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闯天下 第一季《赌城争雄》 第四十八回 绝代双娇

信周 收藏 4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9/[/size][/URL] [内容简介] 无为在赌场里熬过了两个月的时间,现在他的心已经平静的如同山涧中的一汪潭水,即使有风吹过也只是在表面皱起一层波纹,而水下永远是纹丝不动。潭水越深,下面就越沉静,而一个人的修为亦复如是,修为深的人,无论面对何种风暴都能泰然处之。 凭借着一颗宁静的心,无为终于透过赌场里输输赢赢的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9/


无为在赌场里熬过了两个月的时间,现在他的心已经平静的如同山涧中的一汪潭水,即使有风吹过也只是在表面皱起一层波纹,而水下永远是纹丝不动。潭水越深,下面就越沉静,而一个人的修为亦复如是,修为深的人,无论面对何种风暴都能泰然处之。

凭借着一颗宁静的心,无为终于透过赌场里输输赢赢的表面现象,看清楚了赌戏背后的实质。大多数的赌客都是太注重一时的输赢,从而忽视了赌戏的本质,让自己陷入了赌博的泥潭中不能自拔。

无为体会到了周公让他熟读《易经》的用意,每一种赌博游戏与宇宙间的万物是一致的,都在永无休止的巡回中,除非是一个过程的结束。赌博的输赢亦如《易经》中所述的阴阳交替,《易经》的理论核心是,八卦之象能类万物,万物随季节变化(阴阳交替)而兴衰。阴阳消长显示的就是事物发展过程。作为一个职业玩家要做到的就是抛弃输赢的表面现象,而去把握赌戏的发展趋势。阴盛阳衰,阳盛阴衰,物极必反。春江水暖鸭先知,事物兴衰的变化趋势需要靠心去体会,用眼睛是看不到的。

无为在赌场里领悟出了把握赌戏的变化趋势后,开始到扑克室观看赌客们玩德州扑克,距离世界大赛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无为必须利用不多的时间掌握德州扑克的精髓。

无为在家里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robot征求一下他的意见,“罗伯特,距离大赛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我想把后面的时间都用来观摩德州扑克上,虽然不能亲自玩,多看看也能增加经验。”

“不错,你现在是应该把精力放到德州扑克上了,不过你到一般的扑克室很难看到精彩对决,最好是贵宾室去,在那里面玩牌的,每局都在十多万,甚至是上百万,都是真正的较量,智慧的比拼。观看这样的扑克你才能学到东西。”

“没问题,我有帝王皇宫赌场的金卡,就去那里的贵宾厅观看。”无为高兴地说。

“我这几天刚好没有事情,一起陪你去看几天。”

“太好,我也好长时间没去赌场了,去过一下眼瘾也好。”听到去赌场,阿侖的眼睛不自觉地就会放光。

杨岩的脚已经好,十多天前就离开了他们的公寓,这里还是他们仨人住。当天下午,无为,robot和阿侖三个人开车去帝王皇宫赌场。

在帝王皇宫酒店赌场的下面,有一个专门供VIP客人使用的地下停车场。许多豪客是不喜欢被人看到的,他们都隐藏自己的行踪。

robot把车开到地下停车场的入口处,有警卫拦住了他们,极少有贵宾是乘坐丰田霸道这样低档车来贵宾厅。

无为拿出自己的金卡递给警卫看了一下,警卫才把他们放进去。

“妈的,真实狗眼看人低。”阿侖轻轻地骂了一句。

“哈哈,也不怪警卫,我们三个还真不象贵宾,就连这车都不象,到下面你们就知道了。”robot说着话汽车驶进了地下停车场,三个人不觉眼前一亮,停车场内各式名车整齐地排列在那里,车头上带着小飞人的劳斯莱斯,法拉利跑车,宝马和奔驰在这里算低档车,一些是还没有上市的豪华概念车。

