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第111章:斗志


智宇真人手下的这些修真者,自一路杀上聚心楼,大多都没怎么遇到真正的天机门高手,心里未免就有些轻视,认为天机门不过是依仗阵法机关,颇有些名不副实。海天阔曾在刚开始围攻万化神殿时,将一个机关金辰轰碎,他的修为得到了自智宇真人以下所有人的认可,就连心高气傲的火龙铭昊,都对其实力赞不绝口。所以看到海天阔被权思真人差点当场格杀,大家这才知道,天机门果然不愧为名门大派。


智宇真人则暗暗心惊,要知道,权思真人先是中毒,后来又被凤羽族的一名修真者击伤,在这等情形下,犹能重挫海天阔,修为的确不凡。


只有权雍真人心里清楚,这一下交手,权思和海天阔其实是两败俱伤。权思身为“权”字辈中,天赋最好的一位,修为在一帮师兄弟中也是拔尖的,海天阔输得并不意外。不过从其他人的表情来看,他们显然以为其余的“权”字辈高手,也有这等水平。权雍真人并不打算将此事挑明,因为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日后轮到自己接掌天机门时,也会为人所重视。


权雍真人身为这一辈的大师兄,当年也曾有当掌教的机会,不过后来输给了师弟权机真人,所以心里一直很不服气。他的城府很深,尽管心怀不满却隐藏的极深,一等就是四十年,而且平日里极其低调,连同手下的弟子,也都埋头苦修,很少与其他门人来往,这也是高庸涵初遇静通等人时,互不相识的原因。


当权思突然回山,将那东西一拿出来,权雍真人便明白了,苦等了四十年的机会,终于到来。只是当时,他并没有什么具体的计划,出于敏锐的直觉,以自己刚刚出关为由,一力承担起了看护山门的重任。包括权机真人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权雍其实是另有打算,反而对他的这一举动很是赞赏。


果然不出所料,没过多久,权雍真人就察觉到,天机山脉中来了一大帮修真者,于是他悄然下山,颇经历了一番周折遇到了智宇真人。他与智宇真人早就认识,两人密议之后一拍即合,权雍负责做内应,帮助智宇拿到那东西;智宇则帮权雍除掉权机等人,将他扶上天机门掌教的宝座。权雍随后返回天机峰,一番巧妙布置,开启连云桥放智宇等人顺利通过云海,并一举控制了归来观。


权雍真人对已经被俘获的门下弟子,谎称权机真人触犯天条,将为天机门惹来杀身之祸,幸亏被修真界同道及时发觉,由丹鼎门智宇真人,带领各派高手前来阻止权机真人的逆天举动。这番话说的颇为高明,门下二三代弟子,包括负责看护山门的梅园弟子,大多将信将疑。但是丹鼎门和天机门历年来的渊源,以及人族和千灵族世代交好的情谊,还是令天机门弟子放弃了反抗,只有极少数人,由于想给聚心楼通风报信而被杀。


权雍真人的目的只是掌教的宝座,并不想门下弟子有太多的死伤,所以才在送往天机阁的茶水中下毒,这种毒不过是令修真者的灵力,在运转时有所减弱而已。说实话,权雍真人真正视为眼中钉的,也就权机那么几个人,实不愿在和智宇真人的对抗中,师兄弟也有太多的伤亡。当然,这么做除了能保留一些实力以外,也有那么一点私心,否则等他接掌天机门时,只有自己的亲传弟子寥寥数人,岂不与天机门的名头大为不符?


但是风声倒底还是走漏了,在聚心楼,智宇一行遭到了激烈的反抗。只是由于权机真人等高手,还在天机阁中闭关,才被敌人趁虚而入,门下弟子也是死伤惨重。权雍真人虽感无奈,也有几分痛心,但是为了能当上掌教,情知一将功成万骨枯,也就硬着心肠视而不见了。


这个海天阔在聚心楼杀了不少的天机门弟子,权雍看见他被权思打的奄奄一息,心下十分痛快。再看着身边这些修真者,个个脸现惊骇之情,暗暗得意:“天机门的厉害,这下你们总算是见识到了吧,看你们还敢不敢一个个大言不惭?”


一个身影远远地飘了过来,悄然闪现在场中,跟着随手一挥,将其他几道身影全部给震了出去,口中喝道:“你们这些三流角色,也想和权机真人动手,未免太自不量力了吧!”然后转身朝权机真人说道:“早就听说天机门的天觉云龙变幻莫测,我今日就领教领教!”


此人正是起初一直站在场外的那几人中的一个,他身材瘦小,尖尖的脑袋上长着一对宽大的鱼鳍,裸露着上身,腰部以下是一条长长的鱼尾,鱼尾周围全是柔软的薄翼,随风轻轻地摆动。


权机真人将权思交给藏默真人,朝来人看了一眼,沉声道:“道友是御风族天翔阁的人?敢问怎么称呼?”


那人摇头:“我只是一个无名剑客,至于姓名么,说出来也没人知道,不提也罢。”


对方既然不说,那就不必再多问了,权机真人正要举步,变故突生。一道人影突然从一旁的废墟中飞了出来,直奔场中而来。那个御风族修真者大感不耐,轻飘飘一掌挥出,口中斥道:“还要我说多少遍,你们这些人才能听明白?”


那人手中一道电光击出,笑道:“我可不是来跟你抢功的,而是来赶你们走的!”


