妈的哆嗦,她搓了几下手,又压了几下腿,把手一碰到铁栅栏就缩了回来,她不敢爬也就算了,她硬说我爬的时候她没有看清楚,要我再爬一次,我死也不会再干这种蠢事,在我爬了之后,她又说没看清楚,我岂不是又要爬,那要爬到什么时候呀?我怎么会三更半夜教一个女孩子爬围墙呢?后来是把的做墩,她踩在我肩膀上已经够丢脸的了,虽然是半夜没人看见,可她也不能穿高跟鞋踩在我肩膀上啊!这事后来成了她讥笑我的把柄,说我曾经在她的胯下呆过。

她脱了鞋重爬,我一边鼓励她不要怕,一过用肩膀往上顶,幸亏我人高,不然难度会更大,没想到人高还有这个用处,从这里也可以得出人高比人矮要好。爬过去以后把鞋子仍给她,那个管宿舍的中年妇女就出现了,一把抓住朱美玲,说我们非法越墙,问朱美玲为什么关夜三更才时寝室。我说她病了,送她到医院刚回来,门又锁了,就只有爬围墙壁了,中年妇女不相信,人如果人真的病了,谁会去爬围墙呢?最后决定罚款,每人十元,我反地,因为我不属于女生宿舍,所以女宿舍的规矩对我没用,再说我也同有爬进去,其实我们俩身上的钱凑起来才五元,而且还是硬币,不过她还是收下了,只要是钱她就要,我怀疑她是假公济私。三更半夜的谁知道她收取了罚款,可我们也只有认了,难道我们还难找谁评理吗?

“爬一下,又没什么影响!”我说。

“围墙这么坚固,又不会倒。”朱美玲说。

中年妇女认为如果每天晚上每人都来爬一次,成了全中国全世界的人都来爬,这围墙不倒才怪。

“有那么严重吗?全世界的人都来爬。”可我们说也没用,她问我朱美玲的名字和寝室号码,收了钱就走了。

到了男宿舍楼下,我迅速的翻墙而入,一点声间都没有,我从就在这方面锻炼过,以前读小学时,看到有一锨围着上挂着“禁止爬墙”的牌子,我们就偏要爬,而且爬过去又爬过来,有着连着爬几次,后来爬出瘾了,墙就倒了。

打开寝室门,一屋子的鼾声和梦话,黄胖子说梦话不断的重复鸦片战争和太平天国,我给他掀了个耳光,他翻了个边,又睡过去了,我发现在别人打鼾时掀耳光很有好处,不打白不打,打了自己心里有说不出的痛快,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能制止别人打鼾,当然也有坏处,那就是当处己睡着了,老梦见别人掀自己的耳光,这样很不好,而我还是养成了掀别人耳光的习惯,当然也养成了梦见别人掀自己耳光的习惯,他翻了个边,隔一会又说起来了,鸦片战关他屁事,和他爷爷,奶奶都有球不相干。

我脱了衣服爬到床上,累了一天,困极了,女人有无穷的力量,从朱美玲看完电影又要去逛街,我得出了这个结论,我打了个哈密瓜欠,刚躺下,电话铃就响了,半夜三更的,谁还往寝室打电话呀!操他妈,我也不想去接,响一会也许就挂了,再说响久了,寝室里的人醒了,就一不定要我去接,能省就省,可电话铃就呼个不停,其他人好象都没醒,他们可能不打算醒了,连句骂人的话都没听到,盾来只有我去接了。

“喂!刘明吗?我是朱美玲啊!”原来是这个家伙,她说知道我没睡着,如果我不接,她就不挂,反正声音是在我这边,她说她睡不着,很兴奋,身我兴奋吗?这就更加的说明了女人身上蕴含着无穷的力量!

“兴奋个屁,被你折磨得快死了,肩膀出血了!”

“别骗我!我没有在鞋底装尖刀,你看。”她肯定提起鞋子在看,寻于我的回答她很生气,一个男孩子和一个女孩子在外面约会半夜才回来,不骨理由不兴奋,除非我对她不感兴趣,如果真这样,她说受不了,我就连忙说兴奋就是把我放冷库里也别想冻住我,恨不得立刻长出翅膀展飞过去看她,然后问我天鹅和癞蛤蟆是什么关系,以反癞蛤蟆怎样才能吃到天鹅,其实我一直很讨厌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句话,因为时常把男人比喻成癞蛤蟆,女的则比喻成天鹅,这样推现下去说出 句话的人应该是女人,男人不会傻到拿石头砸处己的脚的程度,从这句话也可以看出女人的智力有限,首先犯了以偏概全世界毛病,,举个例子证明,一对老人搞黄昏恋,那第女人对老头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肯定地有人认为这个老女人点神经,无论她年轻时如何的靓丽,因为她已经算不上天鹅了,鸵鸟还差不多,其次也有癞天鹅追漂亮的蛤蟆的,当然癞天鹅就不叫天鹅了,漂亮的蛤蟆也不会叫蛤蟆了,所以男人里有天鹅,女人里有癞蛤蟆,天鹅不一定全是母了,蛤蟆也不一定全是公的。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