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世情缘之

——《前生—百转千回而不遇》

桃花湖畔,谁是我千年不变的等待,我又是谁掌中那道泣血的刀痕

靠着他的肩膀,她在想,如果会有前生、再世的话,那么前生的他会是她的什么人呢?再世的自己又可不可以成为他的那个谁呢?往事如烟,世事轮回。有多少难料的事故让人无限的去暇思,令人去寻找、探索……

五百年前,硝烟弥漫的沙场,烽火台上残余的袅袅狼烟还未完全散尽,在布满双方将士那残肢断臂、到处血流成河的残酷战场上,他紧紧抱住替他挡住那致命一箭而倒下的她,悲伤的泣不成声,在他那无限悲痛心情而不停颤抖的怀中,她微笑着缓缓的闭上了那饱含幸福的美丽双矇,她在生命即将消散的最后的时刻,清晰的明白和知道,就只这一箭,他便从心底深处永远的欠下了她一生一世无法偿还的情债。

在她还未倒下之前,她只是他王府内众多姘妃中的一个。美丽却不张扬,沉默却不痴笨,只是一夜的恩爱,他却从此再也不肯望她一眼了,并不是因为她不够温柔,只是因为—她是朝中他的对立方为了拉拢他而投掷在他身边的一枚棋子而已。而她纯真的少女心里却因为,自从从小长大的闺房中嫁入这深如似海的王府后宫,成为这个让自己从少女变成妇人的伟壮男人众多妃子中的一个时起,只那一夜的温存便让她永生都难以忘怀,于是她苦苦的守侯,漫长的等待,等待他的青眼相望。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他又何尝读不懂她眼中的那些柔情蜜意呢?她的聪慧、她的可爱在他的心里似乎是那最可怕的毒药,迫使他想远离却又深深的被诱惑,他只有选择逃离,只有选择冷漠,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和皇家的地位。她的眼睛由往日的迷情热烈而转为日渐写满失落,每当看尽他与艳妃们在府邸花园之中肆无忌惮的宠闹和嬉戏,而对她却置若罔闻的态度,使她变得更加的沉默了。

在那些无数个孤枕难眠的寂寞夜晚,因为日日夜夜无边的思念和伤心,每一秒都仿佛长过一天,每一分却多过长过一年,她的悲凉自从她踏入这个王府府邸第一步的那一刻起,就早已注定了的,每一天都在重复着希望与等待。日子日渐苍白落寞,她的泪也慢慢变得干枯了,每天都生活在情与爱的沉重背负中痛苦挣扎,心却在绝望中支离破碎成片片的雪花般漫天飞舞。

每个寂静的夜晚他又何尝不是在默默的思念着、想念着她那柔媚的胴体,撩人的风情,当初那一夜的似水柔情用尽了他们一生的情和爱,三千嫔妃却抵不上她的娇美一笑。他知道,今生她就是他苦苦追寻和要相守的那一个,可是他却不敢展放自己的胸怀去拥抱和拥有,只怕自己错了,哪怕错的仅仅就是那小小的一步的话,所有虚无的荣华就会全部都灰飞湮灭、消失殆尽的。他苦苦的躲藏,只为了虚伪的名利和难舍的繁华。他恼怒却又无可奈何,整个王室家族的命运兴衰,却都只寄挂在一个弱女子的身上,如此的命运何其可笑,又如此的何其悲惨,尘世间的宗族势力将他与她玩弄于股掌之间,无论他的身份有多么低贱与高贵,王室与家族的利益是任谁都无法去抗拒的高墙和深堑,就是因为这样的缘故,让他极度的恨透了自己身上携带的虚伪的,贪婪的贵族血统。

每当凝视她那伤心欲绝及楚楚动人的眼神,让他脆弱怜惜的心总是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每一次故意带同其他的嫔妃们在她的面前嬉戏时,体会她所受到的伤害痛楚,也同样使他的心便如同用刀剜去了一块般的血粼粼的疼,伤害她伤的越重,他自己的心就碎的就更多,痛的就越狠,心里深爱着,但是却不能在表现出来相爱,却只能用伤害这样这样的方式来对抗的痛苦,让他在不断的痛恨着自己,也恨透了她,他宁愿她不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别让自己来尝尽这相思的痛苦和相守的煎熬。而她那每一道伤痕都一次次的被他割开,而永远无法愈合,伤害成了他对她永不疲倦的游戏,让她爱过了又恨,思念了又在不断的想遗忘……