话音未落,电光已经到了眼前,那个御风族修真者突然感觉不妙,手中一晃,一柄细长的长剑直刺出去。长剑轻盈之极,只晃了一晃,“哧”的一声轻响,电光就被斩成了几段。不过闪电来的太快,那个御风族修真者,不防之下还是被电光震得倒退了一步,定睛看去,却是一个年轻人,有些奇怪地问道:“咦,你是‘权’字辈哪位高手?”


那人微微一笑:“我可不是‘权’字辈的。”然后转身朝权机真人走去,到了三人跟前跪了下去,朗声说道:“弟子静璇,参见师叔祖、掌教师伯、师父!”


权思真人先是一喜,随即骂道:“你个小王八蛋,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在这个时候回来,不是送死么?”接着又笑道:“不过你小子的修为大进,看来灵胎的问题被你找到办法了?”


权机真人倒还记得高庸涵,只是高庸涵从满头银发变成了黑发,还是令他有些反应不过来,权思真人这一骂,方才回过神:“阿涵,你怎么回来的?”


“弟子原本只是想回山拜会一下师门,没想到遇到了这场变故,所以就一路潜了回来。”


藏默真人这些年来一直呆在天机阁,对于高庸涵多少还有点印象,皱着眉头想了一会,突然插嘴道:“我想起来了,你和你师父到过几次天机阁,你个小家伙的灵胎古怪的很,我们一帮子人都束手无策,看来现在是好了?嗯,不错,不错!”跟着又叹道:“可惜,可惜!”


“不错”是指高庸涵现在的修为不错,“可惜”是指他不该明知道危险,还硬要跑回来送死。这句话的意思,权机、权思和高庸涵都听明白了,高庸涵当即回道:“师叔祖,师门有难,弟子怎么袖手旁观?”


权机真人笑道:“师叔,这个静璇和权思师弟一个德性,两师徒都是性情中人,这种情形不要说想管住他,只怕你拦都拦不住的。”


高庸涵嘿嘿一笑:“掌教师伯说的是,遇到这等关头,我要是一走了之,事后给我师父知道了,还不得罚我去天机峰底下面壁思过?”说完,将神识探进权思真人紫府之内,暗察他的伤势,脸色越来越凝重,面露忧色。


三人见高庸涵居然已经能用神识察人紫府,均自大为震惊,尤其是藏默和权机二人,不约而同地点头,心想高庸涵此时的修为,只怕已经可以位列高手之列了,就算比起权思也恐怕不遑多让。


要知道权思真人乃是近七十年中,最具天赋的一人,其修为放眼同门,只怕除了藏默和自己以外,就只有权雍真人等极少数的师兄弟,能与之抗衡。而高庸涵自幼灵胎便十分古怪,可以说除了一些入门的法术之外,根本就没有修习过什么高深的法术,可是从他刚才施展的法术,以及对神识的运用自如,莫不显现出高深的灵力。


一个是天分极高,有着六十多年修为的“权”字辈高手,一个是灵胎先天不足,加起来也不过才修行了二十余年,其中还基本没怎么学过法术的“静”字辈弟子。两者的差距之大,一目了然,可是现在,这个年轻人的修为却已经高的有些惊人,其精进的速度放眼整个修真界,恐怕都称得上惊世骇俗了。


权思真人自知伤得极重,却毫不为意,笑道:“我的伤不碍事,”跟着眼中闪现出一丝慈爱和怜惜,叹道:“既然来了,我也知道赶不走你了,你就替你师伯出场吧,一切小心!”


“是!”高庸涵转头对权机真人大声说道:“掌教师伯,你且先在一旁歇息片刻,看我去把这些人打发走!”


这句话说的豪气干云,那些守在万华真人神像旁的一众“权”字辈高手,再也忍不住,一起走了过来,站在了权机真人身后。


权机真人望了一眼众位师兄弟,从众人坚毅的神情中,看出了大家的拼死一战的决心,突然大喝一声:“好,今日咱们就决一死战!”


这一声吼出,所有的“权”字辈高手,齐声道:“谨遵掌教法谕!”


众志成城的决心,随着回荡在广场上的回声,顿时变成一股滔天战意!


智宇真人心中一懔,眼看就要大胜的局面,却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年轻人,给彻底改变了。他无奈地意识到,眼前的情形虽说于大局无碍,但是随之而来肯定会有一番恶斗,只怕自己一方就算是胜,也极有可能是惨胜,不由得朝权雍真人一招手,低声问道:“这个年轻人,倒底是谁?”


权雍真人也很无奈,同时对高庸涵恨之入骨,眼见大功即将告成,却被他这么一搅,登时变得棘手了许多。当下恨声道:“这个人是权思的弟子,俗名叫高庸涵。”


“哦?”智宇真人倒是有些诧异:“这个人就是被智锺大师品介,与东陵王叶帆并称双杰的高庸涵?”


“不错,他就是高庸涵!”权雍真人随即不屑道:“不过他一个二代弟子,修为高不到哪里去,不足为虑!”


“一个二代弟子,居然能激起师长的斗志,果然不愧有‘人杰’之称!”智宇真人跟着摇头道:“不过你可能看走眼了,这个高庸涵颇不简单啊!”


PS:最近由于一些不得不处理的事情而耽误了更新,希望大家多多谅解!不过从今天开始,将恢复到至少每日一更的进度。再次感谢大家的理解与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