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闯天下 第一季《赌城争雄》 第四十九回 意外车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9/


无为、robot还有阿侖三个人离开了赌场的贵宾大厅,乘电梯直接到地下停车场,准备开车回家。

三个人边走边议论着刚才的精彩牌局,他们还沉浸兴奋之中,因为赢家是两个中国女孩,虽然不认识她们,但是仍然让他们兴奋不已。

“刚才两个女孩玩起牌来真是潇洒自如,气贯长虹,看着她们打败了那个沙漠之鹰,真让人心里感觉痛快。”无为兴奋地说。

“可不是,她们看起来虽然年青,但是牌风老辣,特别是俩人的配合,真是天衣无缝。把几个家伙弄得晕头转向。”robot也附和着无为说。

“不错,很明显第一个女孩在引诱其他人上钩,后面的女孩负责收拾他们。不过让人奇怪的是她们俩的位置间隔那么远,而且她们是平行相坐,相互之间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她们是如何交流信息?”无为奇怪的问。

“哈哈,这个问题只有她们自己能回答了。”robot笑着说。

“罗伯特,你既然知道她们叫什么,那一定也了解她们的底细吧,她们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个问题我还真回答不了你。”robot身藏不露地说。

说话间三个人上了车,很快汽车从地下停车场开出来驶向高速公路。

“两个赢牌女孩长的真漂亮,而且还长的一模一样,要是与其中一个谈朋友,搞不好弄混淆了怎么办?”阿侖在车里自言自语地说,他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漂亮的女孩身上了,根本没看牌局。

Robot马上笑着说:“阿侖,你就知道色眯眯盯着两个女孩看,我们是来看牌的,不是看美女的,你不要搞混了。”

“阿侖,你不会想两个美女一起追吧?”无为也逗阿侖说。

“你们还别说,我还真有这个贼心,明天我就瞅机会跟两个妹妹聊聊,今天要不是她们走的急,我早就冲上去了......”

阿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前面不远处轰隆的一声巨响,三个人急忙透过挡风玻璃向前面张望,前面百米处是一个十字路口,只见一辆红色的跑车被一辆大卡车撞飞了出去。

因为是晚上十一点多了,路上的车辆并不多,只见小跑车翻了几个滚后,顶部向下四轮朝天扣在公路边。

而那辆大卡车则加大马力急速的逃开了事故现场,眨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时robot的车也来到了路口,他急忙把车停了路边,三个人迅速跳下车,无为他们紧接着跑到出事的车边查看情况,准备救人。

Robot下车后第一反应是掏出手机,打电话报警。

跑车的车窗玻璃已经全部破碎,无为跑到车边后,立即把身体趴到地上,向驾驶室里张望,两个衣着完全一样的女孩子头朝下蜷缩在里面,嘴里发出微弱的呻吟声。

无为的心里猛然收缩了一下子,这不是刚才赢牌的那两个姑娘吗?无为立即跳起来,对身后的robot和阿侖大喊了一声,“快过来,是绝代双娇姐妹俩。”

“什么?是绝代双娇!”robot惊呼了一声,马上跑过来趴在地上朝车里一看,果然是俩姐妹。

Robot急忙用手扳车门,想把车门打开,但是已经变形的车身把门已经挤压住了,根本打不开。他又爬起来,焦急地问无为,“怎么办?打不开车门,快想办法把她们救出来。”

无为看了一下跑车,对robot和阿侖说:“来,我们把车翻过来。”无为说完,弯下腰用手抓住向下的车门。

阿侖和robot在两头,都用力抓住车身。

无为大声喊了一句,“一,二,三。”三个人一起用力掀起了小车,跑车向一侧慢慢竖了起来。

在危机的时候,人的潜力都被激发了出来,三个人把车侧竖立起来,因害怕再伤到里面的人,不敢再把车翻下去。

无为立即从前面已经破碎了的前挡风玻璃处把身体探进去,发现有一个女孩已经昏迷,另一个嘴里不时发出呻吟。俩人还都被安全带勒在座位上。开车的一个被悬空在上面,好在她的头脑还清醒。