那一战之前分明就已经早有定数,就在他即将出征的前一夜,她的心突然狂跳不止,一种不详的预兆扑面而来。她一夜末眠,朦胧的黎明,她换上小兵的衣服混杂在出发的大队伍中,只为了能和他在一起。哪怕只是隔着三千人马,只为了了望一眼他那伟岸的身影,她便心安了。

他带着嫔妃们的祈福,头也不回的毅然离去。临出发远征前那个夜晚,路过她那深夜里还烛光依旧的小屋,他突然有种想冲进去的冲动。他多想拥着她,告诉她,这一战后,他们终于将无忧无虑的相守在一起。这一战,他将彻底的除去在朝中的宿敌,永远的换回他们幸福快乐的明天。那时,他将把所有的欢爱赐予她一个人,洗净往日带给她的那些所有的难过、伤心。他要在凯旋而回时给她最热烈的拥抱,补偿她所有的等候和希望。

那一战结束后,他就被刚刚获得的胜利冲昏了头脑,思考的模式也变得有所麻痹大意了,就在他领这大军胜利凯旋而归的半途中,遭遇了敌方残余势力的埋伏,突如其来的伏击让他和军队士兵们有些措手不及,当杀开一条血路的他刚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又遭到了从黑暗角落射来的一支毒箭的袭击,当他察觉出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闪了,于是他绝望的闭上了双眼,等待那可怕死亡的来临,就在箭支将要射中他身体的一刹那间,一个小兵的身影突然将他猛的撞开,而那个小兵士却身中毒箭而倒在了他的面前,他悲愤的挥手投掷出手中锐利的长剑,击杀死了最后一个袭击的敌人后,回过头抱起了掩护了他的那个小兵士,伸手取下那个兵士头盔的瞬间,那如同瀑布般散落下来的乌黑长发、那一张让他日夜思念的娇柔面容展露在他的眼前,他被发生在面前的事情惊呆了,他无比怜惜的轻吻着她的那因长途劳顿而憔悴不堪的略显黑瘦脸庞,疯狂的呼唤着她的名字,热泪忍不住的顺着满是风尘的脸颊淌落飘洒着,她那穿着空匡、肥大军服的娇小身体,随着胸口上那插着带有毒汁的羽箭,因为疼痛而不停的颤动不已,他怔怔的看着她,仿佛以为是身在梦境之中,直到她苍白无力的一抹苦笑渐渐快要消散的时候,才让他忽然恍若隔世般醒悟过来。

抱着气若游丝的她,他内心悲痛欲绝,她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了他的胜利,却还不如让他就此逝去呢,现在的他宁可死的是自己,也不愿承受失去她的痛苦!他多么想告诉她,自己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故意冷落于她,自己心里其实是多么多么的爱她,多想告诉她从今往后,自己和她再也不用伪装自己内心的情感了,可以毫无顾及的、无忧无虑的自由相爱了,所有的那些挡在他前面的阻碍都已经被扫除干净了……

可惜无论现在他还想对她说什么都已经为时已晚了,她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带着她生命中最后时刻里,他送给她的爱静静的走了,就象她当初悄悄的来一样,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逝者如丝,而剩下活着的人永远的为那份真情感动着……

在泣血的桃花湖畔,她用温柔的小手轻轻的抚过他伤心的脸庞,她那深情的目光中那依依的不舍和爱恋让他如芒在刺,他对她所有的伤害犹如刀砍斧凿般深深的雕刻在自己的记忆之中,久久难以忘怀,在他温暖的怀中,从未感受过的幸福感让她满足的离去,她用世间最为残酷的方式唤回了他最痛心的爱意,他仰天一声悲凉的长啸,如同牢笼中绝望的困兽,只一声,却用尽了一生所有的血和泪的悲情!

夕阳如血,在湖畔的落日残阳中,他就象石雕一般抱着早已毫无生机的,变得有些冰凉的她的尸体,默默的伫立着,在傍晚的已经丝丝寒气的微风之中,任由散落的头发被冷风肆虐着,他划破自己与她的手掌心而牢牢的相对而握,在血珠飞溅的那一刻,他对天发出低沉而坚决的誓言:“爱妃,下一世,我们永不相忘,毕生相守!”

残阳落日,大漠孤烟。雪花飘舞,战马嘶鸣,血染的战旗在猎猎作响,回荡在那寒风中幸存将士的哭泣中,队伍慢慢的前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