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度东风,几度飞花 短篇小集 秋水无痕(1)

东风几度 收藏 0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0/[/size][/URL] 秋水无痕 聆听落叶的情愫 红尘往事 呢喃起涟漪无数 心口无语 奢望灿烂的孤独 明月黄昏 遍遍不再少年路 爱如果回到从前 错过的花开 是不是依然美丽如初 爱如果还要走下去 牵手的你我 能不能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0/


秋水无痕


聆听落叶的情愫


红尘往事


呢喃起涟漪无数


心口无语


奢望灿烂的孤独


明月黄昏


遍遍不再少年路


爱如果回到从前


错过的花开


是不是依然美丽如初


爱如果还要走下去


牵手的你我


能不能握紧


能不能握紧爱的温度


爱在路上


从来就风雨无阻


爱要幸福


哪怕从眼泪中流出


肖亮还在听那首《发现》。赵薇的歌中他觉得这首唱得最好,诠释得缠绵悱恻,很有几份淑女的味道,根本不象出自那个疯疯癫癫的“小燕子”之口。再说歌词写得也好,和自己近来的心境倒有几分契合。


上次和辛岚在QQ上吵架之后,一晃已经有5、6天没有碰电脑了。离开了电脑,没有了辛岚的电话,这个暑假过得无聊、郁闷而漫长。吃了睡,睡了吃,吃又吃不香,睡又睡不好,惹得老妈一遍遍问是不是病了。病倒是没病,就是打不起精神来,觉得做什么都没意思。在街上买了几本新书,翻了没几页就扔到一边,一个个铅字像是长尾巴的小蝌蚪,越看越让人心烦意乱。昨天东子打电话邀他一起去郊游,肖亮顺便把老妈的怀疑当成了借口,说是身体不舒服推脱了。东子老大不高兴,说话也一针见血——哥们,找借口非得用这么老套的?你是心里不舒服吧,是不是失恋了?哥们就是哥们,一眼就能看穿你的五脏肺腑,想撒个慌都难。


说失恋也不准确,他只是和辛岚又吵了一架,原来在学校时是用嘴吵,现在是在网线两端用手吵,没了面对面的羁绊,好像更能展示两个人的语言天赋。吵架的导火索还是那个老问题,一开始两个人还刻意回避着,可后来不知不觉又撞上去了,不一会儿就硝烟四起。辛岚最后打出了一长串“我恨你”之后,来了一句“小心眼儿,去死吧!”然后不等肖亮反应就下了线。搞得肖亮像是一根鱼刺卡在喉咙里,怒火腾腾地往头顶上窜。肖亮也敲出了一行字:“滚!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然后下定决心,这个暑假从网络上消失,也不主动跟辛岚打电话,直到辛岚道歉为止。


辛岚的电话始终没有来,肖亮倒是忙不迭接了几个来电,但电话那端都不是辛岚。这也让肖亮更加郁闷和气恼,吵架又不是第一次,比这伤感情的话也不是没说过,哪一次不是辛岚主动趴在自己肩上一把鼻涕一把泪让他原谅,而这次臭丫头居然和自己耗上了。


辛岚现在正干嘛?肖亮想知道又不想知道。


和辛岚认识是在去年,肖亮大三,辛岚还是刚入学的新生。肖亮和同学们在球场上打球,围观的人一如既往并不多。有没有人看几个“球痞子”倒并不在意,“放下臭架子,练好小身板,让别人说去吧!”是他们一贯的口号,疯跑疯跳折腾出一身臭汗,然后到水房里冲个凉水澡,就图个自己舒坦。也怨不得没人看,他们几个打球说好听点叫力量型,用骂人的话讲跟狗打架也有一比,看他们打球还不如直接去看电视里的摔跤比赛。