他用中文对安慰女孩,“别怕,我先帮你出来。”

听到熟悉的中国话,女孩想见到亲人一样,忍住疼痛轻声说:“谢谢,谢谢先生。”

这时robot也用手扶住车门框,焦急地对女孩说:“娇娇,坚持住,我们马上把你们救出来。”

听到robot的话,无为心里一怔,心想robot显然认识这两个姑娘,但是他来不及多问,伸手把上面女孩的安全带打开,并且用手托住她的身体,防止她压到下面昏迷的女孩,紧接着把她从车窗里接出来。

好在女孩身形瘦小,体重不足百斤,无为几乎是用手把女孩从车里抱出来的。随后他又探身,把另一个女孩从车里抱出来。

无为把昏迷的女孩放在地上,急忙脱下自己的衣服垫在她的头下。而robot则扶助另一个女孩坐下来。

警车和救护车的警笛声都从远处响着朝这边赶过来,很快就来到出事地点。

从救护车里跳下两名穿隔离服的医生,无为他们帮助医生把受伤的姐妹俩抬到救护车上。救护车随后风驰电掣般驶向医院。

有两名警察叫住robot,向他讯问事故的经过,robot焦急地对警察说:“受伤的人是我的朋友,我必须要赶到医院去看望他们,请那位先生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你们,我们是一起的。”robot说到这里,挥手让阿侖过来,“阿侖,你把刚才看到的情况告诉两位警官,这是谋害,一定要让他们抓住凶杀。我与无为到医院去保护她们。”

Robot说完,不顾一切地跑向自己的越野车,一边对无为大声说:“快走,我们去医院。”

俩人跳进驾驶室,robot迅速发动起车来去追赶救护车。

Robot集中精力驾驶着越野车,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是公路仍然有来往的车辆,robot疯狂地超越着各种汽车,也不管是否超速。

无为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今晚发生的一切都很突然,先是出手不凡的绝带双娇超出想象的豪赌,接下来是有预谋的车祸事故。还有robot,好象与这一切都有某种联系。而且他隐隐约约感觉自己也被牵扯进来了,无为想出纷乱的思绪中理出个头绪来。他想询问一下robot,但是看到他紧张地驾驶汽车,不好打扰他。

越野车一路追赶到医院,受伤的姐妹俩已经被送进了急救中心进行检查。无为和robot只好在休息区等待检查结果。

无为坐在休息椅上,而robot则在旁边焦急地来回走动。

望着焦躁不安的robot,无为心里猜想robot与绝带双娇不但相识,而且还关系密切。如果是陌生人,他不会表现出如此担忧的神情。

Robot忽然发现无为用异样的眼色望着自己,他明白无为的心思。Robot停下来,坐到无为对面看着他,用平静的语气说:“你是不是在猜想我与绝代双娇的关系?”

无为诚实地点点头,接着说:“你不说我想一定是有原因的,我不怪你,我一直把你当作是最好的朋友,现在是,以后还是。”

“谢谢你无为,谢谢你信任我,许多事情你以后会逐渐明白。我现在只能把大概的情况告诉你。从鸦片战争开始,一直到今天,我们国家有数不胜数的珍贵文物和国宝被掠夺或偷运到世界各地,眼看着自己家里的东西被别人拿走,有正义感的海外炎黄子孙就成立了一个秘密组织‘夺宝兵团’。他们用各种方法和手段把属于我们的国宝夺过来,送回中国无偿地捐献给国家。绝代双娇就是夺宝兵团的成员,她们赢的钱也是用在购买文物上。而今晚与她们对决的那个沙漠之鹰,正是夺宝兵团的对手,他是一个国际文物走私集团的成员。我怀疑这场车祸就是他们蓄意制造的,我现在只能告诉这么多,请你相信绝代双娇是正直的炎黄子孙,她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祖国,而且是不计报酬,不计名声默默无闻地做。”

“我明白了,谢谢你罗伯特,谢谢你把真相告诉我。”无为猜想robot也很有可能与夺宝兵团有联系,或者说是里面的成员。他想不到在国外的这些侨胞有这么高尚的爱国情操,无为被他们的行为感动了。

无为想到这里忽然记起一件事情,第一次遇到师傅的时候,他到大西洋城就是去看那里的文物拍卖会,难道说师傅也是这个组织里的人?

