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0年1月18日,林则徐发出《谕英国国王书》。这封信写得不容易啊。林则徐早就有写信的心思了,后来跟皇上商量之后,一度打断,所以才有1839年3月误传的所谓的致英王第一封信。按天朝惯例,凡皇帝谕旨涉及外国人的,一般由总督巡抚联衔照会该国王。鉴于天朝新定《钦定严禁鸦片烟条例》里有外人夹带鸦片专条,所以需要向外夷宣谕。林则徐认为,鸦片贩子主要由英美两国居多,但听说美国没有国王,没法传谕,便只好传谕英国国王了,虽然听说英国国王是个小女人,但毕竟是国王嘛。林则徐会同邓廷桢、怡良写了致英国国王照会底稿,然后给道光批红。道光看了,觉得语句得体,同意发出。林则徐将照会底稿给袁德辉翻译成英文,又请美国商人威廉·亨德把袁德辉的英文本回译成中文,以两下对照是否有误。还不放心,他又托美国医生伯驾另译一份英文稿,再两下里对照,看是否有误。最后,在1839年的12月16日,林公破天荒地接待了一群外国人,他们是遭难英船“杉达”号(Sanda)上的人员。 4 X! d" [7 ?. l

鉴于了解夷情的需要,林则徐对他们竟不耻下问了,态度也很亲切,虽然在自己的日记中,他照例还是要贬低他们的。该船夷生喜尔(Hill)详细记述了接待情况。这次会见,林则徐把致英国国王照会的英译本交付喜尔,让他审阅。喜尔说:“他交付一封给英国女王的函件。文辞仍旧是一贯的浮夸口气,使我不禁失声而笑。他一看见这种情况,便问是不是不合适。我们说我们所笑的,只是文辞上的几处讹误。于是他便吩咐我们将信带入里屋,在那里修改我们所发现的一切错误,并在那里进茶点。”(《中国近代史资料丛刊·鸦片战争》第五册,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325页) 第一,把自家大皇帝夸得没边没沿:“洪惟我大皇帝抚绥中外,一视同仁,利则与天下公之,害则为天下去之,盖以天地之心为心也。”

第二,摆着挖井人的姿态表扬英国国王,就像表扬孙子似的:“贵国王累世相传,皆称恭顺,观历次进贡表文云:‘凡本国人到中国贸易,均蒙大皇帝一体公平恩待’等语,窃喜贵国王深明大义,感激天恩,是以天朝柔远绥怀,倍加优礼,贸易之利垂二百年,该国所由以富庶称者,赖有此也。” 中华历史网1 j$ `7 F& L# }) ^ a# s1 V

& D5 f3 {9 E4 F& g8 u9 @, A

第三,夷商中一些坏蛋贩卖鸦片,国王请给管管,因为天朝法度很吓人的:“谅贵国王向化倾心,定能谕令众夷,兢兢奉法,但必晓以利害,乃知天朝法度断不可以不懔遵也。”

3 H0 ~% D4 h6 P$ x7 s' ?中华历史网

- c$ l# d# p; G% }4 h! ]$ q$ n中国历史,文化,军事,艺术,佛学,汉服,股票,港股,恒指,权证,轮,外汇,|黄金,宠物,诗词,古玩,收藏,古籍图书,楹联对联,诸子百家,论坛,Chinese History 第四,中英贸易中,中国货都是利人之物,英人离了断断不行;英国货都是供玩的东西,可有可无,而且还有害人之物。天朝如果不是出于公心,早关门大吉不跟你们玩了:“中国所行于外国者,无一非利人之物:利于食,利于用,并利于转卖,皆利也。中国曾有一物为害外国否?况如茶叶大黄,外国所不可一日无也,中国若靳其利而不恤其害,则夷人何以为生?又外国之呢羽、哔叽,非得中国丝斤不能成织,若中国也靳其利,夷人何利可图?其余食物自糖料、姜桂而外,用物自绸缎、瓷器而外,外国所必需者,曷可胜数。而外来之物,皆不过以供好玩,可有可无,既非中国之需,何难闭关绝市!乃天朝于茶丝诸货,悉任其贩运流通,绝不靳惜,无他,利于天下公之也。”

贵国王若能把那些鸦片产地扫除,就会有好报的,多福多子:“贵国王诚能与此等处,拔尽根株,尽锄其地,改种五谷,有敢再图种造鸦片者,重治其罪,此真兴利除害之大仁政,天所佑而神所福,延年寿,长子孙,必在此举也。”(林则徐不知道,他写信的当口,人家小丫头尚没有结婚呢。而且后来,所谓快乐的女王、幸福的女人、延年益寿长子孙,所有这些她都拥有了——1901年,维多利亚在两个儿子、三个女儿、一个外孙的亲情包围中,溘然长逝,她的寿命是82岁) 最后给英国女王下令,好像面对天朝一七品知县似的:“接到此文之后,即将杜绝鸦片缘由速行移覆,切勿诿延。”(原文见萧致治:《西风拂夕阳:鸦片战争前夕中西关系》,湖北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475~477页)1840年1月18日,林则徐的致英王照会,托付给了英船“担麻士葛”号船主弯喇,让他带往伦敦,问题是,林公如此慎重、经历过诸多周折的这么一封唬人的信函,英国外交部拒绝接收。英国拒绝得也对,人家在天朝自有官方代表义律,而天朝政府非得托民间代表递送,傲慢程度绝对不低于天朝政府的大英政府当然不愿意接受,何况那信根本就是大爷发给孙子的,英国政府接了,相当于自认孙子了。不过,这份大爷信虽然为英国官方所拒收,但对于英国传媒,则是绝好的报料了,《泰晤士报》全文发表了此信,供英国人民开心取乐。特拉维斯·黑尼斯三世和弗兰克·萨奈罗这两个美国佬对此信评价曰:“林则徐苍白的语言,无力的威胁,看起来非常可笑。这次事件被搬上了舞台,成为流行的喜剧,在其中,英国商人在广州的遭遇被用来取乐。他们挥舞着滑稽的、夸张的手枪,把自己打扮成海盗。在遥远的中国发生的鸦片战争成为伦敦的笑料和一种娱乐。”(特拉维斯·黑尼斯三世和弗兰克·萨奈罗:《鸦片战争:一个帝国的沉迷和另一个帝国的堕落》,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5年版,第96页)唉,这或许就是文化与民族的差异吧? 中国历史,文化,军事,艺术,佛学,汉服,股票,港股,恒指,权证,轮,外汇,|黄金,宠物,诗词,古玩,收藏,古籍图书,楹联对联,诸子百家, 当然,林则徐对小女王的吓唬,建立在他对夷情的判断之上。林则徐,天朝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对夷情判断如何?基于这种判断,他又做了什么准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