身穿制服的服务人员等候在旁边替他们泊车。停车场的一端有专用电梯,直通上面的贵宾厅。

三个人出了电梯,迎面是十六世纪意大利风格的长廊,入口处也有警卫在把守,但是却没有再检查他们的金卡。大红底色的纯毛地毯,走廊的墙裙都是用檀木包裹,墙壁上悬挂着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真品,让这里更象一个博物馆。

走廊的尽头是一个大厅,这里面更显得富丽堂皇,宽阔的空间,铺着清一色的红地毯,巨大的石柱,细意雕刻的栋梁,漆着油画的天花板,闪烁着钻石般光泽的大组吊灯,穿着笔挺礼服的侍者,真的让人感觉进入了皇宫。

在大厅的中间有一座圆形的展示台,上面的玻璃罩里有一个纯金制作的王冠,王冠上镶嵌着各式的钻石珠宝,让人眼花缭乱。

Robot指着王冠上最大的那颗钻石对无为说:“这颗钻石就是世界闻名的非洲之星三号,是真正的无价之宝,根本无法用金钱来衡量它的价值。”

“哇噻,那这个王冠得值多少钱啊?”阿侖忍不住惊呼。

“这顶王冠是帝王皇宫酒店赌场的镇店之宝,没有人能估算出它的价格。”

大厅的一侧是宽大的十七世纪卡拉勒大理石双螺旋楼梯,上面是玩不同赌戏的贵宾房。整个贵宾厅是一个单独的区域,与另一侧的酒店赌场完全分隔开来,这里是富豪的天堂,真正的销金窟,一般赌客难以涉足其间。

有个人见他们走进大厅,急忙迎了过来,无为认出是这里的保镖头托尼,也是赌场的保安部经理。

托尼笑容可掬对无为说:“您好姜先生,您是来玩的吗?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吩咐。”

“你好,我是想来贵宾室观摩一下德州扑克,我并不玩。”

“那您今天可是来对了,有几位豪客已经在这里鏖战了两天了,每场输赢都在千万,吸引了不少客人在观看,我陪您过去吧。”

无为闻听此事高兴地说:“是吗,太好,谢谢你。”

托尼在前面引路,无为他们从大理石楼梯上到二层走廊里,左拐走了十多米,门口站着两名侍者,见托尼陪客人过来,急忙推开沉重的木制门,四个人走进一间VIP扑克室。

无为进门后首先巡视了一下内部环境,贵宾室内装饰得更加豪华气派,几百平方米房间内一侧是一个巴台,摆满了各种名贵的水酒,另一侧是摆放着沙发的休息区,其它两边是放着圈椅和小圆桌的观看区,有二十多位客人坐在那里观看,中间部位有一张大型赌桌,赌桌周围坐着七八个人正在拼搏。贵宾室内虽然有三四十个人,室内却鸦雀无声,透露着紧张的气氛,想必是牌局进行到了关键时刻。

无为感觉不舒服的是里面的色调,地毯是橙红色的,墙壁是紫红色的,赌台的桌面是浅红色的,发牌员的制服是深红色的,连墙壁上挂的油画,背景也是红色的。沉重的色调加上紧张的空气,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托尼靠近无为的耳边低声说:“你们先看着,我到外边巡视去了,有事请叫我。”

无为点点头,没有出声,随后三个人走到一侧的空位上坐下来。无为这时才留意到牌桌上的情况。

牌桌周围共坐着七个人,让无为想不到的是里面竟然有两位年青的漂亮姑娘,更让人称奇的是两个女孩穿着打扮完全一样,甚至身型和举止动作都一致,就象是一个人。俩人是分开坐在牌桌边,她们的中间间隔着两个身穿阿拉伯长袍的客人。在无为坐的位置只能看她们其中一个的侧面和另外一个的背影。无为猜想这两个女孩一定是双胞胎。