来到拉斯维加斯后,无为遇到了太多的变故,太多巧合和意外,让分辨不出那些是真的,那些是假的,每一个人似乎都戴着神秘的面纱,让人难以看清真面目。杨岩是这样,robot是这样,周公同样是这样......无为感觉自己仿佛陷入了一个又一个的旋涡中,想脱身却又无能为力......

Robot又接着说:“夺宝兵团主要是通过世界各地的华侨捐款,然后通过拍卖会购买流失在世界各地的珍贵文物。当然也利用其它方法弄钱,用赌博的方式从赌场和一些富豪手里搞到巨额资金也是夺宝兵团常用的手段。用他们的钱来买回我们的国宝,这要比他们用掠夺的手段从我们国家抢走文物好百倍。”

正在俩人说话之际,医生从检查室里走出来,robot赶紧上去询问情况。

“两个病人一个有轻微脑震荡,另外一个身体没有伤,只是受到了惊吓,住院观察一下没什么大碍就可以出院。”

“我们是否可以进去探望她们?”robot又问医生。

“可以,不过尽量少与病人讲话,她们需要休息。”

“明白,谢谢医生。”听到她们没什么大事,robot的表情轻松了不少,他与无为一起走进了急救中心的病房里。

姐妹俩刚被转进病房里来,一个闭着眼睛静静地躺在床上,另一个半躺着,侧身望着着她,清秀的脸庞上带着疲倦,见robot和无为走进来马上坐直了身体。

“你好,罗伯特,谢谢你们......”

“快躺下,医生要你们少讲话,我给你介绍一下,”robot指着无为对女孩说,“姜无为,我的朋友。”

“谢谢你姜先生,谢谢你把我们从车里救出来。”

“不用谢,都是自己人,不用这么客气。”无为连忙说。

“我也分不清你们姐妹俩哪个是那个,还是你自己自我介绍吧。”robot笑着对女孩说。

“只有母亲能分清我们俩,我是姐姐叫天娇,她是妹妹叫小娇,其实朋友都通称我们俩叫娇娇,因为分不清就干脆不分了。”天娇微微笑了笑说。

“娇娇,我已经把你们的情况简单向无为说过了。”robot一边说一边走到里侧的病床边,俯身端详着熟睡的小娇。

“医生说小娇有轻微的脑震荡,需要在医院治疗一段时间。”robot轻声对天娇说。

“嗯,她没什么大碍,就是头晕,医生告诉我不要让她乱动,卧床休养几天就会好的。”天娇疼爱地看着妹妹说。

“你们出事的时候,我的车刚好在你们后面不远处,整个经过都看到了,好象是有预谋的行动。”robot怀疑地说。

“我当时根本没注意到从哪里开出一辆卡车来,还没反应过来就出车祸了,随后就感觉到你们过来了,其它什么事情都不清楚。”

这时,无为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怕吵醒小娇,急忙走到病房外边,电话是阿侖打过来的。

“大哥,我已经把经过都对警察讲清楚了,你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们还在医院里,阿侖,你回家等我们吧,有事打电话。”无为挂了电话,又回到病房。

他对robot轻声说:“是阿侖打来的,警察已经把情况了解完了,我让他先回家。”

“我估计这件事查不出什么结果来,最多是找到出事的卡车和司机,背后的指使者根本找不出来。这种事情他们都是通过中间人花钱找人做的。”robot摇摇头说。

“你的意思是沙漠之鹰那帮人干的?”天娇惊讶地说。

“除了他们还能有谁?你们不但破坏了他们的敛财计划,还从他们身上赢走了几千万,他们不报复才怪呢。”robot肯定地说。

“这些坏蛋,以后决不能放过他们。”天娇说到这里忽然想起一件事,她望着robot说:“小娇这个样子怎么能参加明天的牌局?我们已经赢了三场了,如果放弃就太可惜了。”