难得有几个刚入学的小女生今天当了观众,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在一边好奇地瞄着,还不时指指点点。肖亮高高跃起投篮,身边的大块头蹦不起来,用手狠狠推了一下肖亮的小腰。乖乖不得了,球脱手而出肖亮也飞了起来,空中姿态如何不好说,但落地却绝对狼狈,与猪八戒拱地颇为神似。好在还没受伤,没等肖亮爬起来,就听见了一阵听起来挺刺耳的笑声。循声望过去,是那几个小女生在一边笑,绝大多数是嘴角上翘的窃笑,只有一个小女生咯咯笑着,笑得肆无忌惮、没遮没拦。


懊恼的肖亮顾不上和大块头算帐,对那个幸灾乐祸的小丫头怒目而视。那女孩却显不出一点害怕或不好意思,头伏在身边同伴肩上,捂着嘴还在笑。要是脸熟的女生,肖亮早用球砸过去了,可那明明是个新生蛋子还是女的,和人家斗气实在太丢份。有病,没见过摔跟头哈?肖亮嘴里嘟囔了一句,记住了那张脸,那张有点像赵薇的脸。


以后,肖亮知道了那个女生叫辛岚。辛岚不算特别漂亮但很有特点,一双眼睛大的有点出奇,肤色有点健康美的意思,经常是一身运动装,走起路来脚底像是按上了弹簧,被肖亮比喻为像只蹦蹦跳跳的兔子。只要有伴,那个辛岚就像是没了骨头,总是和同伴勾肩搭背,还有说有笑、旁若无人。室友们对辛岚的评价是“很有活力,很有味道,很值得一追”。肖亮却说,什么眼力劲儿?就是个没心没肺的傻丫头嘛!


在同一个校区,不久就有了一次面对面的偶遇。看着辛岚迎面走来的,肖亮做无视状边走边抬头看着天,突然对蓝天白云感起了兴趣。辛岚却停下脚步,大方地问了声:“你好”,从肖亮身边走过时,捂着嘴开始笑。辛岚的笑让肖亮觉得她特不怀好意,又想起了球场上的那个“出色的嘴啃泥”,不由脸上有点发烧,牙根也觉得痒痒的。


一天,肖亮到餐厅晚了点,大老远就看见了辛岚。辛岚一身粉红色运动装像是新买的很扎眼,还是一副蹦蹦跳跳的样子,马尾辫在身后甩来甩去。看着前面的辛岚,肖亮坏坏地笑了,他突然萌生了一个念头。


辛岚打完饭正在四处找空位时,肖亮像一辆失去了控制的卡车,突然从一边横插过来和她撞了个结结实实。辛岚躲闪不及,饭盒咣当掉在地上,饭菜四处飞溅,菜叶、肉片、饭汤把身上泼了个五彩斑斓。


肖亮的样子虽说也狼狈,但心里却很舒坦。可该装还得装啊,于是做出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假惺惺问辛岚烫着了没有,嘴里还连声说着对不起。嘴里道歉脑子也没闲着,他在想辛岚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骂自己不长眼?会不会给自己来个耳光?挨骂挨打自己该怎么办?


动静实在太大,两个人一下子成了餐厅中的焦点。四周吃饭的同学都停下了手中的勺子,不好事的笑罢继续埋头造饭,好事的盯着他俩等着“好戏”看。但是好戏并没有发生,辛岚的反应让肖亮很意外。她默默拾起了地上的饭盒,看也没看肖亮,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餐厅。肖亮突然有种使尽全力打出一拳却打在棉花团上的感觉。


晚上躺在床上,肖亮翻来覆去在脑子里回放这次“报复”的过程。肖亮设想了N种辛岚可能的反应,嬉笑怒骂打都合情合理,只有这种风平浪静好像和辛岚的作风不符。肖亮忽然记起了一个细节,辛岚拾饭盒站起身来时,他恍惚看到辛岚眼角有些发亮。不会是哭了吧?肖亮问自己。他觉得自己明白了,辛岚要是真哭了,就有可能知道他是故意的,所以不可能接受他的道歉,而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吵大闹,只会使她更加难堪。当此情景,沉默也许是最聪明的办法。


肖亮突然发现,那个看似没心没肺的丫头其实并不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