赌桌上每个客人面前的筹码都是红色(十万)和褐色(两万五)为主的大额筹码。无为粗略的看了一下每个人的筹码,多的有两千多万,少的也后几百万,他在心里暗暗惊叹,这才是真正的豪赌。无为记起robot曾说过,赌场的利润百分之八十是来自于贵宾厅的豪客,虽然他们所占比例还不到赌博大厅的百分之二十,看来此话一点也不假。

无为看了一下底池里的筹码至少也有上百万了,最让他感兴趣的是两位女孩,她们面前的筹码明显地多于其他人,看来这两个女孩到目前为止是赢家。

现在桌上已经发出了三张公共牌,这手牌刚押注了两圈,底牌圈和翻牌圈,七个玩家还没有一个人收牌。(不跟,放弃继续牌局的机会)

第四张牌,转牌已经发出来,玩家开始叫注,第一个抛进了五个红色筹码,出手就是五十万。第二个玩家也跟了五个红色筹码。处在第三位的是其中的一个女孩,只见她毫不犹豫的添加了筹码,把十个红色筹码押了上去。

观看的人群里发出了轻微的惊呼声,这些人虽然各个都是富豪,仍然对女孩这种玩法感到心惊肉跳,轻轻一挥手就是一百万,真不清楚什么人家的千斤有这样的潇洒。

无为能看出女孩后面的那个人在犹豫,他显然被前面女孩来的这一手搞的很迷惑,无为猜不出这个人是在考虑跟进、加注还是收牌。只见他犹豫了一下,跟进了十个红色筹码。他后面的玩家也跟了十个红色筹码,后面的第二个女孩也跟了相同的筹码。押注结束还没有人收牌,周围观看的都被牌局的状态调动起来,瞪大眼睛观看接下来的情况。

转牌圈结束后,第五张河牌很快发出来亮在了牌桌上。

第一个客人选择了放弃,只见他沮丧地把牌扔在了筹码边,把身体靠在了椅背上,第二个客人也收起了牌,他们显然被上一圈那个女孩的行为镇住了。

轮到女孩下注时她又押了二十个红色筹码,她后面的阿拉伯人也收起了扑克,放弃了牌局,而后面的阿拉伯人选择了加注,押了四百万。这些阿拉伯的石油大亨,也许是因为美元来的太容易,所以根本不在乎输赢,大方的出手让观看者瞠目结舌。

让众人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跟在后面的女孩竟然把面前的筹码全部推了进去,至少有一千五百万,她要全押。周围的人有几个忍不住站了起来,都在猜测女孩手里的底牌是什么。

“她拿到的该不会是皇家同花顺吧?否则不会这么干。”

“那会那么容易?顶多就是同花顺就不得了。”

观看的人在私下议论纷纷。无为也别女孩的这一手镇住了,他在想就是自己也未必敢有这样的豪举。

在女孩的后面还有两位玩家,其中一个玩家也选择了放弃,而另一个玩家的面前只剩下不到十个红色的筹码,他这些筹码显然是不够押了,他至少跟前面押相同数量的筹码,否则就选择放弃。

无为坐的位置刚好能看清这个人的面孔,只见他长着鹰一样的面容,特别是鹰勾鼻子和那双眼睛,无为距离他有十多米远都能感觉到他眼睛了散发出的寒光,就如同是发现猎物的鹰一样,紧紧盯着桌上两千多万元的筹码。

只见这个鹰面人思考有一下,向旁边的赌桌经理挥了一下手,经理赶忙来到他跟前,他跟经理低语了几声,赌桌经理对其他几位赌客说:“这位先生请大家稍等一下,他马上把银行户头里的钱转帐过来。”

赌桌经理说完,向旁边的工作人员招了一下手,“把牌暂时封一下。”

工作人员随后拿过四个金光闪闪的椭圆形金属盖子,扣在了还没有收牌的四个玩家的扑克上,把他们的底牌封闭起来。

无为借这个空隙时候,轻声问身边的robot,“他们在干什么?”

