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满江红(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砰!”伴着11班洞窟内79狙的一声脆响,詹道辉再次显示了他个人的存在。500米外,那敌人应声而倒,一蓬鲜血从胸口喷涌出来,四射的血花溅在另两个正举起枪的敌人身上。猝然而至的打击,令已经举起枪的敌人刹那失神……

“死!”伴着一声周幼平的怒吼,PПК74喷薄出灼人的弹链带着尖锐死神的狞笑已然向着两个敌人横扫过来!凶悍的敌人同样没慢着,就在周幼平枪响的刹那两人都几乎同时叩动了扳机;一场急促惨烈的对射!

不管任何精锐,战场之上刹那的失神同样会决定生死!

1VS2,子弹急促交错,“噗、噗……”伴着数声皮球破裂似的声响,两个敌人一声惨叫,倒在了血泊之中而周幼平仅仅再次被子弹刮起了罡风擦伤了皮。但没有完,因为持续射击的周幼平在飞快将敌人扫倒的时候,猛然意识到自己枪里的子弹将尽了,而他正暴露在敌人重火力和优势兵力射界的开阔地域里,现在根本没时间换弹夹;剩下的八个敌人,并没有被兄弟们的杀气中吓倒,在震惊中爆发出一声兽性的嘶吼,提起枪就向着他、老甘和暴露出堑壕的林海鹰干了过来!

千钧一发,“嘭!”一枚63mm火箭弹当空从周幼平的身侧如瞬间如流星坠落,在一群敌人中间轰然爆炸!

红光一闪,骤然一声:“轰!”,残肢横飞,血光暴现,淋漓的血雨浇了剩下6个敌人的满身,敌人战栗了!被‘70火’强大的后座力重新掀回堑壕里,一屁股倚在堑壕壁的刘俊欣慰的笑着,一口血喷了出来,重伤中再坚持不住了,意识模糊中,他喃喃唤着:“海鹰,海鹰……”,便一头侧倒在堑壕里陷入了昏迷……

现在周幼平枪里快没子弹了,而就有一把77手枪的老甘近乎白刃,真能帮得了他们的只有林海鹰!

林海鹰知道自己身上的担子,就在刘俊‘70火’一响之时,强忍着心口努力清晰着自己意识,再次瞄准了后面几个敌人,叩动了扳机。

“嗒嗒、嗒嗒嗒……”伴着67重机一阵阵清脆的声响,林海鹰却再也扛不住枪托的后座力,蓬勃的血从咽喉喷上鼻腔,和着声声脆响从鼻腔涌了出来;林海鹰咬牙坚持,咬牙坚持,终是再忍不住浑身的剧痛,窒息和胸腔里的翻江倒海,一口血喷了出来,凭着最后点意识侧倒进了堑壕里……

“噗、噗……”林海鹰的射击虽然越来越飘,但67重机的持续点射却依然,成功点倒了个敌人,并令剩下的5个敌人举枪、瞄准、机动都有些忌惮,但他们还是迅即在付出一人重伤的情况下,举起了枪对准了老甘和周幼平!

“啪!”飞速滚动中的老甘一声77手枪声响,一个敌人瞬间中弹,倒在地上。但就此时两个敌人已经迅速抬起了枪,扣动了扳机!但很可惜,老甘叫‘穿山豹’,距离10米以内的他们已经距离老甘太近了!

人肯定快不过击发的子弹,但对于一个一只脚已经踏进宗师门槛的人却可以在10米之内快过普通人掉转的枪口;此时已经使出渔阳刀谱里扬威域外的‘地躺刀’,老甘就着坡势已经不屑用‘撒手刀’去消灭敌人了。

骤然间,刀锋势若虎啸,卷起满天红尘,风云悸色,遮天蔽日;飞快举枪向老甘射来的敌人骇然发现他们击发的子弹,急速窜进了裹着腾腾红尘的旋风里寂然无声,而那裹着红尘的旋风却已然如飓风狂飙般向着他们扑面而来!

“上斩白夷,下斩倭奴,胆犯华夏天威者,杀!杀!杀!”这是年逾5旬甘家老太爷在喜峰口以这式‘地躺刀’手刃27敌后伤重不治,给甘家子孙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老甘混身热血就不由沸腾起来,此时的他也是这么想的!

“杀!杀!杀!”伴着老甘怒喝出三个‘杀’字,两簇赤灼火射在骤然卷起的飓风里徒劳撕扯;红色的浮尘霎时扑向那两敌人,惊鸿闪烁着电色,在裹着满天红尘的狂飙终,纵横激荡,眨眼间,数蓬艳色伴着残肢、头颅横飞出去;惨叫,怒喝,枪声,刀声,猝然齐至。待少顷,尘埃落定,光剩得三具失去肢体或头颅的碎尸无声哭诉自己的不甘,而老甘已然如迅如疾风掠过……

“嗒、嗒!”PПК74再次迅即喷射出两颗子弹窜向了正向周幼平的敌人,那敌人在尚未扣动扳机之时便正中心口毙命。但就这关键时刻,“叮!”的一声,弹夹挂空了,另一个敌人已飞快扣动扳机,枪焰喷薄而出,子弹呼啸着向周幼平奔来!

“蹭!”就此时,一柄褪不去血色,闪烁着反射着太阳斑驳锋芒的缅刀,已如剽风般裹着冰的冷冽向那正专著射击的敌人,横空轮了去!

“噗!”缅刀刃陷在那人肩颈处,一蓬血霎时如喷雾般飙射出来,倒在地上的敌人这才倒在地上惨叫、翻滚着。“砰!”77式手枪再闷响了声,终是被发扬人道主义的老甘给彻底结果了。弹雨中,匍匐在地的老甘冲着再被子弹擦破脸皮还在心有余悸、沉重喘息的周幼平冷酷的笑了笑。但就在此时,敌人随之而来,狂风骤雨似的报复性射击要到了,那是敌人12门再次调整好的迫击炮齐射!更令兄弟们心惊肉跳的高射机枪也同时抛弃了自己督战队的角色,向着地面上的老甘、周幼平,还有尚在地面上苟延残喘的敌人们无差别的横扫过来!

“轰——”骤然间,八声雷霆再次恫吓九霄,传自北面炮弹临空撕破空气的长音眨眼间化作了令敌人惊悚得汗毛起立的刺耳急促短啸!惊叫,带着惨叫,让敌人火力阵地一时鸡飞狗跳,四散惊跳起来;但晚了!缺乏有效掩蔽工事的他们霎时就被我神炮二连8发155mm榴弹炮击中,火星四溅,残肢与鲜血横飞,交击的冲击波裹着随着鹏飞的土块、零件、头盔、碎石撞在一起;道道罡风便如钢刀一般向着罩在里面的敌人对措了过去,霎时形成了具无形的人肉绞肉机,声生将聚集在一起的高射机枪阵地碾压,绞剁成了齑粉,随着硝烟四散飞扬。对老甘和周幼平威胁巨大的敌迫击炮也因避弹为之一顿,但剩下敌人的末日已经到了。

611核心阵地连部指挥所,顶着敌人急风暴雨似的重炮轰击,观察孔里,连长放下了望远镜,淡淡道了声:“好。”同时严峻的面容忍不住露出一丝冷冷的笑意……

就此时,我配属炮兵五团三营已在2号机动发射场,集结,起竖,瞄准完毕。

力挽强弓穿心透,羽逝长空射天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