“为什么这么说,你们不是已经赢了他们几千万了吗?”无为好奇地问。

“参加这种扑克游戏是有特殊规定的,首先每个参加的人要至少把一千万划入赌场的帐户里,牌局每天一场,一共进行五场,除非是你输光了帐户里的钱,否则中途是不能退出的,如果有人退出,坚持到最后的人就要平分其帐户里剩余的资金。小娇的帐户里已经有两千多万了,如果她不能继续牌局,她的钱就得不到了。”天娇对无为解释说。

“妈的,这是什么鸟规定,怪不得这帮孙子要加害于你们。”无为忘记了还当着女孩子面,气的开口骂起来。

Robot接着对无为解释说:“沙漠之鹰这帮人经常在世界各地的赌场举办这种牌局,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收敛巨额资金,所以制定了一些特殊的规定。这些规定与赌场是没有关系的,赌场只是负责提供场地、服务和管理他们的赌资帐户,赌客的输赢与赌场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因为德州扑克的输赢是客人们之间的事情,赌场只从中抽水。赌场非常欢迎这些大客户,赌场不看赌客们之间输赢多少,他们是根据资金在牌桌上的流动来抽水,象这样的牌局一次下来赌场就有上百万的抽水。所以参加牌局的人都是输光了钱才结束。目前的情景只有一个办法可行......”

“是什么办法?”无为急忙问。

“现在唯一的解决之道是要尽快找到人来代替小娇,否则沙漠之鹰的阴谋就得逞了。”天娇焦急地说。

“天娇说得不错,只能是这个办法。”robot说到这里,转身关切地问天娇。“你的身体状况如何?能否继续明天的牌局?”

天娇坚强地说:“我没有事,只要休息一下就能恢复精神,参加晚上的牌局没问题。”说到这里,天娇继而又忧虑地说:“只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到哪里寻找合适的人选来代替小娇?而且这个人还必须是绝顶高手才可以,另外即便是能找到这样的人,我们也很难默契配合。”

Robot低着头,来回在天娇的病床前轻轻走动,他沉思默想了一会儿,忽然他的眼光盯在了无为身上。Robot死死盯着无为,看了他足有一分钟的时间。

无为被Robot看的有些发毛,“你盯着我看什么?我有什么好看的......”无为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恍然大悟道:“你该不会是想让我代替小娇吧?”

“你说对了,只有你能行。”Robot斩钉截铁地说。

无为立即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不行,不行,罗伯特,你开什么玩笑!德州扑克的对决我一次实战经验都没有,你说我怎么能代替小娇?”

天娇听了无为的话,也用疑惑的眼神看着Robot,“姜先生没有玩过德州扑克,你怎么能肯定他能行?”

“你对无为不了解,他绝对可以,以他的天性和领悟力你们在一起交流半天时间就能配合默契。”

天娇对Robot的话仍然半信半疑,虽然她信任Robot。但是让一个从未接触过德州扑克的人在一天时间内就参加超级对决,这似乎有点象童话,现实中没有人可以做到。

“罗伯特,你别忘了我现在是不能玩任何赌注的,退一步说就算我可以,他们出手就是几十万上百万,你以为是过家家闹着玩!我是第一次见人进行这样的豪赌,怎么敢参加如此大赌注的牌局......”

“你住嘴!”Robot显然被无为的话激怒了,无为的话还未说完就打断了他,Robot压低了嗓子,一字一句地说:“无为,你到外边等着我。”

Robot掏出手机,迅速按下了一连串数字,然后一句话不说把电话递给了天娇,随后转身跟在无为身后离开了病房。

天娇疑惑不解的接过手机,看着俩人走出病房后举起了电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