“后面那个玩家的筹码不够跟注的,但是他又不能放弃,他携带的现金已经输完了,现在需要从他银行户头里把资金划拨到赌场的帐户里来,然后再取筹码继续牌局。我估计会很快,几分钟就该可以。”

“我感觉最后这个家伙来者不善,你看他的眼睛里时常冒出凶光。”无为对鹰面人似乎没有好感,他从这人的容貌上就感觉到一种凶悍。

“此人外号‘沙漠之鹰’,是一个国际文物走私集团的主要干将,他们经常利用这种方式收敛钱财,用于收购文物。世界各地的主要大赌场都有他的足迹,他玩起牌来与的外号一样,异常凶悍无敌。这些玩家,特别是阿拉伯的这些富商平常既是他们走私文物的买家,又是他们的钱袋子。”就在robot说话间,工作人员已经托着盛满筹码的特制盒子走到了沙漠之鹰的身边,把一千万的筹码放在他面前。

听到robot的介绍,无为感觉非常惊讶,并不是对沙漠之鹰,而是对robot,他奇怪robot怎么对这一切如此了解?这根本不象一个赌场工作人员所能知道的,无为忽然感觉robot的身上似乎隐藏着什么,robot有些深不可测。虽然对robot很怀疑,但是无为的直觉告诉他robot对他没有敌意,因为他能从robot身上察觉到了一种正义感。

无为把注意力又集中到赌桌上,只见沙漠之鹰把筹码也一起推到里面,他也把一千万全部押上。

工作人员把每个人面前的金属盖取走,四个人开始摊牌。第一女孩虽然组成了一个三条,但是四个人她的牌最差。

沙漠之鹰手里的一组方块同花,怪不得他要把一千万全部押上,阿拉伯富豪组成的是K到九点的顺子,所有人的眼睛都集中到中间那个女孩的牌上,她手里的底牌与五张公共牌竟然组成了葫芦(一个三条,一个对子),是满堂彩的牌,通杀了其他三个人。怪不得每个人都不肯放弃,原来每个人的底牌都很厉害,不过只有其中一个女孩笑到了最后。

阿拉伯富豪虽然很失望,神态却看不出有太大变化。而那个沙漠之鹰则呆呆地愣在那里,脸色阴沉的吓人,他可能很难接受如此的结局。

两个女孩高兴蹦起来,两人跑到一起,相互拍击了一下手掌,庆祝自己的胜利,这时无为看清楚了两个女孩的面容。跟自己一样是黄种人。

两个女孩如同是一个模子刻出来,长的竟然一模一样,就象是两朵出水的芙蓉,娇艳柔美。

“它们该不会是中国人吧?”无为自言自语地说。

“你猜的不错,她们俩就是中国人,俩人一个名字叫绝代双娇。”robot微笑着对无为说。

“罗伯特,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会什么事情都知道?”无为忍不住问robot,两眼流露出疑惑的神色。

“我就是我,能是什么人?跟你住在一起半年多时间,你还不了解我?”robot看着无为反问道。

“天下的事情你好象没有不知道的,你太让我惊讶了。”

“不要用崇拜的眼色看我。”robot开玩笑地说,“我们中国不是有句古话,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就在俩人说笑的过程中,赌客们都相继离开了贵宾室,无为忽然发现输惨了的沙漠之鹰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也没注意到他是怎么离开的。

这时,绝代双娇俩人也挽着胳膊走出可贵宾室,看着俩人轻松调皮的样子,让人想象不出她们在牌桌出手不凡的神情,无为也有些自愧不如。

无为三个人来到大厅里,托尼见他们下来就走过来向无为打招呼,“怎么样?感觉如何?”

“惊心动魄。只能用这个词语形容。”无为如实地说。

“还有两场,他们这一次共在这里赌五场,已经结束了三场。你们明天接着来看吧。”托尼对无为说。

“太好了,这么精彩的对决真的不能错过,明天我们一定来。”无为说完,与托尼告别后离开了贵宾大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